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 中卷 第四十二章

刘才友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


有一百多人护卫着,吴良德这个老家伙可就疯了,拿自己当钦差大臣了,一路上都在耍威风,吆五喝六的,颐指气使的,跨在从鬼子那里借来的大洋马上,得儿得儿的颠着,得儿得儿的哼着黄梅小调,把老家伙美得可不行。痛快呀,连日本太君都求着老子了不是?呵呵,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上官,那感觉就是不一样!


这不,一个土佬挑着一担柴禾,大概是年纪大了,根本不是走路,而是一步一步的挨。他妈的,挡了吴老爷的道不是。一马鞭子甩过去,一下子就把老头卷到路边的小稻田里,伪兵们瞧了,一个个发笑,乱叫乱跳。这老头,太不是东西了,敢挡咱皇协军的路,找死吧,你!


哈哈,到了,前面不就是小钱庄不是?不是有一个地主叫钱剥皮,外号活阎王,手里头黄的白的硬货不会少吧。得了,围上去。吴良德马鞭子一挥,一百多人便包围了小村庄,吴良德带着维持会十来个兔崽子,一举涌进钱剥皮的院子,将钱家十几口人一齐拉到院子里,架上机关枪,先对着天空打了一梭子,直把钱剥皮吓得屁滚尿流,话都说不出口了。


吴良德背着手缓步走到前面,将钱家人一个一个的瞅了个够,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


“今天兄弟奉皇军三洋太君的命令,下乡征集爱国粮。有粮的出粮,没粮的出钱,不交钱粮的出命。可怜小钱庄,就你钱剥皮一家地主,这些钱粮就你一家出啦,给全村先垫上。怎么样啦?过来,过来,你说说,准备捐多少啊?”


那钱剥皮吓得全身筛糠似的抖动,半天才抖出了半句:


“吴,吴老爷,小老住在屁眼大的村子,簸箕大的田地,一年到头,糊嘴都不行,那还有余粮啦?吴老爷,就放,放了小老了吧……”


“没钱?好,看是你嘴硬还是老爷我的枪硬。”说完,吴良德一把揪出钱剥皮的小孙子,用枪对准了这个七八岁孩子的脑袋,作出了要扣扳机的样子。钱家婆媳二人立即从人群中抢了出来,一个抱住孩子,一个抱住吴良德的双腿,哀求吴老爷饶命。吴良德一脚将哭闹的婆娘踢开,只一枪,就打死了钱家儿媳。吓得钱老太婆高喊,饶了我们吧,钱都藏在地窖小柜子里,好人,我带你们去取吧。


吴良德朝心腹点点头,两个维持会打手就架起老太婆,奔里屋去了。不一会儿,两个打手抬出一个柜子,往地上一放,看样子还挺沉的。吴良德走过去一看,他妈的,一把黄灿灿的金锁挂在锁柱上。他俯下身子,用枪口对着锁,一枪下去,锁掉落在地。吴良德打开柜子一看,妈的,十五两的银元宝都有十几个,还有半柜子孙中山大洋钱,不由乐了,对着天空,哈哈大笑,震得屋顶上的荒草乱动。再看那钱剥皮,已经昏死在地上了。


老家伙吴良德好不高兴,这笔横财是发定的了。心里乐开了花,当下叫打手扛上柜子,喜洋洋的离开了钱家。临走之前,让伪军将钱家侍养的十多头大肥猪宰了,搬上架子车,也不去别的村骚扰了,得胜班师回巢,立即赶往幕旗山司令部向三洋野合交差去了。三洋也很高兴,听了汇报之后,哟西不歇,拍拍吴良德的肩膀,说道:“你的比吴良行孝忠多了,你的对皇军忠心耿耿的,良心大大的好,是支那人的榜样,晚上,皇军设宴款待你,米西米西的有。这些银子就充作皇军的军费了,你的,赏一个大元宝,辛苦的有。”


吴良德得到了小鬼子的称赞,心里比喝了蜜水还要甜,全身的骨头都轻了不少,走路都飘飘然,像踩着一团棉花,捏着一只元宝,哼着小调调,也不回家了,直接进了小仙境。


老鸨看到老家伙手里的大元宝,两只眼睛放出恶狼一般的光,恨不得一口连人带银子吞下去,笑容都快将眼晴挤下脸上。一把扑过去了,半搂半抱的将老家伙拽进了包间,喊来两位少年妓女,一口一声吴大老爷的叫着,听到老家伙心里,差点儿乐晕了。妓女柔柔的小手敲在肩膀上,嫩嫩的红唇贴在打皱的老脸上,说有多舒坦就有多舒坦。要是这么活下去,死了都值了。哎呀,给日本人当狗,原来有这么多享受,只怪自己以前胆子太小,不够机灵,不够列放,自以为跟了日本人就是卖了祖宗,呸,呸,比老二差远了。现在总算醒悟了过来,有道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想不到老了老了,还有这般享受,真是鸿福齐天,大器晚成啦。


老家伙正美着呢,左环右抱之下,燕语呢喃之中,人也晕晕乎乎,飘飘欲仙。突然,房门被撞开了,几个蒙面大汉持着短枪闪了进来。一个黑衣大汉一个健步,跳起纵落,一只手就掐住了吴良德的脖子,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他的驴脑袋。吴良德还来不及作出什么反应,只听到嗡嗡嗡嗡一声响,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两个妓女浑身打着颤,缩成一团,瘫在地上。黑衣大汉三下两下捆好吴良德,用妓女的裹脚步堵他的嘴,拎毛鸡似的扔在地上,只一把就将妓女的衣服扯烂,露出洁白赤裸的身子来,他哈哈大笑着,指着两个站着的黑衣人,说,弟兄们憋了这么久,多少天没玩女人了,你两个先来。那两人神色一喜,跨前两步,又缩了回去,说,老大,还是你先尝吧。黑大汉又是一阵狂笑,说,到了小仙境,还怕没女人侍候怎么着,弟兄们,用不着客气,上吧。来,先朝这老小子头上洒不泡尿,把老混蛋浇醒才说。一个土匪走过来,哗哗哗的放水。吴良德模模糊糊的醒过来,还以为天在下雨呢。他舌头咂了咂,感觉到味道有点不对,一个激灵,这才真正的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张大黑脸庞呈现在眼前。这一下慌了,方才想起自己被土匪绑架了,心中不觉有些气馁,有气没力的哼哼几声。


“老东西,醒了?还没有挺尸?好哇,老子有几句话问你。”


“好汉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老夫能办到的自会答应。”


“好,老子问你,你从钱家抄出来的金银呢?”


“三洋太君收去了。全部收去了。”


“你老小子就没藏着腋着几个?你家老二吴良行最近有什么活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