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围绕长征中飞夺泸定桥战役的几点疑问

百草止水 收藏 222 59236


《飞夺泸定桥》这部电影,35岁以上的大陆中国人都不会陌生,它同那个时代的同类主旋律电影一起深刻地影响了我们好几代人。这部电影以红军长征中的泸定桥之战为原型,充分利用电影艺术手段,再现了当年红军的神勇与无敌。百草止水是看着这些电影长大的,长大后却忍不住对电影中的故事产生了怀疑。可是,我们的历史课本早就信誓凿凿地记录了这一战例,并且入选小学语文课本以教育后人,这一切几乎都不容许我们去质疑。然而疑问日益滋长,为了能尽快能找到明确的答案,现将疑问和盘托出,并祈请大方之家予以解疑释惑,不胜感激之至!

史书中记载的泸定桥之战是这样子的:

1935年5月27日,红军来到泸定桥边。当时103米的泸定桥已被敌人拆去了约八十余米的桥板,并以机枪、炮兵各一连于东桥头高地组成密集火力,严密地封锁着泸定桥光溜溜的铁索桥面。连长廖大珠、指导员王海云率领的23名勇士爬上铁索,匍匐前进并冒着敌人的炮火向东桥头扑去。三名战士在王友才的率领下紧跟在后,背着枪,一手抱木板,一手抓铁链,边前进边铺桥板。当勇士们爬到桥中间时,敌人在东桥头放起大火妄图阻击红军夺桥。廖大珠一跃而起踏上桥板扑向东桥头,勇士们紧跟着冲了上来,并抽出马刀与敌人展开白刃战。此时政委杨成武率领队伍冲过东桥头,打退了敌人的反扑,占领了泸定城。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泸定桥之战,整个战役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宣告结束。

疑问一:机枪射程很远,那时的机枪再落后,射程至少也要在四五百米以上,更何况守军还有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的炮。所以,区区103米的桥面,就完全在敌人枪炮火力的严密笼罩之下。在这种情况下,别说爬过大桥,就是登上桥面都很难。可是为什么红军能够登上桥面爬过铁索并且毫无伤亡地占领了泸定桥?对此百草止水猜测可能有这样几种情形:第一,敌人弹药不足,最终就无力封锁了;第二,敌人被红军的勇敢吓傻了,手抖得开不了枪,或者射出去的子弹到处乱飞,就是打不到红军战士身上;第三,敌人的弹药大部分都是假货,根本就打不响,从而为红军战士接近敌人进行肉搏战创造了有利条件;第四,红军乃仁义之师,所以上天保佑,让他无一伤亡地顺利夺桥。

疑问二:为什么国民党军队不把铁索炸断?甚至连桥板都未曾全部拆除?炸断铁索链,就不用冒险扼守了,而且无论怎样红军也是过不去的,除非他们都长了翅膀。对这种疑问作出的可能猜测有以下几种:第一,铁索太硬,可能是特种材料制成的,国民党守军手中的弹药对付不了;第二,本来打算要炸,可蒋介石不愿意,说那是文物古迹,应该予以保护;第三,本来就没打算炸,甚至还将桥板留了20多米没有拆除,就是故意引红军上当,好在泸定桥上将其全面消灭,只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第四,压根就没想到可以炸断铁索,只是非常紧张地据守在桥头,没想到还是阻挡不了英勇的红军。

针对以上疑问,飞夺泸定桥战役确实不可思议,如果百草止水的疑虑成立的话,真实的面貌应该是另一个样子的。对此我们不妨做出一些另外的猜想:猜想一,敌人还没来得及拆卸完桥板并炸断铁锁,就被从其他地方包抄过去的红军小分队解决了,于是大部队不受阻地度过了大桥。猜想二,敌人内部有我军间谍,或者成功策反使敌人起义归正,或者通过内斗自行消灭了这些驻军。猜想三,大渡河对岸根本就没有敌人,铁索上的木板也没有被拆除,红军大部队毫无阻挡地过了河。

可是,飞夺泸定桥战役几乎是军史上板上钉钉的事,因为它是依据开国上将杨成武的回忆整理的,无论电影还是军史都是以杨将军的回忆为基准。可问题又来了:第一,为啥这场战役看不到当时团长王开湘的影子,为啥是政委杨成武指挥的战斗,而不是团长王开湘?第二,为啥这场战役的描述中没有敌人守军的编号和将领的名字?甚至连敌人的伤亡状况、被俘数目及缴获战利品多寡都没有?这好像不符合我军对战史整理和记录的传统啊?第三,在飞夺泸定桥之前还有一个强渡大渡河战役,该战役是由杨得志部队的十七勇士完成的,并且在《大渡河沿岸胜利的总结》中予以公布和表彰。可是为啥比大渡河战役更为精彩的飞夺泸定桥就没有这个待遇?要知道渡过大渡河后老毛在泸定城停留了两天才走,这段时间内完全可以为飞夺泸定桥之战大书特书并予以表彰啊!第四,飞夺泸定桥23勇士的名字并不全,现在能得知的仅有的5个人的名字,而且还是后来通过回忆逐渐补充的,强渡大渡河战役的17勇士却能有名有姓记录完整,这是为什么?

以上种种疑问令人头大,希望有贤能之士能够给出最权威的回答!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为什么要艺术化?正腐就是不希望自己的成功经验被复制。

川军和红军有高层接触,川军就是象征性的打两枪。刘湘也不希望被花生米卖了还帮花生米数钱

217楼wyw1208

 以下是引用wx423 在第163楼的发言:
建国之后中国就不出科学家的原因在这个帖子表露无疑,楼主仅仅对一个不太合逻辑的事情表示怀疑,就遭到如此多的痛斥,令人心寒,中国将依靠什么人来强大。

中国在一天天强大着,全世界有目共睹,但绝不是靠你们这些人强大起来的!人是分类的,一类是创造劳动,一类是消耗浪费,你们就是中国人里的第二类人.

219楼yushimax

反正我去泸定桥玩过好几次。

站在桥上,想起电影里的情节

只觉得红军是神。

国军区区几十人足以挡住千军万马。

红军毫无伤亡居然飞夺了。

只有赞一个了。阿门~

飞夺泸定桥

1935年5月,红军主力部队从战略需要出发,放弃了对会理之敌的围攻, 覃应机率部飞夺沪定桥

迅速挺进天险大渡河。大渡河是条水势汹涌的大河,两岸石壁陡峭,河床极深。湍急的河水就像发狂的巨龙,奔腾咆哮,响声如雷。这样的急流不可能泅渡,也不能行船,唯的办法就是过桥。而河上只有一座桥,叫“泸定桥”。这是红军必经之处,生死就在这关口了。比较流行又广为世人耳熟能详的说法是:泸定桥为红一军团的红四团(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所属二连连长廖大珠率领22名突击队夺取的。其实不然,泸定桥是红三军团的红十三团(团长彭雪枫、政委李干辉)所属侦察连指导员覃应机带领12名勇士夺取的。据覃应机在1991年出版的回忆录《硝烟岁月》中所言,泸定桥是他们红十三团侦察连拿下来的,不是杨成武的红四团夺取的。下面是他书中摘录的一段文字:……见到彭雪枫团长,他说上游有一座泸定桥,只有敌人的一些地方部队把守,我们决定从那里过河,他令我连务必在下半夜赶到泸定桥附近待命。我和韦杰即带上部队急行军,向泸定桥方向前进。天已经黑了,又下着雨,道路难走,部队又有些疲劳,我们便点着火把走。下半夜,我们按时赶到了泸定桥桥头附近的天主教堂。桥头已被我兄弟部队占领,彭雪枫团长骑马先到了天主教堂。我们一到,彭团长便亲自向我们交代任务,要我连组织突击队,天亮以前突过泸定铁索桥,占领对岸右侧的高地。我们从手枪排里挑选出11名侦察员,加上我共12人,组成了突击队。这11个人中,有一个同志叫蔡树礼,是湖南人;另外10人都是广西人,他们是韦尤、韦日由、黄先木、覃日用、黄仪、黄雨等,另外3位同志的姓名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当时我们每人除了手枪之外,各人尽量多带上手榴弹,有5个侦察员还各带一支步枪。佩戴整齐 韦杰与黄新发、覃应机、徐齐文

后,我即带队来到桥头的冲锋出发地。韦杰则带领连队,准备好就地筹集的竹筏、麻绳和从教堂里临时拆下来的板凳、桌椅板、床板、门板等材料,待命行动。拂晓的时候,部队开始总攻击。在强大的火力掩护下,我们12个人飞奔上桥头,冲向桥面。桥上被烧的木板还在燃着火焰,铁索在摇晃,几乎要把人甩下桥去。我大喊一声:“同步前进!”以减弱桥身摇晃。然后我们一阵风地向前冲,灼热的火焰闪开了一条火路。我们冒着弹雨,迅速接近对岸桥头,向敌人扔了几颗无柄手榴弹,并穿过燃烧的桥头,追赶逃跑的敌人。敌人向泸定城方向跑远了。我们留下3个同志牵制敌人,我和其余同志立即登上桥头右侧的高地,占领了制高点,掩护部队过桥。我们12个人,胜利完成了任务。我们之中有6个同志被不同程度地烧伤了。我们挑选来的突击队员,都是经过长期革命斗争锻炼和考验的老侦察兵,有高度的阶级觉悟,他们都是在山区里长大的农民子弟,还在家里劳动的时候,赤脚爬山攀崖、过沟越涧,走吊桥独木桥,都已经不在话下,所以能够胜利地突过泸定铁索桥。

222楼gunlancer

 以下是引用老八姓 在第216楼的发言:
我西藏自驾游的时候,宿过泸定。当时也感到不可思议。


其实后来想想,归结起来就是2点


一,战略


1:红军勇猛---被逼上绝路的人的,其拼命不可小看。那是逃命啊!!!恕不多言。


2:川军厌战---上面不真战,底下不真打,原因各位都补充了。据起义将领原川军军官张伯言、杨学端、朱戒吾、张怀猷4人合写《二十四军在川康边区阻截红军的实况》,经过一整天隔河激战,川军撤退,等第二日发起夺桥战斗时候,最后实际把守仅一个班(代号:虎班)兵力。


二,战术


1:红军战术对头---集中......

基本没错,主要还是川军军阀不想打,老蒋借刀杀人的伎俩路人皆知,没有谁会犯傻。不然没法解释为什么到了抗日国战,那支内战拉稀摆带的川军会大发神勇,打得异常惨烈。

另外补充一下,老蒋曾下令要事前炸桥,但川军高层坚决反对,因为蜀道难于上青天,泸定桥是当地民众唯一的交通要道,信奉“守护地方”职责的老式军阀是断然不肯做这种被戳脊梁骨的事情……

所以,当时泸定桥的守军力量很薄弱,桥上更是没有预先放置炸药,等到杀红了眼的红军逼到眼前,守桥部队才慌忙放火烧桥,还往火堆里扔手榴弹,可惜素质偏低的士兵不知道TNT的稳定性,火堆里的手榴弹没有一个炸响的……

2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