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三十九 湘西遇匪 三十九 湘西遇匪

叶风沙粒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size][/URL] 39. 此时的李泽年领着那些逃出重围的新兵已经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而他们这些新兵在战斗中被冲散后,都向官庄镇汇集。 周海和刘云利用天黑的机会终于领着一部分士兵突出了重围,只是两人都已中彩,周海身中几处刀伤,刘云左腿也在混战里被坎得血肉模糊,他们逃出几里才包扎好伤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

39.

此时的李泽年领着那些逃出重围的新兵已经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而他们这些新兵在战斗中被冲散后,都向官庄镇汇集。

周海和刘云利用天黑的机会终于领着一部分士兵突出了重围,只是两人都已中彩,周海身中几处刀伤,刘云左腿也在混战里被坎得血肉模糊,他们逃出几里才包扎好伤口,好几个受伤士兵因流血过多而气息奄奄;最为不幸的是欧歌在这场混战中不幸牺牲,他手下的士兵无一突围。

在官庄镇,李泽年和周海、刘云重逢,心情都非常的激动,李泽年看着两人满脸都是血痂,身上到处沾满了血水和泥水,使那身灰色土布军服早已面目全非。

“欧歌呢?我们再等等他们!”李泽年说。

“营长,我们不用等了,他和他的全队都牺牲了——”周海哽咽着。

“是我们没用,没有把他带回来。”刘云拄着木棒,浑身伤心地颤抖着,李泽年听了,一下子满眼都是泪水,这是他第一次流泪,自己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他都不曾流一滴眼泪。

“是我没用,没有把兄弟安全带出来。”接着李泽年擦了一把眼泪, “现在我们先清点一下人数,重新调整各队人马;然后检查各伤员受伤情况,轻伤赶紧清洗,以免感染,受伤较重的,各队安排好担架,我们决不能舍弃他们!”士兵们听了都为李泽年的举动所感动,哪有长官像他一样,首先想到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而在李泽年的心里他从来都没拿自己当一个官的态度来吩咐手下,而是把他们当作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我们现在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北洋军正端着枪杆等着我们,营长!我们该怎么办?”周海大着嗓门问李泽年。

“我们还是追上大部队才好,这样人多力量大啊!”刘云说。

“往南跟上大部队也不行了,看形势北洋军早已控制了湘中了,往南的通路也被截断了,我们往南无异于自投罗网。”李泽年皱着眉说。

“营长,你说咋办就咋办,我们都听你的了。”周海还是直性子。

“我们只能继续向西走,越过湘西我们才能和西南护法军会合,这也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就我们这两百一十八人能闯过土匪窝吗?”金贵吐了吐舌头。

“他娘的,伸头是死,缩头也是死,豁出去了。”周海摸着脸颊的络腮胡子。

于是,这两百一十八人跟着李泽年继续向西,道路越来越难行走,人烟越来越稀少,看样子好象是越过了怀化,进入了湘西地界。

士兵们行走在浅浅的河床上,脚下铺满了鹅卵石,两旁水杉、洪桐、香果树等还有些叫不出名的树木高大蔽日,四周杂草丛生,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另一番胜境,使人顿感神清气爽,一下没有了夏日的暑气。

走了大约半哩路程,李泽年吩咐士兵停下来休息会儿,于是士兵们都疲泛的靠着树干坐了下来打着盹。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得四周一片吆喝声,李泽年和新兵迅速的反应,但是抬头一看,到处站着一些着短褂中裤的山民,头上系着红绸布,特别扎眼,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杆长枪指着他们,足足有百来号人,李泽年见状,知道动手吃亏的是自己兄弟,加之伤员很多,势力也不一定足实。

于是,他一抬手,对着山民喊话:“兄弟,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别难为我的这帮弟兄!”

“我们老大叫你过来!”有个山民右手端着枪,用左手指着李泽年说。

“好!但你得保证我兄弟的安全!”金贵急忙拉着李泽年说:“大哥,不要去送死了,跟他们土匪不能将信用两个字的,我们跟他们拼了。”

“我们现在没其他办法了,只能赌了,你们也不能放松警惕,见势不妙就和周海、刘云他们带着兄弟们想办法冲出去!”

“还在罗嗦什么?”那个山民不耐烦了,李泽年转过身,正色朝前面山头走去。

李泽年被人用枪指着带到了一个中年山民面前,只见这个山头满脸络腮胡子,自左眉棱至右脸一道刀疤,一看就知道在刀光剑影下走过来的狠角。

“他娘的真够胆!”那个刀疤脸说着,两道浓黑的眉毛随之向额角伸展开去。

“这年月,生死还惧怕个啥?”李泽年笑了笑。

“前年也是几个穿军装的,一见我们这阵势,早吓得满裤裆的屎尿,哈哈哈——算你条汉子!不过,要放你们这帮人,只怕我们这帮兄弟不答应。”

“我与你们无冤无仇,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啊,怎么为难我们呢?”

“你们政府军队就是老想来搅和这里,让我们兄弟不得安生,还想装蒜吗?”

李泽年一听,知道政府早和他们结下了梁子了,但他还是想说服那个刀疤脸。

“我们是对抗北洋军的护法湘军,只因遭到围攻,才撤到此处,我们无意于你们山寨的事。”于是,李泽年就把前前后后说了个明白。

刀疤脸瞧着他说完,不禁怔了一下,随之,又恢复了神色,缓和了一下气氛,说:既然他们不顾你们的生死,你们还为他们卖命干嘛,还是跟我门占山为王算了,也落个逍遥自在,连政府都末奈我何!”说完爽朗的哈哈大笑起来。

李泽年想不到的是这个土匪居然说出几句文绉绉的字眼来,禁不住也跟着笑起来。

“人各有志,不必勉强!”

“放了你兄弟可以,但那些枪支就得留下来!”刀疤脸收住了笑容。

“这是不可能的!”李泽年正色道。

“那你们休想从这里过去!”

“我想你们也不可能捞到什么好处!”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两方的人都握紧了枪杆,只要一听号令,就会百弹齐发了。

两个人都直视着对方,都没有让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