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11岁男孩当家6年 欲背瘫痪父亲上学(组图)

断剑---阿丁 收藏 2 167
导读:   [color=#000080][img]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08-11/14/xin_4421105140832859273342.jpg[/img]   照顾爸爸 [/color]   [color=#000080][img]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08-11/14/xin_442110514083298464333.jpg[/img]   彭小林在做饭 [/color]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照顾爸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彭小林在做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家里背煤


故事导读


父亲瘫痪,母亲离家,11岁的彭小林从5岁起,就肩负起照顾爸爸的重担,撑起这个家。


但他不能同时兼顾上学和照顾爸爸,因此,带着爸爸读书,成了他最大的愿望。


想带爸爸上学


中午放学了,彭小林第一个冲出教室。不到3分钟,他就回到位于学校旁边的家了。瘫痪在床的爸爸正等着他哩,彭小林麻利地做好饭……待他将碗洗净后,离下午上课还有十多分钟,他不慌不忙向学校走去……


“小林,这是给你的12岁生日礼物——可以天天照顾爸爸。”途中,一个让彭小林觉得很亲近、却怎么也想不起是谁的人走过来对他说。


彭小林开心地笑了。


一切不过是场梦。


“丁零零——”彭小林猛然坐起。蒙胧中,他看了看同寝室同学的闹钟,(昨日)早上6点半——这铃声是学校的起床铃声。


这样的梦,彭小林不是第一次做,本月26日,就是他12岁生日。但是,在记忆里,自己根本就没正经过过生日,也没得到什么生日礼物——除了去年从已和爸爸离婚的妈妈那儿得到20元钱。那次,他兴奋得几天没睡好觉,用这些钱给爸爸买了两盒消炎药。


想到爸爸,彭小林叹了口气,迅速穿衣洗漱,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彭小林是重庆城口县河鱼小学6年级学生,他1岁时,家里的顶梁柱爸爸在山西煤窑挖煤时受伤,从此腰部以下全无知觉。5岁时,妈妈和爸爸离婚,他便开始撑起这个家。


读好书,每天中午和晚上回家为爸爸做饭、照顾爸爸,是彭小林最重要的两件事。可自4年级起,学校就要求上晚自习,彭小林不得不开始住读。他也想到在学校附近租房子安顿爸爸,可租房子要钱。因此,这个愿望便只能在梦中实现。


孩子当家六年


彭小林的家在河鱼乡河鱼村2组,距学校要走20多分钟山路。快12岁的他身高仅1.3米,体重不足25公斤。在他记忆中,妈妈是那么模糊——虽然早已再婚的妈妈有时会来看他和爸爸,还会给点钱,买些东西。


他至今不能确定,梦中那个送他生日礼物的人,到底是不是妈妈。每当看到别的孩子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时,他就从心底生出一种羡慕,甚至嫉妒。


爸爸受伤时的情形,彭小林没一点印象,却清晰记得妈妈在照顾爸爸4年后离家那天,爸爸痛苦地瘫在床上,用手使劲捶着已萎缩的双腿,用指甲掐着毫无知觉的大腿,然后拥着彭小林放声大哭。这是彭小林唯一一次看到爸爸哭。那年,他5岁。


爸爸彭花权将一辆废旧自行车改装成一个轮椅,用一个装有铁钩的木棍将自己挂在床上方横梁上,然后就能自行慢慢挪到轮椅上,直到2003年,政府为他送去一个崭新的轮椅。彭小林总是事先将煮饭的锅放到炉子上,再将菜洗净切好,做好准备工作后,等爸爸坐着轮椅来炒菜,他就在旁边学。不到6岁,他就能自己做饭了。


但自妈妈一走,爸爸就突然不吃肉了,甚至很少喝水。“我大小便都在床上,吃了肉要增加解大便次数,我不想增加儿子的麻烦。”彭花权说。


“我也不爱吃肉,习惯了。妈妈走后,我们吃饭吃菜全靠爷爷奶奶种,从没买过肉。” 但彭小林觉得“学校那个不要钱的洋芋片炒肉还是好吃”——住读后,学校免去彭小林一切费用,每周会供应两道荤菜。


每逢过年过节,彭花权都会赶儿子去妈妈或大伯家吃点好的,自己则一个人在家。拗不过爸爸的彭小林总是吃了饭就回来,从不在外过夜。


昨日,记者在彭小林那幢土房里看到,这个家所有家具就是两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爸爸受伤前买的彩电是家里唯一的电器。家虽破旧,但整洁干净。彭花权的床头就是水龙头和下水道,床上放着一根两米长的竹竿,一头装着个铁钩,彭花权可躺在床上用它“拿”东西。家里的桌子、炉子脚下都安有轮子,不用费多大劲就能钩到床边。这些都是父子俩改装的。


住校前,彭小林包揽了家里洗衣服、做饭、扫地等家务,每天早上5点钟就起床,做好一天的饭,下午放学后又匆匆赶回家。


天冷了,家里随时得生火,上周星期天,彭小林买了500个蜂窝煤,他用自己的小背篼将煤从场镇背到家里,一次能背20多个、15公斤。他往返了20多次,花了一个上午,才将这些煤背回来。


看到瘦小的儿子满脸和着煤灰的汗水,彭花权痛苦地闭上眼睛。


拒绝丢下爸爸


虽然辛苦,但彭小林心目中最满意的生活就是这样,上学、照顾爸爸两不误。因此,当学校要求稍远的学生住读时,他第一次没听老师的话,坚持走读——尽管学校不让他缴任何费用。


但晚自习要上课或评讲卷子,彭小林不得不每天下了晚自习才回家。有好几次,他走在漆黑的山路上,都险些摔到山崖下。10多天后,彭花权强迫儿子住进学校寝室,周末回家。


但彭小林仍会不时抽出晚自习前的时间赶回家,看看爸爸:“爸爸说他能照顾自己,爷爷奶奶就住在我们旁边,有事也可叫他们。但我们分了家的,爷爷奶奶又长期在地里忙……”


有天早晨,彭小林做清洁将轮椅放到堂屋就去上学了,等他下午放学回家才发现,爸爸因够不着轮椅,竟一整天没解手,没吃饭。他连声责怪自己粗心大意。从此,每次出门,他总会反复检查,确保爸爸在家能生活自理。


每个星期天去学校之前,彭小林都会去地里砍回够爸爸一周吃的菜,将菜和爸爸常用的东西放在床边,把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每周五回家,他总能看到爸爸坐着轮椅在门口朝儿子回家的方向张望。


彭小林怕下雨,每次在学校看到下雨,他总会想起家里漏雨的房子。前不久,他请村民帮忙将屋顶的瓦翻捡了一遍,才不用为此担心了。


彭小林最开心的是妈妈来看他和爸爸,一次,妈妈抹着泪对他说:“这么苦,你跟妈妈走吧。”


“我可不可以带爸爸一起?”彭小林期待地望着妈妈,但妈妈轻轻摇了摇头。


“我不会丢下爸爸,不会跟你走!”彭小林第一次对妈妈吼叫,他至今记得妈妈听了这句话后转身离去时的泪水。


“爸爸是世上最爱我的人,他养育了我,不是包袱,我们要相依为命!”彭小林说。


圆梦非常困难


“5·12”大地震那天,彭小林从教室里冲出来就朝家里跑。远远地,他看到山梁上那幢孤零零的房屋还在,他松了口气,心想要是家就在学校旁边该多好,就不必这么担心了。


从此,彭小林开始做带着爸爸一起上学的梦。


彭花权说,在场镇租一间房屋每月要200元左右,一年就是2000多元,而这个家一年的全部收入才2000余元——民政救济款和退耕还林补偿款,而彭花权每月药钱就要花100多元。


为节约钱,儿子住校后,彭花权每天只吃两顿饭。因腰部钢板错位,彭花权当年做手术的伤口长年化脓,疼痛难忍,但他从不在儿子面前叫痛,只是自己买些廉价的消炎药吃。


“成绩很好,总是前几名。学校给他免了所有费用,全校师生还给他捐过款,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彭小林的班主任成自菊说。


“现在,我有时还可在上晚自习前挤出时间回家一趟,可初中得到邻近的高望乡中学住读,那里离家更远,有近10公里路。”彭小林说,他最担心的是明年上初中后爸爸怎么办,“我想在学校附近租间房,带着爸爸一起上初中,可在高望租房子更贵……”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