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应重新研究《资本论》

最近一段时间,马克思的《资本论》在欧洲已成为畅销书。据报道,2008年该书在柏林的销售量是去年的3倍、1990年的100倍。《资本论》的重新走红也给了我们深刻启示。对于这部马克思的经典著作,我们是不是了解的也很不够呢?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年轻人,又有多少人读过或是翻阅过这部巨著呢?


《资本论》重获人们青睐,正在于它对资本主义的深刻揭示。德国财政部长施泰因布吕克说:“总的来说,我们必须承认马克思主义的一些观点是不错的。”英国坎特伯雷大主教威廉斯说:“长久以前,马克思就窥探到了资本主义的运转之道。”罗马教皇也对主张无神论的马克思说了些好话,赞扬马克思有“绝佳的分析技巧”。英国的《每日镜报》更是直言不讳,“资本主义就好象一场没有裁判的足球比赛,充斥着腐败与黑幕交易,欺骗球迷”。


看来,世界金融危机的爆发,使人们重新怀疑资本主义的经济运行机制,而《资本论》所作的精彩描述,不仅让他们看清了资本主义的本质,而且给他们指明了未来发展的方向。资本主义社会之所以爆发周期性的危机,根本原因就在于,资本主义是建立在资本私有化基础之上的分散决策运行体制。当分散决策所产生的错误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整个社会必然爆发经济危机。正是意识到这一点,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大声呼吁,必须建立劳动者主导的社会体制,克服资本主义的深层缺陷。


在中国,谈论《资本论》的人比看过《资本论》的人多。很多人都是通过别人的转述,才了解了《资本论》这部光辉著作的部分内容。而一些看过《资本论》的人,往往根据既定的价值取向,从《资本论》中寻找自己的理论依据,这样做有时也不免会断章取义。《资本论》从一开始,就不是一部单纯的经济学著作,而是一个具有百科全书性质的社会发展指南。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曾经有人瞧不起这部经典著作的意义,认为《资本论》所作的分析是完全错误的;还有人从列宁的经典论述中,看到了《资本论》的极端化色彩,认为这部经典著作只是革命的宣言书,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学术著作。


在中国的各大高校,也很少有开设关于《资本论》的课程或是深入讲解相关内容的讲座。青年学生对资本主义的理解不是流于某种教条式的概念化,就是陷入某种空泛的极端化,以至于有的学生甚至青年教师对资本主义的认识十分浅薄,有的竟认为,“中国就应该实行资本主义”。这些人如果能够读一读《资本论》,恐怕就不会对资本主义那么钟情了吧。


事实上,马克思在撰写《资本论》的时候,正是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鞭辟入里的分析,提醒那些对资本主义抱有幻想的人,必须以饱满的热情迎接新的生产方式。但是,马克思在论述社会主义的时候,是如此地小心谨慎,以至于他对社会主义基本生产方式任何细节的设计,都附带了许许多多的基本假定条件。可令人遗憾的是,后来的实践者没有看到这些假定条件,他们只是粗线条地理解马克思所描绘的社会主义,从而在实践过程中出现了不应有的错误。


这场“百年一遇”的世界金融危机,发源于资本主义国家,并已经波及到发展中国家。重新研究资本主义的运行方式,不仅仅是为了批判,而是为了更好地应对这场金融危机,把金融危机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人也应该重新研究《资本论》,从而发现资本主义的经济秘密。


乔新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