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枪杆子里面出主权

山河梦 收藏 1 76

世纪之交,台湾海峡又笼罩危机。美国会利用此事“打台湾牌”对付中国吗?台湾、南沙、 西藏和新疆,到底对中国的安全和发展意味着什么?面对复杂的现实环境,中国从内政外交上该如何迎接新世纪的挑战,才能实现百年的强国梦?《视点》杂志记者张小谦就有关问题采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的张文木博士。


1.台湾在美战略中的地位取决于中国的发展


记者:目前李登辉“两国论”的抛出,对中美关系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张文木:李登辉在此时抛出“两国论”,是在逼着中、美双方明确表态,这使得中美关系在科索沃事件及中国驻南使馆被炸之后,雪上加霜。对中国来讲,他是在我们本来就想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提下,企图逼着中国作另一种选择;对于美国,则促使美国右翼反华势力上升。

记者:从美国的全球战略来看,台湾问题对于美国意味着什么?台湾真的是美国对付中国的一张“王牌”吗?


张文木:台湾是美国手中的一张牌,但还不能说是一张王牌。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从历史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出:美国的外交政策是随其全球战略而变化的。美国的大国战略一旦发生变化,台海间往往牺牲的是台湾,而非大陆。


1949年,美国首先想到的就是扔掉台湾。当时中美建立某种合作关系的机会是非常多的,当时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在临走时还在想方设法与中国共产党政权取得联系。美国当时对台湾采取的是抛弃态度。此后朝鲜战争爆发,中美处于对抗状态,台湾的地位有所上升。然而随着苏联的力量上升,美国又开始有限抛弃台湾。如果历史再往前推,在二战中的开罗会议上,为了拉住中国抗日,美国就承诺,一旦战争结束,就将日本占领下的台湾归还中国。所以,从历史的过程来看,美国对台湾的态度是:只要对其全球战略有利,需要保就保 ;一旦大国战略发生变化,该抛就抛。所以台湾只是美国手中的一张牌而非王牌,是美国全球战略布局中的一颗棋子。


台湾在美战略中的作用,并不取决于台湾自身而取决于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前景在未来的历史上有两种可能性:要么崛起,要么再次昏睡。

如果中国崛起,我们的军事与国防力量将变得日益强大,经济前景日益广阔,在美国战略中 ,台湾作用就可能下降。


2.东急西重是当今中国战略安全环境的特点


记者:发展是中国的当务之急,那么,如果目前台湾问题导致战争,会不会影响中国的发展呢?


张文木:中国要崛起,就必须争取到自身的发展权,而一国的发展权是以强大的国防及军事力量来保证的。中国现在与过去不一样了。过去中国是自然经济的国家,而自然经济的国家最首要、最基本的原则是生存,只要不影响到自己的生存,只要不占有我们的农耕地,都可视为安全。但是现在已经不同了。目前外贸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已经占相当大的比重,也就是说,我们的经济已有相当一部分跨向海外。如果失去这部分,我们的发展就会受到阻碍。 当前大国对世界的控制主要是对发展权的垄断。垄断发展权就是对世界资源与世界市场的控制。而控制世界资源与市场的前提是对海上贸易线的控制。


对于中国来说,发展是当务之急,但美国的“台湾关系法”,美日“新防卫合作指 针”,以及美菲“部队往来协议”就像一道锁链把中国封锁在内陆。因此,关系到制海权的台湾以及南沙地区,已成为当代中国发展和安全的关键地区。中国的发展需要海洋,需要海上贸易线。一旦贸易线被截断,中国就会出现一系列国内问题,发展的条件也会越来越恶化。所以,保护贸易线,保证发展权,就必须加强国防与军事力量。因此,贸易从来都不是单纯贸易,而是在军事的保护下发展的。贸易走向哪里, 国家安全就走向哪里,军事就应走向哪里。现在人们都在谈全球化,其实,一国政治经济参与全球化进程的必然后果,就是军事自卫手段的全球化。中国无意在全球范围争霸,但中国必须确保自己的已走向世界的政治经济利益。在当今世界,没有枪杆子,仅凭东郭先生的良心,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记者:再往远说一点,除台湾外,西藏乃至新疆也被认为将是外国反华势力干涉的重点,为什么? 台湾、西藏和新疆是一种什么样的战略关系?


张文木:台湾、西藏、新疆,涉及中国整体战略安全问题。东急西重,是当今中国安全环境的特点。东,关乎发展;西,关乎生存。为什么这样说呢?中国目前已不是自然经济的国家,市场经济已使发展权成为中国安全的优先考虑。保障快速发展的前提是有稳定的世界市场和资源。西藏和新疆对于中国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西藏和新疆是进入中亚中东及印度洋的前沿地区。因此,在21世纪,西藏在西方战略中已从上世纪所起的间隔英俄的作用,转变为隔离中国力量接近世界地缘能源中心即中东中亚地区的作用。对中国而言,西藏如果分裂,将会使位于中国腹地的高科技重工业暴露于前沿地带,并使中国失去政治经济纵深发展的空间;更为危险的是,在东部地区水资源日益枯竭的情况下,失去中国两江之源的西藏(及青海)地区,无疑将对中国的未来的生存条件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3.美国目前的战略重心在欧洲但不排除优先考虑台海冲突


记者:科索沃战事发生时,即有人说台湾、北朝鲜将会是下一个科索沃。现在朝鲜半岛 、台湾海峡同时出现危机。那么,从目前局势来看,美国是否会觉得利用台湾问题对付中国 ,即“出牌”的时机到了?


张文木:目前美国全球战略的重点仍在欧洲,如果波罗的海三国加入北约 ,那么美国就从北到南即从波罗的海到巴尔干拉起一条完整的防线,我称之为“新铁幕”,这项工作完成后,欧洲就可以在“铁幕”后很好地被保护起来,美国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下一步美国将挺进中亚。在西方地缘战略理论中,谁占有了欧亚版块,谁就占有了世界。那么对世界的控制首先表现为对欧亚大陆中心即中东中亚的控制,而对中东中亚的控制首先是对其两翼即巴尔干和南亚的控制。目前美国在东欧的战略部署尚未完全弄好,所以理论上讲它应先稳住欧洲后,再解决亚洲问题,包括台湾问题。


但是理论的逻辑与现实的逻辑是不一样的。现实逻辑是随具体的事件走的。哪儿出了事, 就先去把哪儿的事解决好。政治的考虑是很现实的。目前,美日防卫合作新指针,美菲的“部队往来协议”以及美台关系的加强,使得美国对中国东翼包抄合围势态的战略布局基本成形,下一步就是巩固的问题。美国在东方需要巩固,西方同样需要,并有可能通过事件来带动巩固 。所以一旦台湾问题闹大,甚至战火烧起来,美国就可能在全球部署中优先考虑台海冲突。 谁是“下一个科索沃”呢?目前来看,如果李登辉进一步闹下去,那么有可能台湾就会成为 科索沃。比较而言,朝鲜成为科索沃的可能性小一些。朝鲜的导弹还未上天就落了地,而日 本国防力量远胜朝鲜,所以所谓“朝鲜问题”是美日的故意炒作,朝鲜是美有意悬在亚太上空的并且是影射中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记者:日本人又会利用台湾问题达到什么目的?


张文木:李登辉抛出“两国论”的背后还有更为险恶的下一步,就是要促使台日轴心成型 。而目前日本的右翼势力也在上升,他们唯恐中国不乱。20年代,中国内乱,日本乱中获利 ;30年代,当国共两党正要合作之时,日本就发动了“卢沟桥事变”,今天,我们也要警惕着段历史的重演。目前李登辉的行为不仅仅是要肢解中国,而是要毁灭中华民族,李登辉的观念中只有所谓“新台湾人”、“新广州人”、“新浙江人”等,根本没有中华民族。


记者:如果中美真正发生了军事冲突,那么谁会是获利者呢?比如日本、俄罗斯……


张文木:万一发生冲突,日本是肯定会获利的。日本会提供后勤保障,从而趁机发军火财。在越南战争、朝鲜战争中,日本就发过军火财。日本的经济也是靠为美国生产军火发家的。俄罗斯可能会走中间路线,但它会希望中国赢,因为中国赢了对它的好处会多些,俄罗斯所感到的美国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所以此次在台湾问题上,俄罗斯“一个中国”的态度非常明朗,因为它需要中国的力量,如果中国力量很强大,就能牵制美国,缓解其压力。


至于印度,则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它过去是殖民地国家,与中国走的是同一条道路,所以渴望崛起,这与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发生矛盾;另一方面,如果台海危机发生,中国力量被拖在东部,它会感觉北方压力缓和一些。


4.枪杆子里面出主权,中国已到不进则退的时候


记者:从种种迹象来看,中国现在面临的形势严峻,中国应该为进入21世纪做好什么准备?


张文木:中国目前要做的首先应该是军事上的准备。正如马汉曾引用的一句西方谚语:“天鹅绒手套要有铁掌”。任何对话和谈判都是以实力为后盾的。而实力首先是军事实力。我们绝不能等到有了“敌人大规模入侵时”再作军事准备。因为从近代中国经历的战争看,中国政府被迫失去主权的战争,都不是敌人全面和大规模入侵的战争。国家的综合国力只有在无限和全面的总体战争中才能发挥作用。而经验表明:往往正是局部战争的失败才导致国家的失败。打赢局部战争的关键并不是综合国力而是军事技术及由军事技术决定的军事指挥艺术。在未来战争中,物与物的冲突已代替传统的人与人的冲突;在远距离空中和海上打击后,并在对手已绝无反击能力的条件下,入侵者才会发动地面战役。对目前的中国而言,如果没有海权,其对台湾和南沙充其量只能有名义而非事实的主权;但若因军力不济而导致战争失败,则很可能彻底失去与这些地区的主权联系。因此,中国现在必须迅速加大国防与军事力量的建设。昨天我们曾从蒋先生那里学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今天?ノ颐怯Υ釉缙诿拦?人那里学到“枪杆子里面出主权”的道理。


因为,中国现在已经到了不进则退的关键时刻。中国的前景正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是崛起, 成为21世纪的世界强国;二是倒退,其结果是中国又回到20世纪初的起点。我们当然希望的是前一种前景。


中国现在还不够强大,但完全有条件成为大国。而要成为大国,首先就必须有强大的军事能力与准备。现在的所谓“七国集团”大多数都是经由战争的道路打到一起的。19世纪英国资本扩张给法国带来了一系列问题,结果造成法国在与英国的对抗中崛起,成为资本全球化和国际力量多极化进程中的与英国相对的第一极。紧接着德国、美国、日本这几极都出来了,并且都是打出来的。目前的中国也面临着这种形势,因为中国需要争取发展权。目前,日本已通过了明显针对中国的“周边事态法”。在日本对亚洲人民的批评置之不理的情况下,我们也应该确定“周边事态”的概念。当周边事态有可能威胁我们时,我们也应确定“主动出击”的观念。绝不应再次把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引入我们的领土,而应该直接引入战争策源国境内。30年代的日本由于其地缘狭小,因而大力发展海军,将战争直接逼到敌对国本土,使自己国内成为一个大的生产基地,为战争提供后备力量。


有人说中国跟着美国走就是了。然而,中国跟着美国走,顺从它的底线又在哪儿呢?美国的底线不仅是让中国事实上放弃台湾、南沙,而且还有西藏,甚至还不止这些。这样的底线谁能接受?这样的合作能行吗? 对中国来说,要么就崛起为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就只有在强权面前倒下,即把海权交给美国,发展权交给美国,西藏、台湾、南沙的控制权交给美国。这种情况中国人能接受吗? 在这样的条件下,中国能发展吗? 如果这样,未来的中国充其量也只能成为一个任人宰割的中等国家。


从现在起,我们就要作好强力崛起的准备,我们一定要保卫中国已走向世界的发展权。从历史的经验看,与早期英美国家相似,除了强力崛起外,当今世界可能不会给中国这样的大国的发展道路留下其他选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