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六十四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皮肤过敏?!怎么会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啊!”柳如梦对夏逸飞说道。在她的心里感到非常的奇怪,也很是焦急,因为中午和夏逸飞一起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这样了呢?听着夏逸飞一直都不想说,柳如梦的心里变得很是着急,他催促这夏逸飞告诉自己实情。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了,是中午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皮肤过敏?!怎么会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啊!”柳如梦对夏逸飞说道。在她的心里感到非常的奇怪,也很是焦急,因为中午和夏逸飞一起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这样了呢?听着夏逸飞一直都不想说,柳如梦的心里变得很是着急,他催促这夏逸飞告诉自己实情。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了,是中午吃了海鲜的缘故。。。。。”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柳如梦说道。因为听到柳如梦一直在追问着自己,没有办法,夏逸飞终于和柳如梦说了实话。那是因为自己中午在吃了海鲜之后,才会这样的。可是还没有等他说完,柳如梦便焦急的插进话来:

“海鲜?怎么会这样?是吃过海鲜才这样的吗?”柳如梦继续的急切向夏逸飞询问到,因为自己刚才听到了夏逸飞说,是因为吃了海鲜的原因,才会导致的皮肤过敏,怎么会这样的呢?在柳如梦认识的朋友周围,似乎也并没有这样的人。她感觉到非常的奇怪。

“嗯,是的,如梦,我是属于那种过敏体质的。尤其是对海鲜,以前我并不知道,那是在几年前的一次和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偶然吃了一点海鲜,结果就感觉到特别的不舒服。也就是像现在这样,那一次只是吃了一点点,反应就特别大。后来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我这是对海鲜过敏的原因。也就是说,我是不能够吃海鲜的。没什么的,我现在已经好了,不用担心我。”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柳如梦说道。因为柳如梦对自己追问个不停,无奈之下,夏逸飞就和她说了自己有过敏体质的事情。并且和她说了在几年以前就曾经去过医院,因为自己在老早以前就知道,自己对海鲜过敏。

“哦,知道了,那你今天中午的时候怎么不说,我叫你去吃海鲜的时候,你就应该告诉我啊。我要早就知道是这样的话,是绝对不会让你陪我一起去的。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柳如梦对着电话那头的夏逸飞说道。听到夏逸飞说了那么多,柳如梦也知道他这种是属于过敏体质,也更加的吃不了海鲜,可是夏逸飞知道自己有这种病,是吃不了海鲜的,那为什么今天中午自己去找他的时候为什么不跟自己说呢,结果把他自己搞成这样,还要去医院。柳如梦和夏逸飞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有点责怪的口气的。因为夏逸飞假如早跟自己说的话, 也就不会这样了。

“呵呵,没什么的!只是你今天中午找我的时候,我不想扫你的兴啊,所以也就没有和你说了。我现在已经都好了,不用为我担心了。”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柳如梦说道。他听出来柳如梦有些责怪自己,可是他更知道,这是柳如梦为了自己好。于是,夏逸飞跟柳如梦说道,不告诉她的原因,就是不想让柳如梦失望。因为,在中午的时候看到她是那样的开心约自己出去吃饭,所以就答应了。

“逸飞,真的是对不起,我不知道。现在怎样了,去过医院之后,感觉好些了吗?”柳如梦对夏逸飞说道。刚才听到夏逸飞说,是为了让自己不失望,所以,一定要陪着自己去吃海鲜,这使得柳如梦有些感动。因为,从侧面也可以看出来,夏逸飞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人。他知道,柳如梦今天的心情是很开心的,为了不破坏这种气氛,虽然,他自己是吃不了海鲜的,可是还是陪着柳如梦一起去了。就为这一点,在柳如梦的心里,真的是比较感动的。刚才听夏逸飞说自己已经去医院处理过了,那么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柳如梦也想知道现在夏逸飞有没有好一点。

“嗯,现在好多了。刚才在医院的时候,医生给我打了脱敏针,现在感觉基本上已经好了,没有那么痒了,而且身上的那些红块已经没有了,不用担心我了,现在已经没事了。”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柳如梦说道。虽然,只是简短的几句话,但是夏逸飞也感受到了柳如梦的关心。于是,他告诉柳如梦说自己刚才在医院的时候,医生都已经处理好了,并且给自己打了针。一些过敏的症状也慢慢的消除了,希望柳如梦不要为自己担心。

“哦,那就好,好了,不和你聊那么多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我有时间的话就过去看看你,以后,就不要再吃海鲜了。好了,晚安,逸飞!”柳如梦对着电话这头的夏逸飞说道。听到夏逸飞说,现在的症状已经好多了,这在柳如梦的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了一点安慰。这也使柳如梦放下心来。要知道,这次是自己要夏逸飞陪自己去吃海鲜的,才会使他搞成这样。柳如梦也感到有一些愧疚,为了不耽误他的休息,柳如梦想要夏逸飞早点休息。而且,还和他约定,明天自己假如有时间的话,就到夏逸飞那里去看看他。

结束了和夏逸飞的通话之后,柳如梦的心里真的有些不平静,她的心里,一直想着夏逸飞对自己刚才说过的话,是他陪自己去的。虽然他知道自己皮肤过敏,可是为了不破坏这种气氛,夏逸飞还是陪自己去了。他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此时的柳如梦,心里最多的是对夏逸飞的一种愧疚。因为她没有想到,夏逸飞会因为自己搞成这样。同时,也有一种幸福感围绕着她,要知道,通过这一点小事可以看得出,夏逸飞对自己真的是很好。

放下电话夏逸飞,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多一点点,这个时间有点太早了,要自己这么早休息,还真的有点不适应。可是,现在又能够做什么呢,想着想着,也感到自己几天没有给吴德义打过电话了。应该和自己的老朋友聊聊天,于是,他拨通了吴德义在新加坡的电话。

“德义啊,在忙什么呢?最近好吗?”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听到吴德义在那边接通了电话,夏逸飞便十分高兴的向吴德义询问者最近的情况。

“逸飞,我刚吃晚饭,你在干嘛?”电话那头的吴德义显得很高兴,因为他又听到自己好朋友的声音。他告诉了夏逸飞自己刚吃晚饭,顺便了问了夏逸飞在做什么。

“呵呵,我没有什么了,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跟你聊聊天。”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其实自己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了,只是因为已经习惯了经常跟吴德义通电话。

“哦,对了,逸飞,最进如梦处的怎么样了?我听妈妈说,你们似乎彼此感觉都还不错哦,”吴德义对着电话那头的夏逸飞说道。因为上次跟家里通话的时候,妈妈也和自己说了夏逸飞和柳如梦的情况,相信他们相处的还不错。这样一来,吴德义也是很高兴的。因为看到自己的老朋友也开始恋爱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也一定会有自己的家。

“是啊,我跟如梦相处的确实还不错。我感觉她还是蛮好的,今天中午的时候我跟她还一起吃了饭。她带着我去海边的小饭店吃了海鲜。。。。。”夏逸飞对着吴德义说道。他和吴德义说了自己跟柳如梦相处的还好,就在今天中午的时候,两个人还一起出去吃了海鲜。可是,还没有等夏逸飞说完,吴德义就在电话那头说道:

“海鲜?!怎么,逸飞你现在可以吃海鲜了吗?我记得你是吃不了海鲜的啊!你不是对那个东西过敏的吗?”吴德义的语气中似乎有些疑惑,因为他是很了解夏逸飞的,以前吃饭的时候,夏逸飞是从来都不吃海鲜的,因为他对海鲜是有过敏反应的。这一点,吴德义是十分的清楚。所以,在刚才听到夏逸飞说,在中午的时候跟柳如梦一起去吃海鲜,吴德义就觉得十分的奇怪。

“呵呵,是啊,我现在还是吃不了那东西,只能怪自己没有口福了吧。可是,如梦今天中午约我一起出去,看她心情很好,我又不忍心扫她的兴,于是就和她一起去了。结果现在又搞得皮肤过敏。呵呵!”夏逸飞似乎有些自嘲的说道。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属于那种过敏体质的,可是,还是仍然要去吃海鲜,那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这一切,也都只能说夏逸飞自找的吧。

“呵呵,你这家伙,真的是为了如梦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怎么,你没跟她说你吃不了海鲜吗?她现在应该知道了吧?”吴德义听到夏逸飞说中午的时候和柳如梦一起吃海鲜,他就已经感觉到有一些不对了。果然,又听到夏逸飞说,由于吃了海鲜之后,在一次的产生皮肤过敏。于是,他开玩笑的对夏逸飞说了,为了柳如梦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也许,可以想象,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嗯,刚才我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如梦正好给我打了电话。我就和她说了。。。。。”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并且和他说,如梦已经知道了自己是过敏体质,是吃不了海鲜的。为此,自己还去了医院看医生。

“医院?!你这家伙,真的是很严重啊?现在要不要紧啊?”吴德义对着电话那头的夏逸飞说道,听到夏逸飞说,因为皮肤过敏都去了医院了,吴德义感到事情有些严重。他现在也不知道夏逸飞的状况究竟是怎么样,于是,他向夏逸飞询问着现在他究竟是怎么样了。

“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事了,我在医院打了脱敏针,医生也给开了一些药。现在身上的红点也已经消退了很多了,只是还有一点痒痒的。估计明天就好了。”夏逸飞听到吴德义很是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于是他和吴德义解释着现在已经不要紧了。因为自己刚才已经去医院处理过了,现在只是感觉红点有一点点痒,相信明天就可以权痊愈了。

“那就好了,你自己吃不了海鲜的,下次的时候就不要去吃了,不要把自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吴德义继续对着电话那头的夏逸飞叮嘱着,听说夏逸飞已经去过医院做过处理了,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严重的症状了,吴德义也就放下心来了。随后,他又再一次叮嘱夏逸飞,以后一定要注意。

“嗯,我知道,你跟雪兰这么样了?现在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过年了,我也真的有些想你。想想看,你到那边去也有三个多月了。”夏逸飞对吴德义说道,时间过的真的是很快,转眼捂得离开国内已经三个多月了,屈指算来,还有两个多月就要过年了,夏逸飞也是十分的想念这个老朋友。也希望他能早些回来,他们几个也好在一起聚一聚。

“我跟雪兰都挺好的,在工作上配合也很默契,放心了,我一定会提前回去的,在过年的时候。我也有些想你了,老同学!等到时候我一定要好好的聚一聚。呵呵!对了,也许下次等我会国内的时候,哦。。。。不是也许,是一定哦,你老弟身边可就有如梦相伴了。”吴德义对夏逸飞说道,他告诉夏逸飞自己和陈雪兰一切都好,不管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同时也告诉夏逸飞他一定在年前尽快赶回去,那么,和大家就可以早一些相聚了。随后,他又调侃着夏逸飞,要知道,他们在一起相聚的时候也一定不会少了柳如梦,那么,柳如梦的身份也一定是夏逸飞的女朋友了。

“呵呵,我想,应该差不多吧,等过年以前你回来的时候,我估计和如梦之间的感情,也应该有个飞越了。”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听了刚才他说过的话,夏逸飞知道吴德义的意思,那就是他也希望在他下次回来的时候,柳如梦已经成为自己真正的女朋友了。相信,这也是可以办到的,以现在夏逸飞跟柳如梦交往的程度来看,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会确定恋爱关系。

“呵呵,那就好了逸飞,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吴德义在电话那头微笑的对夏逸飞说道,听到夏逸飞刚才说的心里很有底,吴德义也感到很高兴。说实在的,也是心里话吧,他真的很希望夏逸飞和柳如梦能够走到一起。这也是吴德义的一个心愿吧。

“对了,德义,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原来我们市场部的方经理你还记得吧?他辞职了,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已经跟吴德义聊了不算短的时间了,突然间,夏逸飞想起来,方经理辞职的事情。他也想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吴德义知道,顺便也想让吴德义听听自己的分析。想看看吴德义有什么想法。

“方经理?他辞职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他是公司的老员工啊,他为公司服务了二十多年,怎么会说辞职就辞职了呢?应该不会这样啊!逸飞,你跟我具体的说一说。”吴德义对着电话那头的夏逸飞说道。因为方经理吴德义对他也是十分的熟悉,方经理在公司工作有二十多年了,是公司名副其实的老员工了。这一点做为吴德义来说他是十分的清楚的,而且方经理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很不错的,怎么会突然就辞职了呢?吴德义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于是,他跟下夏逸飞说,要夏逸飞跟自己详细的说一说。

“是啊,方经理他今天确实是辞职了,而且,他的辞职对来说,刚开始是比较困惑的,现在看起来则不是那么的简单。”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并且并却的告诉他,方经理真的是辞职了。随即,夏逸飞又和吴德义说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他认为,方经理的这次离职不是那么简单的。

“哦?怎么?难道还另有隐情吗?你快和我说说。”吴德义对着电话那头的夏逸飞说道,刚才听完夏逸飞说的话,似乎方经理辞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这中间似乎一定是有着什么不对的地方。听到这里,吴德义便催促着夏逸飞,要他快些和自己说一说。

“嗯,是的,从表面上看起来,方经理是因为跟我意见不合,就是这次咱们公司和明基签署的这份合约,这份合约在当时也在市场部讨论通过了的,可是老放他一直都不同意,这是个起因,也是个导火索吧。就在今天我让他把下个月的工作计划报上来的时候,他的情绪显得很激动,甚至变得有些不可理喻,在这种情况,他辞职了。可是我总感觉,这事没有那么简单。”夏逸飞对着吴德义说道,他和吴德义说了方经理离开公司就是因为跟自己的意见不合,所以,他才离开了。同时,夏逸飞也表明了自己的看法,这也是只是一种表面上的现象,于是,他继续的对吴德义说道:

“就在他离职以后,在他走了之后,我考虑了很多,因为他这次离职,是有很多巧合的。第一个,就是关于他的劳动合同的问题,他跟公司签约了十年的劳动合同,已经在前几天正式到期了。我当时还让他去补签,他一直在找借口推辞过去。由于他是公司的老员工,后来我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告诉他,让他有时间一定去人事部补签。直到他今天走,也一直都没有去。跟我们的劳动合同已经解除了,从个别意义上来说,他跟国雄也没有任何约束力了。第二个,就是这个月的工资已经在月底发完了,在工资这一项上,可以说已经全部都清完了。事情应该不会是这么巧吧,也不可能是这样子的。所以,我分析,他一定是有计划的,有预谋的离开公司。”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他把自己关于一些方经理辞职的想法分析给吴德义听。还是一样,夏逸飞总是在考虑着有着太多的巧合,而且这些巧合似乎也都不应该是这样下来。也只能说明一点,这些所谓的巧合,也都是认为控制的。说道这里,夏逸飞停了下来,他想听听吴德义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也想听听吴德义的意见。

“原来是这样,嗯,逸飞你说的不错!这中间有着太多的巧合,然而这些巧合也都不应该出现的。听了你刚才说过的这些话,我感觉他应该是有计划的离开公司。据我原来市场部的时候,我还是清楚一些的。方经理他手头应该掌握着公司的一些商业机密,似乎和这些有着一定的关系。相信这也是他辞职的一些根本原因。”吴德义对着电话那头的夏逸飞说道。做为吴德义来说,他也是一个很精明的商人。在刚才他听到夏逸飞的一系列分析之后,在他的心里,基本已经明白事情的缘由了。假如不是自己判断出现失误的话,那么方经理的辞职,就一定有着自己的预谋和计划。那就是,为了他手头的所掌握的商业机密。

“嗯,是的,德义,你的想法跟我的完全一样。就在今天他辞职以后,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于是,我就去找了吴董。我把这些情况也都跟他说了,吴董的反应和我们俩是一样的。现在,也基本可以判断出,他一定是跳槽去了另外一些公司。而就着他手头所掌握的商业机密来看,这对我们来说将是十分不利的。为了弥补,所以,今天我和吴董在谈话的时候,吴董就已经建议我要把公司的一些营销计划做一些改动。同时,还要观察市场上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的一些变化。相信,也一定可以查得出来,方经理他跳槽去了哪家公司。”夏逸飞对着吴德义说道,听到吴德义刚才所分析的,基本上和自己跟吴爸爸分析的是一样,那就是方经理的辞职,一定是为了跳槽去别的公司。而他手头的那些商业机密,关于国雄的一些商业机密,就是一份最好的筹码。所以,针对这这些问题,针对这这些变化,夏逸飞也跟吴德义说了,自己已经着手处理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同时,也是为了让吴德义放心吧。

“是啊,逸飞,市场部那边就拜托你了。现在市场的竞争真的是很激烈,又像我们国雄这样出色的公司,那么在我们的销售团队当中是有很多精英的。我们的一些同行也一定会对我们公司蠢蠢欲动的。你的担子很重啊,逸飞!就拿这次方经理的事情来说,他一旦要泄露了公司的商业机密,那我们也可以采取法律途径。辛苦你了,逸飞!”吴德义对着电话那头的夏逸飞说道。吴德义当然很清楚国雄的状况了,尤其是市场部,他也更知道这几年市场部自从夏逸飞去了之后,就只单单是业绩这一块,就已经比以前要提高了好多个百分点,这一切也都是夏逸飞努力的结果。这当然了,公司做的越好,也就越能招来同行的嫉妒。员工跳槽,公司精英的流失也都是在意料之中的。最主要的是,走掉的这些员工,他们也都掌握着公司的一些商业上的秘密。这对公司来说,也是极为不利的。吴德义之所以跟夏逸飞说这些,也就是让夏逸飞能够把周围的员工都团结起来。

“你放心吧,德义,这一点我是非常清楚的。市场部这几年来,发展确实是比较快的,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也知道。我相信,方经理也只是市场部唯一的一个叛逃的人。其他的人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至于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也绝对不会再允许市场部的精英流失掉了。”夏逸飞对着吴德义说道。跟吴德义说了这些,也就是要让他放心,这一切基本上都没有问题,因为现在的市场部在自己的带领下,是非常团结的。每个人也都为了公司的利益在努力着,相信,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人再有这样的情况了。

“好的,逸飞,我是非常相信你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把市场部这么重要的部门交给你啊。我也相信你有能力,也已经能够管理的好。全都拜托你了。”吴德义在电话那头对夏逸飞说道,确实是的,自己刚才所说的这番话,也都是肺腑之言啊,正因为如此,也正因为看到了夏逸飞的优秀,所以,吴德义才会那么放心的把市场部交给了他。面对这样的朋友加兄弟,吴德义还能说些什么呢。他感到很欣慰,因为夏逸飞的存在,才有了市场部的今天。因为夏逸飞坚持不懈的努力,才使得市场部创造了许多新的辉煌。对于这一点,对于夏逸飞付出了这么多,吴德义是十分的感激的。

“呵呵呵,德义,你就放心好了!我能够走到今天,我能够有现在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我一定会尽力去做好,而且也一定会做好。”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这也是一种承诺,也可以算是一种回报吧,夏逸飞始终忘不了自己在三年以前的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的自己一无所有,正是吴德义,把自己引进公司,让自己发挥了才华和能力,才使自己能够走到今天。对于这一点,夏逸飞又何尝不是那样的感激呢。现在,自己为公司所做的这一切,除了当初自己的那份承诺,还有更多的就是回报了。

“是啊,确实是这样的,我们两人之间真的不需要说的特别多。因为我们是兄弟,所以要彼此照顾。再说这一切也都是你自己努力的来的结果,不要想那么多。好了,逸飞,今天你也去过医院,也不和你聊那么多了,早点休息吧。相信你明天也一定会康复的。一定要注意保重啊。”电话那头的吴德义对着夏逸飞说道,他刚才听到夏逸飞说了那么多,吴德义也是很有感触的。对着像夏逸飞这样的好兄弟,自己还能够说什么呢。他和夏逸飞的这份情意,也只有他们俩人能够体会得到。由于知道了夏逸飞今天的身体不是很好,虽然皮肤过敏不算的是什么大病,可是,还是早些休息比较好。于是,在祝愿夏逸飞的身体健康之后,两个人就结束了通话。

今天的一天对于方经理来说,的确是有些糟糕的。上午的时候,他递交了辞职报告,在离开国雄以后,就这样,他离开了自己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公司,同时,他也抛弃了自己在公司里的朋友和同事,就这样,原以为能够兴高采烈的投奔楚一鸣,没想到,正当自己和他商谈自己的报酬的时候,没想到这个人却是如此的不可靠。也只用三言两语把自己原来的想法给打发掉了,现在看来,自己在楚一鸣那里工作,估计也不会太顺心吧。虽然,楚一鸣他把整个公司的市场部交给自己来管理,可是,方经理他绝对的清楚,因为在市场部里,也都是楚一鸣的心腹。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市场部的总经理,可是,他总感觉,在他的周围,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尤其是今天在楚一鸣办公室的时候,和楚一鸣的一番谈话,方经理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楚一鸣并不看好自己。他只是看好自己手里的那些关于国雄的那些商业机密,楚一鸣现在所需要的,正是这些。相反的,似乎他对夏逸飞倒是很欣赏。因为,自己在通过跟楚一鸣的谈话当中,可以很明确的感觉出来,原来以为自己手里的商业机密是可以跟楚一鸣谈判的筹码,现在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而且在工作当中,楚一鸣又对夏逸飞是那样的欣赏,而且,还要求自己要想办法把夏逸飞和原来市场部的那些同事拉到这边来。要知道,这真的十分的困难,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的方经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他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