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妇打赢官司拿不到赔偿 打地铺住进法院(图)

雨轩 收藏 2 8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1_14_66090_8266090.jpg[/img] 广州日报11月14日报道一块破布毯作床垫、一张旧棉被御寒、几个行李袋当枕头,4个湖南人衣裤鞋袜穿着整齐地躺着。老太婆年过六旬,抱着5岁不到的孙子,还有两个中年女子。从本周二上午起,在增城市人民法院院长室门内,他们就一直这样睡在地板上,不肯离去。老人称,儿子一年多前被撞死,法院判决的赔款毫无着落,生活无助。法院人员称领导开会不在,暂时未能回应。 现场:院长室飘阵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州日报11月14日报道一块破布毯作床垫、一张旧棉被御寒、几个行李袋当枕头,4个湖南人衣裤鞋袜穿着整齐地躺着。老太婆年过六旬,抱着5岁不到的孙子,还有两个中年女子。从本周二上午起,在增城市人民法院院长室门内,他们就一直这样睡在地板上,不肯离去。老人称,儿子一年多前被撞死,法院判决的赔款毫无着落,生活无助。法院人员称领导开会不在,暂时未能回应。


现场:院长室飘阵阵酸味


该院长办公室位于增城市人民法院5楼,办公室的玻璃大门内首先是一个小型会议室,一道小木门之隔,再往里走才是院长办公的房间。老少4人就日夜躺在玻璃门内的小型会议室中,直至昨日下午3时许,记者离开时,他们依然如故,累计时间整整超过了两天。


据老人家自述,本周二早晨8时许,在法院刚开始办公时,他们便来到这儿,上报情况。眼看事情还未能如愿解决,老人家便抱着小孙子,偕同两个媳妇,一起躺在院长办公室内的地板上。4人并排而睡,做着无声的抗议。其间,无论院长与其他工作人员如何的苦苦劝说,4人依旧不为所动。


4人衣履整齐,睡觉时仍然穿着全部的衣裤,连鞋袜也没有脱下。床铺简陋,孩子夜里容易冷着,老人家与两位女子便轮流拥抱着他。4人不曾洗澡,除了轮流上厕所的间隙,根本没有撤出过院长室。室内空气不甚流通,窗户垂着帘子,昏暗一片,两天半时间过去,细菌滋生,空气中漂浮着阵阵的酸味。


打算:就这样绝食下去


3名穿着整齐制服的民警或坐或站,把守在门外。他们也拿4人没办法,只能偶尔探视一下室内情况,无聊时,便拾起手边报纸看看。4人的几位家属领着记者一路上5楼探望情况,法院的门岗似乎多见不怪,只是笑笑询问:“今天又多了两个人来呀?”


老太婆姓肖,67岁年纪。孙子名叫刘星,今年4岁半,他还有一位9岁的姐姐,留在家中上学。另外,两个中年女子分别是老人家的大小媳妇,其中一个是小孩的寡妇母亲。


肖老太的表亲江先生每天过来探望他们,据其介绍,昨日早上起,老人家已经开始不吃东西。“她身患心脏病与高血压。”江先生表示,肖老太每天要吃药,“就是靠喝水支撑着。”


到底他们4人要这样坚持到何时?肖老太情绪激动地用家乡话诉说着,江先生转述:“她打算就这样绝食下去,只要事情一天不了结,他们都不会起来。”


昨日下午,院长不在办公室。针对这家遭遇不幸的湖南人的说法,记者询问隔壁办公室里的一名女职员,她说:“领导出去开会和体检了,没办法回应事情。”记者请求电话核实,该职员表示无法提供号码。


事情起因


2007年2月26日下午2时25分,肖老太的儿子刘平良走在增城市光华路上时,被从后驶来的轿车撞死,这次事故中,还有另外7人受伤。2007年4月30日,增城市人民法院判处肇事司机湛耀钟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赔偿死者家属29余万元,以肇事车辆购买的20万元的责任保险支付。2007年底,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因事故中还有其他伤员,法院也判决他们获得赔款,从10万元至几万元不等。据江先生称,死者刘平良一家至今没有拿到赔偿,肖老太家中有老有少,仅仅依靠一个女人的劳动力,生活难以负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