理性看待牛根生的“万言书”(转自中国网)

terra214 收藏 0 39
导读:  “问题奶粉”事件导致蒙牛股价暴跌,其抵押给摩根斯坦利的股份在价值上大为缩水,于是,社会上即刻传出外资意欲趁机收购的说法。蒙牛面临外资并购的危机语境,老牛于是在饭桌上声泪俱下,并以“万言书”求援。   某种意义上,老牛的不幸,感染上了并不成熟的中国商业环境的某种悲哀,这种悲哀却又赶上了中国新一轮的经济大萧条。面对近八年辛苦打拼的“蒙牛”盛世繁华,面对疯传的外资收购猜测,突然失衡、极为无奈的老牛不得不急,不得不以泪洗面。   但是,老牛万万没有想到,“万言书”并没给蒙牛的处境带来多少改观,想要博

“问题奶粉”事件导致蒙牛股价暴跌,其抵押给摩根斯坦利的股份在价值上大为缩水,于是,社会上即刻传出外资意欲趁机收购的说法。蒙牛面临外资并购的危机语境,老牛于是在饭桌上声泪俱下,并以“万言书”求援。


某种意义上,老牛的不幸,感染上了并不成熟的中国商业环境的某种悲哀,这种悲哀却又赶上了中国新一轮的经济大萧条。面对近八年辛苦打拼的“蒙牛”盛世繁华,面对疯传的外资收购猜测,突然失衡、极为无奈的老牛不得不急,不得不以泪洗面。


但是,老牛万万没有想到,“万言书”并没给蒙牛的处境带来多少改观,想要博得的同情也被更加广泛的质疑给抵兑了。我们更多地看到老牛顶着一个声名显赫的民族品牌在金融风浪中飘摇、呼号。


我们知道,蒙牛一直把自己打造成中国民族品牌的责任主力,甚至象征,这应是值得社会尊重和支持的。老牛以“万言书”悲壮求援和抗争,并孤独表达着保护中国民族品牌的强烈愿望,这个时候的英雄悲情,也理当得到社会和舆论的同情与理解。


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对待被“奶粉事件”以及“万言书”推到风口浪尖的蒙牛和牛根生?如何对待经济衰退期中曾经为中国民族品牌做出过积极努力甚至贡献的企业及企业家?我认为,我们不能在一时的金融大灾下过多怀疑老牛维护民族品牌的抗争之举,更不必把一个人的悲情人生混掷于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的悲情旋涡里,甚至放大某些猜想和抵制。在以消费主导市场风向的现实商业环境里,我们更多的企业和个体,以及整个社会各界,应该更加团结一心,共同为民族品牌的保护和振兴做出自己应有的努力,并一起助推现代商业环境的舆论净化。面对老牛的眼泪和“万言”悲情,每一个旁观的我们,都应抛开舆论情绪化和偏激化的挟制与胁迫,更加理性、更加客观、更加全面地予以看待。


第一,要看到蒙牛对中国的民营企业成长、民族品牌树立所做出的努力。作为中国商业体制中行进艰难的民营企业,老牛用近八年的艰辛付出,让蒙牛在中国乳业中披荆斩棘进而独树一帜,为中国乳业和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赢得了应有的尊重,并与国有企业伊利比肩前行,共同扛起中国乳业良性发展的大旗。虽然蒙牛与伊利有所竞争,但是,这是属于市场经济意义下的正当角力,实为中国乳业市场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另一方面看,如果没有蒙牛,内蒙古特别是呼和浩特市的财政收入将会锐减,呼市和内蒙古在中国的乳业地位也不会那么突出,广大奶农也不会如此顺利地迈上小康生活的康庄大道。蒙牛和伊利,就像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结伴竞争一样,二者相互竞争、相互鼓励、结伴而行,并打造了一个十分繁荣的中国乳业盛景。所以,不管抱着怎样的情绪面对老牛、面对“万言书”,我们都不应该撇开八年蒙牛为中国乳业及其代表的民族品牌的所做的成绩和创造的辉煌。


第二,一定程度上说,蒙牛其实也是受害者。我们知道,因为最初的“奶粉门”,让中国的整个乳业都遭遇了空前的社会质疑。这种浩劫下,中国的整个乳业以至现在的整个食品行业,似乎都难以独善其身,一些可能对大众形成伤害或误导的个案甚至意外,便很容易被舆论无限放大,这多少缘于近几年频发的食品安全事故给整个社会造成的某种信任危机,形成了心理阴影。但是,从对老牛本人为人做事的了解,以及对整个乳品行业及相关食品行业的了解,特别是对乳制品各个生产环节技术工艺的了解,我相信,蒙牛绝不可能舍弃长远而良好的发展前景,在牛奶里面直接添加三聚氰胺。通过多年艰苦卓绝的努力,蒙牛业已成为中国乳业的当家品牌,不可能视起码的社会责任于不顾。很有可能的是,受最初的“奶粉门”触发,蒙牛在奶源分散收购和集中的某个或某些不可控环节中,三聚氰胺被人为地甚至别有用心的人添加了进去。尽管这也只是一种猜想,但这样的猜想有时更接近事件的真相,这是现代商业逐渐建立诚信环境和法制体制必然经历的一个过程。所以,我们需要进一步客观分析经济洪潮中的各种或隐或显的商业危局。


第三,三聚氰胺属于一种低毒物质,它本身并不属于食品,所以,如果要说疏忽,那也是我们整个社会的疏忽。质监系统也好,社会各界也好,平时的行业安全标准也好,大家都没有想到,一个并不涉足食品、不属于牛奶成分的东西,人们会去添加。这里面,除了部分企业的控制漏洞,也还有质监系统的控制漏洞,所以,暴露的问题,不能全部由企业来承受和埋单,这是一个发展市场需要高度自律的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需要共同承担的责任良知问题,所以,社会舆论和广大民众应该理性对待老牛,理性面对像蒙牛这样的为社会做出过卓越贡献的企业,不能把一切的表象的过错归咎于企业和企业家。


第四,食品安全问题也好,环保问题也好,空气质量问题也好,水质安全也好,这些都是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定程度、一定时期可能必经的阵痛。基于我们整个社会的成熟程度、整个市场的规范程度,以及公民素质、文化背景、意识形态、发展历程,一些发展中的困难是很难超越的。当今的欧美发达国家,也都在自己的历史流变中经历过这样的或相似的阵痛。就此,我并不是说,因为必经的阵痛,我们就允许损害社会和群众利益的安全事件发生、存在,我们只是希望通过整个社会及相关保障体系、监管制度的努力,让那些置广大人民基本生存于危险处境的事件尽可能杜绝,并在这种基础上正确看待蒙牛这样的案例。


第五,不管是用眼泪,还是以“万言”,困局之下,老牛大打“民族牌”,这点并无可厚非。中国的改革开放,带来了内资、外资的相互参与,共同竞争,由此推动了中国过去三十年的经济飞速发展,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原本无所谓一定要强调民族工业,一定要区别非民族工业,我们只希望,怀抱不同社会责任的企业在这样一个公平竞争的商业环境里,能够结伴而行,竞争互补,并让更多的民族人士、民族企业成长为民族工业的栋梁,成长为世界经济的栋梁。但是,开放的世界经济环境中,虽然我们心向世界,渴望全球化,我们却又压根抛弃不了自己的民族特性、地域属性和祖宗属性,作为每一个中国人来讲,做强做大民族工业,塑造、叫响民族品牌,一定是我们的共同心愿。三聚氰胺不相信眼泪,市场不相信眼泪,但是,我们一定要支持那些极力维护“民族品牌”尊严的行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