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咣咣咣-这是11eBP-第35 伞兵炮兵团的TRF1型155毫米口径牵引式火炮所砸出的155毫米杀爆弹落地时的巨响,拥有着25门TRF1型155毫米口径牵引式火炮和24门2R2M型120毫米‘膛线后坐力迫击炮系统’的第35 伞兵炮兵团俨然成了整个战线上,最为有力的火力支援力量。也正是依靠着这支炮兵部队的掩护,‘越人阵’第17师才能掀起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狂潮。岘港,在这一天,注定了成为一片炼狱。

成排的炮火,炮弹掀起的泥土和血雾裹挟在暴雨飓风之内,腾起的火光将天幕映射得分外猩红。第1陆战旅第1营的防御正面上,‘越人阵’第17师和法军EMF-2直属第4轻骑兵大队不断的发起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双方士兵在这片战地之上反复的拼杀着。

如果海军陆战队退却了,那么结果将是灾难性的,整个岘港外线的防御将完全的崩溃,部队只能被压缩向岘港城,甚至最终只能退向滩头,在那里要么被歼灭,要么被赶下海区。而法国人和越南人也都明白,如果无法突破外线防御,那么所谓的岘港作战计划只会成为泡影。

瓢泼样的大雨浇淋在一片泥泞之间,来自纵深的105毫米榴弹炮和155毫米榴弹炮掀起的火光将一辆辆装甲车和成片的‘越人阵’士兵埋葬在那火光之中,将他们支离破碎的身躯和战车的残骸零件高高掀起,扬洒在这片雨水之中。无数条曳光弹的轨痕在雨幕之间纵横,交织绵密,如同一条条致命的火链一样,血雾在这片火链之间飞洒着。

双方对轰的炮弹在一团团火光之中接连掉落下来,成片成片的‘越人阵’士兵在这火光之间被撕扯的粉碎,雨幕之间满是那触目惊心的红色。成排的士兵被如同割麦子样的撂倒,纷飞的子弹将人群打得几乎溃不成队。而在军官的督导下,更多的士兵冲了上来。

中国海军陆战队第1旅的阵线上,情况同样好不了多少,炮火几乎将那些掩体犁平了,雨水泡满了战壕,士兵们几乎是趟在没及小腿的泥水之间作战。风还在狂野的吼叫着,雨水还在倾盆而下着。到处都是那灼热的交战。炮火从远处的地平线处就蔓延开来了,直到整个战地。

加强在第1陆战步兵营的防线上的越南政府军是人民军步兵第325师-步兵18团,这支在海防基地接受过中国第13集团军训练的精锐步兵团倒也没有给他们的‘老师’丢脸,在与中国海军陆战队并肩战斗的过程之中,他们同样表现的很是出色。

成排的炮弹掀起成排的火光,就连空气都似乎变得滚烫起来,空气之中满是那令人窒息样的烧灼感,这种滋味几乎使人感到昏厥。巨大烟柱高耸入雨天,很快便被狂风吹散。

海港的方向,浪大的是一塌糊涂,尽管下锚在港内避风,但接连涌来的巨浪还是掀得船体左右摇晃不已,这些运载着越南人民军步兵第325师-步兵101团和炮兵84团、工兵营等作战部队和物资的运输舰在风浪之中显得那样的脆弱不堪,就如同风中的落叶一般。

成百辆的装甲战车和火炮、成千名的越南人民军士兵,这支规模庞大的运输舰队此时根本无法进行卸载作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远处那片烟火四起之地在惨烈的鏖战着。

战斗的惨烈是让人难以想象的,而这场暴雨所带来的影响也同样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岘港空军基地,海军航空兵第8联队第15战斗机大队的多架‘歼-10E’战斗攻击机被狂风吹毁,机场上的情况是一团糟糕。而岘港城内的情况那就更是混乱了,一些本就因战火的摧残还摇摇欲坠的房屋终于再也无法支持,在风雨之中轰然倒塌。1号公路被连根拔起的大树给阻塞了道路,向前线运输弹药和补给的车辆大批的滞留,以至于不得不动用工程部队抢修道路。

岘港方面的情况也使得南宁的‘中南半岛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在第一时间内陷入在紧急状态之中,从作战参谋部门到联勤补给部门,整个‘联指’如同一台机器样,高速运转起来。

“怎么样了,气象部门怎么说!”看到蔡兴宇将军走进门来,雷石将军焦急的询问到。

“未来三天之内,情况肯定是好不了!”蔡兴宇将军一脸的焦灼之色“而且就算好转了,台风北上,对于我们的影响还是存在的。”蔡兴宇苦笑着摇摇头说到。

“三天,三天,陆战1旅在岘港能不能支持住三天!”雷石将军狠狠的将手里的烟蒂给掐灭。

“这边你也别太上火,稍稍情况好转一点,我们便可以动用空中力量给予支持了。”蔡兴宇将军注意到这位‘联合作战指挥部’总指挥的脚下已经满是烟蒂了,于是安慰说着说到。

“好了,老蔡,你不用来安慰我,战区的情况,你大概是比我还要焦急吧!”雷石将军轻轻的摆了摆手,一脸的苦笑,对着蔡兴宇将军说到。“这我还是知道一点的。”

“是啊,要是陆战1旅再陷入在苦战之中,你我可真是无法向那些战士们交代的喽!”蔡兴宇将军摇了摇头。他很清楚的知道,背水一战是陆战队的一向风格,‘敢打硬仗、背水攻坚’是这支共和国虎锐之旅自成军以来,便隐入在部队每一个士兵灵魂深处的根本。

但是蔡兴宇将军也知道,两年之前,在长崎之战中,也是陆战第1旅,在滩头之上,因为风雨的原因,得不到丝毫的增援,而被压制在滩头,结果伤亡惨重。虽是最后这支英雄部队坚持到了最后,但却是大伤元气。以至于最后不得不前往琉球修整,无法参加后来的九州战事。

所以如果这一次再是让这支英雄部队陷入在同样的境地之中的话,无论是雷石,还是蔡兴宇,两位将军都是觉得愧疚于那些可爱的战士,愧疚于陆战1旅这支英雄部队。

“我们不能就这样坐等着三天!”雷石将军果断的说到“如果耽搁三天,我们谁也负不起那样的责任,到那个时候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再去面对陆战第1旅的数千官兵!”

“这样吧,让南线的柬埔寨方向提前动手吧!”蔡兴宇将军疾步走到挂悬在墙上的地图前“陆战第164机动旅沿着湄公河流域而下,形成对西贡的威慑之势。让朝鲜的那支第8特种作战部队进一步增加他们的渗透作战距离,破坏南方的一切的道路基础设施。”

“我看仅仅这些还不够!”雷石将军似乎犹豫了一下,好一会儿方才说到“让总参方面协调下,动用第2炮兵,向南方的所有重要军事目标战略要地进行精确点杀。”

“另外,让海南的第3陆战旅也是做好应急准备,只要天气情况好转,立即紧急空运岘港方向。我们必须增加在南线的作战部署力量。同时命令第27空突集团军做好待机准备。”

“让海军南方舰队在南沙海域进行集结,除了泰国湾的第1-2分舰队之外,第1-3、1-4分舰队应该立即前往南沙方向,在那里与第1-1航母分舰队完成汇合。”

“第1-1航母分舰队离开西沙,绕开这个台风中心,立即南下,对整个西贡沿海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报复性空袭。”雷石将军一连下达了多道作战命令。

“可是如果第1-1航母分舰队在西贡海域进行作战行动的话,那么东盟海军联合舰队那边怎么办!”蔡兴宇将军疑惑到“那边的情况可同样也是很不容乐观啊。”将军颇有些感慨到。

“海军南方舰队的第1-3、1-4分舰队在南沙和第1-1航母分舰队完成汇合之后,便可以南下泰国湾,在那里与第1-2分舰队一起,形成我们的特混舰队群。”雷石将军说到“这个方面由吴新量中将来全权指挥吧,毕竟他是南方舰队司令员。”

“部署在那里的第1-6潜艇分舰队攻击潜艇中队最主要的目标便是确保水下的安全,击沉在任何在作战海域内活动的东盟或是其他一些国家的敌对水下力量。”雷石将军断然的挥手说到“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岔子了,否则我们可真就是得无颜去见总长喽。”

“对于印度东部舰队和那支运载‘日本第1轻骑兵团’的法国船队,我看就动用缅甸方面的力量吧,科科群岛上的海空军基地群以及丹老群岛的潜艇分舰队足以迟滞他们的脚步了。”

“缅甸宋割、昆千页的空军支援基地、泰国的攀牙、宋卡-空军军事设备维持基地也必须进入一等作战准备”蔡兴宇将军补充说到,毕竟他是‘机动集群’司令员,对于自己下辖的作战单位,他还是很了解的。该是派遣哪支部队,不该动用哪支部队,将军是再清楚不过了。

“联系‘中亚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他们那边的由墨脱一线进入藏南的西藏军区-第52山地旅、第53山地旅、第55山地旅可以在陆地之上形成足够的压力。新疆方面,第6山地师、第4步兵师、第7步兵师、第8步兵师、第11步兵师、第13炮兵旅在阿克赛钦地区摆开架势,你那边的巴基斯坦-卡拉奇海军基地、瓜尔达基地是不是也要动一动。”雷石将军笑道“这样一来,给新德里点颜色看看,他们方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嗯,我们不但是要做好准备,而且是要做好打大战、打恶战的准备!”蔡兴宇将军断然的说到“如果不能这样做好我们的准备工作,那么一旦全面开战,吃亏的可是我们啊!”

“是啊,所有说,既然法国人选择了在岘港给我们点颜色看看,那么我们就在整个东南亚,整个南亚地区,给巴黎、给欧洲那些仆从势力一点颜色看看。”雷石将军恶狠狠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