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六十五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于是,他做在沙发上,疯狂的吸着烟,一支,两支,三支。。。。也不知道抽了多少。直到眼前的烟蒂已经堆满了烟灰缸,说实话,他的这一天过得真的是非常的郁闷。自己从国雄已经走出来了,离开了自己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公司,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同是和朋友,现在,同事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鸿伟公司。假如,以后如果让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于是,他做在沙发上,疯狂的吸着烟,一支,两支,三支。。。。也不知道抽了多少。直到眼前的烟蒂已经堆满了烟灰缸,说实话,他的这一天过得真的是非常的郁闷。自己从国雄已经走出来了,离开了自己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公司,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同是和朋友,现在,同事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鸿伟公司。假如,以后如果让同事们知道这件事情的话,而且同事们也是会知道的,那么,自己的处境将会是多么的尴尬。到时候自己就要背负上一个叛逃者的名称。想到这一切,方经理的心情真的是乱到了极点。原来还指望着用自己手里的商业机密,和楚一鸣换取自己财富的筹码,现在看起来,楚一鸣只不过是想好好的利用自己,想着这些让自己头疼的事情,方经理的心情真的是坏到了极点。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来电显示,竟然是楚一鸣打过来的。

“您好,楚总!”方经理对着电话那头的楚一鸣说道,看样子人真的是不能念叨的,自己在刚才的时候还想到和楚一鸣的一些烦恼的事情,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楚一鸣竟然给自己打来了电话。也不知道他找到自己有什么事情要对自己说。怀着一种十分难以形容的心情,方经理接听了电话。

“老方,吃过饭了吗?”楚一鸣对着电话这头的方经理说道,他的语气十分缓慢,可是在缓慢之中,却透露着高傲的语调。这种语气,真的是一种傲气十足的体现。因为自己毕竟是打工的,现在又到了楚一鸣的手下,对于这种语气和这种态度,方经理相信他自己以后也都要适应的。这不免让他想起自己以前在国雄的时候,在国雄的时候,不论是吴董,还是夏逸飞,对自己都是十分的客气的。因为自己是在国雄做了二十多年的老员工。他们对自己也是十分的尊敬,可是自己来到鸿伟这里,这种身份则完全不同。想到这一切,听着楚一鸣的语气,方经理突然变得十分的失落。

“楚总,我还没有吃,正在客厅里,您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方经理对着楚一鸣说道,虽然,他现在有些厌恶楚一鸣,可是自己毕竟还要在他的手下混,没办法,因为是金钱的诱惑吧,真的是没有办法。在电话这头的方经理,尽可能的装出一副笑脸的样子,和楚一鸣说这话。同时,他也向楚一鸣问到有是什么事情找自己。

“哦,老方你也没有吃饭啊?这样吧,我们晚上一起出来吃一顿便饭,见面再聊吧。就到丽江酒店去,好了,就这样吧!”楚一鸣对着方经理说道。他的语气依然是那么的傲慢,而且,从谈话当中,似乎听不出来一点征求方经理的意见。说出去吃饭,就一定要去,连任何理由的推脱都是不可以的。这对着方经理说完之后,也不容的方经理任何的质疑和解释。在这个时候,方经理耳边传来的,是已经挂断电话的忙音了。这就是老板,差不多应该是的,方经理现在可以明确的感受到自己的处境和自己的地位。原来自己在国雄的时候不是这样的,由于自己是老员工,每位同事和领导对自己都是很客气和尊敬的,现在。。。。。现在,方经理苦笑了一下,他拿起了外衣离开家,开着车,向酒店的方向驶去。

来到了丽江酒店,在二楼的包厢,方经理见到了楚一鸣,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打扮的很妖艳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方经理并不认识。也可以肯定的说,这个女人并不是楚一鸣的夫人。因为楚一鸣的夫人方经理是见过的,不愿意多问,也不愿意多说,很明显,这个女人应该是楚一鸣的情人。

”楚总,您好!有些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方经理一脸笑容的对楚一鸣说道,因为在来的时候,看到楚一鸣已经在这里了,似乎是楚一鸣比自己来得早一步。那么,自己做为下属以及员工,似乎是没有让老板等自己的理由,想到这里,方经理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对楚一鸣说,自己来晚了。其实,方经理不知道的是,早在楚一鸣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过来了。原来,今天是楚一鸣和他情人聚会的一次晚餐。只不过,他突然想起他有些话要对方经理说,于是,就把他叫了出来。

”老方,来来来,坐坐,我也是刚来不久的。没什么,就是约你晚上出来吃个饭。白天的时候公司的人比较多,也不可能谈的那么多,只有趁着这个时候,我们俩好好的聊一聊。来,坐吧。”楚一鸣对着方经理说道。而且似乎他的语气也不像刚才那么高傲,也似乎有了一些平易近人的感觉。这让方经理感到有些奇怪。而且听的话里的意思,今晚主要是楚一鸣约自己出来吃饭的,而且是要对自己说什么。

“楚总,您太客气了,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洗耳恭听。”方经理坐下来之后,仍然是一脸笑容的对楚一鸣说道。似乎楚一鸣要对自己说些什么,而且,这顿晚饭也是故意为自己请的。在加上楚一鸣对自己的态度,又那么的和善,真的是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既然楚一鸣是自己的老板,而且又有话要对自己说,那么自己也真的只有认真加仔细的听了。坐在楚一鸣对面的方经理,看了他的样子是一副谦恭、卑微的小人模样。只是,他不曾察觉的是,在楚一鸣身旁的女人,她的嘴角流露出一副非常不屑的神情。似乎,这个女人也有一些为方经理的状态不耻。

“呵呵,老方,没什么打不了的事,只是和你出来坐一坐,顺便和你谈一谈公司里的一些状况。”楚一鸣对着方经理说道。其实他今天最想跟方经理谈的,还是关于公司的事情。这也只是一个铺垫,其实做为楚一鸣来说,他真正的话题,却并不是这个。正在两个人谈话的时候,服务员走了进来。陆续的他们要的菜都已经上齐了。

“来,老方,我们先吃菜,边吃边聊。”楚一鸣微笑的对方经理说道。他显得很热情,热情的让方经理都有些接受不了。说完之后,楚一鸣还亲自为方经理夹了一只虾。他一直微笑的看着方经理,可是就是他的这种笑容,让方经理反而显得更加的慌乱。

“谢谢,谢谢楚总!还是我自己来吧!”方经理对着楚一鸣说道。看着他如此热情,似乎和今天上午在办公室的时候,也和刚才在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嘛。由于不知道楚一鸣究竟要对自己说什么,在加上他的一些反常的举动,方经理真的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呵呵,老方,不要客气,来,慢慢吃!”楚一鸣对方经理说道。似乎他看出方经理有一些心神不定吧。于是,他继续微笑的和方经理说这话。

吃了几口菜,两人又喝了几杯酒。似乎刚才的那种紧张的气氛已经消失掉了,方经理没有了刚才的那种胡思乱想,也可能是几杯酒下肚吧,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情也慢慢的舒展开来。至于楚一鸣见天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他没说,方经理也就没有问。

“老方,你感觉这家菜味道怎么样?”楚一鸣微笑的对方经理说道,几杯酒下肚了,相信气氛也有一些缓解了。也许楚一鸣这样的问话,也只是为了要引起下面的话题。

“嗯,还可以,味道还不错!以前的时候我和老吴他们也来吃过。似乎老吴也比较喜欢这家菜。”方经理对着楚一鸣说道,其实,说到口感,这家的菜味道确实还可以。记得以前在国雄的时候,方经理也和吴董来过这家酒店。在这里的一些菜系似乎也让方经理想起了以前。

“呵呵,老方啊,你是个念旧的人啊,我能看得出来,这很好。”楚一鸣对方经理说道。他说的似乎话里有话,其实楚一鸣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最喜欢把自己的意思也是把自己的想法用同一个词汇来表达出不同的意思。这就是楚一鸣,一个非常狡黠的商人。

“哦,楚总,您误会我的意思了。不,也是,我确实也是一个。。。。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方经理似乎有些语无伦次,刚才听到楚一鸣这样说,他知道自己也是说错话了。可是又该怎样去解释呢,楚一鸣说自己是一个念旧的人,是的,人都是这样的。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忘记以前的事情的。念旧,其实也是比较好的。这也许是从刚才自己说以前和吴董来这里吃过饭,就从这一点,楚一鸣才这样对自己的。方经理想解释,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说。如果是自己念旧,那么自己现在已经在楚一鸣这里了,如果说自己不念旧,那自己岂不是变成了一个狼心狗肺的人?面对楚一鸣说这样的话,方经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呵呵,老方啊,不要那么紧张嘛!念旧很好嘛,我也相信你老方,我既然聘用你了,你又来到我这里,那我就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嘛!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在这个社会上,我们都是需要朋友的,不是吗。”楚一鸣对着方经理说道。也是他看出了方经理的窘态,所以,楚一鸣也安慰了他几句。要知道,方经理现在的处境,并不怎么算太好,他现在这种境地也是两难的境地。他现在这种身份也是比较特殊的,因为他只要在这一行里继续做下去,他只要还在这个圈子里,就一定要背负上叛逃者这个名称。可是,楚一鸣利用的正好是他这一点,他知道,方经理来到他这里,也将是他做贸易这行的最后一战了。因为一个人,既然有过一次背叛,那么,他就会格外的珍惜另一次机会。而且在同行业当中,任何一架公司,也绝对不会聘用连续两次背叛自己原来公司的人。同时,楚一鸣也不断的安慰着他,也告诉他,自己的想法。虽然这想法是虚假的,可是,也告诉了方经理,自己是多么的信任他。并且也和方经理说了,在这个社会上生活,是需要朋友的。任何一个人都需要很多的朋友,来支持着自己。其实说这话的时候,只有楚一鸣自己知道,因为他要为自己下面的话打下伏笔。

“呵呵,谢谢楚总的理解啊。您放心,楚总,我既然已经来到了您这里,我一定会竭尽自己的全力,努力的做到最好,我绝对不会辜负楚总对我的期望。”方经理对楚一鸣说道。也许是刚才被楚一鸣的话所感动了吧,听到楚一鸣说到是非常相信自己的,而且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听到这些以后,方经理也向楚一鸣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绝对不会辜负他的期望。既然,自己已经来到了鸿伟公司,那么,就一定会尽自己的权力,来努力的为公司服务。也请楚一鸣一定要相信自己的能力。

“老方,我当然相信你了,这还用说吗,我相信你的能力,这绝对没有问题。可是,老方啊,就像我刚才说过的一样,人在这个社会上不可能没有朋友的,朋友多了好办事嘛,你看看,就像我上午跟你说过的,这次你从国雄公司出来,那么,你以前在国雄公司的同事和朋友,你也可以找他们叙叙旧嘛!因为大家都需要朋友,是吧?”楚一鸣对着方经理说道。他说道这里的时候,基本意思也表达得很清楚了。这也就是楚一鸣刚才为什么要和方经理谈及朋友这个问题,原来,他的意思很简单,也很复杂,既简单又复杂。也许,对于方经理来说,正是这样。因为,就像上午在公司里谈过的一样,楚一鸣想让方经理把国雄公司更多的精英拉到自己这边来,这也主要是看方经理的能力了。在刚在自己不是已经和他谈及过朋友了吗。那么,大家既然都是朋友,而且彼此也都需要朋友,那么,楚一鸣当然希望方经理能为自己的公司拉来更多的有用之人。

“楚总,您的意思是。。。。想让我通过我以前的关系挖来更多的人?”方经理对着楚一鸣说道。在刚才听过楚一鸣对自己说过那么多话之后,方经理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当然了,至于楚一鸣今晚为什么请自己吃饭,那么,他的意思也就很明了了。那就是,楚一鸣想借用自己的手,为他自己拉来国雄更多的业务精英。好让这些业务精英为楚一鸣服务。

“呵呵,老方啊,你是个聪明人,我的意思你不会不明白的。嗯,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这要看老兄你啊,我相信你一定会办妥这件事情的。”楚一鸣对着方经理说道,听着方经理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楚一鸣有些得意,因为他知道,方经理是在国雄干了二十多年的老员工,各个部门的人他都非常的熟悉,这也是楚一鸣当初拉方经理过来的主要的一个原因之一吧。其实,楚一鸣看好的,不仅是方经理手中所掌握的一些商业机密,他更看好的还是方经理在国雄二十多年的人际关系,这一点,在当初的时候,楚一鸣就已经在为今天所走的这一步棋打下了伏笔。

“唉。。。。这个事情。。。。毕竟是有一些难办啊!确实是难度比较大一点,就像我上午和你说过的,现在,整个市场部都团结在夏逸飞的周围,其他的各个部门,也似乎都是一样。这确实是有一些难办啊!”方经理有些面露难色的对着楚一鸣说道。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次离开了国雄,已经是相当的丢人了。人都是有脸皮的,假如自己在走了之后,又继续的到国雄去拉人,那么自己不是一点脸面都没有了吗!再其次就是,他知道国雄的各个部门都是非常的团结的,尤其是市场部,各位员工,也都在夏逸飞的带领下,十分努力的为公司工作着。而且,他也知道,市场部绝对不会有第二个像自己这样的。所以,在知道了楚一鸣真实的意图之后,方经理也感觉到十分的为难。

“老方啊,先不要这么急着下结论嘛!我相信,任何一个人都是有价值的,这个社会也就是价值取向。对这一点,我深感不疑。既然有价值,就可以能够打动,所谓的价值,也只不过是用金钱来衡量而已嘛。”楚一鸣对着方经理说道。他的观点和今天在公司里的时候是一样的,这也是楚一鸣的价值观。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这种价值就是用金钱来衡量的。在刚才听到方经理感觉这件事情有些犹豫的时候,也是看出了方经理感觉到有些为难,楚一鸣看见他这副样子,他露出了一脸的不屑。

“楚总,这个确实是这么回事情,这确实是有些难办啊。。。。。”方经理对着楚一鸣说道。听了刚才楚一鸣对自己说过的话,又看到他的脸上其实有些不屑的神情,方经理想跟楚一鸣解释一下,这件事情真的是很难办,也想让楚一鸣能够理解一下自己,可是还没有等他说完,楚一鸣就打断了他说的话。

“老方,我相信你!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我对你充满了期望,尤其是那个夏逸飞,我希望你不管怎样,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拉过来。钱不是问题,只要他能过来,开出的条件我都答应!”楚一鸣对着方经理说道。看着方经理还在犹豫不决,吞吞吐吐的样子,楚一鸣就感觉到不爽,非常的不爽。他加重了语气,还没等方经理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告诉他,不管怎样,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完成这件事情。尤其是在夏逸飞的问题上,因为夏逸飞的确是个人才,而且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做为楚一鸣来说,也是非常的欣赏他,很想把他收为己用。于是,他也跟方经理说了,只要夏逸飞答应过来,那么,他开出的一切条件,自己都可以满足他。其实,现在做为楚一鸣来说,其他的人来不来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这当然了,假如能来的话,也是最好不过了。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夏逸飞。因为夏逸飞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假如夏逸飞能过来,那么对于自己的公司来说,这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这对于楚一鸣来说,也是很清楚的。所以,他不惜下重金,已经要把夏逸飞搞到自己的公司里来。

“这个。。。。那好吧,楚总,我尽力试一试吧。。。。。”方经理对着楚一鸣说道。刚才听到楚一鸣的语气很是坚决,方经理他知道楚一鸣的脾气,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要是逆着他的脾气,那么自己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而且,自己做为他的下属来说,也不可能违背他的意思来做,没办法,方经理只好硬着头皮答应这件事情。同时他告诉楚一鸣说自己会尽力去试一试的。

“呵呵,老方,这就对了嘛。我相信你的能力,也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来, 我预祝我们成功!干一杯!”楚一鸣对着方经理说道,他这次是笑了,他这次的笑绝对不是那种虚假,而是真心的笑容,看着方经理答应了自己,他似乎已经预感到这件事情是一定会成功的,他也似乎看到了夏逸飞成为了自己的下属。从此,自己公司的实力,便就会超过国雄的,也似乎看到了自己公司会有着大把的利润回报。而这一切,也都取决于贸易部的精英人才。那就是夏逸飞!想到这里的时候,楚一鸣不免有一些得意,他端起酒杯,先预知这件事情能够成功。他们两人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楚一鸣在喝下这杯酒的心情是愉快的,而方经理则完全不同,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的做,也不知道自己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做这件事情。因为,关于国雄各个部门的人才,关于夏逸飞,而且,从楚一鸣的谈话当中,方经理知道,他是十分欣赏夏逸飞的,这一切,真的让方经理感到很为难。因为他知道夏逸飞跟吴德义是好朋友,他们两人的关系特别要好,而且他也知道夏逸飞对国雄的情意有多深。这绝对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也更不是所谓的金钱可以打动的,真的很为难,要知道,想把夏逸飞挖到这里来,真的比登天还难。可是,楚一鸣做为自己的老板,他要求自己这样做,自己也没有办法,只有答应了。可是该如何去运作呢?该怎么操作这件事情呢?方经理的脑海里,真的是一片空白。

整个饭局也都是这样的索然无味,一直到最后的时候,楚一鸣都是一直在跟方经理说着,要从国雄公司挖人过来的事情,虽然方经理是很不情愿的,可是,楚一鸣毕竟是自己的老板,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整个饭局自始自终,楚一鸣再也都没有跟方经理谈及,他在公司里的任何业务上的情况,从这一点,方经理就可以判断出楚一鸣要他来公司里也是不太相信他的业务能力的。因为自始自终,楚一鸣没有跟自己谈过一点关于生意方面的事情。也是因为,方经理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吧,在无聊了许久之后,他终于想跟楚一鸣谈一谈关于以后公司发展的事情。

“楚总,既然我已经来到了鸿伟这边,我的脑海当中,也还是有着一些关于我们公司的营销的计划。我希望能和您谈一谈,也希望能够听一听您的想法。”方经理对着楚一鸣说道。很显然方经理也并不想给楚一鸣造成那种自己什么业务能力都没有的印象,因为今天晚上楚一鸣跟自己的谈话,整个话题都是围绕着要他如何如何的怎么从国雄那边拉人,而关于工作这一方面都从来都没有提及过。做为方经理来说,他也不想给楚一鸣造成这种印象,似乎自己只是个懂得人际关系的人。所以,他想借着这次机会,跟楚一鸣谈一下工作的事情。

“老方啊,你想怎样运作,想怎么做,这都可以。市场部完全是你说了算!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不用通过我,只要能为公司赚取利润,只要我们能够占领市场,怎么做都行。我是很详细你你的!”楚一鸣微笑的对方经理说道。其实在楚一鸣的心里是非常清楚的,方经理这个人的能力到底是怎么样,他也十分的明白。就拿方经理在国雄的经历来说吧,假如他的能力很出众,他的工作也很出色的话,也就绝对不会只是个普通经理的职位。这一点对楚一鸣来说,是十分了解的。之所以自己要把他弄到这边来,那绝对是为了方经理手中的一些关于国雄的商业机密,还有,就是方经理在国雄干了二十多年的人际关系,楚一鸣要利用的也是这两点,他也是个不简单的人,他看好方经理的,也就只有这个。至于什么工作能力方面的,那基本是白扯。所以,在听到刚才方经理说,方经理要和自己谈业务方面的问题,楚一鸣真的是有些不愿意再听下去。于是就随便的敷衍了他几句。

“楚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想具体的和您谈一下,关于贸易部的营销问题。毕竟,我是才到公司的,我希望您能够听听我的想法。”方经理对着楚一鸣说道。他似乎并没有真正理解楚一鸣刚才对自己说话的含义,他也感觉现在是一个表现自己的时机吧,所以,他继续对着楚一鸣说着,也希望楚一鸣好好听听自己的想法。因为,这毕竟是他来到楚一鸣这里,第一次和他谈论工作方面的事情。做为方经理来说,他也真的希望能跟楚一鸣好好的谈一谈。

“呵呵,老方啊,这样吧,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看还是这样好了,现在我们已经下班了,既然是吃饭,我们就不要谈工作方面的事情了。明天,明天上午你到我的办公室,我们好好的谈一谈。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和想法。”楚一鸣对着方经理说道。做为他本人来说,他也知道方经理谈不出什么花样来,可是,为了不驳回方经理的面子,也是为了留着他还有用吧,毕竟不至于整的太尴尬,于是,楚一鸣答应方经理在明天上午的时候,让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两个人好好的聊一聊。

“那好吧,楚总,我明天再和您详谈。”方经理对楚一鸣说道。他显得有些无奈,甚至是有些可悲的感觉。就在说这话的时候,他自己的内心触动也是比较大的。很明显,在楚一鸣谈到夏逸飞的时候,那种语气那种眼神,是不能跟自己相比的,因为,方经理明显可以从楚一鸣的眼神中,可以感觉出他对夏逸飞的欣赏。然而自己呢,自己想要跟楚一鸣谈谈工作的事情,他甚至连这一点都推脱掉了。这不免使得方经理的心里,有了一种十分失落的感觉。没办法,他只要答应了楚一鸣在明天的时候,和他好好的聊一聊。

继续的吃了几口无味的饭菜,谈及一些很无聊的话题,看看时间也不算早了,于是,买单,回家。方经理回到家以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由于他刚才和楚一鸣在一起的时候心情不是很好,脑海中也始终都想着这些事情,所以,在他回到家之后,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开了客厅的大灯,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这时候,他的夫人从房间走了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