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滏阳 第三章 16、血染的主席台

东风几度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0/[/size][/URL] “看来,我和克俭都没有了别的选择,这也许就是我们卢家的宿命。”卢翰章说出这番话时居然语气很平静。 “爹!你想去当汉奸?”卢克勤在一边惊呼。 “商团二三百家人的身家性命啊,日本人这招真毒!”卢太太自言自语。 卢克俭陷入了深深的迷茫,这的确是个艰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0/


“看来,我和克俭都没有了别的选择,这也许就是我们卢家的宿命。”卢翰章说出这番话时居然语气很平静。


“爹!你想去当汉奸?”卢克勤在一边惊呼。


“商团二三百家人的身家性命啊,日本人这招真毒!”卢太太自言自语。


卢克俭陷入了深深的迷茫,这的确是个艰难的选择。出逃已经不可能,卢家周围已经布满了日本兵,何况小野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拒绝或出逃的结果很可能招来日本人的报复。答应日本人,则意味着卢家成为了地地道道的汉奸,将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


“大不了是个死,死也不能当汉奸!”卢克勤握着拳头激动地说。


“我会去当那个维持会长,至于你,克俭,记住一句话,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不忘了自己是个中国人就行。”卢翰章拍着卢克俭的肩膀,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爹!”卢克俭和父亲抱在一起,两个大男人默默地流泪,打湿了对方的肩膀。


“老天爷!我们卢家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你要这么折磨我们!”卢太太大哭失声。


“没想到你们这么没骨气、软骨头,我没有这样的爹和哥!”卢克勤哭着跑了出去。



维持会成立仪式在开禾中学的大操场举行,主席台上挂着一个大大的横幅,白底黑字写着“开禾维持会成立仪式”几个大字,显得格外醒目。在主席台和操场四周,站满了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台下则挤满了开禾的百姓,小野已经下了命令,每家必须有一个人参加,就是绑也要绑过来。


台下的开禾乡亲们已经知道了卢翰章担任维持会长的事,许多人在交头接耳、七嘴八舌地议论。


“卢老爷挺正道的一个人,没想到日本人一来就当了汉奸,真让人想不通。”


“谁说不是?商团是他们卢家牵头搞起来的,打日本也是他们卢家带的头,现在又第一个出来当小日本的走狗,你说这叫什么人?我呸!”


“嘘!小声点,让小日本听见,你不想活了?”


“人家这叫识时务,投靠了日本人,以后卢家更是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了。”


“你们懂个屁!小日本早说了,卢老爷要是不当这个官,日本人就要抓咱们商团家属,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真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卢克俭站在台下听着乡亲们的话,心里七上八下,说不清是什么味道,只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烫。



卢翰章身着一身崭新的长衫,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和小野并肩走到主席台前。小野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让卢翰章先上台。


站在台上扫视着台下的观众,小野红光满面,显得很兴奋,卢翰章则面无表情。


“开禾的父老乡亲们,请大家肃静!”小野率先讲话,说出来的是一口流利的中文:“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我们开禾的维持会正式成立了!维持会将与皇军一道,保护开禾的平安与繁荣,为建立王道乐土做出贡献!卢翰章老先生深孚众望,即将担任维持会的第一任会长。下面,请卢会长讲话!”


台下的掌声稀稀拉拉。


卢翰章清咳一声,走到台前,缓缓用目光看了看台下的乡亲们。一双双目光和他对视,有的带着熟悉的亲切,有的则变得陌生。看到卢克俭时,卢翰章停留了好一会儿,眼睛里似乎满是嘱托。


卢翰章收回目光,淡淡一笑开始发言:“卢某在开禾活了50多年,虽然无德无能,但自认为对得起开禾,对得起乡亲们。”


台下不少人在点头。



“承蒙皇军抬举,让我担任这个维持会长。乡亲们说说,这个维持会长是干嘛的?”卢翰章问台下。


“我卢翰章不糊涂,谁当这个会长,就成了日本人的走狗!”卢翰章自问自答。


小野听着话锋不对,赶紧在一边提醒:“卢会长,请注意您的说话方式!”


“小野先生,你着什么急?”卢翰章仍很镇定,“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干什么事都行,但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我倒要问问小野先生,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开禾是开禾人的开禾,你们日本人到这干嘛来了?”卢翰章突然提高了声调,怒目而视小野,花白的胡须也在微微颤抖。


小野被看得有些发毛,懊恼地对卢翰章下达着命令:“卢会长,不要说了!”


“哈哈!小野先生你不愿意回答可以不回答,不用这么紧张。你们说如果我不当这个会长,就要对乡亲们下手,今天这个会长我当了,你们该放过乡亲们了吧?”卢翰章接着问小野。


“那是自然,只要与皇军合作,我们是守信用的。”小野回答。


“那就好,卢某放心了!”说话间,卢翰章从袖口里抽出一把匕首,刺入了自己的胸膛。动作如此突然,根本来不及旁边的小野阻止,待大家发出惊呼之时,卢翰章已经躺在了地上。这个平素看似和顺的老人,居然用最惨烈的方式,诠释着骨气、清白和正义凛然。


“医生!赶快叫医生!”小野俯身抱住卢翰章。鲜血汩汩从老人胸口流出,染红了主席台。作为一名医生,卢翰章那一匕首刺得极准,正中心脏位置,老人很快已经没有了呼吸。


台下开始骚乱,卢克俭和不少人不顾日军的鸣枪警告,冲破警戒线,冲到了主席台上。


“爹!”卢克俭一把推开小野,发疯般不断地喊,不断摇晃怀中父亲已经越来越凉的躯体。


小野拍拍卢克俭的肩膀,轻声说:“卢桑,对不起!”说罢命令士兵整队,集体向卢翰章深鞠一躬后,率队离开了操场。



卢克俭双手托着父亲的躯体,在乡亲们的簇拥下回到了卢家。


门口站着卢太太和卢克勤。克勤早就哭成了泪人,卢太太倒显得出乎意料的平静,走到近前轻抚着卢翰章苍白的脸,轻声呼唤着卢翰章的名字。


面对此情此景,周围的人都被感染,哭泣声响成一片。


把卢翰章的尸体清洗干净,换上新衣服,卢太太吩咐:“克俭你们都出去,我想和你爹单独待一会儿。”


管家开始手忙脚乱安排丧事,在大家的劝说下,卢克俭回到自己屋里。掩上房门的那一刻,卢克俭开始嚎啕大哭。


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房门突然被撞开,进来的是卢克勤。


“哥!娘。。。。”卢克勤扑倒卢克俭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快说啊,娘怎么了?”卢克俭推开卢克勤,摇晃着她的肩膀急切地问。


“娘不行了!”


卢克俭都快疯了,跌跌撞撞跑进父母房中时,看到的是卢太太和卢翰章并肩躺在床上,胸口插着一把剪刀,殷红的鲜血从床边流出,在滴滴答答地向下滴落。


床边留着一张手帕,上面写着两个血红的大字——报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