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新一轮叛国表演:出卖达旺并拉拢国民党

开天雷 收藏 2 327
导读:11月初,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甲日·洛迪、格桑坚赞一行五人回国,和中央政府进行2002年以来的第9次、今年以来的第3次接触商谈。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杜青林接见了他们。甲日一行到北京后,提交了一份《为全体藏民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备忘录”尽管借用国家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个别词句,进行了包装、点缀,但实质还是“西藏独立”的那一套旧把戏。 中央政府指出,祖国的统一、领土的完整、民族的尊严,是中国人民的最高利益所在。在这些问题上,我们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对任何人不会做丝毫的退让。中央对达赖喇嘛

11月初,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甲日·洛迪、格桑坚赞一行五人回国,和中央政府进行2002年以来的第9次、今年以来的第3次接触商谈。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杜青林接见了他们。甲日一行到北京后,提交了一份《为全体藏民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备忘录”尽管借用国家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个别词句,进行了包装、点缀,但实质还是“西藏独立”的那一套旧把戏。


中央政府指出,祖国的统一、领土的完整、民族的尊严,是中国人民的最高利益所在。在这些问题上,我们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对任何人不会做丝毫的退让。中央对达赖喇嘛回到爱国立场上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今后也是敞开的;但是对“西藏独立”、“半独立”、“变相独立”这一套,以前没有开过门,今后也不会开。“我们根本不会与之讨论什么‘西藏问题’。”


面对中央政府对达赖分裂祖国企图的强硬态度,达赖决定11月17日组织手下的一批国际流浪汉在印度的达兰萨拉召开所谓“特别大会”,议决所谓“西藏前途问题”。


海**体称,此次大会目的在于达赖集团为应对即将来临的后达赖时代,进行内部组织路线的大调整,反映出达赖在身体每况愈下、目前出现一种异常焦虑的心态。他放话称,他这个年纪,已经无法继续应对同北京的谈判,直接负起全部责任;有许多年富力强的人,他们将担负起所有的责任。言下之意,达赖将放权给藏青会等藏独中的激进派。

在北京奥运会之前,拉萨的骚乱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刺激了达赖及藏独组织的神经,以为只要趁热打铁,将藏独运动的声势继续搞大,就有可能逼迫北京在谈判桌上让步。但未曾想到,北京奥运的成功使北京赢得了声誉,而全球金融风暴,将西方各国一网打尽,自顾不暇;握有庞大外汇储备的中国,被视为挽救世界的白武士。


欧洲的英、法、德因为经济利益的驱使,都纷纷放弃打达赖牌来钳制中国,以解金融风暴的燃眉之急。尤其是英国,其外交部还发表声明,称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英国以往的西藏政策是既不承认西藏独立,亦不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鼓励和怂恿达赖分裂国家。英国曾经侵略过西藏,是西藏问题国际化的始作俑者,如今改弦易辙,对西方国家自然有很大的影响。


当然,英国政策的调整,一方面基于眼前的切身利益的,另一方面也是通过拉萨骚乱而逐渐认识到,如果在西藏问题上与中国作对,就是十三亿多的全球华人作对。这样做的政治成本,实在太高了。但最关键的是,中国的国力上升,在世界各个方面均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离开中国的参与和支持,世界上的大多数问题均无法得到妥善解决。


此时的达赖,实在有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垂头丧气。


但达赖并不因此就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也不改弦更张,重回祖国和人民的怀抱,反而变本加厉地极尽挑拨两岸关系、企图出卖国土之能事。


达赖曾经表示:“我把右手给中央政府,左手也伸给了关心西藏的国际社会,当我的右手得不到任何东西时,我一定会将左手伸出去,让国际社会来关心。但是目前我的右手不仅是空的,还被火烧起来了。当有一天,我的右手有成果时,我可以跟国际社会说拜拜,我不需要了。”在和中央政府的商谈中,达赖喇嘛“又遭遇北京的强权”,于是达赖预料到死后“未来十五世达赖喇嘛至少会出现三个:中国政府会挑一个;流亡政府会选一个;还有可能在西方社会产生一个”,为保证“达赖喇嘛思想的传承”,“有人提议在达赖喇嘛在世时就选定十五、六岁的接班人进行培养”;据悉,这样的提议在11月17日召开的特别会议上将被接纳。


达赖的“左手伸给关心西藏的国际社会”看来没有什么希望了,于是改变策略,“右手不再伸向中国政府,改为伸向中国人民”。“伸向中国人民”的牌,是“没有西藏独立问题”,只有有“西藏的人权、自治的问题”,“需要六百万西藏人的真正自治”。


达赖的言说是很能迷惑人的。“我一直讲,透明度最好,要透明。四川发生地震后,中共的新闻自由和透明化做得很好,外国的记者包括CNN、BBC都赞赏这种做法”;但“地震是天灾都可以公开,西藏发生的事件是人祸,人祸就被掩盖了。”他还很会迎合国内老百姓的心理:“胡锦涛讲和谐社会,我百分之百的支持。江泽民时代提出西部大开发,我也很赞同,包括青藏铁路,我也很欢迎。发展的关键是稳定与团结,但稳定团结的中心是信任。信任应该怎么产生?主要是透明化,这样才能产生信任。把事实掩盖下来,任意制造很多谎言,双方没有办法产生信任。如果把真实的事情掩盖下来,对这个大国来说是很悲哀的。这种做法欺骗不了国际,只能欺骗国内老百姓”。


“我觉得中国非常需要有一个民主和自由的制度。孙中山讲的话很重要,坚持民族、民权和民生的三民主义”;“我很希望在西藏实现三民主义。我从1992年开始讲,现在重申,当西藏问题解决以后,西藏流亡政府就会解散,我个人的权力也交给西藏地方政府。但我希望,西藏地方政府要民主化,就是我们多年来尝试的民主制度,能够把它带到西藏去。我们觉得如果西藏真正可以实现民主,可以变成整个中国的一个民主的示范,也成为我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民主贡献”;达赖声称,“在东欧,特别是蒙古,他们原来是共产党的国家,实现了民主,现在蒙古的共产党实施的是民主制度。波兰原来是共产党,实行的是社会主义,但采取民主的方式。现在中国的内部,在乡镇以下,也实行民主选举,如果这种民主提升的话,也是一个好方向。过去革命年代,极权很有必要,当权者为革命需要夺权,巩固政权要高压,现在建设时期,有不同的声音,民主是最好的。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是没有共产主义精神的共产党。”


达赖还借用某外国人的话,来评论中国,“我有一个朋友,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是社会主义者,他很喜欢中国,我问他,你喜欢中国,中国的社会主义怎么样?他说,中国现在不是社会主义,是极权主义。在经济上变成资本主义了,贫富差距很大。这与共产主义精神差距很大,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了。共产党已经放弃了这个精神,只有权力。”


达赖说自己要退休,但思想并不会退休,要实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并希望用以民主方式的运作将自己的思想传承下去。达赖还希望再次以宗教领袖的身份访台,“为了跟华人兄弟姊妹建立友好的关系,也为了佛法的交流”。


表面上看去,达赖似乎已经从一个叛国主义者转变成一个民主主义者了,又是民主又是人民的,似乎他对抗的对象不是祖国和人民,而是中共的“极权主义”了。而且,他似乎和国民党一样,信仰三民主义,而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包括西藏人民在内的全体中国人。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非也!


达赖还是那个达赖,只不过因应时局的变化,拿出一些美丽的语言伪装自己,好蒙骗民众。但在关键问题上,他就立刻露出狐狸尾巴,显出其狰狞的面孔。


日前,印度外长慕克吉在中国达旺(印度称“阿鲁纳恰尔邦”)访问时,再度宣称印度对达旺拥有主权。慕克吉表示:“阿鲁纳恰尔邦也和印度其他邦一样,设立有邦议会行使权力,将不会出现分裂或是分离任何阿鲁纳恰尔领土的问题”;中国方面“完全清楚”“阿鲁纳恰尔邦”是印度领土的一部分;“尽管中国政府一再声称对阿鲁纳恰尔邦拥有主权,但阿鲁纳恰尔邦在我们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中国西藏的达旺地区位于“麦克马洪线”东段,六世达赖喇嘛的出生地,是中印边界问题最大的焦点。英国统治印度时期,将中印双方的传统习惯线往北推,划定“麦克马洪线”,但中国历届政府从未接受“麦克马洪线”。印度1947年独立后,翌年便派兵占领“麦克马洪线”东段的色拉,于1951年占领达旺,1953年侵占了东段以南9万平方公里土地。1954年,印度政府将“麦克马洪线”作为国界。1986年,印度将“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升格为“阿鲁纳恰尔邦”,企图从法律上使占领合法化。


中国政府从来就不承认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而达赖以前也不承认达旺地区是印度的领土。然而,达赖喇嘛近日附和印度外长,突然宣布中国达旺是“印度领土”。国内有关专家认为,达赖此次突然宣布达旺“是印度领土”,不仅违背了自古以来中国西藏长期管辖达旺的历史事实,违背了国际法淮则,也违背了西藏地方政府和他本人对此问题的一贯立场。因为达赖自己也曾强烈谴责过印度政府“把原来不属于它的地方据为己有”。

由此可见,达赖口中的民族、民权和民生,不过是他迷惑人的幌子而已,骨子里仍是分裂国家的叛国贼。为了分裂祖国,他不惜背叛祖宗、出卖国土。


为了达到目的,也不惜好话说尽,甚至以三民主义来拉拢台湾的国民党和马英九,在两岸挑拨离间。但他忘记了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孙中山也好,毛泽东、蒋介石也好,从来都是坚定的爱国主义者,都是中华大统一的坚定维护者、奋斗者和实践者。国共两党无论在意识形态上如何分歧,但在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主权完整这一点上,从来就是一致的。


达赖企图用三民主义为其分离主义作伥,如意算盘注定落空。


而中国国内真正的民主、人权人士,也不会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任何以丧失国家统一、领土和主权完整为代价的民主、人权,都是荒谬和虚假的,更是无耻的。当年日本以“王道乐土”来交换,中国人给打回去;如今达赖或者其西方主子以民主、人权来交换,照例也会给打回去。人,才能真正享受民主、人权;而丧家狗,又怎么谈得上民主、人权?!


现在,达赖纠合的国际流浪汉组织在印度达兰萨拉召开的“特别会议”马上就要举行了。料想北京根本不会受达赖要胁,实际上西方国家也发出了改变西藏政策的讯号弹。达赖已经面临山穷水尽,再做一番黔驴伎穷的表演,没有什么出彩的花招。


达赖手中原本有两张牌。一张是国际同情牌,达赖通过宗活动,获得一些知名人士的支持,将藏独与人权挂,亦得到人权组织的同情,如今国际形势风云突变,英国又调整政策,这张牌似乎逐渐失去作用;另一张是暴力牌,藏独组织的暴力活动,是达赖向北京叫板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暴力活动不得人心,失去了道德制高点,国际社会避恐不及;而北京则根本不怕藏独暴力,反而“欢迎”藏独动手,好将其一网打尽。


所以,达赖的黔驴伎穷表演,除了非暴力、不合作抵抗外,还无非是出卖达旺并拉拢国民党。其实,谁也出卖不料达旺,除非他想遗臭万年并被人民推翻。而非暴力、不合作抵抗和拉拢国民党,试图将台独、藏独势力合并起来对付北京,才是值得人们注意的新动向,中南海宜未雨绸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