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三:第二章:第十四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9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十四



一晃三个多月过去了。此刻已是春末夏初时分,且不说整个的视野已是苍翠青葱一片,山下的地里已经是麦收季节。


吴志伟的连队除了抓紧时间日复一日地训练之外,也在岩洞的河边相距二、三里处开了一片地种了不少蔬菜,又在树林里养了一些鸡,甚至还有十几头小猪!


难得的安静日子里,吴志伟连队的176个人基本上只做两件事———每天坚持不断地训练和每星期两次的文化课学习以及军事知识学习。经过了一个月训练的的所有新兵(除女兵外)下到了班里后,又在各班长所指定的专人负责进行了类似后来的“传、帮、带”的日常训练和更严格的“吃小灶”。针对性加强后,他们个个的军事技术都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水平!当兵仅三个多月的孙志飞等新兵们在付出了相当辛勤的汗水后,除了缺乏一些实战的经验外,其战术水平甚至要接近老兵们在无名岛训练之前的程度!而21名女兵们虽然仍分为两个女兵班,但在韩大海要求的“不管日后把她们支到哪里去,也不要让她们丢了咱们的脸面”原则下,除了李小旦、以至刘刚、李小山甚至伤势痊愈的戴云飞也深入下来讲过多次的有关的军事技术课和示范指导,因此,这21名女兵一旦进入了战场上的阵地,打枪、投弹是毫无问题的。


原来的老兵就不用说是上了更高的一层楼了!新式的“吃小灶”练兵方法不仅让他们的几项全能基本上达到了让韩大海满意的程度,甚至包括他们自己也觉得有了相当不得了的提高!至于林雄等18人下到各班里之后,由于他们大多数以前都曾身居基层部队的要职,更为重要的又是他们曾在一年前的徐州会战中与日军打了整整一个半月、从那些惨烈的让人们感到惊心动魄一场场战斗使得他们犹如一名英雄般的经历从而得到了所有官兵们的尊敬,因此他们个个无不在暗地里咬牙下苦功力图赶上原来的官兵们!一百多个日日夜夜下来,他们也接近了原来老兵们在无名岛上出海前的水平。韩大海每次同吴志伟前来看望时总不免要说几句:“悠着点,不要弄得太疲劳而欲速则不达!”,但几分钟后他便与这些人就自己和连队里几个军事技术尖子所琢磨出的练兵新体会让林雄这些人探讨、领会。


近一短时间,八路军二支队的第五大队由于响应上级号召的“保卫百姓收割小麦”等活动,除了飞鸽传书互通某些情报外,也基本上没派人来。也正如此,吴、韩二人私下商定的先“支走一部分女兵”的计划也就没着急实施。因此,这些毫不知情的女兵们除了中规中距的遵守着部队的纪律努力练兵外,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也充分显示出了女性们特有的干净和闲不住的习惯。天气暖和了天色也变得长了,因此这些女兵们常在河边上洗洗涮涮或主动地去她们可以去的某些部队单位诸如炊事班、马圈、养鸡场和猪圈、菜地等干点力所能及的活。


自从连里增加了这些女性之后,尽管整个吴志伟连队的男兵们还没有出产生过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但几个月下来,稍稍细心一点的人就会发现:整个连队官兵们的某些方面有了明显的变化:除了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之外,本就齐整的军容风纪比以前更自觉了!官兵们悄悄洗衣服的次数增加了,以前训练时挂出的破洞也不再露着骨头露着肉,甚至集合列队上饭厅时的歌子也唱得更响了。更明显的一点是这些士兵们参加文化学习的积极性自觉地提高了,以前能写出一些字的现在可以写出一封顺流达意的家信!虽然除了当地一些入伍的本地新兵外大多数人没什么亲人和去处可以寄信。


一排长戴云飞肩膀中了一颗机枪子弹负了不轻的伤之后,在常宏和李文华等人的医治和细心照料之下用了不到两个月就挥动自如了。然而,以前一位打仗无畏无惧、勇敢强悍的战将自从河山回来后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以前粗声大气的嗓门变得居然文静了一些,常常和二排长王志刚斗嘴又常常落在下风的习惯似乎没有了,以至王志刚有时挑逗几句,他也只是轻轻一笑而一笑置之。较以前从没有过的沉默寡言,除了一排的官兵们外,甚至刘刚、李小山等人也不由地对戴云飞有凭添了积分莫名其妙的疑惑乃至畏惧!


当一些在背后类似于开玩笑地把戴云飞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反映到韩大海的耳朵里时,他紧皱眉头一声不吭,当不久后吴志伟也私下对韩大海说起了这个事情后,韩大海沉思片刻说道:“看起来是我们最不想看到的严重问题发生了!”


戴云飞一直忘不了他在那个冰冷的雪地上中了一颗子弹栽倒后冲上来两个女人一个抬着他的腿一个人抱着他的腰拖到一棵树下然后抱他腰的那个女人把他的头放在她的大腿上并解开他的衣扣为他擦血的情景:那一种年轻女人特有的气息和充满了弹性大腿的柔软,尽管是他在伤口的剧痛中也明显地感到了一种异样!


韩大海强硬地在战场上取出了他的子弹回来后,很快就变成了他们连队一名女兵的护士长李文华在每次的换药过程中尽管话语不多,但却让戴云飞难以平静下自己的心绪!


毕竟,一个中尉副连长出身的戴云飞在师直属的特务营驻地也不少见一些女兵并不以为然,一个类似于他这样的铁血男儿也无暇顾及那些个儿女私情,但这一段时间内在一次没有常宏陪同的李文华第一次单独给他换药时,看到这个毫不犹豫抬起他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的女人毕竟还是感到了某种尴尬,于是他笑笑道:“谢谢你了,这个------哦,李护士长,我不小心负了伤还劳你受累辛苦!”


“受累?”李文华露出了洁白晶莹的牙齿轻轻一笑道:“我受什么累?你为了我们逃出鬼子的魔掌而负了伤,我为你看伤还不是理所应当?你是个大英雄,是我们学习敬仰的榜样!”


“我可不是个什么‘大英雄’。”戴云飞笑笑道:“要说英雄,只有那些英勇牺牲了的弟兄们才是英雄,我们这些所有活着的人都不配称作英雄。李护士长。”


“你倒很谦虚啊、戴长官。”李文华用镊子夹着酒精棉球给他擦拭着伤口笑道:“我现在是你们部队的一个士兵,你也就用不着叫我什么‘李护士长’了,也许以后我还能分到你这位大英雄的一排呢,到时候你别恶狠狠地训斥我就行了!”


“不叫你‘李护士长’那叫什么?”戴云飞问道:“我们都是军人,总得称呼个什么吧?”


“你就叫我------文华吧。”李文华脱口而出之后突然一怔,脸不由地红了起来居然包裹伤口的手也停止了动作------


“文华,”戴云飞仍浑然不觉地喃喃道:“文华,这个名字倒很好听,一听就是个大家闺秀,大气、文雅,叫着也顺口。只是------”戴云飞尚未说完,却发现李文华身子背着他三下两下收拾完药箱头也不回地扔下一句话:“我明天再来换药。”就急急忙忙地走了而让他怔了半天------


第二天换药时李文华话倒是不多,只是交代了几句注意之类的事项又红着脸走了。


第三天换药连这位勇猛但不鲁莽、凶悍但大脑并不缺弦的戴云飞的一张黑脸也红了起来!于是,李文华连一句交代的话也没扔下半句就跑了,但跨出洞外的时候一抹笑意浮上了她清秀的脸庞------


此后,戴云飞在连队官兵们的面前的话少了但笑容却多了起来!每当在饭厅带队吃饭时不象以前愿意端着饭盒串桌子,只是埋头吃饭并不时偷偷地向女兵班的方向瞄上一眼,当一旦见到那边也有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向这边注视后,戴云飞低下头细嚼慢咽他说不清楚这是嘴里的饭菜还是心底里的某种果实,一种说不清楚的滋味以前所未有的感觉笼罩在他的全身------


戴云飞的肩伤将近两个月才好利索,而李文华作为一名有专业医务能力的兼职卫生员除了给戴云飞也同时给另外的七名伤员换药裹伤也坚持了近两个月。在一次刘飞带人化装下山前往日照采购部队所需物品时,李文华红着脸向吴志伟借了两个银元委托刘飞给买回了一支“联谊”牌的金笔偷偷送给了戴云飞。戴云飞也是红着脸接过来时发现那支金黄笔尖黑色笔杆的金笔用一块洁白的白布细细包裹,那白布上用一行公正而秀丽的小字写到:“望君能得双星誉,为国为家为木兰。”


韩大海早就对戴云飞的某些反常举动看在眼里并深深地留意在心里。当吴志伟对他提到了戴云飞的反常韩大海沉思了片刻之后一句“看起来我们最不想看到的严重问题发生了!”的话说完后,吴志伟问道:“有这么严重吗韩老弟?戴云飞的反常也只能说明他这次负伤不轻,身体上和心理上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是肯定的,但不至于像你所讲的‘严重问题’发生了吧?戴云飞这样打仗强悍的一员猛将能有什么问题?还‘严重’?我倒觉得你把问题考虑得太严重了吧?”


通过吴志伟的这番话韩大海可以听出来戴云飞这个人在吴志伟———这个小部队的主官心目中的重要位置了!于是,韩大海长叹了一口气道:“老吴,不是我过于敏感,更不是想多了,而是一种直觉、一种以我和一排长差不多岁数的心态而通过一些现象所分析到的实质、一种我在这个部队里又是一名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某些事情得出的结论,所以,我敢断定:一排长开始了谈恋爱!”


“哦?”吴志伟一听立即脸上变得很严肃起来问道:“有这个可能吗?我怎么没看出来?我可是个‘过来人’啊?”


韩大海点上一颗烟抽了两口道:“正因为你是个‘过来人’,一是注意不到一些细微的小事,二是注意到了也不以为然,因为他表示出的不很明显,但尽管不很明显,我就不能以正常的现象来看待了。”


吴志伟深知韩大海不仅出于一个多年从事情报工作的军官出身,更为他一种天生的思维细腻、思路慎密和客观而折服,这除了表现在指挥部队与战场上打仗之外,在平时的部队建设和日常大事小情的安排上也不同凡响。于是他思忖了片刻道:“也许你说得对,但是一排长可是咱们部队的顶梁柱之一、可千万不要误会了他啊!”


“这个我知道,老吴。”韩大海皱着眉头抽着烟说道:“正因为他是咱们部队的顶梁柱之一,我才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在他的身上出现而让别人在背后产生出某种想法有损于他的形象。”说到这里他抬头看看吴志伟道:“这件事不好办啊,本来在部队里一个军官与一名年轻的女子谈情说爱并不算什么事情,可那是指正常情况下。但是,就咱们连队这种现状,能算是正常的吗?我且不说一员虎将会因为儿女情长丧失了强悍的雄风,就单单指我们这个部队出来的人一旦与‘情’字沾上边,还能否在战场上无所畏惧吗?还有别的------唉!”


见到他十分信任并依赖的这个副手也长吁短叹,吴志伟也好一阵子没说出话来。过了一会他道:“我明白你几个月前说的这些女兵们的到来弄不好会‘毁’了咱们部队的意思了!你说的没错,得想办法制止住!”


“怎么个制止法,你可有主意?”韩大海问。


吴志伟沉思了一下然后抬头道:“找找王守义,他们以前答应过可以全部接收这些女兵,不行的话把她们一起调走?这可是个‘釜底抽薪’的办法!”


韩大海也思忖了一下摇摇头道:“不行,这个方法虽然可以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但是在刚开始这些女兵们没穿上咱们部队的军装时可以用,现在这样做会让一排长在某种心态下会与咱们有了隔阂、一种很可能是离心离德的隔阂!这样一来就等于是我们这个小部队在自己的内部埋下了自毁的种子!这恐怕还是在他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万一他一旦知道了咱们是因为他而把女兵们调走———尽管起因并不是他一个人,他会有多大的度量和节气能一如既往地不放在心上?这个方法即冒险又不妥当,不可以这样做。”


吴志伟想了一下觉得韩大海分析得有道理,于是过了一会儿又问道:“那依你,你又会怎样来解决这件事情呢?”


“找他谈谈吧,”韩大海想想道:“一排长是个多年的军官,以前觉得自己的军事技术好,他的一排又很争气,打过几场硬仗,所以显得有点傲气。但后来我发现他不这样了,在全连对其他的几个排长也很谦虚、和气,一些事情上也比较通情达理。咱们现在所说的事情仅仅是个苗头,及时发现及时地找他谈做做工作还不难解决。除此我暂时还别无他法。”


“谁和他谈呢?是你还是我?”吴志伟问道。


“你是个‘过来人’应该有经验,你去谈怎么样?”韩大海笑笑道。


“好像不合适。”吴志伟想了一下道:“我找他谈有一个好处和一个不好处:好处是以长官的身份强制他逼着他不可以这样做,但起不到说服他让他心甘情愿地理智地选择。不好处是我和他在一起就显不出身份平等相互谈心做他的工作的姿态,这样他绝对不会说出心里话的,我强行用命令式的方式和他谈话,他会服气吗?”


韩大海听完又想了一下道:“既然你有你的理由觉得不合适,那么我就找找他吧。一年多的时间,我了解这个人。这个戴云飞是一个把军人的荣誉看得高于一切的职业军人,也是一个敢于承担责任的硬汉子!只是,我得需要一、两天的时间,一是再观察观察、二是要仔细地斟酌一下措辞使我既不能过于刺激他、又让他心悦诚服地拿出他真实的姿态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