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三五章 汉王宫赵统诊法正

guohj92 收藏 11 1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 各为读者大大,多给小弟一点评价和拍砖,小弟不胜感激。这一章是昨天的,晚上十二点之前可能还有有一章) 刘备伯父大队回转成都后,父亲还在生闷气。不过这一段,刘备伯父也没再找过他,诸葛师父倒是来过几次,也没说什么话,就是拿了一壶酒,让下人炒了份小菜,让父亲陪他喝点。父亲虽然这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 各为读者大大,多给小弟一点评价和拍砖,小弟不胜感激。这一章是昨天的,晚上十二点之前可能还有有一章)

刘备伯父大队回转成都后,父亲还在生闷气。不过这一段,刘备伯父也没再找过他,诸葛师父倒是来过几次,也没说什么话,就是拿了一壶酒,让下人炒了份小菜,让父亲陪他喝点。父亲虽然这一段不愿出去,可以知道诸葛师父现在这一段心情也不是很好,法正现在虽然受了伤,但因为谋划取下了汉中,占领了陈仓故道,以后要是刘备伯父出兵长安就方便了,刘备伯父现在是对法正极其信任,法正的权势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是因为顾忌张飞三爷、诸葛师父等荆州来的老人,不敢在他们这些人面前太张狂而已。另外,那些西川投降的将领除了严颜依旧和张飞三爷还有父亲关系不错外,其余的几乎都投入了法正的门下,和法正结成了一大派。法正按说也确有智谋,整个西川,也就是死去的张松比他强点。看局势也算比较清楚。当年就是张松和他设计把刘备伯父迎进了西川,后来刘备伯父围成都的时候,刘璋的蜀郡太守汝南大牌名士许靖逾城出降,被刘璋发现,但是没有处置他,任他去了。刘备伯父因此鄙薄许靖的为人,不打算重用他。法正进谏说:"许靖是有名无实的人,此人名声播于全国,如果不重用他,那么天下人就会以为您不礼贤下士。应该对此人加以敬重,这也就是燕昭王厚待郭隗的原因了。"于是刘备以许靖为左将军长史。许靖是当时海内众望所归的大名士,如果罢黜不用,就会大失天下人之望,而对于许靖的薄行,是很少有人会知道的,人们看到的将只是刘备伯父不尊贤的表面现象。许靖这种人,留之有益,废之有损,应该怎么做,其实已经很清楚了。在法正眼里,不过"花瓶许靖"而已,既然是花瓶,为什么不摆起来呢?后来,刘备伯父定蜀,就以法正为扬武将军,蜀郡太守,"外统都畿,内为谋主",成为刘备伯父手下仅次于关羽,可以与诸葛并驾齐驱的亲信,刘备伯父手下的第一谋士。这次汉中之战,法正又立大功,和黄忠一起夺取定军山,又抢得陈仓故道等地,汉中完整的落入了刘备伯父之手。

刘备伯父在手下群臣的拥戴下,推了好几遍,最后才于建安二十四年秋七月,筑坛于沔阳,方圆九里,分布五方,各设旌旗仪仗。群臣皆依次序排列。许靖、法正请刘备伯父登坛,进冠冕玺绶讫,面南而坐,受文武官员拜贺为汉中王。我那那阿斗弟弟,就是刘禅被立为王世子,除了诸葛师父,大家都升了官,法正成了尚书令,比诸葛师父官职还要大。

父亲说到这里时,叹了口气:

“统儿,就是为父,虽然表面上是五虎大将之一,但不过是个杂号将军,手底下也没有多少人,我那几个得力的手下都被弄走了。魏延现在也是五虎大将之一,兼着汉中太守,实权比我还大,王平也被派到上庸去了,协助刘封等人平定那里,张翼也被封了将军,你诸葛师父也告诉我了,张翼要被调到邓方那里,看着那些南蛮。唉,这是你伯父不放心为父啊。”

说完,父亲又饮了口酒。母亲在旁边就劝父亲:

“统儿回来了,你应该高兴才是,不要再喝了,你今天已经喝的挺多了,再喝就要伤身体了。”

说完夺下父亲手中的酒壶,父亲看着母亲,笑了笑,也没再取回那酒壶。我就问父亲;

“父亲,孩儿觉着舅舅没有理由袭击大伯父啊,怎么会这样呢?”

父亲点点头:

“为父也这么想。回成都之后,我反复想了想,我认为有可能是法正和你大伯父捣的鬼。你想想,若是你舅舅占住了汉中西北,你大伯父要是想出兵长安的话,唯一的大路就是那陈仓故道,要过去,是不是要借道啊,万一你舅舅翻脸,那大军岂不是被抄了后路?你伯父能干吗?再者说了,法正此人我估计他早就看出了你伯父的意思,看你伯父碍于面子不愿意说,他做了小人提出来了罢了。”

“嗯,孩儿也觉着有道理。舅舅的伤怎么样了?”

“张先生前一段到西凉去了,估计若是能行的话,你舅舅应该还有救,不过我担心他那一身功夫怕是保不住了。”

“那法正的伤怎么样了?”

“他?他去找过你二位师父,可惜你张师父早早走了,你华师父据说到荆襄一带云游去了,你手下那些人恨他,都说治不了。他上次祭天还是硬咬着牙去的,听说伤口是一直没好,还在化脓。”

原来这么回事。旁边我弟弟赵广也拉拉我的袖子:

“大哥,外面总传的你特神,好像你无所不能,这几年也没见你了,你不能光你自己出名,也不带带你自己弟弟吧。”

父亲看了看赵广和我,慢慢说:

“统儿,你弟弟这几年整日以你为榜样,每日练武读书,在这成都的众小子中也算不错了,以后你可得多帮一下你兄弟。”

我很是郑重的点点头:

“父亲,你们尽管放心。”

父亲又说:

“统儿,为父看你自从那次差点跌死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下子就变成了大人的样子,脑袋里那些东西连你诸葛师父也不知道,要不是为父一直看着你长大,为父哪还能相信你就是过去的那个统儿。我到现在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为父一生未作亏心事,我总觉着你这个变化是老天赐给我赵家的,你就要光我赵家门楣,报效朝廷,造福苍生,万万不可做那些不忠不孝的事。”

我一凛,不过很痛快的回答:

“父亲,您尽管放心,统儿必精忠报国,上报大汉,下助黎民百姓,光我赵家门楣,有违此言,定……”

母亲一下子捂住了我的嘴:

“刚回家,乱说什么。”

又叙了一会,忽然有人来报:

“报,外面黄忠老将军和黄公子来访。”

父亲赶忙让人把他爷俩请了进来。黄忠一进来,就一个劲的向我道谢:

“小兄弟,多谢啊。”

我连忙摆手:

“黄老将军,你可别这么说,您叫我一声侄子我就已经高攀了,哪敢让你叫我小兄弟啊,父亲就在旁边,他非打我不可。”

黄忠还要说什么,父亲在旁边就止住了他:

“黄老将军,你叫他侄子就行。”

黄忠最后没办法,就听了父亲的意见,开始喊我贤侄。坐下一说后,才知道黄忠为什么这么快就来我家了,原来黄叙一回家,黄忠一看,眼睛都瞪大了,黄叙脸色也不蜡黄了,整日跟着吴普师兄在外面晒太阳,成了小黑炭了,而且也不咳了,那身板可以前不知强壮了几个档次,身子一颤,都能看到衣服下的肌肉块在动了,那还能看出前几年的病样来,而且这几年通过内功的练习,他的武艺也精进了不少,一抡黄忠的大刀,那可是呼呼生风,把黄忠老头喜的一下子揪掉了几根胡子都没觉出疼来。这不刚回来没多久,他就给黄叙张罗了一房媳妇,是严颜的一个内侄女,还不到二十岁,温柔贤惠,而且这黄老头可能盼孙子盼了多少年了,竟然决定尽快给黄叙办喜事,日子就定在本月,此次来我家,是专门下请帖要我们全家到时喝喜酒的,在我家,黄忠又当面对我说:

“贤侄啊,以后叙儿就跟你做事吧,老夫看好你。”

黄叙在一旁说了;

“父亲,这还用你说。孩儿早就是济世堂的人了,自然是跟着师叔做事。”

又闲聊了一会,黄忠和黄叙告辞走了,父亲和赵广告诉我,诸葛师父多了个儿子,叫诸葛乔,是过继诸葛师父大哥诸葛瑾的,也是聪明异常。诸葛师父和黄师母成亲十几年了,一直没有孩子,诸葛师父看上去到上不着急,可黄师母着急啊,华师父和张师父说她心神耗的太多,气血不足,又加之是天生的寒性体质,很难有自己的孩子的,虽然他俩这两大圣手已经给她已经调理了好几年了,但效果还是不好,她依旧肚子没动静。张师父说了,他还要继续调理几年才能把身体真正调整过来,不过怕那时年纪有点大了,再生头胎的话也比较危险,另外她越盼孩子还有可能适得其反,不如先过继一个,就这样,诸葛师父就从江东他大哥那里把诸葛乔过继来了。诸葛乔现在也十几岁了,诸葛师父也让他跟着父亲学习一些武艺,说起来,他们诸葛家以文见长,武艺没有什么家传。诸葛师父别看长的高大,好像很威猛的样子,其实就是空架子,徒有身体素质,却没有正经练过,那水平很是一般般的。我有空也得去看看这诸葛乔了,历史上他就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可惜死的早,没有什么成就。

第二日,刘备伯父就派人送信来,让我和父亲进王宫。刘备伯父称王后,把他原先住的刘璋的宅子又经过扩建和装修,现在成了汉王王宫,他一般召见谁都在银安殿后面的勤政殿,不过今天例外,改在了一个偏殿。我和父亲在宫门外下马后,就有内侍太监把我爷俩领进了那偏殿,一进大殿,父亲就带我跪倒在地:

“臣赵云(赵统)参见主公。”

我跪在地上没法抬头,就听见刘备伯父乐呵呵的说:

“子龙四弟,统儿贤侄,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我和父亲连称不敢,谢过之后,由内侍领到一侧落座,我这才发现,大殿中诸葛师父、庞统师叔、法正这几个刘备伯父手下最重要的谋士均在这里。落座之后,刘备伯父笑吟吟的对父亲说:

“子龙,你生了个好儿子啊。人小志大,听说人送外号雏龙?”

父亲赶紧施礼回答:

“主公,那全都是街坊瞎传。还不是因为末将字“子龙”,诸葛军师人称“卧龙”,统儿又是诸葛军师的徒弟,在外面又做了点事,大家才这么叫的。”

刘备伯父一捋胡须:

“子龙,看你紧张的,愚兄我自然知道这外号的来历。我昨天也问过庞军师了,你这小家伙,可是屡屡让我吃惊啊,这南方一趟,不仅发财,还大败吕蒙吕大都督,给我弄了个交州回来,纵观各朝各代少年英才,伯父还没找到过在他这个年龄做这番事的来啊。愚兄的世子刘禅比其我这贤侄来就差远了。”

我赶紧起身来到刘备伯父案前跪倒答话:

“主公,我与世子自小结拜,了解世子,世子心胸宽阔,颇有高祖之风,乃将将之才,小臣之才不过就是没事时发点小财,有事时上战场冲冲阵。我和他比,不一个档次啊,他在天上,我在地上。”

法正在一旁说话了:

“你那也叫发点小财?光你那酒楼就挣了多少了!”

刘备伯父也用指头敲敲自己面前的桌案,盯着我。

“贤侄啊,你四弟在家时,一直念叨你,老盼着你回来和他一起读书,现在他是世子了,责任重大,伯父这次让你回来,与你四弟多多亲近亲近,以后也好做你四弟的帮手。”

庞统师叔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没有说话。诸葛师父本来没想说话,但略一犹豫后说:

“徒儿,世子责任重大,已经有谯周等几个太傅在教他了。你这几年在外面呆的时间多,很少坐下正经读书,你这次伴读,也是主公给你的机会,他这是培养你啊。”

我又赶紧跪倒磕头:

“多谢主公。”

接着刘备伯父又问了一些东西,后来就问我:

“贤侄,你也是疗伤高手,法尚书伤口一直不愈合,你能否再给他诊疗一番。”

我点头称是,就到法正身边让他伸出手腕,把指头搭在他的脉门上体会一下他的身体情况,然后又解开他的绷带,一看,唉,也苦了法正了,伤口周围发黑,泛着脓液,新肉根本就长不出来。我重新给法正包扎好后,向刘备伯父施礼道:

“主公,法尚书体质特异,兵刃伤后,其伤口易不愈合,但也不应该这样。我估计上次受伤后,法尚书是不是因为流血过多,滥用大补,后来过度房事后,伤口重新崩裂?”

法正很尴尬的点点头,我接着说:

“现在法尚书伤口毒已入里,我的水平只能控制其继续溃烂的速度,要想让其完全好,恐怕也只有我华师父才行。另外,就是控制继续发展也要法尚书好好配合,二月之内若是大怒或者剧烈运动,其伤口必然加速溃烂,到那时,恐怕即使我师父回来也无能为力了。”

法正一个劲的点头,说他一定注意。

刘备伯父听了,也点点头:

“法尚书,你且好好养伤,莫忧国事。”

法正出案跪倒在地:

“主公,正愿为汉室江山肝脑涂地,虽损身而不悔。”

刘备伯父脸上乐开了花:

“法尚书,孤正是为了你能更好的报效才让你养好身体。曹孟德手下第一谋臣郭嘉还不是因为不顾身体而操劳军务而死的,孤可不想和曹孟德一样留下遗憾。”

法正又是叩头:

“臣谢主公。”

出了刘备伯父的王宫,我也没有回家,庞统师叔用眼神暗示我到诸葛师父家里趟,我心领神会,就辞别父亲等人,跟着诸葛师父的车驾往他家去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