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四卷 临安》 十一结案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第二天,岳霖便奉旨刭临安府重新审理杨炎,严蕊的案情。其实这案情并不复杂,因此没用几天岳雷就全部弄清了。五天以后,岳霖进宫请见赵眘,面呈审理的结果。




岳霖首先提到的是唐仲友,道:“臣己查实,唐仲友在任提举江西常平盐茶公事期问确实有贪墨钱财之事,敢量达到近二十万贯。这一切有帐目,以及唐仲友好家人好供词,都在案卷之中。严蕊本来与这事无关,只是因为唐仲友送给严蕊四条厚礼,价值八万余贯,皆从贪墨中所来。唐仲友也供认不讳,这四件礼物也己全部没收充公了。”




赵眘点点头,他到并不关心唐仲友的事件,大宋官员贪墨也是常有的事情,敢量比唐仲友更多好也有的是。一般皇帝都睁一眼闭一眼算了。于是问道:“那么杨炎的事情呢?”




岳霖道:“杨炎也已供认,在他领军出征黑阳山途中,抓到五个猎人,因为大军远征,当以机密为先,怕猎人向金早告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后来在封丘附近袭击金军好运粮队,有十九名士兵身受重伤,不能骑马,那时远征军好行踪以经暴露,必须尽快赶到黑阳山,否则等金兵的救兵赶到那就晚了。实际上也是如此,金军好救兵也仅仅只落后了一个时辰,可以说是分钞必争因此才放弃了那十九个伤兵。对此杨炎自己也说当时是无奈之举,甘愿领罪。”




赵眘听了,心中也不由想起杨炎率孤军远征黑阳山确是危险之及的事情,实际上也是为了解自已的杞县之围。无论怎样,杨炎对自巳是立下大功的。但回临安之后虽然说也升了他的官耿,但实际上自己是把杨炎闲置起来了。这时赵眘到有些过意不去。


岳霖接着道:“陈亦超等五人原是随杨炎远征,对杨炎放弃伤员的做法不满,两人发立争执。后来被杨炎派遣护送伤兵返回大宋。现任兵部军器监丞的从义郎魏昌,也随杨炎参加远征,他供证确实有此事。后来陈亦起一行从金国返回大宋只剩十一人,因为对杨炎的做法不满,才到临安府中状告杨炎。”


赵眘听了,默默不语。虞允攵把这件事翻出来的目地就是为了让赵眘愁到杨炎远征黑阳山好功劳,以消化赵眘对杨炎的不满情绪。果然如虞允攴所料,赵眘心中的怨气也是消了不少。又问道:“那么严蕊和杨炎之问又是怎么回事呢?”


岳霖道:“臣也以经察明了,严蕊本是原扬州知府严伯文的女几,因为严伯文得罪了秦桧,被判流放岭南。夫妻两人都客死异乡,那时严蕊才十余岁,便被卖到瓦舍之中教习歌舞,长到十六岁时成了营妓。”原来严蕊十分聪明,一见是由岳霖审理自己,便在公堂上说出了自己一家受秦桧所害,家破人亡,自已才沦为营妓的事情。引起了岳霖的同情。因此岳霖又在赵眘面前转述了严蕊的身世。


秦桧当权的时候,一直都在阻拦赵构立赵眘为太子,因此赵眘对秦桧也十分增恨。听了严蕊一家是遭秦桧的陷害,也不禁对严蕊产生了一丝同情。


岳霖接着道:“严蕊与杨炎原来是在酒宴间相识,这一点以经得到酒楼之主谢元卿的证实。后来杨炎经常到严蕊住的如意坊听严蕊弹琴,唱曲。但都是白天前去,绝不过夜。并无任何私情。这一点有如意坊的行首,虔婆,下人都可以证实。不过杨炎去得多了,还是引起了一些风言风语。朱大人大概是误信了这些风言风语,引起了误会,才以严刑拷问严蕊。臣以命人验过严蕊的刑伤,确实是伤得极重,居当天给严蕊动刑的差人说,那一天如果不是杨炎劫走严蕊,只怕严蕊就会死在堂上。”


过了好一会儿,赵眘才道:“如此说来,整个事情中,严蕊才是最无辜的人了。”


岳霖点头道:“唐仲友,杨炎这两件事中其实都和严蕊没有关系。反而惨遭严刑,确实有些可怜。臣命她当堂自供,她便自作《卜算子》一词,以表心迹。这词臣也放在案卷中,请皇上过目。”


赵眘打开案卷,从里面抽出一张纸签,只见上面写到: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程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风主。去也终须雄,往也如何往。若得山花播满头,莫问奴归处。


赵眘看罢,又沉思事良久才道:“一个营妓,居然能有如此情才,也是难得。那么岳卿,你看这案子该如何了结呢?”


岳霖道:“案子臣己都察明,至于如何了结,还请皇上和执政大臣来裁定。”


赵眘苦笑了一下,挥了挥手道:“卿且先回去吧,待朕三思。”


其实这几天朝堂上并不平静,首先是杨沂中上书请辞,并推荐由李道接任殿前司都指挥使的职务。这一下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立刻有人上书赵眘,称李道身为外戚,不该执掌兵权,应立刻罢职。这正是杨沂中的以退为进之计,一下子把李道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李道顿时明白了,这是杨沂中对自已的反击。就算杨沂中被罢职,殿前司都指挥使的位置也轮不到自已。相反自己只会跟着杨沂中一道被罢职。无奈之下只得也上书求去,同时又串通龙大渊,曾觌等人,上书赵眘,极力为杨沂中辩解。只是杨沂中不被罢职,那么李道自然也不同被罢职。


三天以后,赵眘终于下诏,宣布了他的处罚决定。唐仲友贪墨罪名成立,贬为练州副通判。严蕊无罪释放,并准于脱籍从良。陈亦超等人以下属妄告上司,念其护送伤兵回宋有功,不预处罚,由枢密院另行安排。朱熹这一次虽然误信了谣言,严刑逼供,但揭发了唐仲友的贪墨之罪有功,不予处罚仍为知临安府。杨沂中虽有管教不严之过,但念其是两朝老臣,也不予处罚,仍为殿前司都拈挥使。


至于杨炎与严蕊之间,虽无私情,但身为朝庭官员,不思俭点也有辱官声,至于擅闯公堂,劫走人犯恒古未有,更是罪不容赦。罢除所有官职,爵禄,给奉,降为平民。


其他人的处罚基本都不出人们的意料。唯有对杨炎的处罚,虽然没有逐出京城,但将所有官职,爵禄,给奉全部罢除,降为平民可以算是十分严厉的。因为按大宋惯例,就算被罢除官职,也会保留一些虚职,即使是流放,也会被受予副通判或副团练使一类的虚职。及少象杨炎这样,将所有官职,爵禄,给奉都罢除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