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母神俊雄事件与中日关系

江东大虾 收藏 1 90

香港《文汇报》11月13日发表题为《田母神俊雄事件与中日关系》的文章指出,近来,中日关系最引人瞩目的事件,莫过于一桩不大不小的文章风波:田母神俊雄事件。由于此事在包括中韩在内的国际社会引起广泛关注,在日本国内仍余波未消,值得深入观察分析。


文章摘录如下:


10月31日,日本地产商Apa组织的所谓“真正近代史观”有奖征文活动揭晓,日本航空自卫队原幕僚长田母神俊雄撰写的一篇文章获奖(奖金高达300万日圆,约合23万港元),并被放到该企业的网站上。该文虽然不长,但其内容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如日军侵华是依条约行事,因而日本不能算是侵略国家;七七事变是国民党挑衅发起,日本是“被迫”卷入战争;日本应行使集体自卫权,并重整军备;日本的历史被抹黑,要重现其所谓“光辉”等。


虽然日本防卫大臣当日下令就撤换田母神俊雄,但此事仍引起国际社会和日本在野党的广泛关注。不仅中韩两国外交部门对其严词抨击,包括美联社、BBC和《纽约时报》等在内的美欧各大主流媒体也及时报道并严肃批评。包括日本民主党、共产党等在内的在野党由此发起对自民党的猛烈批评,甚至声称将危及参院对《新反恐特别措施法》修正案的通过。日本各大媒体十多天也高度关注并追踪报道,不少媒体还立论批判。


在强大的内外压力下,自民党随后作出处理:勒令田母神俊雄退休并退还退休金;防卫大臣滨田靖一等官员自我罚俸;首相麻生太郎、内阁官房长官细田博之等也予以批评。在野党对此仍不依不饶,11月6日,民主党掌控的参议院要求田母神俊雄11日到国会接受质询,并声言要修正自卫队法,将军队高层人事权由内阁收回到国会。


众所周知,日本国内否认并美化侵略历史,主张行驶集体自卫权和重整军备等论调的人,既非个别和少数,更非今日才有。此次田母神俊雄事件之所以引起如此之大的动静,究其原因无外乎如下几点:


一来,田母神俊雄是军队高档将领,另外参与投稿的78人也是现役军官,他们在历史、重整军备、集体自卫权等议题上的谬论,比之文官、媒体和利益团体等,无疑具有更大的危害。这决不仅仅是违反日本军队纪律的问题,也是让日本政坛反对力量忧心这是危及“文官治军”宪政原则的举动,更是激发中韩等邻国强烈不满,甚至再度诱发亚洲乃至美欧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警惕和担忧的大事件。


二来,自民党正处于人气低迷、焦头烂额的敏感时期,反对党一直咄咄逼人、磨刀霍霍,此时出现这一事件,对麻生内阁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反对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自民党也只好自觉及时灭火自救。


更为重要的是,美欧舆论的空前关注与批评,以及中韩外交部门高调抨击,也是岌岌可危的麻生政权无法回避的外部压力。就在日本国内经济形势持续恶化,亟待与中韩等携手应对的关键时刻,因历史问题这类老话影响双边关系;特别是在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关于日美同盟战略地位下降的传言四起时,如果因个别官员的不当言论而刺激美国新领导人,对麻生内阁将是因小失大。


透过这一仍在持续发酵的事件,足以对中国对日外交生成诸多启示。


启示之一,不拘泥、不纠缠于历史不等于漠视甚至无视历史,放弃国内悲情意识不等于放弃对日本右翼的警惕和压力。中国从民间到官方,从研究人员到外交决策、运行官员,都绝不可因为中日官方关系持续改善,而对其国内右翼势力滋长掉以轻心甚至麻痹大意。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认识,绝不仅是纯粹学术和认识论的问题,而直接关乎其现实政治和政策,直接关乎其能否坚持战后的和平发展道路。中国在国内宣传上可以适当引导和克制,但不等于任由错误史观谬种流传;在外交策略上可以张弛有度,但不等于在战略上可以放弃这一议题。


启示之二,在批判、遏制日本错误史观和右翼势力的方略上,既要理直气壮、据理力争,更要擅于借力使力、隔山打牛或敲山震虎。透过这次事件可以看出,在这方面,可以“借力”的至少有两方面的力量:一是日本政坛上国会、在野重要政治人物以及各类媒体的力量,借助其国会政治、政党政治等平台,推动包括对华友好人士、左翼和中间政治势力等对右翼施压;二是美欧、亚洲邻国等国家的主流媒体和政治力量,通过媒体公关、智囊公关、议会公关等活动,促使其加强对日本右翼势力的关注、警惕和批评。


启示之三,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学习日本Apa等大企业的做法,允许、鼓励、扶助国内包括民营企业、国营企业、都市类媒体、民间团体等在内的民间力量汇聚人力、物力、财力,在历史研究、对日公共外交和舆论宣传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尽早形成对日外交的另一条强有力战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