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五 第一百章、与狼斗智

华文庸 收藏 42 1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size][/URL] 这样无比寒冷的暴风雪天,有胆量出来觅食的狼不是一般的饥肠漉漉和凶猛,一个拥有几十只狼兵力的大狼群是不会一起行动的,一般狼王会把成员分成几个组,进行了狼族的“食卜”之后,各自分兵出动,这样捕食成功的机率会大很多。 狼族的“食卜”就像人类在古时的巫术占卜差不多,是一种类神秘的狼族文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




这样无比寒冷的暴风雪天,有胆量出来觅食的狼不是一般的饥肠漉漉和凶猛,一个拥有几十只狼兵力的大狼群是不会一起行动的,一般狼王会把成员分成几个组,进行了狼族的“食卜”之后,各自分兵出动,这样捕食成功的机率会大很多。


狼族的“食卜”就像人类在古时的巫术占卜差不多,是一种类神秘的狼族文化,自古就有,算是狼类无数次进化过程中遗留下来的一个特色。


很多人觉得狼会占卜食源的方向,这是个谣传,我倒觉是其实是有依据的,狼的嗅觉很灵敏,而且像人类一样拥有着神奇的第六感,它们通过灵敏的嗅觉、敏锐的视觉,再加上狼的预感,往往很容易就能找到食源的方位。


比如这次我们的迫降,那些狼可能就是被直升机坠落时的震动给惊醒了,然后顺着机油味和对人造器材独有的敏感一路找来,既然它们对这些物体散发的气味十分敏感,那么我就用它们最敏感的气味去干扰它们,希望能躲过这一关。


来的这一群狼只是一个大狼群中的一支,听那此起彼伏的叫声,大概有十一、二只,好像就在机头前方的位置,冲着燃烧的火堆在嚎叫。


一般来讲,野兽都怕火,狼也不例外,例外的是狼有一个聪明而狡猾的头脑,它们看着火在烧,但是却不肯离去,坚信有人造物体出现的地方就一定有人类的存在,于是,它们在等,等火堆熄灭之后,再进行一番细致的搜索。


我和刘志缩在机舱尾部的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两个人都不敢大口出气,虽然说凭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对付十一、二只狼,其实也可以保命,问题是杨中华还在昏迷之中,动手的时候,难免要和狼纠打在一起,没人照看杨中华,谁能保证他的生死?


再说,手边一件凑手的利器也没有,打斗起来胜算的机率就要小很多,其实,狼并不像某些人想象中的那样瘦小而不堪一击,真正现实中的狼有些长得比某一类獒还要强壮,只是没有像獒那样蓬松的毛发来给自己壮威而已。


狼也并不像小说中所写的那样,很容易就被猎人给猎杀,狼的耐力和瞬间的暴发力绝不是一般人力所能相比的,再加上锋锐无比的利齿和良好的夜视力,以及为了食物而不惜一切的疯狂战斗精神,在这样漆黑的环境里,要说跑出去和狼干一架,也只有傻子才会那么干。


狼群久久不肯离去,耐心地守候在直升机舱外面,虽然我看不到外面的情景,但能想象出狼们现在的样子,一只只瞪大了凶残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机舱里面,一点动静也不放过,死死地盯住,就像是已经看到了快要到嘴的肥肉,然后不停地流着涎水。


不知道外面那堆火还能烧多久,我似乎感觉到火光越来越微弱,可夜还是那样沉,离天亮还很远,只要火一灭,狼群就会扯烂堵在窗口的东西,然后跳进来,四处搜寻,我也不知道散发着浓浓机油味的垫子能不能瞒过狼们的眼睛和鼻子。


火光越来越暗,突然一阵风吹过,呼的一下,机舱外面的世界一下子全黑了,扑嗒,扑嗒,我听到了外面雪地上狼踩过时发出的声音。


我吸了口气,从椅垫缝隙中望过去,机窗口有一对绿莹莹的东西在晃动,然后哐啷一声响,一块座椅残片被狼拽了出去,从窗口处挤进了一只硕大的狼头!


这只狼头可真大,光这一颗头,煮熟了应该有满满一大锅,我肚子很饿,连见到这只狼都能联想到吃的东西,刘志饿得更厉害,在严寒的天气环境下,热能的消耗更快,刘志肚子里忽然咕噜咕噜地响了几声。


就这几声轻微的细响立即引起了那只狼的注意,它本来只探进一颗大脑袋,伸长了脖子在嗅,还没打算要完全挤进来,现在听到刘志的肠鸣声,狼感觉到机舱里面有活物,情绪立即高度兴奋起来,猛地往机舱里一窜。


没窜进来,狼被卡住了,我们最开始堵窗口的时候,就采用了交叉十字堵法再加上一些凌乱的填塞物,可以进出的缝隙都非常小,狼被卡得不能动,外面的狼又一个劲地嚎叫,催促这只狼赶快进去。


卡住的狼有点着急,前后试了两下,只挤进来一条前腿,后面的三条腿都被卡在外面,外面的狼一个劲地催,催得这只狼有点不耐烦了,再次猛地向机舱里一窜,又挤进半截身子和另一条前腿来。


为了避免再发出肠鸣声,刘志轻轻地咽了口口水,暂缓肚里的饥饿,我们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那只狼千万别挤进来,最好是卡死在那里,这样,外面的狼也就进不来。


万一外面的狼都挤进来了,别说和狼打,就是出去都不好出,这才叫堵死了窝抓兔子,我们只能凭一对绿莹莹的狼眼来分辨狼的方位,可狼看我们,却是看得一清二楚,比较一下双方的环境和实力,悬殊太大。


那只狼终于挤进来了,但是它过于心急,用力挤进来的时候,卡伤了一条后腿,走起来有点瘸,外面的狼还在嚎叫,但是没有贸然进来,它们在等待里面这只狼回报侦察消息。


卡伤了的狼是个探子,按我们的叫法就是侦察兵,一般配得起侦察兵这个称呼的,手里面都有两把刷子,而且体能非常好,狼也不例外,这只狼就很强壮,虽然卡伤了一条后左腿,但是丝毫不影响它嗅闻机舱里的气味。


狼到处闻了一下,一点一点地往机舱尾部走来,我轻轻地在身边摸了一下,什么利器也没摸到,只有手里的一个打火机,看着狼一点点地向我们靠近,忍受着强烈的机油气味,我的脑子猛然间被机油给熏出了一个主意。


我示意刘志千万别动,然后轻轻地挪了挪双脚,找了个最佳的行动姿势,然后轻轻地向机舱另一侧移动了两寸,虽然只是两寸远的距离,但是也足够吸引这只狼的注意力了。


狼只看见一大块垫子在动,鼻子里嗅到的又是浓浓的机油气味,它还没发觉垫子后面有人,迟疑了一下,站住了没动,仔细地观察着。


我利用这只狼的疑心和它短暂的迟疑,又向另一侧移动了一点距离,吸引开它对刘志的注意力,然后缓缓地向那只狼靠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