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百战雄狮 正文 012 找回失去的亲情

wh1978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size][/URL] “将军!中尉副连长,伍家明代表568团一营三连向您问好……”秦营长的老爸,样子一点都不和蔼;苍老而严肃的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看得我直冒寒气,我觉得称呼他‘将军’远比‘秦老’或‘秦伯伯’强。 “恩!……小伙子很精神……”老将军坐在餐桌上首,对右手边的我赞许到; 见老将军流露出赞许的目光,营长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


“将军!中尉副连长,伍家明代表568团一营三连向您问好……”秦营长的老爸,样子一点都不和蔼;苍老而严肃的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看得我直冒寒气,我觉得称呼他‘将军’远比‘秦老’或‘秦伯伯’强。

“恩!……小伙子很精神……”老将军坐在餐桌上首,对右手边的我赞许到;

见老将军流露出赞许的目光,营长在左手边也松了口气;并微露笑容的对将军道:“中尉指挥作战非常的出色,第一次上战场就敢跟敌人拼刺刀……我想这样的俊杰,爸你一定会喜欢……”

不待我表示谦虚,老将军就开口到:“你这个朋友交得好!过去我不是不让你交朋友,只是你原来带回来的那些所谓朋友都是些废物;和那些群废物在一起,上了战场你会发现自己连个可依靠的人都没有。我只是希望你能多交一些可以托付生命的朋友……”

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营长说他很少带朋友回家;原来家里有个把关的人。

老人是一个严谨的军人,人退休了可他的心永远都不会退休;从儿媳妇手中接过饭碗后,老将军就不言不语的吃了起来。餐桌上十分安静,除了进餐的响动大家都没有发出任何的言语。

…………

“小伍和小许都没吃饱吧!别见怪,老爷子就这脾气,喜欢‘食不言,寝不语’……。我早就备好了小点心,来吃一点……”老将军出门散步后,嫂子十分体贴的拿出了早就备好的糕点来招待我和许晴。

“刘姐,你家老爷子比我爷爷和我爸都严肃;刚才我真的没吃饱……幸亏我平时都是在医院吃的……”许晴说着就拿起了一块米羔。

刘姐苦笑到“找你做房客就是想找你做个伴,政军常不在家;我和老爷子一天都难说上几句……”刘姐看似对许晴说话,实是在向营长诉苦。

自从老爷子退休后由帝都搬了回来,家庭气氛就严肃了很多。其实,营长也没办法,自己又常不在家。上次回来探家两口子一合计,才同意把楼上的房子出租,给老婆找个说话的伴。

“老将军,还沉浸在昔日的辉煌之中。我想只要你们能帮他走出来,他会是一个慈祥的祖父与和蔼的老头……”学过心理学的我早就看出了问题,对营长建议到。

“志军说你好象什么都懂?没想到现在天龙帝国士兵的素质真的有很大提高,现在的委任军官比军校生还有本事……”许晴直着性子的讥讽到

娘的,嘲笑我是士兵出身的军官。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鄙视普通士兵的人。当即还击道:“委任我当军官,就表示我有一个军官的素养。一个军官的考场,不是军校也不是大学,而是血肉横飞的战场。我手下那几个刚从院校出来的少尉,还不如那些战火里滚出来的士官顶用。……我是刻意折磨了你的堂弟,因为在我眼里他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士兵……军人世家又怎么样?我不训练他,你和你的家人就等着收骨灰吧!”

我对这女人的小心眼很恼火。‘许志军这当事人现在对我都心存感激,你这个堂姐到是对我不依不饶的……就你们的教育水平,还不如我那世界的一个高中生呢!’看着被顶成哑巴,楞在那的许晴我想着。

刘姐见气氛一下紧张起来,就出来圆场“小伍,说什么呢!看你把小许气得……”;并用眼睛暗示我道歉。

…………

———————————————————————————

早晨,回军营得路上,营长一直抱怨我没有向许晴道歉。

“你小子,和一个女人较什么劲,哄哄不就没事了吗?”

“不哄!老子又不追她,懒得围着她转……”

“那也太没风度和气度了……”

“风度和气度不能乱用,面对这种骄傲的使小性子得女人,我宁可保留自己不屈的尊严;她要气要恨随她……”

“呵,还牵扯到尊严了!看你这脾气,估计没女人喜欢你……”

“你错了!男女相互喜欢,那一方先让步都不是问题;但是,为了博得对方的喜欢而违背自己那是犯贱。让我低声下气的去博得一个骄傲女人的欢心,我宁可用钱去赢得一个妓女的肉体……。”

“其实,你小子喜欢上人家了!”

“没有!绝对没有。”

“你不喜欢她又怎么会在意她的看法,你不在意她的看法又为何如此的没有气度?你是我的兵,我了解你的性格;你要真的讨厌她反而不会和她计较……”

“……”

-----------------------------------------------------

回到军营,我发现除了偶尔去骚扰一下看书的家泉,我就无事可干,几乎无聊透了。

由于放假的官兵达到了三分之一,连出操都省了。上午十点多我还在梦里和周公下打牌,完全不知道一场关于我的争论正在团部展开。

…………

“……他到我们团没一年就由中士升到中尉够幸运的,难得有三个去帝国军事学院进修的指标,为什么又有他的份!”副团长对参谋长的名单很不满。

“他能升是他优秀。上面要求推荐优秀的连队军官去进修,我这也是按能力和需要来嘛!”参谋长余成龙道。

“你知道去帝国军事学院进修,对一个普通的连级军官意味着什么,大家的眼睛都盯着呢!好事都落在一个人头上,下面会有看法,不利于部队的团结啊。”

“你也知道他是委任军官,如果不能进入军事院校进修,其将来前途也有限……趁现在他还年轻又是副职能够抽得出来……”

“只是,只是他也升得太快了;现在下面别的连队已经有人在传是我们团部在暗箱操作。要是传到上面,无论真假,宪兵都会来找人问话……”

“他由少尉晋升中尉的荐言是我写的,没有什么说不清的。宪兵来问话影响是不好,但也不至于无中生有而影响你我的仕途。上次566团的事,那是宪兵查出了一些别的问题,和我们这情况不同……”

“算了,名单就你定吧。我再也不过问了……我是怕引来宪兵团长那里不好交代!”

“副团长,你放心!团长也说过这小子值得培养。……现在568团的建制是完整的,可战斗力比起过去可差远了;主要问题就是我部军官损失严重。新分来的年轻军官都没有经验,而有经验的军官大多是委任军官;委任军官不经院校培训是不能担当正连以上职务的,现在难得有机会我们当然是保送发展潜力大的……”

其实,参谋长余成龙也是很头痛。568团现在能打的正副连级军官掐着指头也就那几个,上次这个‘精锐中的精锐’被留在后面当后备就很说明问题。对下面当然是说‘精锐应该被当作战略预备队使用’,可事实上那是师里对568团不放心,留点时间给他们磨合队伍。

上次余成龙去西北方面军军官调度部门挑将;由于大战正隆各部队军官都有缺口,调度部来了个高低搭配清仓大批发。搞得现在的568团军官素质是龀差不齐。团长暗示余成龙找借口踢走一些,可就算踢走了也没人来填这些空;所以,当务之急是解决下面那些优秀基层军官的资历问题。

-------------------------------------------------------

揣着入学通知书,我再次踏入了帝都。

帝都,是天龙帝国的首都,它的名字叫天龙城;由于天龙城立城两千多年来一直是帝国的首都,所以人们喜欢把它叫作帝都。现在,各个国家的人们都把自己的首都称为“帝都”或“王城”。

上次我怀着恐惧匆匆的逃离了帝都,没想到仅一年多的时间我又再次回到这个曾一度令我恐惧的城市。

由于上次的匆忙,这次我特意的游览了这个美丽的古都。帝都的建设十分的有特色,现代化的新城区成‘C’型包裹着老城区;而那个‘C’的缺口则是帝都的别墅区,那里新老别墅都隐藏在假山假水和绿地林荫之间,是帝国权贵和古老家族的居住地;帝国教育总长梁老头的家就在那一区。

-------------------------------------------------------

帝国军事学院是天龙帝国最高军事学府;她的学生都是帝国各个部队推荐的优秀军官,这座古老的学院是帝国将军的摇篮。

军事学院的规模不大,她坐落于宫墙外的老城区,与旁边的帝国大学仅一墙之隔;据说当年新政时新式教师太少,为了节约教学的师资力量才把两所大学办在一起。

帝国军事学院不同于帝国别的军校,她是帝国新政时办的第一所军校。现在她是帝国新军事理论研究的中心,其办学方式是研究和培训性质的院校,学习周期是一年;他每年只为全军培训一千二百名现役军官,对于一个拥有八百万常备军的帝国来说,能够进入这里的可谓精锐中的精锐。

听余成龙讲,‘由于108师在西北方面军的这次翻身仗中,作用和表现都十分出色才拥有空前的七个名额,568团当之无愧的占了其中的三个’。团里这次获得的各级军事院校的推荐名额不少;我能够在这三个比较醒目的名额中占一个,余成龙费了很大的力气。

学院的学员军衔有高有低,我和另一个中尉俩人一间寝室。由于都是同级军官,我和这个东南方面军的兄弟很快就混熟了。

…………

学院没有班级,所有的科目都可以自由选修,学院根据学分来考评学员。每个科目都有自己的分值,常识性的科目分值最少,专业性和战略性科目的分值相对要高一点点。如果协助某个教授对某个课题进行研究,那么也能获得相适的加分。

“老大,在写什么呢?”和我同寝室的候明中尉对伏案疾书的我问到

“……想偷懒,就得拿出真功夫。我在写一篇名为《装甲突击》的论文……我打算加入罗教授的‘装甲作战理论研究小组’,听说这个小组的学分奖励比较高。”对这个被我叫做‘猴子’的家伙我没什么好隐瞒的;我的真实想法就是早点把学分凑齐。

猴子有点不信“能行吗?听说负责装甲作战研究的罗教授挑人可严了,前一届才挑了两个人做助手,这一届还没人入闱呢!何况你是个步兵中尉……”

“放心把!我有把握”我那世界的装甲理论发达,我相信只要一点面上的皮毛就能镇住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土鳖!

………

别以为罗教授有多老,其实也就不过四十出头而已。一篇才一万八千字的《装甲突击》这家伙足足看了三个小时,搞得我在他办公桌前都快睡着了。

直到快吃晚饭的时候,他才合上论文开始向我询问其中的一些问题。

………

“……”

“教授,装甲部队由于其快速机动能力较强,在平原上与大量的步兵混编一定会影响它的机动性。……您说的配制方案在山区和丛林作战中很有效,但在平原上……”

………

堂堂一个教授,问的都是一些常识性的问题;我感觉自己开了一晚军事扫盲办,不过还是获得了一个助理研究员的头衔。谢绝了罗教授的晚饭邀请,我飞一样的逃回了寝室。

我选的那些战略指挥类的课程对我来说,也是十分轻松的事。从此,除了每周要花两天的时间和罗教授扯一扯谈,我的学员生活可谓安逸之极。和我同寝室的猴子为了凑学分选十多门科目,我笑他是‘全面撒网,重点捕鱼’。

我由于毕业时有最少三十分的加分垫底,学习起来就显得从容不迫,效果和成绩也比那些蜻蜓点水的家伙强了不少。当然,对于我们这些现役的军官来说,培训主要还是为了开阔视野;逼着大伙多看书,就是学院采用学分制的目的。

------------------------------------------------------

一年多来我都对梁老头怀有愧疚。经过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我最终还是决定去认回这段被我抛弃的缘份。梁老头和张伯在我出门时的表情,是我最终做出决定的动力。因为,我需要那份感觉,需要那份亲情……

站在大门口,看这栋古老的别墅,我又想起了梁老头第一带我来时的情景。这次,居然有种回家的感觉;强按住回家的激动,我告诉自己我就是为这种感觉才回来的。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整理了军常服后,我拉响了那老式而古朴的门铃。站在门外,我就能听到客厅里那小铜铃的激荡声。

…………

等了半响,门在被缓缓的打开了。张伯警惕的只探出一个头……

“张伯,是我!是我回来了……”我激动的摘掉军帽,后退了一步道

好一会儿张伯才看清是我,那苍老而木纳的脸上终于挂上了喜悦“是,少爷……是少爷回来了……快,快进屋……”说着推开两边的门,就要接我手上的提包。

见我不让,他才想起向楼上的梁老头报信。只见他微微孱孱的跑到楼梯口向上大喊:“老爷,老爷……是少爷回来了……是表少爷回来了……”

听他这么一喊,我才想起我在张伯心目中是梁老头的远房外甥。

我的‘老舅公’下楼来的时候,我已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了。见他向我走来,我立刻站了起来两人相对而立,惊喜、难过、开心都在一瞬间在脸上闪过。

“回来了?……”

“是,我想家了,所以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对不起!”我终于说出了这句憋了一年多的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