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属炮群火力拔点,无人机跨境侦察(ZT)




1985年11月20日老山战区的天气很阴,595团接防坚守的一线前沿阵地在在白天还是比较平静的,中越双方的炮击行动都很少。但在我军阵地上开过晚饭之后,越军仿佛为了证明自己在中越边境一带的存在,用其库存很有限的炮弹不断对我前沿和纵深地带进行干扰炮击,其重点仍是我军一线防御的前沿阵地。


越军部署在纵深地域郎首桥一带炮群,加上设置在小青山各高地上的85和76毫米口径直瞄火炮不断时出时隐地向我前沿阵地射击,3营7连驻守的169高地是越军炮击的重点,阵地上的落弹也最多。还曾一度造成我阵地上的通讯线路中断,有一处工事被炸塌,一名战士在炮击中受了轻伤。与我3营相对峙的167、227、164越军诸阵地之敌,也不断使用小口径迫击炮对我8连据守的166高地和西侧无名高地实施吊射,妄图在心理上动摇瓦解我守军的意志。


在越军再对我前沿实施炮击的同时,他们还派出人数不等的小股部队多次偷袭骚扰我军据守的166、168高地和西侧无名高地,越军以上偷袭行动均被我坚守在诸前沿阵地上的各防御分队所击退。


我军首长针对越军不知天高地厚的猖狂炮击挑衅行动,决定对其前沿和纵深地带的军事目标进行毁灭性地炮火打击。一瞬间,盘龙江两岸天摇地动,炫目的发射火光把黑夜变成了白昼,只见火箭弹榴弹齐奔越军阵地而去,越军表面阵地被撕成了碎片,其纵深和前沿炮兵也变成了哑巴,我军各炮群的炮火打击一直持续到夜间22时整,期间只有越军的零星游动炮火对我进行反击,仅此还遭到越军步兵单位的厉声痛骂,责怪其炮兵惹了祸。此后,越军对我前沿的炮击变少了许多。


20日夜间我军各炮群对越军的强烈炮火反应因是在夜间实施,我各前观对射击效果无法准确判定。为彻底根除越军对我一线部队的炮火威胁,鼓舞我一线阵地驻守人员的战斗士气,军指决定21日下午15时再次对越军一线阵地和纵深炮兵阵地实施火力拔点作战。经过一上午的弹药准备,各炮达到了3个基数的弹药储存。


下午15时,军炮指一声令下我老山战区所有炮兵群对越实施火力拔点作战打响,82毫米以上的各种口径火炮一齐开火。4发,8发,一个炮标准,猛烈的炮火打得老山上空昏天黑地。各炮群按照计划射击诸元对越军炮阵地和前沿目标进行毁灭性的打击,107多管火箭炮、122榴弹炮、130加榴炮、152榴弹炮,万炮齐吼!密集地弹群象群鸟竞飞一样黑压压地一起向越军阵地飞去。越军阵地上就像过年一样在燃放炮竹,炮弹的爆炸声连成一片,阵阵浓烟直冲云天。爆光,弹片;尸体,碎片;工事,构件;火炮,车轮,断管;血雨,残垸。我军第一波火力拔点作战于17时结束,各炮位上堆积满了弹药筒和空木箱,战士们的脸上已被发射烟火熏黑,微笑时只见牙齿比平时白了许多。利用射击停歇时间,炮手们打开一箱箱炮弹,搽去涂油卸掉防潮盖准备新的炮战开始。炊事班的战士们把做好的热汤热菜抬到炮位上让战士们趁热进餐,战士们也不管手上脏不脏,抓起雪白的馒头盛上一碗菜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在高强度的炮击战斗战士们可真是饿了。

在我军炮击作战这段时间里,越军第二军区司令部里就象开了锅一样。他们急令一线残存炮火进行反击,抽调其后备部队炮兵参加老山方向作战。当晚19时30分,我军第二波次对越火力拔点作战再次打响。茨竹坝、猛峒、交趾城、磨刀石、三转弯和芭蕉坪等处的炮群大发神威,这是继5•31战斗之后我67军对越军展开的最大规模炮击作战,只见所有阵地上的加农炮、榴弹炮、加榴炮、火箭炮、迫击炮弹群与高炮和高射机枪发射的曳光弹交织成各种弹道飞行轨迹,一起朝着越军阵地方向争相飞去,爆焰和火光吞没了老山前沿一线的所有越军阵地和纵深目标,连续的炮弹爆炸焰火映红了大半个天空,红河水在痛苦和无奈地呻吟。 不断移动的少量越军炮群,以游动射击对我一线步兵和前沿观察所进行打击报复,越是如此,我方的炮火进行的更加猛烈和凶狠。但我军防御的阵地上还是落了不少越军炮弹,仅我595团3营的防御阵地一线据不完全统计就落弹达394发,有3名战士在炮击中受了轻微炮伤。



越军在对我实施炮火反击的同时,命令其前沿步兵在小炮的掩护分别向我8连坚守的166高地、西侧无名高地和168诸阵地进行偷袭7次,其人数一般在2人至12人,其偷袭行动都被我8连以猛烈的火力击退,在战斗中我8连击毙越军3人。盘踞在167高地上的越军偷袭不成,便用迫击炮向我阵地开炮骚扰,我3营采用82迫击炮标定射击的方法标定越军炮位,对越军进行计划射击,每当越军的迫击炮班一露头就行急速射,两群炮弹飞过去打得越军小炮人仰马翻,残余炮手只得飞身逃匿。我军对越火力拔点作战行动,一直延续到夜里22时才告结束,各炮群的阵地上所存弹药基本打光了,但我运输部队很快将后续炮弹送达阵地,以备越军的炮火反扑。


在我军炮群进行火力拔点的同时,军首长和199师首长正在策划一场连环计,准备对越军采取更大的出击拔点作战。在连日的炮击作战中199师指挥所里一片繁忙,各项作战准备指令飞向各作战部队。


199师指挥所和师炮兵群指挥所的所开设在曼棍村 曼棍是天保国营农场的一个分场。曼棍距我船头六公里至天保农场场部近4公里,位于盘龙江右侧。该村还有一个响亮而富有时代特色的名字叫红光生产队,这里原驻有约有七十多户人家,村子处在两条河叉的汇流处。该村的东南方向和西侧是连绵不断的群山,在中越边境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在村子的北侧是片丘陵地带,农场在这里种植者成片的橡胶林,这是我国早在五十年代初期从海南岛引进的胶树品种。在村子的西北小高地上则种植着一片咖啡林,这是天宝农场职工最珍贵的经济作物。但由于中越两国关系的恶化,盘踞在骑岭线上的越军不断对我天保农场炮击,直至我军收复了老山和八里河东山一线,这一带才转危为安。但出于安全考虑曼棍村大部分转移到文山和邱北一带的村民和职工并没有返回家园,村里只留有少数人看家,山清水秀的小村寨已是弹痕累累满目苍痍,茂盛的橡胶树也久已无人收割。 在我军收复老山作战期间,14军41师最早在曼棍村西南200米处的山洞里(当地人把曼棍洞也叫作将军洞)开设指挥所,收复八里河东山之后这里又成为14军前指所在地。将军洞全长100余米,高约15米,洞口距山顶约80米左右,该自然山洞隐蔽宽阔是一个非常适宜开设前线指挥所的位置,十分有利于防空袭和防炮击。在我14军41师换防后,11军31师和1军1师都在这里开设前线指挥所,并指挥所属部队进行了一系列激烈战斗。在曼棍村南面有一条小河,河中流水常年不断十分清切,199师野战救护所就设在河畔的芭蕉林里。曼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边境小村寨,已经成为我军当年轮战部队在船头方向对越老山防御作战的指挥中心和军事重镇。总政歌舞团著名歌唱演员彭丽媛来前线慰问演出时,就和我军通信连的指战员们住在一个小院里,直到今天那位当年曾和大明星们同住在一个院子里的的刘玉峰连长还感到十分荣幸和自豪。

经过我军一场超常的猛烈炮火拔点作战打击之后,以善战好战自居的越军终于低下了倔强的头,排山倒海般的火力打击令越军心有余悸,11月22日一天越军都没敢再向我军阵地打一发炮弹。对于已被打焉了的越军如此老实和规矩反而让我们一线的前沿步兵弟兄十分不习惯,没有了震耳欲聋的枪炮声这在前沿就好像少了一点什么。


对于越军前沿阵地的过于平静,军指命令各前沿部队要加强防炮工作,严防越军的突然反扑报复行动。为细致掌握我军对敌火力拔点作战的效果,为下一步防御作战提供地面图像参照资料,军指决定在一线前沿阵地利用航模飞机进行航空拍照侦察,要求前沿部队给予配合掩护。


上午10时左右,我军航模分队的一架航模飞机腾空而起,航模飞机在中越两军阵地上空不停地盘旋飞行。马达的刺耳响声在前沿阵地回荡,新鲜的侦察方式吸引了各前沿阵地上的指战员,他们忍不住从工事里弹出头来观看。航模飞机一圈一圈的飞翔盘旋,它时而侧着翅膀飞到越军阵地上空,时而又盘旋着飞到我军阵地上空,随机的自动相机把敌我双方前后左右表面阵地照了一个遍。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越军高机和重机枪都未对我航模飞机的航拍侦察活动进行射击阻拦,航模飞机一直安全飞行了两个多小时才在我军阵地上降落。也许,我军进行的这次航空拍摄侦察能把越军阵地上的布防情况拍照清楚,为我军的下一步的作战行动提供可靠的参考资料。

我军的一线前沿阵地在火力拔点作战后很难得地平静度过了一个白天,可是到了夜间我军前沿阵地上又开始不安宁了。当面越军已从我军猛烈的炮火打击中缓过神来,他们又采用小群多路的偷袭战法对我各阵地进行骚扰。根据敌情通报,越军于当晚对我585团四处阵地进行了7次偷袭行动。据统计越军先后对我156高地1次、168高地2次、166高地3次、166西侧无名高地1次。其偷袭行动规模为:步兵班3次,战斗小组4次。我3营在战斗中消耗弹药80发,击毙偷袭越军2人被击伤4人,我各分队无伤亡。在我3营九连所防御的153阵地东北侧曾有4名越军偷偷潜入抵近侦察,由于我执勤战士过于紧张在发现其行踪后未能抓住战机将这股越军击毙,4名越军在我9连哨位火力射击中逃逸。


当天夜间,越军在对我偷袭的同时还对我军阵地实施了炮击,我军设在169高地上的炮兵前沿观察所的一部炮队镜被炸坏,7连12•7高射机枪阵地附近也落了几发炮弹,我阵地人员安全无伤亡。根据越军近期活动情况分析,越军遭我火力拔点作战沉重打击后,其在我前沿实施小股偷袭行动较多,侦察人员活动十分频繁,大多以班为战斗单位居多,其偷袭行动规模较小。预计近期不会对我实施较大的军事进攻行动。

连阴了几天的天气终于转晴了,今天太阳从东山后面露出了笑脸。越军在白天里很少进行活动,169高地至405高地一线阵地上非常平静。但到了夜幕降临之后越军活动则比较频繁。根据观察越军的活动规律和机侦分析,近期越军有可能正在进行大规模换防,由此可知,越军在我火力拔点作战打击中其一线部队遭到我重创。当晚,595团当面之敌对我前沿阵地偷袭6次,其中156、167方向4次,166方向2次。越军偷袭行动是从当晚上19时15分开始,间隔不等地持续到次日清晨7时结束。在反偷袭战斗中我3营共发射82迫击炮弹57发,60迫击炮弹80发,击毙越军5人,击伤越军3人。当晚3营各阵地总计落弹463发,其中168、147、169三处阵地上落弹较多,595团3营全体指战员在防御战斗中无人员伤亡。

越军在近几天的夜间偷袭行动中,还以电电子干扰手段利用我国援助给他们的884、861等军用电台插入我军通信网络进行电子干扰,以配合其偷袭。由于这一系列型号电台未增加密系统,曾一度给我一线部队间的通信联络指挥造成混乱。我军发现了越军的这一狡猾伎俩后在停用原密码的同时,加强了对敌干扰电台位置的机侦搜索,待精确定位后以炮火一举摧毁其干扰台。我各一线分队的通信联络暂时以地方方言和编制的暗语进行加密,我军这些应对措施使越军的电台干扰失去了原有的功效。震撼的炮战,看不见的电子对抗战,夜幕下的偷袭与反偷袭和少有的航模空中侦察,构成了老山前线有声有色的对越防御作战画面。



向参加老山防御作战的我军指战员致敬!


------------------

转自:网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