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军城下 德国妇女沉默真相

kamkwomgho 收藏 70 62115
导读:「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历史之路是漫长的,人生却是有限。随着年代的推移,历史常常被遗忘,甚至丢失。历史讲求一个「真」字,需要从大量的档案材料中探索,方能重现历史面貌。  在1939年至1945年发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带领的德国以主动姿态出击欧洲各国,向英法等国进攻。然而,战争的伤害从来是双向的,当愈来愈多的历史资料出土,更多证据及论调指出大战中德国并不能简单的被视为攻击国,同时间它亦沦于受害的一方。  如今,随着揭露战争真相的书籍陆续出版,受害者逐渐克服历史创伤的「失语症」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历史之路是漫长的,人生却是有限。随着年代的推移,历史常常被遗忘,甚至丢失。历史讲求一个「真」字,需要从大量的档案材料中探索,方能重现历史面貌。


在1939年至1945年发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带领的德国以主动姿态出击欧洲各国,向英法等国进攻。然而,战争的伤害从来是双向的,当愈来愈多的历史资料出土,更多证据及论调指出大战中德国并不能简单的被视为攻击国,同时间它亦沦于受害的一方。


如今,随着揭露战争真相的书籍陆续出版,受害者逐渐克服历史创伤的「失语症」,向外界诉说内心埋藏已久的创伤,如描写德国妇女被苏联军队强奸虐待的回忆录《A Woman in Berlin》最近就被改编成电影,导演更尝试以中肯的态度唤醒人们这段被遗忘的历史。


根据德国女新闻工作者Marta Hillers撰写的回忆录改编而成的最新德国战争片《A Woman in Berlin》,讲述苏联红军于二次大战期间强奸德国妇女的历史,引起了大众的关注。


此影片以回忆录为蓝本,这本书在过去十九周均登上德国畅销榜,并得到广泛的讨论。有些读者表示,作者在书中过于平铺直叙,缺乏哀怜的感觉;但也有不少读者表示很受感动,更认为它补充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德国不仅是攻击者,也是受害者。


这本回忆录的出版过程崎岖,于1945年4月20日开始,作者Marta Hillers在满布灰尘的地窖开始以日记形式写下德国妇女遭受苏联红军强奸及虐待的情形。其记载的日子,正是纳粹德国元首希特勒生日当天,也是他自杀前的10天。这本日记最初于作者的朋友之间流传,其中的友人兼德国作家Kurt Marek,认为其价值很高,因此回忆录在五十年代才开始于美国及英国出版,却为德国人忽略。直至今年初此书于德国重新印刷发行,得到热烈的回响。


作者身份一度成谜


关于回忆录作者,原为无名氏,重新出版此书的著名德国诗人兼散文家汉斯安森柏格(Hans Magnus Enzensburger)透露作者在两年前过世,认为应该保持无名氏状态。到今年10月,德国有名的文艺编辑比斯基(Jens Bisky),指出作者是一位名叫Marta Hillers的德国新闻工作者,她曾经在法国索邦学习,在欧洲四地巡游,为报纸和杂志撰稿。书本初次出版后,她结婚了,搬去瑞士,放弃新闻工作,消失在人前。后来于2001年6月过世,死时为90岁。


安森柏格对比斯基公开作者姓名表示愤怒,更直斥他「无耻」,「这是隐藏很久的调查,作者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保持匿名的理由,那就是在她死后能抹去屈辱。」安森柏格更进一步说道:「若她会被指责糟蹋德国妇女的尊严,她不会同意重新出版。」


然而,比斯基却坚持己见,认为如果作者身份不能公开,这本日记便不能视为正式的历史文件。他说:「这本最初在1959年出版的书,内容很清晰,但有可能曾被改写。安森柏格犯了一个错误,他在编辑此书时不够小心,因为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必须清楚区分这是历史,而不是小说。」因此书于2003年在德国首发行时,一度被大众当为小说阅读,直至今年加以Marta Hillers的原名重新出版,才开始被人认受为历史正典,更备受关注。

打破禁忌话题


在回忆录中,Marta Hillers讲述了包括其本人在内的德国妇女在战争期间遭受的暴行。根据书中内容,苏联军队在柏林及其他曾被轰炸的德国城市四处觅食期间,同时大肆搜掠强奸妇女。Marta忆述,苏联红军在东柏林地下室找到她们的藏身地,1945年4月27日,她被红军拖到走廊轮奸。在最近上演的影片中,便放映了军队拿着手电筒寻找德国妇女的情形。为了个人及孩子生存,许多妇女会寻找高档的苏联官员,表示甘愿属于他们,以逃过被强奸的命运。Marta形容,此举乃是「以性换取食物」(sleeping for food),用肉体换得更大的生存机会,更相信「活着,一切将会过去」 (I am alive, everything will pass)。


书中更提到俄国军人特别喜欢肥胖的妇女,描述了他们调戏面包师傅妻子的经过。在此期间,不少妇人染上性病,因此令出生的婴儿也多告夭折。更有妇女因感到羞耻而杀死这些与俄军所生子女。


战后,这些妇女一直都不愿再提起这件痛苦的往事,德国人亦不欲多提,所以《A Woman in Berlin》的原版在国内并一直未引起关注,亦未当作史料处理。另一方面,战争过后苏联与其他西欧大国都被视为纳粹的解放者,德国的保护国。因此面对这段过去,一直被两国视为禁忌。


冷战过后,德国重新统一。一些作家和历史学家,开始打破这种集体缄默(collective silence),揭露德国在战争中受苦情况。社会学家Renate Meinhof提到,「我只是后来才知道母亲为什么不喜欢俄普通话言、蒜头以及伏特加酒,当德国统一,当我了解到这些强奸事件,我才知道她曾经是受害者。」Meinhof更表示,当年与这些曾被强奸的妇女谈话时,发现由于她们身处未受解放的德国,只好默默承受内心的创伤。


二零零四年二月,韦佛佐西伯夫(Winfred Georg Sebald) 在《On the Natural History of Destruction》一书中指出有60万人死于联盟轰炸德国期间。去年,英国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Antony Beevor)出版的《柏林:1945年沦陷》,根据俄罗斯档案中一些未经公开的材料──德国、美国、法国和瑞典的战争档案及受害人的忆述,记载在1945年至1948年期间,数十万名德国妇女被苏联红军强奸。此书发售后,被俄罗斯驻英大使指为「侮辱」,更对内容大表否认。但此书发表后,越来越多的人纷纷指控当年红军的罪行。今次回忆录重新发行以及被拍为电影,亦成为了一大佐证。


影片客观切入 留待观众评价


《A Woman in Berlin》电影以战争片形式拍摄,记述俄国军队因欲报德国率先发动战争之仇,开始了一连串对妇女的暴行。影片刻意淡化一些可怕的场面,不把德国当作纯粹的受害者处理,尝试带领观众以客观的角度观看这场战争。影片主角尼娜霍(Nina Hoss),扮演Marta作为新闻工作者得以四处访游见闻,最后沦为俄国入侵的牺牲者,当中着重表现俄国军队的愤怒,从正反两面反映希特勒发动战争的结果。此外,影片内容亦填补了历史的空白,尼娜说到:「当德国军人在战争结束后回国,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女儿甚至母亲所承受的屈辱。这里出现双重沉默:男人不提前线,而女人不提她们背后的痛苦经历。」在影片中便有反映退伍军人无法保全家人正常生活的一幕。


《A Woman in Berlin》这本畅销书曾一度被人淡忘,也曾被人当作小说阅读。从个人日记后被认证为真实回忆录,从文字出版再被改编成战争电影,一步步重构一度被消音的历史真相,引起大众广泛思考。过去许多类同的忆述书籍,往往有着两种极端的立场,或批评德国入侵者的身份,或从人道主义立场强调德国受害的立场。电影版企图站于客观位置,表现在处理出土历史资料和档案的态度:不能奉若神明,也绝不能一棒打死。


8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