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二天 倒数第二天,18:00之前。镜子里的手。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二天,18:00之前。镜子里的手。


“刘庆,你都拿这手机给谁打过电话?”政委问着。

“给您打过,给舒梁家房东刘大姐打过,还给,还给我们家打过,怎么了?”

“不好!”

政委突然站起了身。

“杨兴荣!”

。。。。。。

“政委,您什么意思?”刘庆也突然站起了身。

“等等等等!”政委打断了刘庆,他在思索着自己的思路。

政委的脑子里飞速的运转着,而且一个又一个的可怕的构思在政委的大脑里不停的闪烁着。无瞳怪人的样子接二连三的用他熟悉的人的面孔衬托着出现。

“刘庆,你用杨兴荣的手机打过的电话,你现在再打一遍看看。”政委说道。

“手机没电了。”刘庆掏出了杨兴荣的手机要递给政委,可是政委看到了这部手机之后就像看到了什么异乎寻常可怕的东西。

“拿老陈家的电话打给你打过的人。”政委抓起了老陈家的座机。

刘庆接过电话,虽然心里仍然有些迷惑,但是他也决定按照政委的要求去做。

首先他想的是打给了刘大姐。

掏出了刘大姐留下的纸条,按着电话号码拨了出去。其实刘庆刚刚才从刘大姐家出来,即使电话拨通了,也都不知道应该再说点儿什么。

“喂?”是刘大姐的声音。

“是刘大姐吗?我是刘庆。”

“哎!我是!你好啊!怎么了?什么事?”

“没事,就是问问您那没什么事吧?”

“我这?我这没事!”

“哦!那我也没事了,再见啊!”

刘庆迅速挂断了电话,他都可以想象到刘大姐接到了这个电话之后的迷惑的样子和表情,没头没脑的。

然后刘庆要打给爸爸妈妈,刘庆拨通了自己家的电话,通了,但是半天也没人接。奇怪了,刘庆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五点多,这时候爸爸妈妈都应该在家做饭呢,而且这钟点儿也是应该快吃饭了,怎么会没人接呢?或者是老两口儿都在厨房,没有听见电话?

“我们家没人?”刘庆很奇怪的看着政委。

“。。。。。。”政委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政委,您的电话我就不打了啊。”

“哦!好!”

“政委,您让我打这几个电话是为什么啊?”刘庆问道。

“那张纸条里的问题啊!”政委说道。

刘庆又要过来了那张纸条,看着上面的字。

“快让刘庆扔掉手机,它不会放过你们的!”刘庆自己念叨着。

政委对大家说道:“我觉得是这样的。这部手机是杨兴荣的,是在他死之前为了和我们联系方便,刘庆的手机当时没电了,就把他的手机给了刘庆。之后杨兴荣死了,不管是怎么死的,应该是去了枉死地狱,那好,这部手机是不是我们就可以设想它是有灵性的,或者手机上有杨兴荣残留的信息,枉死地狱里的人可以通过这部手机找到我们。而后呢,刘庆用这部手机打给过我、舒梁家的房东,还有他爸爸妈妈,那么这三个地方都会被枉死地狱里的人知道。我昨天在医院里就遇到了很奇怪的事,我和刘庆说起过,我在观察室里,什么人都没有,而其他人却说满屋子的病人;舒梁家房东大姐那呢,刘庆,你不是说他们没有带家门钥匙吗?然后去了饭馆,给了人家带血的冥币,之后在派出所里过了一夜,这也是奇怪的事情;至于刘庆,你父母那里,现在联系不上,我。。。。。。”

政委突然停止了讲述,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话吓到了刘庆,刘庆霍的一下站起了身,他紧张了,他担心父母的安全了,政委分析的在理,自己父母此时此刻又一直不接电话。刘庆害怕了。

“政委,我要回一趟家。”刘庆有些慌乱。

“刘庆,你别着急,别着急。”政委安慰着刘庆。

“我担心他们。。。。。。”

“那好吧,你开车回去吧。”

老陈等人也安慰着刘庆,让他路上小心。殷月一直坐在一旁,没有参与他们的分析,舒梁坐在殷月的旁边,一边他的手轻轻的搭在了殷月的腿上,另一边他也很关注的在听着大家的分析和讨论。当刘庆起身要走的时候,舒梁轻轻的拍了一下殷月的腿,自己起身走到刘庆面前,说道:

“刘庆,你小心一点儿,别着急!”舒梁说话的时候,眼睛并不是看着刘庆,而是看着四周,他有些害怕看着刘庆,舒梁担心自己会给刘庆带来什么不好的事情,毕竟他来自于枉死地狱。

“好!放心吧,如果没什么事,我快去快回。”

说罢,刘庆离开了老陈家,下楼、上车、发动、疾驶向自己家。

。。。。。。


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不少,政委在低头焦虑着。

老陈去帮着老伴儿准备晚饭去了,童明像一个局外人似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殷月只是看着舒梁,舒梁则关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舒梁,你来!”政委走出了客厅,叫上了舒梁。

舒梁跟了过去。

两个人走到了另一间屋子里,政委拿着纸条问道:

“你再说一下刚才在卫生间里发生的事。”

“恩!”舒梁决定告诉政委关于陈生的事。

“我刚才之所以和老陈的爱人一起出去,是因为陈生一直在跟着。”

“陈生?他在哪?”政委大吃一惊。

“陈生说他从您在医院里的时候就一直跟着您,因为他觉得您能找到老陈,然后一直就在我们身边。”

“我怎么看不到,你看到了吗?”

“我看到了,您看不到,因为我是。。。。。。”

“没关系,你继续说吧。”政委知道舒梁心里的尴尬。

“他一路上,我觉得总是想抓住老陈,到了这里他又想抓住他妈妈,所以我就一直跟着,直到刚才买菜回来,我一把就把他拉进了卫生间,我在那里面问他到底要干什么。他说他就是想见一见自己的父母,他们好,他就可以走了。我在卫生间里看到了镜子,镜子里面没有我,我心里非常难过,就向镜子打了一拳,可是镜子没有碎,我的手反而伸进了镜子里,正在我想抽回来的时候,我就觉得那里面有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我,我使劲挣脱也挣脱不开,陈生这时候告诉我,他要走了,我想他是进入到了镜子里,去帮我挣脱开去了。后来,抓住我的那只手松开了,我抽回来了,陈生在镜子里对我说,他那边一切正常,然后就消失了,等我再看手里的时候,就多了这张纸条。”

政委听着,心里不停的在盘算着,他在想这张纸条是什么人给的。

“你觉得那里面的那只手是谁的?”政委问舒梁。

舒梁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政委问道。

“哎!政委,说来话长啊。我在枉死地狱里,知道了我是死了的人之后,什么也不想了,我只想找到殷月,不管在哪里,找到她就行。后来我遇到了童明和老陈,他们居然都是没有死的人,然后殷月就想办法要把他们送回到这里。这几天就是这样过来的。”

“你在那里还遇到什么人了吗?”

“没有!”舒梁隐瞒了自己和秦芳之间的事情,一直就没有告诉过政委和刘庆,此时此刻,他毅然想继续隐瞒下去。

“你说,那只手会不会是杨兴荣?”政委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杨兴荣?为什么?”舒梁很吃惊。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上很像。”

“政委,我再去卫生间看看?”舒梁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

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卫生间,舒梁在想,为什么自己在哪里,哪里就有通向枉死地狱的通道呢,而这些通道看上去都像是单程的,只能去,但是却回不来;政委也在想,老陈家里怎么会出现了通向枉死地狱的通道呢,难道这个世界到处都是这样的通道吗,还是说只要是镜子,就是枉死地狱的通道?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一起摇了摇头。

。。。。。。


童明和殷月像两个化外之人似的,与世无争的坐在客厅,没有交流,没有对话,一人一鬼,不是同一条路,却坐在了同一间屋子里。

。。。。。。


重新站在镜子面前的舒梁依旧在镜子里找不到自己的影像。

“政委,你看你能照到镜子里吗?我不行。”

“我,我,我可以。”政委替舒梁觉得尴尬,也觉得别扭。

“我想进镜子里看看。”舒梁似乎是横下了决心。

“不行!”

“那还能怎么样看?”

政委没有回答,而是伸出了手,伸向了镜子,舒梁急忙制止政委,但是政委的手已经摸到了镜子。

政委摸着镜子,在镜子面上摸出了一道道指纹印记,镜子面是光滑的,却丝毫没有像水面似的样子。

正在政委奇怪的时候,舒梁也伸过去了手,在舒梁的手触摸到了镜子的时候,镜子面开始了波动。政委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变化,手却一下子伸进了镜子里。

那里面冰冷,潮湿,看不到自己的手,却能感知到那里面的空间感,里面似乎没有风,这种情形下,任何人都会产生一种极度不安的恐惧感,来源于未知。

舒梁抓住了政委的手,急忙给撤了回来。

“那里面就是枉死地狱吗?”政委惶恐间问道。

“我想是的!”

“那我们进去了还能回来吗?”

“不知道。”

政委再伸手过去的时候,镜子面上的水波纹还没有散尽呢,可是当政委的手一触摸到镜子的时候,立刻变得硬邦邦的了,还是一面普通的镜子。

“政委,我只探头过去看看可以吗?”舒梁问道。

政委看着舒梁,心里极度的矛盾,他很想知道那里面究竟是什么,但是也极度不情愿舒梁去冒这个危险。

“政委,没关系,您在后面抓住我,有什么危险我马上就回来。”

“好吧!”政委无奈的答应了。

舒梁抬腿站上了洗手台,双手按住了墙面,闭上了眼睛,伸头伸向了镜子,在头发和镜子面接触的瞬间,水波纹再次在镜子面上泛起。政委死死的抱住了舒梁的双腿,一眼也不眨的盯紧了舒梁和镜子。

舒梁的头伸进了镜子。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