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六十六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老方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嗯?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老方的夫人对着方经理说道,平时她也记得方经理回家晚的时候也都是要给家里打电话的,可是今天却一直都没有电话,做为他的夫人来说,这么多年也都习惯了,因为她不可能给方经理打电话,因为主要是怕耽误他的工作啊什么的。其实今天方经理并没有提前给家里打电话,再一个,也是看到方经理的脸色很不好,所以,她也很关心的向方经理询问道。

“没什么,今晚和楚总一起吃了饭,不要紧的。可能是喝了一点酒的缘故吧。”方经理对着他的夫人说道。因为,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家人为自己担心,他也不想把这些自己在工作方面的烦心事和家里人说。

“楚总?记得你好像跟我提起过,他是宏伟公司的老板,怎么?你和他一起出去了?没什么事情吧?”方经理的夫人对方经理问道。因为在她的印象里,是听过丈夫提过几次关于楚一鸣的事情,他听自己的丈夫说过,楚一鸣是他们国雄公司的竞争对手,那怎么自己的丈夫会和自己公司的竞争对手出去吃饭呢?而且,在回来的时候,还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面对这一切,她感到有一些奇怪,也是出于对丈夫的关心,她想让方经理和自己说说。

“好了,不要问那么多了,没什么,睡觉吧。”方经理似乎很不耐烦的对夫人说道。因为关于自己工作方面的事情,他真的是不想再提起了。而且,关键的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家人知道他已经辞职离开国雄,去了另外一家公司。

“老方啊,你看你,我们都结婚二十多年了,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呢?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我真的是很担心你啊。你工作的事情,我真的不想过问那么多,可是我真的很关心你,你有什么不痛快的事情,就说出来听听嘛,不要把话憋在心里,这样会生病的。”方经理的夫人对着方经理说道。看到自己的丈夫如此的不开心,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那么做为他的妻子来说,这怎么能让她不担心呢!她也真的好想让自己的丈夫把他心里的烦心事和自己说一说。这样的话,也许他会好受一点。

“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啊,老婆,既然你这样说,我还是跟你聊一聊吧。今天,我辞职了,我离开了国雄。。。。”方经理对着夫人说道。听到老婆不停的追问着自己,他也知道这是完全是为了自己好,看到自己心情郁闷的样子,那么家人是一定会担心的。另外,自己现在真的很需要一个听众,哪怕不能给自己出任何的主意,只要是听听自己的倾诉,可以听听自己的心事,也就好了。可是,还没等方经理说完,他的夫人就打断了他的话。

“辞职?!老方,为什么?!国雄是你做了二十多年的老公司!你把全部的心血都投入到公司里!这到底是为什么?!”方经理的夫人一脸惊讶的问方经理,刚才听到方经理说他辞职了,离开了自己为之工作二十多年的国雄,这使得她非常的吃惊。可是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似乎丈夫是没有什么理由要离开公司的,二十多年,她知道丈夫为此付出了太多的心血,而且,丈夫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辞职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没有和自己事先商量一下呢?她带着满脸的疑惑和惊讶,看着自己的丈夫。希望他能和自己好好的解释一下,到底是因为什么他才辞职的。

“唉,这事。。。。说起来话长,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感到吃惊的,你放心了,我已经到了楚总的公司里了,他现在给我的报酬,是在国雄的三倍。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这样辞职的。。。。”方经理对着夫人说道。其实做为他自己来说,真的是不想跟家里人说起太多,关于自己工作方面的事情。可是,他经不住老婆的一再追问,没办法,只有跟老婆说了事情。同时,他也跟老婆说了,自己现在已经到了楚一鸣的公司里,而且自己的报酬也比在国雄的时候要多了很多。也好让家人放心,他也绝对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辞职了的。

“哦,你去了楚一鸣那里,可是,我听你以前说起过,那个楚一鸣和你们国雄是竞争对手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而且,你在国雄做了那么多年了,国雄对你也不薄啊,老方,我希望你能跟我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方经理的夫人对着方经理说道,刚才听到他说自己已经离开了国雄去了楚一鸣那里,这使得她非常的吃惊,因为自己以前就曾经听丈夫说过,楚一鸣的公司跟国雄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那么,自己的丈夫,为什么要离开国雄公司去帮助楚一鸣呢?而且,国雄公司这么多年来,他们对自己的丈夫确实也是不薄啊,尤其是,他为之服务二十多年的老公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自己的丈夫说走就走呢?而且,又是去了一家和自己原来公司是竞争对手的公司呢?这一切,也都让她感到非常的疑惑不解。难道,丈夫只是为了那高出很多的工资报酬吗?

“是啊,国雄确实是我服务了二十多年的老公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要离开那里。我为国雄付出的太多了,可是我又得到了什么!你也知道我干了二十多年了,可是你看,我现在仍然还是个经理的职位。那个夏逸飞呢?他凭什么只来了三年就坐上了我们市场部总经理的位置?我觉得不公平,非常不公平!所以,我才决定要离开国雄的!你看,我今天辞职,就已经被楚总任命为鸿伟公司贸易部的总经理。”方经理有些激动的对夫人说道。他对自己的老婆发泄了他对国雄公司的不满,因为,自己做了二十多年,还仍然是是个部门的经理,而夏逸飞呢,去到国雄也就是3年多的时间,却已经做上了市场部总经理的位置。这一切,也都使得方经理的心中,感到了十分的不公平。他在抱怨,他非常怨恨,同时他也是在发泄,发泄了他二十多年积怨的对国雄的不满。相反的,他也说了今天自己刚到楚一鸣那里,楚一鸣就让他做上了公司市场部总经理的位置,这一切,也都似乎都是心安理得的。这一切,也都似乎是方经理应该在老早以前就已经应该得到的。

“老方啊,我感觉你现在有些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们公司那个夏逸飞,我也听你说起过他,原来的时候,你总是说他的能力很强,是个非常优秀的青年。而且我也听你说过,你们公司市场部在他的带领下,整个业绩都提高了很多,可是那个时候,你总是很佩服他的工作能力的,而且对他也是很看好的。可是为什么,今天。。。。你会这样说呢?”方经理的夫人问方经理,从刚才方经理的谈话之中,她就很了解到方经理现在有着很多对国雄公司不满的情绪,尤其是在任用夏逸飞的问题上。只不过是,夏逸飞这个人,她自己也是知道一点的。同样的,也是从方经理的口中得知的。那个时候,自己的丈夫在回家的时候总是夸奖着夏逸飞,如何的能干,如何的有能力,而且也是很看好他的。可是为什么,今天的丈夫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而且从他对待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内心现在有着太多的怨言。

“这个你不要管,这是我工作的事情,和你说了那么多你也不会懂的。”方经理对着自己的夫人说道。听着刚才自己老婆对自己说过的一番话,方经理的心里更加的生气,因为他现在需要的,是一种安慰,他并不需要老婆的这一番说词。他感觉,现在这个时候老婆应该站在自己这一边,也是应该默默支持自己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出出产生质疑。

“老方啊。。。。那好吧,我们就先不说这些了,可是,老方,我还想问你的是,你觉得你到楚一鸣那里,做上总经理的位置,就一定能干得好吗?记得你以前说过,夏逸飞的能力,要超出你许多,连你都十分的佩服他。现在,他是你的对手,你。。。。”方经理的夫人对方经理说道。听了方经理刚才说过的话,她知道现在自己的丈夫心情非常的糟糕,于是,她也就不再想说什么了。可是,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提醒丈夫的,那就是,在以前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听过丈夫说起,夏逸飞的工作能力是非常的强。而且,他的能力也一直是在自己的丈夫之上的,那么,现在丈夫离开国雄,去到了楚一鸣那里,同样的,他现在面临的第一竞争对手就是国雄公司。那么面临竞争对手的公司的第一人,就是夏逸飞。想到这里,她不仅为丈夫以后的工作显得有些担忧起来。

“好了,我心里有数!这个事情我会想办法处理的。我也会处理好的!你不用为我担心了,你看,现在楚一鸣给我的报酬有这么丰厚,说实话,我也是很开心的。”方经理对着自己的夫人说道。刚才,老婆提醒自己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要知道,夏逸飞的工作能力真的是非常的厉害,这一点,方经理当然是比谁都明白的。可是他,实在是不愿意再往下想了。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还是说一点高兴的吧,那就是,自己到了楚一鸣那里,楚一鸣答应给自己的工资报酬,是以前自己在国雄的三倍。这,也许只有这样,想到报酬这一方面,才会使方经理的心情稍微变得好受一点。

“老方,是这样吗?你快乐吗?可是我感觉你似乎不是这样。”方经理的夫人有点担心的看着方经理,在刚才听到了丈夫对自己说,由于去了楚一鸣那里,他现在的报酬要比在国雄的时候多出很多,他的心情非常好。可是做为他的妻子来说,自己是并没有看到这一点的。相反的,以前的时候,丈夫每次回家都可以看到他脸上挂着的笑容。现在,只是看到一脸愁容的丈夫坐在自己的身边。这一点,都跟快乐一点都联系不起来,也似乎看不到丈夫去到楚一鸣那里以后,因为他自己的升职,也因为他薪水的增加,而变得开心起来。相反的是,丈夫似乎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唉,你不知道啊,今天,我到楚总那里,上午在办公室的时候他就跟我说到了,又让我从国雄公司那边再挖人过来,而且,晚上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提到了,你要知道,我怎么好意思在去呢?我又怎么好意思去跟他们说这件事情!我这次从国雄离开,去了楚一鸣那里,已经都是一次背叛了,我还怎么好意思去见以前的那些同事和朋友呢!”方经理对着夫人说道。原本是不想把这些事情告诉给老婆知道的,可是,他现在真的需要有一个人好好的听自己说说话,现在自己真的很需要一个倾听者。可是把自己内心的苦恼,全部的说出来。既然,老婆已经看出了自己有心事,那么,自己还就不如把实情告诉给她知道。那就是让自己感到烦恼的地方,就是楚一鸣要自己去国雄公司挖人。希望他自己能够拉到更多的国雄的精英员工,去到楚一鸣那里。可是自己,还有什么脸面这样做呢!而且自己也不能这样做。既然自己已经离开了国雄公司,哪里还有什么脸面再去见以前的同事和朋友呢。尤其是,又让自己跟他们谈,让他们到楚一鸣那里去,这似乎是更加的不可能。

“唉,这个楚总真的是有些强人所难啊,他知道你已经从国雄出来了,还要你回去继续拉人,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呢!你可以好好的跟他谈一谈,既然你已经从国雄出来了,那你就要用你的工作能力来跟国雄公平竞争。你还是好好的劝一劝他,不要搞这些小动作了。”方经理夫人对着方经理说道,在刚才听到方经理说了很多自己的艰难的处境的时候,他也感觉到似乎这个楚一鸣有些强人所难,既然他当时和方经理说,要他过自己公司那边去,那么,方经理也已经来到了,现在就应该好好的工作了,似乎也不应该再搞这些无聊的小动作了。还是公平竞争的好。即使是私下里搞这些小交易小动作什么的,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可能性。所以,她也劝说自己的丈夫,好好的跟楚一鸣谈一下,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鸿伟公司的建设方面。只有经营好了公司,才能够在商海中立于不败之地。

“唉,你是不知道啊,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可是楚一鸣他却不是这样认为的。知道吗,现在在他的眼里,最为看好的是谁?那就是夏逸飞啊!夏逸飞他的工作能力非常强,他也真的是一个人才,这一点我也不得不佩服。同样,楚一鸣看好的也正是他这一点,要知道,现在国雄公司市场部主要靠的是他的这面大旗,所以,楚一鸣的意思是,要我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也都要把他拉过来。”方经理对着自己的夫人说道。没办法,楚一鸣正是这样要求自己这样做的,他现在似乎并不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面,而他更感兴趣的,似乎就是引进人才,然而似乎是不能用引进来说明这个问题,他现在用的也只是挖人这个方式,这在个别意义上来说,也是不道德的。尤其是夏逸飞,方经理也和老婆说了,现在楚一鸣非常的想让夏逸飞过来自己公司这边。

“老方,你觉得这个可能吗?你觉得你能把夏逸飞拉到楚一鸣这里来吗,我以前可是听你说起过,夏逸飞对国雄非常的忠心,而且,他的工作也是非常的敬业,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吧?我感觉,楚一鸣想挖走他是非常困难的。”方经理的夫人对着他说道。因为以前在方经理回家的时候,她也经常能听到方经理提起夏逸飞,她也知道夏逸飞在国雄工作非常努力、积极,而且,他对国雄的感情,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刚才在听到方经理对自己所以的一番话之后,她也感到了很是为难。要知道,想把夏逸飞从国雄公司挖过来,去到楚一鸣那里,简直是比登天还难啊!

“唉,是啊,谁说不是呢!这个夏逸飞真的是很难啊!我知道他原来和吴德义的关系特别好,哦,也就是吴董的儿子,那个时候,吴德义做市场部总经理的时候,夏逸飞就已经是副总了。他们俩的关系是非常不一般的,他们是大学的同学,又是公司的同事,而且夏逸飞来到国雄,也主要是吴德义帮忙进的,可以说,也是吴德义发现了夏逸飞的才华吧,才让夏逸飞有机会做到现在这么好。这只是其中之一啊。”方经理似乎很有感触的对夫人说道。他知道夏逸飞跟吴德义的关系是非常要好的,他也知道夏逸飞,当时是在吴德义的帮助之下,才进到国雄公司的。也可以说,正是吴德义发现了夏逸飞的卓越才华,才给了夏逸飞一个施展自己能力的一个平台,想到这一切,方经理他的感触很多,他又继续的说道:

“我刚才说的,还只是其一啊,这第二点就是,自从吴德义去到新加坡的分公司之后,市场部总经理也就由夏逸飞来做了。从这一点,我就可以看出,这公司的上层领导对他有多么的信任。现在公司各个部门的经理当中,夏逸飞是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最受吴董赏识的一个,当然,也是特别出色的一个。而且,据我所知,吴董他对夏逸飞的能力和才华是相当的欣赏的,你说,就这样的一个人,我怎么能把他拉到楚一鸣那里呢。他现在在国雄做的那么好,而且和国雄的上层领导关系又那么的密切,这也是一定不可能的事情的。”方经理对着夫人说道。他和老婆说了很多关于夏逸飞的事情,这里有他知道的,当然了,他知道的只是一小部分,还有他许多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夏逸飞的为人,那就是夏逸飞他对待国雄的感情。绝对不是用一句两句能形容得了的,总之,方经理说了这么多的关于夏逸飞的事情,也就是要说明一个问题,要想把夏逸飞拉到楚一鸣这里来做,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你要怎么办呢?其实你还是应该和楚一鸣把这个事说明白,老方,我听你说了这么久,我感觉,你们是不是应该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公司的经营方面呢?就这些挖人过来啊什么的,真的是没有多大的意义。你应该和楚一鸣好好的谈一谈。”方经理的夫人对着方经理说道。确实是的,在刚才听了方经理跟自己谈了这么多之后,她感觉到这件事情真的是很无聊的,一个公司的经营,固然是需要能力有才华的人,可是,做为一个公司的老板来说,应该想着如何怎样把公司经营好,不应该整天想着做这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好的业务精英,是要自己培养出来的,以其把时间和精力都浪费在这种事情上,还不如好好的用心把公司经营好。看起来,不止是方经理,就连他的老婆也对楚一鸣这样的做法也感到一种深深的厌恶。

“是啊,谁说不是呢!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就跟他说过,想他跟谈关于工作方面的事情,可是他呢,他一点这方面的想法都没有,我说想跟他谈工作,结果就被他推脱到了明天。我感觉他现在满脑子想的,是如何的去国雄公司挖人了。今天晚上我想跟他在一起谈一谈我以后在工作上的建议,和对经营方面的设想,结果他呢,似乎不是很感兴趣啊。。。。。。”方经理似乎显得很无奈的样子,现在的他,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他似乎都感觉到自己走错路了,是不是他离开国雄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自己离开了国雄,离开了自己为之服务了二十多年的公司,离开了自己所有的同事跟朋友们,而且似乎还背上了一个叛逃的骂名。原来以为可以在楚一鸣这里,可以在宏伟公司施展自己的才华和能力,可是现在看到楚一鸣对自己也不是很欣赏,这使得他感到了深深的自卑和怀疑。也许,他这一步真的是走错了。。。。

“行了,老方,你也不用想那么多了,我是你的老婆,虽然,我对你的做法不是很赞同,也不能理解,可是我一定会支持你的,既然你到了楚总那里,就好好的做吧!不管怎样,你也要为这个家好好的考虑啊。”此时方经理的夫人有着更多的是无奈,听到丈夫跟自己说了这么多,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劝慰了,做为,方经理的妻子来说,此时也只有支持丈夫了,她也不想看到方经理是如此的不开心。

“放心吧,不管怎么样,我做什么事之前我都一定会考虑我们这个家的。不要为我担心了,我想,我会处理好的。”方经理对着夫人说道。听着老婆有点为自己担心,他也安慰了她几句,希望不要老婆再为自己担心。自己做人和事一定都会考虑清楚的,时间也不算早了,两个人又继续的聊了一会,于是,就休息了。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夏逸飞在办公室里正在考虑着由于方经理辞职之后,国内贸易部经理的人选问题,正在这个时候,秘书推门进来,她对夏逸飞说,有一位女士来找他,夏逸飞感觉到很奇怪,因为上午的时候并没有约见过任何人,随后,他叫秘书把那位女士叫了进来。等到那位女士进来之后,他才看到,原来是柳如梦。

“如梦,你看你,来就来嘛,给我打个电话就好了,干嘛还叫秘书进来通报呢,来,坐吧!”夏逸飞热情的对柳如梦说道。看到是如梦来了,他非常的开心。只是没有想到如梦会在上午的时候来找自己,而且还故意让秘书进来通报一声。

“呵呵,逸飞,我担心你忙嘛!所以先问一下秘书,你这边有没有客人,现在毕竟是你的工作时间。”柳如梦对夏逸飞说道。现在的柳如梦,真的是改变了很多。记得她以前来找吴德义的时候,夏逸飞是知道的。她也根本不是这副样子,那时候的她,给夏逸飞的印象,真的只是一副千金大小姐的模样,现在看起来,她真的改变多了。

“呵呵,好了,如梦,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夏逸飞他的心里真的是十分的开心,他自从跟柳如梦在一起相处之后,每天除了工作的时间,他真的也都很想见到她,这也许是爱情的感觉吧。不管怎么样,夏逸飞也觉得如梦有了很大的变化。自从和自己相处了以后,夏逸飞感觉到她也变得很懂事多了。也没有像以前那种大小姐的脾气了,而且,她也似乎也变得更加的体贴人,更懂得关心别人了。这一切,夏逸飞也都看在眼里,他的心里真的是十分的快乐。

“是啊,昨晚和你通话的时候,你跟我说吃海鲜皮肤过敏,还去了医院。今天,我特地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好一点。是怎样了?你现在觉得好一点没有?”柳如梦向夏逸飞问道。她的语气当中充满了对夏逸飞的关心,她的眼神当中,也充满了那种真诚。也许是由于昨天自己跟夏逸飞一起出去吃海鲜的缘故,结果搞得夏逸飞皮肤过敏,这使得柳如梦非常的内疚。所以,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她故意和爸爸请了假,从公司那边赶过来,来看看夏逸飞有没有好一些。

“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如梦,其实也没有什么的了,我这也都是老毛病了,我这种属于过敏体质,我也是知道的。只是我对海鲜一类的食品反应比较大就是了,你看我现在已经都好了。昨天在医院打了脱敏针,又吃了药,现在感觉好多了。”夏逸飞对柳如梦说道。听到柳如梦就是特地赶来看看自己的病情是怎样的,这使得夏逸飞有些感动。他可以很真切的感觉到,柳如梦对自己的关心。随即,他也和柳如梦说了,这也是自己的老毛病了。只是一般的皮肤过敏而已,而且现在经过治疗已经都好了,希望柳如梦不要为自己担心。

“逸飞,为什么你不跟我说呢?既然你自己知道自己吃不了海鲜,也因为以前吃海鲜的时候有过皮肤过敏,那你就应该跟我说啊,假如你昨天跟我说的话,我们可以不用去吃海鲜的,你也不用这么难受了。这都怨我,实在是对不起,逸飞。。。。。”柳如梦对着夏逸飞说道。柳如梦的语气中带着很深的愧疚,看着夏逸飞,为了自己结果又搞得那么难受,这一切,也都使柳如梦感觉到很不好意思。既然,夏逸飞他吃不了海鲜,而且以前又有过这样的病史,那么就应该早些跟自己,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样,让他是那么的难受,同时,在说话的时候,柳如梦也对夏逸飞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