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关了一个,随便乱说

先秦诸子百家时代,百家争鸣,中华文明处于辉煌的黄金时代。然而,一场打压思想的“文字狱”,断送了文明的灵性。中华文明仍在成长,大唐盛世时代,善于利用人性弱点行贿的胡人安禄山,博得满场大唐中央大员的满声赞叹;安禄山口头上的忠心博得大唐天子由衷称赞。然而,安禄山的叛乱,中华文明从此元气大伤。可见,口头上的忠心不一定不是汉奸。大清打压思想的“文字狱”,使一个满腹灵性的民族,几乎彻底断送了文明的灵性,几乎成了野蛮人。

成天算计别人的人是可怕的。并且手段狠辣、背信弃义。当人人为愚昧、残暴所主宰时, 人类的良知早已不见踪影。到处骚扰、威胁稍有怨言的人,这种事情纳粹当年干过、萨达姆当年也干过,非过度野蛮的人不应重复历史的错误。

权力的膨胀变得如此可怕,当一个人被权力拥有者视为异己后,后果是难以预料的,追杀、迫害、骚扰绝非虚构,从白道到黑道,一切法律上的保护都不再存在。受害者在事件中毫无过错(主要是维护自己基本的、合法的权益),也无反击之力,施虐者用黑白两道加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