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静: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防务新观察》我是方静。要称雄大洋,成为海洋大国,是印度自古的梦想,他们的这个梦想也毫不避讳的体现在每一个细节上,比如说他们给航母起的名字,第一艘航母叫维克兰特号,意思是彻底击败胆敢同我作战的人。而第二艘航母呢,叫维兰特,它的寓意呢更为深远。它的意思是只有强者才能称霸海洋。不过这两艘呢还都是从英国购买的,现在印度开始要自己建造自己的航母,他们能成功吗?首先想请预计一下,就是印度的三大航母计划,可能会在什么时候实现?


张召忠:三大航母计划,一个是维拉特号,就是原来引进的英国的竞技神号,这一艘还在继续服役。这个是肯定没问题的,就是改装的问题了,这是一艘。第二艘就是改装从俄罗斯引进的戈尔什科夫号。这艘航母呢,原来计划明年服役,就是交付海军使用,但是交付海军以后还要海试啊,还有一大堆形成战斗力的问题。计划明年交付,现在突然说还得要推四年,这一推就到了2012年。然后自己造的这艘,原来计划2009年要海试。现在又往后推,这一推就是四年。


方静:2009年就是后年了?


张召忠:后年了,现在又往后推了,又说推到2012年,照这么推的话,我估计它这三艘航母要2020年形成战斗力吧,差不多。


方静:要那么长的时间吗?


张召忠:它能形成就不错了。


方静:印度建造航母的钢材要从什么地方进口?


张召忠:钢是这样的,现在世界上比较好的钢,美国是最好的,像HY—100,HY—80,这个型号的钢基本上造航母或者造核潜艇,都用这钢。


方静:现在这钢要从什么地方进口?


张召忠:这钢现在比较好的就是美国,实际上钢铁比较好,因为钢和工业化程度有关,美国、日本、德国、俄罗斯,这都应该算是钢铁大国,但是就军用钢来讲主要是美国,美国HY100这个钢比较好。

方静:HY100这叫特种钢,它特殊在什么地方?


张召忠:这个钢好坏呢,主要有这么几个指标,比方说用在核潜艇上,一般的钢下潜两百米,就吱吱的响了,那很可怕的,我在潜艇上待过。要是下潜两百米响,很容易把水管哪儿给压漏了。


方静:美国这钢能下潜多少?


张召忠:600米。还有的钢能下潜1000米,2000米,比如深潜器。


方静:现在有哪几个国家能生产出航母用的钢?


张召忠:航母用的钢现在像日本没有问题,美国没有问题,俄罗斯没有问题。它这钢是这样的,就说你有些东西想买可人家不卖给你。有些国家,比方说你要想造航母,它本来就想封锁你、遏制你还能卖给你钢吗。钢属于战略禁用物资,属于战略物资,钢材,铜,铜也是。还有一些稀有金属,还有一些火工产品,炸药、火药这些东西,比如发射药,这都不卖给你的,印度这个国家它有个好处,左右逢源,东方西方反正我都关系很好,到哪儿买点什么东西,基本上人家都卖给你。


方静:所以您的意思将来它这钢有可能东拼西凑是这个意思吗?


张召忠:现在看来俄罗斯就卖给它了。它这个钢取决于什么问题呢,就是说印度缺乏计划性,顾头不顾尾,要造航母了,现在马上就要启动了才想到钢没落实。


方静:我觉得很奇怪,计划都已经推出了,发现这钢还没有到呢。


张召忠:把钱都拨了,造航母的钱都拨了,然后拿了四千多万美元给了造船厂,说你们先启动吧,造船厂说我要修路啊,搞船坞啊,盖房子啊,搞一些基础设施,那就搞吧,搞完这些才发现没钢,你早干什么来着?关键技术要提前进行技术突破的。这样其他单位都得停下来,一等就是一年两年,给人感觉没有计划性。 方静:您刚才提到航母上用的原材料里面,可能还有铜,现在除了钢,铜的采购有问题吗?


张召忠:现在是这样,它不用铜了,好多好东西就不用了,一个是太贵了,我到二次世界大战建造的那些航母上去看过。比方说印度已经退役的维克莱特号,还有原来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号,像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建的航母,那个时候所有的管道,水龙头、洗脸盆全是铜的,那时候铜便宜,现在造的航母哪敢用铜啊,太贵了,你说不用铜用什么,像印度这个八成我琢磨会用铁,水龙头用铁的算了吧,要不用点铝的也行,要知道在海上是很容易生锈的,刚服役可以,看着水龙头哗哗的流水,过一两年水越流越小,然后就生锈了。这个很麻烦的。他造这个东西你看着很好,下水了,也服役了,但用几年就坏了。你像俄罗斯航母就有这个问题。


方静:您说这些材料将来也会像钢一样出现问题吗?


张召忠:印度现在这个材料不行,影响很大,你要知道这个材料,波音787这个大飞机出来了,人们发现比波音737那些小飞机还要轻。飞机更大,装的人更多,多好几倍,但是材料很轻,它用的都是复合材料。印度这个材料过不了关。在飞行甲板上,你想想飞机在上边折腾,短距起降,本来在陆地上一公里、两公里、三公里甚至五公里长跑道才能起飞的,到现在缩短到一两百米就起飞,你想它得铆多大劲啊。要开到加力才能起飞,你那个甲板得耐烧啊。发动机这么高温,别一烧把甲板给烧化了。你看911事件中美国那个大楼,钢结构的,看着挺结实,可一烧就化了,大楼从上往下瘫了,你这发动机开着加力,呼呼的别一会儿把甲板烧化了。还有一个着舰的时候,那个冲力很大,还有那个扭力。瞬时要把一架将近30吨的飞机靠拦阻索给拦住,别把钢板给兜翻了,这些可不是开玩笑的,钢不行就都不行的。


方静:铺建龙骨在建设航母中是第几步?


张召忠:这是第一步,这个龙骨像恐龙的骨骼似的。大架子,你得把这个架构搞起来,搞起来以后再把别的东西再装上去,就跟盖房子挖地基一样,对不对?


方静:第一步技术上有什么讲究?


张召忠:龙骨关键要涉及到这么几个问题:中国人造船有个什么习惯呢?就是说从造小船来讲,这个龙骨原来是木头的,必须是一棵树,不能说两棵树干拼接起来,两棵树干拼接起来,到海上一遇风浪的话,中间就很容易扭断。你弄得再结实也容易断,所以必须是一根,还有桅杆这些个都一样,海军有好多海军的讲究,龙骨从头到尾起码都用一个型号的钢吧,怎么说也得像点样,可他找不着这钢啊。最好是两三百米都是一根。一根最好了,它这个钢搞不到,科钦造船厂,包括印度所有的造船厂,它的造船经验是什么呢?护卫舰1200吨,驱逐舰4500吨,超过5000吨的舰船它就没造过。商船可能造过,但是造军舰它就没这个能力,它的有些舰艇我上去看过,比如恒河号护卫舰。那个舰艇、那个技术要造航母,差距还是太大了点儿。现在这个航母吨位不断地往上堆,原来说我们造船能力不行,也就能造个一万吨,一万五千吨,最大了。咬了咬牙才一万五千吨。现在咬牙咬到什么程度,要造四万吨的!本来造船能力不到五千吨,现在要造四万吨的,四万吨的你龙门吊有吗?船坞呢?要放在干船坞,不能整天放在海里面怎么造啊,它得把龙骨放在干船坞,干船坞得铺轨道铺到海里去。干船坞上面还得带顶啊。要不你在那儿造,人家美国的卫星整天给你拍呀,所以还得盖上,这一套基础设施,我看它就得搞好几年。


方静:不过张教授可以在这里,顺便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您刚才谈到铺建龙骨是第一步,然后航母还有几个简单的步骤?


张召忠:铺建龙骨第一步是建造过程的第一步,建造之前第一步应该先是论证,就是说这个事起来之前,你为什么要搞航母啊,怎么想起来搞这个事了,然后说需要啊,军事上需要,印度不仅要在印度洋,我还想在全世界,我还想到别的地方去。 方静:这个我想印度自己没有异议。


张召忠:第二个就是说那既然需要还不知道能不能造。就是需要,那造什么航母呢,比方一开始它就说好几年就说造一万吨的得了,顶多也就一万三千吨,一会儿说不行,要造个大的,一万五,一万七。最后说太大了,这样又回到一万吨,现在又搞到将近四万吨,就说要搞三万五、四万吨的,要搞这么大的。


方静:可能这一步没论证清楚。


张召忠:它得有专门的论证研究机构去论证这个,不能总是个人决策,今儿这个领导上台了,说咱们还是搞个一万多吨的吧。


方静:您说在建造航母计划,在论证过程中,连多少吨都没论证清楚。


张召忠:十几年啊,十几年来海军领导和国防部领导来回翻烧饼,到现在呢,国家就说,确实应该造。维克兰特号退役了,现在就剩下一艘了,不行啊,一定要造了。菲尔南德斯当国防部长的时候,说咱们反正有钱了,就造个四万吨的算了,你看看竟搞这个。


方静:这是典型的拍脑袋。


张召忠:这算定了。好,咱们就算定了,搞四万吨了,这个下边就叫方案设计。搞个四万吨的,这个航母是个啥玩意儿呢,它自己设计不了,得请法国人设计,法国DCN造船厂,就说你帮我们设计吧。开始给人设计的是个两万吨的,两万吨设计完了之后,就要开始施工了,突然又说不行,再给我们设计个四万吨的吧。设计是要花大钱的,前边这个钱就算白花了,又让人设计新的,设计完了以后大家一看,这不错,有三维图像,将来编队怎么的,搞了一些数字模型,虚拟现实技术。大家一看不错就是它了,领导一看咱们就定了,就是这个四万吨的了,定了之后各部门都签字都画押了,拨钱了以后,下面就开始干什么呢,开始进行详细设计,就是要出图纸了。就像咱们盖房子。你要买期房。你先看看将来我们那个楼盖起来就这样的,看好哪一间,咱们将来再看图纸。有了详细图纸以后,什么砖瓦结构、混凝土多少,这时候就能算造价了。


方静:按说这个时候就应该发现很多问题了。


张召忠:钢铁早就应该发现。开工之前,签合同之前,就应该发现,钢铁从哪儿来,你说我造房子,我卖期房,卖完期房以后,你交了钱买房子,然后说对不起,我这砖上哪儿买去?没砖。有了砖了又说没钢筋,这玩意儿怎么弄。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以后遇见什么新鲜事儿呢。哪天导弹又没了,哪天飞机又没了。所以这是个问题。


方静:这更不可思议。您接下来。


张召忠:接下来就是图纸出来了,图纸出来咱们就好算造价了,算完了之后,跟科钦造船厂签合同,你给我造了,你看人家法国设计图都设计好了,你给我造好了。他这时候就开始铺设龙骨,按照一般的程序造。一般的这种航母的话呢,按照印度这种技术水平,有五年就能造出来,造相对简单,比如就造出来了。造出来以后说下水吧。香槟酒瓶往那儿一摔大家都很高兴,下水了!下水以后这还没完呢。下水以后在水上要舾装,就像咱们房子盖完毛坯之后要装修一样,下水以后开始在上边装设备,装导弹,装电子设备,开始装这些玩意儿。这就得折腾两三年,舾装完了,这个过程当中呢,海军的军代表都跟着,厂方的人也跟着。海军将来准备到这个舰上的官兵呢,也跟着造船工人一块学习,这些都是跟着的,军代表是检查质量的,然后下水以后还要服役呢,下水以后都装好了,就开始试航,在海上开开试试。试航过程中,不断纠正它的缺点,航速够不够啊,舰载机能不能起飞啊,各种技术指标要进行检查,一项一项的签字。签完字以后,确定终于有一天要服役了,服役以后海军准备接收了,这还不能证明这艘舰能打仗呢。人还要上去,舰员要能把航母开起来,飞行员能在航母上飞起来,然后人和武器一结合形成战斗力,这又要两三年。它这个舰艇,自己造这个舰艇,到2020年或2025年左右,我估计它才能形成战斗力。


方静:又推迟五年。


张召忠:形成战斗力啊,形成战斗力得需要时间啊。这个麻烦着呢。


方静:刚才我们谈到了钢铁,谈到了龙骨,好像还有在电子设备的采购上也遇到点什么问题?


张召忠:电子设备呢现在是这样,戈尔什科夫这艘舰呢,原来装了相控阵雷达。卖给印度了以后呢,怎么就把这个东西给拆了,我也不知道是俄罗斯就不卖给他们了,还是印度说不要了,这个不知道。这个相控阵雷达是相对来讲比较保密的,反正它这个舰上没有这种雷达。印度现在的水平就电子装备这一块,雷达单一的雷达它能搞,比方说我就对海的,我就对空的,我就导航的。这个它能搞,你说现在这种雷达现在谁还用,现在都是搞板阵的,多功能相控阵的雷达,天线都不用转,电扫描的这种,它搞不出来。像声纳,单一的声纳咱们听听声这可以,你说要搞拖曳线列阵的,拿个辫子拖到舰艇后边听声音,它搞不了。大板阵的、贴在两舷侧的也不行,它搞不了。


方静:您说这关键的设备都搞不了。


张召忠:这个玩意儿它搞不了,搞不了就搞单一的吧,单一的也管用,就是太落后了,舰艇上本身的指挥自动化系统,美国都是无人值守的机舱,自动的。这个咱们搞不了,还得几个人放那儿听着,看着调油门,人家那机舱里一个人都没有,这一套东西,舰艇本身的东西它都搞不好。这个航母,将来服役以后,和什么飞机呀,和什么其他的舰艇、和陆军、空军协同作战的电子系统,一时半会儿还是不行。问题很多。


方静:怎么办呢?这些设备将来都靠进口吗?


张召忠:印度跟别的国家发展航母还不一样,它是亚洲第一个拥有航母的国家,它已经用了四十多年了,这个航母,它在使用四十多年航母的基础上发展航母,还碰到这么多问题。所以说这个问题,将来我相信印度肯定能把航母造出来,但是造成什么样那是另外一码事,比方说出事故啊还是战斗力怎么样啊,还是另外一码事。能走,能在海上航行是一码事,作战是另外一码事,就说它遇到这种问题太多。



本文内容于 2008-11-14 15:13:51 被山河梦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