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村干部打白条称接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

fubinhong 收藏 1 202
导读:新华网昆明11月13日电(记者陈鹏)“接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考察支出225元”“接待老挝国家主席支出1530元”……薄薄的发黄信纸,几行随意的潦草文字,没有公章,没有印鉴,只有当年村干部的签名——近日,被称为“史上最牛白条”的单据出现在云南省宜良县大营村。据初步统计,在这个村,类似的“白条”还有1700多张,累计金额上百万元,这让大营村一下子成了有名的“白条村”。 白条:黑色梦魇 “接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考察支出225元”“接待老挝国家主席1530元”……大营村的这两张1998年开具的白条让人哑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华网昆明11月13日电(记者陈鹏)“接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考察支出225元”“接待老挝国家主席支出1530元”……薄薄的发黄信纸,几行随意的潦草文字,没有公章,没有印鉴,只有当年村干部的签名——近日,被称为“史上最牛白条”的单据出现在云南省宜良县大营村。据初步统计,在这个村,类似的“白条”还有1700多张,累计金额上百万元,这让大营村一下子成了有名的“白条村”。


白条:黑色梦魇


“接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考察支出225元”“接待老挝国家主席1530元”……大营村的这两张1998年开具的白条让人哑然失笑,但对于数百名大营村村民来说,这却是地地道道的黑色梦魇。


“美国国防部副部长肯定没来过我们村,老挝国家主席是来过的,但那是90年代初的事情,而且来了就走,没花我们一分钱。”大营村村民施崇明满脸苦笑地说,“前任村小组长王光明和几名村干部为了报账拿钱,真是什么名目都敢用。你想想,接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咋能轮到我们村,还就这么点儿钱?”


施崇明手里攥着厚厚一沓白条告诉记者:“这些白条在村里已经横行了15年!”这个生产队时期的老会计,眼下正在配合现任村小组长,认真清查王光明当村小组长时,村里留下的一大堆糊涂账。


除了“最牛白条”,还有这样的“收据”:今收到汤池镇大营村施工图工程设计费,7万元。“收据”没有公章,没有收款单位,只有4个收款人的签名,而且字迹一模一样。


还有这样的“支出凭证”:调拨给办事处土地利息5000元;到县政府、县委、土地局办理催款补偿1993年大春社员口粮款,时间4天,开支8480元。


还有这样的“支出单”:市规划局、县建设局、县财政局到我村办理市城镇规划道路补助,共计5人,共需开支1000元;1995年9月到宜良县土地局、政府办理口粮款手续支出7000元。


所有这些单据的共同点是:用的是普通信纸甚至白纸,签字人都有“王光明”,没有任何公章,也没有财务章。


“我们初步统计了一下,15年来这样的白条攒了1700多张,累计金额超过100万元。”施崇明气愤地说,这是“村官”挥霍却让集体埋单的真凭实据。


“村官”:“很会使钱”


村民冯绍文介绍说,大营村背靠阳宗海旅游风景区。所属的汤池镇上世纪90年代初期起大力发展旅游业,大营村小组的集体土地以股份形式介入各种旅游项目,每年年底分红颇为可观,大营村一时成为昆明各区县的小康示范村之一。“老挝国家主席,越南共产党书记那时候都来参观过。”冯绍文说。


在大营村村民的描述中,时任村小组长的王光明“很会使钱”。1993年上任前,他只是昆明一家企业“掏阴沟”的打工仔;1993年回村后,他“通过收买人心被任命为村小组长”;1997年基层直选后他又四处拉票,成为村小组长,一直干到2000年;2006年,王光明再次成为村小组长,直到2007年“东窗事发”。此间,他还兼任大营村小组所属的三营村委会主任和总支书记,“执掌”大营村多年。


记者了解到,打白条是王光明的“绝活”,1700多张白条、100多万元的亏空只是王光明“大手笔”的缩影。施崇明回忆说,王光明经常自己写条子、自己批条子,不仅签自己的名,也签别人的名,“所以很多白条的字迹一模一样!”王光明还掌握着采石场、铝厂等多个企业,但其多种开支仍由村集体报销——这也是那堆白条的主要来源。


不少村民反映,王光明几乎把大营村给搞垮了。王光明任职以来,大营村没有开过一次村民大会,也没有公开过村务、账务。凡是村里较大的项目建设、土地流转等,基本都由他本人包揽。


据统计,1994年起,村里基础设施建设就以村委会的名义承包给多个建筑私企老板,所有项目都采取先预支再贷款的“空手道”,为此多支出约150万元的工程预付款,银行贷款累计近千万元,迄今仍有数百万元没有还上。


质疑:“村官”失控?


施崇明还说,根据村里的招待费明细开支表,大营村的接待费用1992年是8946.06元。王光明担任村小组长后,1993的接待费用飙升至44320.70元,1995年更是达到60917.75元,即便是在村里旅游经济不景气的1998年,也有32238.20元。集体财产就这么被耗噬一空。


2000年,再也无法容忍的村民开始四处上访。到2007年,上年纪的老人们,甚至以每周一次的频率前往云南省纪委信访部门,漫长的举报之路让村民们铭心刻骨。68岁的化琼芬差点落泪:“很多时候,刚出村就被王光明的人给堵回来了!”


就在2007年,王光明和七孔坡村小组长、三营村委会出纳把村委会下属一村民小组的70万元集体资金用于银行质押,事情败露后,3人分别获刑。2007年12月,王光明因挪用公款被判刑3年、缓刑5年。今年1月底,其族弟王光荣接任村小组长。


现任村小组长王光荣告诉记者:“王光明是我堂兄,但我们分歧很大。”王光荣认为,是贪婪和私欲毁了王光明,也几乎毁了大营村,“这1700多张白条是对我的鞭策”。


大营村村民告诉记者,现在的王光明,要么早出晚归,要么足不出户,平时很少在村里见到他的身影。记者几次试图联系采访王光明,可他的手机始终无法接通。(陈鹏)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