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私人代表揭秘

断剑---阿丁 收藏 0 268
导读:   [b][img]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08-11/14/xin_21110514092809503481.jpg[/img]   [/b]   在今年5月份达兰萨拉举行的一次记者会上,甲日·洛迪(左)和格桑坚赞在介绍和中央接谈的情况。路透社   [b]他们是达赖培养的了解西方的“青年”人,他们是安排达赖美欧行程的重要推手,他们是对达赖意图“心领神会”的传声筒[/b]   [b]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谷正发自北京 [/b]从2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今年5月份达兰萨拉举行的一次记者会上,甲日·洛迪(左)和格桑坚赞在介绍和中央接谈的情况。路透社


他们是达赖培养的了解西方的“青年”人,他们是安排达赖美欧行程的重要推手,他们是对达赖意图“心领神会”的传声筒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谷正发自北京 从2002年至今,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已经数次往返于中国与印度之间,代表达赖喇嘛与中央进行接触商谈,虽然至今已经有9次之多,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两个名字还是略感陌生。


在美欧“见过世面”的人


达赖为什么会把这项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们,从第一次与中央接触商谈至今已经过去了6年,达赖私人代表的人选从未变更,足见达赖对此二人的信任。


甲日·洛迪今年已经59岁,之前他为人熟知的身份是达赖在美国的代理人。这一角色不仅限于安排达赖在美国的行程。2007年10月18日,达赖获颁美国国会金质奖章,实现了他梦寐以求的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面。据美国媒体披露,此事能成,甲日·洛迪“功不可没”。正是由于“甲日·洛迪走进一个又一个议员的办公室(拜票)”,这项由美国少数议员挑头的提案最终获得参众两院2/3以上议员的同意。


作为说客,甲日徘徊于国会山、白宫长达近20年。离国会山不远的世界银行总部大楼也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身为一个自称“非盈利、非政府的美国人权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执行主席,他与支持西藏独立的美国演员李察·基尔在同一机构董事会里共事。一位在当地的中文媒体记者向《国际先驱导报》提起对甲日·洛迪的印象时说,“这是个头脑很灵活的人,也很谨慎。”他不仅能为他的主子揽到人,也能募到钱。


对于达赖来说,拜访欧洲的重要性不亚于美国,而现年55岁的格桑坚赞时常贴身相伴。据《国际先驱导报》了解,格桑坚赞的英语、德语和法语都不错,因为达赖的外语水平一般,他就负责“提词”。遇到难以回答的问题时,格桑坚赞都会在旁边给予及时的提示。格桑坚赞为人谨慎,对于中国来的记者往往退避三舍。记者想要向他问个问题,“基本上很难”。


据一份资料显示,1992年之前,格桑坚赞就被吸收进了达赖集团设立在瑞士的“办事处”,后被召到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达赖集团大本营,获得“提拔”,1999年出任达赖在欧盟的正式代表。


“甲日·洛迪是达赖在美国的代表,而格桑坚赞则是达赖在欧盟的代表,在达赖看来,这两个人是见过大世面,经过‘锻炼’的。”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孙宏年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一直以来,达赖一直没有停止接受西方援助,而这些援助的目的颇令人怀疑。孙宏年认为,达赖选择自己在美欧的代表出任与中央接谈人选,“那些给钱的人也会放心一些,因为这些代表可能更熟悉欧美给钱人的意图。”


昔日“流亡藏人”中的“愤青”


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分别出生于1949年和1953年,他们本都生于西藏,如果不是1959年流亡国外,他们也许会有另外一番人生。


作为流亡者,比起他们的上一代,他们更接受西方文化。格桑坚赞10岁时,就和其他一些随父母流亡的儿童被送到瑞士学习。在被灌输“西藏独立”意识的同时,他们也比上一代更懂得如何博取西方的同情。甲日·洛迪青年时自创“流亡藏人”的第一本英文期刊,意在让世界看到“流亡者的斗争”。


上世纪70年代初,达赖流亡国外已有十几年。“流亡藏人”中的一些青年开始出现厌倦和颓废的倾向,眼看“西藏独立”无望,达赖直接授意成立了“西藏青年大会”,为的是培养“西藏独立的接班人”。这给当时像甲日·洛迪这样的“有志”青年提供了崭露头角的机会。1970,只有21岁的甲日·洛迪成为“藏青会”的创始人之一,5年后就当上了“藏青会”的主席。


“在达赖看来,这些自己培养的人,对达赖本人的意图还是非常了解的,而且,在他看来,这样的人进行接谈不会向中央政府让多少步。”孙宏年说。


今年11月10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所透露的近期接谈情况印证了这一点。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多次接待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一行人,他感慨地说,“从接触商谈开始到现在,每一次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提出来的都是相同的问题。”在历次接谈中,达赖总是试图把一些经过包装的实质为“西藏独立”的东西通过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传递给中央。两位私人代表更像是达赖方面的“传声筒”。遇到一些“重大情况”,还要向总部请示。


模糊的代表身份


按照中央的立场,接谈的对象只能是达赖的私人代表,接谈的内容只能是达赖喇嘛及其周围的人如何放弃分裂立场、考虑自己的政治前途的问题。不过,甲日·洛迪他们虽然身为达赖的“私人代表”,但有时说话的口气又像是在代表根本不为中央所承认的“西藏流亡政府”。比如第9次接谈中,甲日曾提交给中央一份备忘录,竟把“西藏流亡政府是广大藏民的利益和藏人的代表者”这样的话也写了进去。


11月5日结束与中央的第9次接谈后,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马上赶往印度,一般会认为他们肯定要向达赖汇报接谈情况,但6日抵达后,首先和两位私人代表碰面的却是“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这更加剧了对他们到底在代表谁来接谈的猜测。


实际上,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与“流亡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人都曾在这个非法机构当中担任要职,从而成为达赖集团的骨干。


不过话说回来,“西藏流亡政府”的顶端仍然是达赖喇嘛,以至有分析人士干脆将此现象称之为“唱双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