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军枪杀伊平民漫谈人权


-----美军伊拉克枪杀平民实录

可以这么说,人是欲壑难填的有机体,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犯罪。军队是社会的一部份,军人也是人,当然也会犯罪。即使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用XXX思想武装起来的也不会例外。

根据报道,7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和一名海军卫生兵已被指控犯有有预谋的谋杀罪,一旦定罪将面临死刑判决。

这八名美军士兵目前被控犯有多项罪行,除有预谋的谋杀犯罪外,还犯有绑架罪,暴力攻击罪,合谋罪,盗窃罪和伪证罪,以及妨碍司法罪。根据美军军法第32条,这些士兵至少有部分将面临死刑或终身监禁的处罚。目前这八名士兵被分别关押,每天只有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

2006年4月26日,美军在巴格达西部武装袭击事件频发的哈姆达尼耶镇的一个十字路口发现数个用于埋设炸弹的洞坑,派出海军陆战队第五团第三营的士兵守候监视。但至凌晨近3点钟,名叫Saleh Gowad的武装分子仍没有出现,于是4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前往其家中搜索,但人已逃跑,只搜到铁锹和一把AK-47步枪。接着这4名士兵来到那名武装分子的邻居家,破门而入,要其邻居54岁的退役老兵易卜拉欣-阿瓦德合作,但阿瓦德拒绝配合和提供挖洞埋弹的线索。这4名美军士兵就将其拖出家门至马路上的坑洞边,将其枪杀。一名士兵拿起AK-47开了几枪,并将指纹抹去,再连同铁锹一起放在阿瓦德尸体旁边,以造成阿瓦德半夜挖洞埋炸弹,拒捕被击毙的假象。现场的军阶最高者---Htchins军士要大家作伪证,起草并签署了虚假报告,一份送交上级,一份于天亮后送至受害者家属手中。

事件发生后,美国海军当局接到了伊拉克人的举报,于五月一日展开调查。共有12名士兵受到犯罪调查,但到目前为止,有八名士兵被控罪,其余4人恢复人身自由。

这一事件,是目前类似事件中最为恶劣的一起。因为这纯粹是有预谋的谋杀犯罪事件,很难有别的托词。所以,海军将这些士兵作为最危险的犯罪嫌疑人,带上手铐脚镣和上连手铐下接脚镣的皮腰带而分开关押。

至本周,4名隶属于101空降师第3旅的美军士兵也被指控犯有谋杀罪,他们和5月9日三名已被拘捕的“看起来明显象中东裔”的男子的死亡有关。事件发生在伊拉克南部Salaheddin省的穆萨纳化学工厂旁,涉案美军说这三名男子当时企图逃跑。

在此之前,自从伊拉克战争以来,已经有30名美军士兵受到有关杀人罪的指控,其中有11人被控犯有有预谋的谋杀罪。9人已经被定罪判刑,其中有5名已被定罪或承认犯有谋杀罪,其中有2人被判25年徒刑。另外原也被控犯有谋杀罪的6人,有的被降为一般杀人罪,或改控犯有其他罪行。1人被撤销指控。

8名英军士兵和1名荷兰士兵也曾受到谋杀罪的指控。但经过英国军事法庭的调查,8名英军士兵的罪名已经被取消。那名荷兰士兵在向暴力示威的伊拉克人群警告性开枪时,误杀了一名伊拉克示威者。荷兰的军事检察官的谋杀指控也没有成功。

士兵Edward Richmond因为开枪打死了一个伊拉克牛倌而被判刑三年,因为他认为这个牛倌袭击他的战友。

2004年,暴乱中的萨德尔市,第41步兵师第一步兵营的士兵,误将正在沿途卸货的自动倾卸卡车当作布雷车,开枪打死数人。(此条有待查证)

在一起武装分子袭击事件中,一名美军军士当场打死了一名已经身受重伤,正爬离驾驶室的武装分子,因而被判刑3年。这名军士声称他是出于怜悯,让他减少痛苦而补的枪。(此条有待查证)

数天后,同样是来自第41步兵师的士兵在逐屋追捕中打死2名伊拉克平民,一名士兵被判25年徒刑,另一名被判5年徒刑。

另外,Haditha24平民被杀案还在两支独立的调查队的调查中。

同时,美军军事犯罪调查人员还在调查伊拉克孕妇死亡事件。这两名妇女因为急着去产科医院,而误入军事禁区,并没有接受警告停车而被当着闯关自杀袭击者打死。根据分析,这一事件中,美军士兵的谋杀罪名难以成立。因为,从2004年开始,一方面美军加大了对伊拉克老百姓的宣传教育力度,以前一些伊拉克老百姓遇到检查点时,要么闯关通过,要么掉转车头逃离,按他们自己的说法是“尽快离开是非之地”;现在是原地停车接受检查。另一方面美军统一规范和标示了全伊拉克的检查站及巡逻车队,无论是美军的还是伊拉克军队的。比如检查站,从300码外开始,连续出现用阿拉伯文和英文标示的警告牌。巡逻车队的车身上也用阿文英文醒目标识。这些措施使得平民闯关事件大大减少。

相比越战中,共有122名美军士兵被判犯有谋杀罪,而且许多人被判处life in prison。

对此,联军司令James Thurman将军的解释是“士兵们素质提高,战场表现相比过去好了很多”。据说多数专家认同这一看法。他们说,过去士兵所接受的训练就是有效射击,杀死对方。在逐屋争夺的巷战中,就是抢在敌人开枪前,打倒对方,保护自己。就是打扫战场,也是逐屋清剿残敌,没有主动出来投降而仍藏于暗处的就可以当敌人击毙。而现在在伊拉克战场,情况要复杂得多,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士兵往往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判断平民还是武装平民,因为没有可供判断的标示。

当今社会,美军士兵战场行为的透明度在增加,而美国公众对士兵犯罪的容忍度也大大降低。

前美国陆军司法总长Walter Huffman说,在战争中,零散出动的小股部队最容易犯下暴行。当看到身边最要好的朋友倒下后,剩下的人情绪就很容易失控,产生复仇心理。而且,出于朝夕相处,亲密无间的战友情义,士兵更倾向于包庇同伴。

陆军训练手册上说,在城市游击战中,往往最容易伤害到平民。因为对方战斗员穿平民服装并混于平民当中,而且妇女和儿童也可能就是战斗员。在这样的情况下,手中握有武器神经高度紧张的士兵具有天生的危险性,因为在枪口移动的同时扣动扳机,面前的人,无论是无辜平民还是战斗员就可能会死去。为此,陆军条例规定:涉及到此类情况下的谋杀和恶行必须记录和上报。

在数码时代的今天,驻伊驻阿美军士兵除了手中的枪外,多数有持有手机,数码相机以及手提电脑,能够自由上网发电子邮件传播信息并开自己的博客网站,这就是使得违法事件得到隐瞒非常困难。前美国陆军司法总长Walter Huffman认为,一旦事件披露,美国公民应对军法系统有完全的信心("Once [allegations are] revealed, American citizens should have absolute confidence in the military-justice system to investigate and prosecute" )

军人战争犯罪从古到今并不是新鲜事,只是到了今天才引起人们前所未有的关注。就象和平社会中的犯罪一样,军人战争犯罪也是对国家利益的损害。美军士兵在伊拉克犯下罪行,无疑玷污了美军的形象,也是和美国政府的伊拉克战争目标背道而驰的。因而,对于军方和政府来讲,惩处罪犯,给公众一个交代,树立美军从严治军的整体形象成了首要选择。

如果,我是布什,或国防部长拉氏,或在驻伊拉克联军司令,我恨不得立刻将这些嫌疑者拉出去斩了,人杀了口就灭了,免得他们咬来咬去,咬到“上级”(虽然虐囚事件中所“咬”到的上级只是个副排级)。我宁愿牺牲掉100个美军士兵,也不许一件让军方和政府难堪的事件的发生。如果我有这么大的权力的话。

可惜,美国不是办事有效率的专制国家。在美国没有人有这样的权力。

首先,在美国,一切要遵循法律程序,虽然费时费力,还要被迫公开军方不愿外露的秘密,第二,要尊重人权。

多数中国人有个误区,就是把人权作为一部分人所享有的权力,认为普世的人权价值观是资产阶级的虚伪人权观。在10多年前,我们认为少数被专政的对象不配享有人权。今天,还有很多人认为,某部分人不配享有人权,比如认为丧尽天良的恐怖分子不配享有人权,或者只要是美国人就不配享有人权,对美国人割头虐杀暴尸就是大快人心。

人权,应该说就是作为人,与生俱来所应该享有的权力。只要是人,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应该享有。普世人权价值观在当今世界的普及,是对人类千百年历史的总结,是人的自我保护意识的体现,因为谁也保不准哪天自己就成了“坏人”。当国家主席刘少奇被红卫兵们揪到批斗台上时,再拿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来维权就为时太晚了。

在80年代初时,看过一部有关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军队的电影。有这么个场景,一名良家妇女哭哭啼啼跑到一国民党军队长官那里哭诉被一当兵的强奸了,那位颇有正义感的团长一听,当即拍案震怒,命手下官兵列队供辨认。妇女走过,官兵莫不脸色煞白,因为大家都知道团长的脾气。最后妇女指着一兵说:他烧成灰我还认得他。那名被指的士兵两腿哆嗦,虽然嘴里还在不停地说着话,但没有任何人能够去听他说的是什么,或是声辩无辜,或道歉忏悔,因为他立刻被拖出斩首。这一刀,使得那良家妇女感到冤屈昭雪,这一刀,使民众感到大快人心,这一刀,使得全团3000官兵的恐惧一扫而光,这一刀,让那位包公团长奕奕生辉。

当时,看电影时,好生纳闷,怎么国民党的军队也不许强奸民女的?我相信那个年代,大多数中国人都和我一样,国民党反动派的军队就是为了抢劫,杀好人,强奸老百姓而存在的。在那个年代,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也会相信美军来到中国,是为了让两个美国大兵去北京强奸女生沈崇,是为了让其黑人大兵去上海打死黄包车车夫臧大咬子,是为了让美籍雇员去武汉强奸中国名媛(注:这些事件近年来有不同说法)。

看完电影后,有所醒悟,原来国民党反动派也不容强奸的。我相信,至今仍有中国人在看到美军审判士兵的时候,也才有所醒悟:原来霸权主义美国也是不容滥杀外国人的。

我相信,看完电影后,许多观众也会象我一样,国民党反动派军队的形象在心中有点正了起来。但绝少有人会想到那个犯罪的士兵所应享有的权力,绝少会有人想到那名士兵也是母亲十月怀胎所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