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岛夺宝 鬼岛夺宝 第十一回 鬼岛迷雾(1)

信周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7/[/size][/URL] 东方熴想不到鬼岛会用这样的方式迎接自己的到来,送给自己的见面礼竟然是一具无头尸。 汉德尔被大虎兄弟带走后,阿强仍然有些胆战心惊地地对东方焜说:“少爷,咱们今晚也别在岛上睡了,还是到船上吧。” “怎么?害怕了?”东方焜随意地问,他还在思考着一些解不开的问题。 “你刚才不是说岛当有人吗?他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7/


东方熴想不到鬼岛会用这样的方式迎接自己的到来,送给自己的见面礼竟然是一具无头尸。

汉德尔被大虎兄弟带走后,阿强仍然有些胆战心惊地地对东方焜说:“少爷,咱们今晚也别在岛上睡了,还是到船上吧。”

“怎么?害怕了?”东方焜随意地问,他还在思考着一些解不开的问题。

“你刚才不是说岛当有人吗?他们既然杀德国人,说不准也会对付咱们。再说这岛上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清楚……”阿强边说边神情紧张地朝四周巡视,总感觉黑暗处好象藏着什么东西。

阿强讲得不无道理,现在对岛上的情况还不了解,没有必要在岛上冒险,东方焜于是同意回船上过一晚上,等天亮后查明岛上的情况再做后面的打算。

他们俩把从船上卸下来的物资归拢在一起,然后回到船上。

龙老大和海霞他们正站在甲板上等东方焜,见他们爬上船,急忙走上前关切询问情况。

“东方公子,岛上的情况如何?”

东方焜苦笑着摇摇头,自嘲地说:“真够晦气的,刚上岛就碰到一具尸体。”

“哈哈……这可是个好兆头啊,我们出海之前如果遇到送丧出殡的都会很高兴,而且一定会满载而归,死人就暗示着棺材,‘官财,官财’吗,无头尸更是预示着没有主的财宝,不正是指鬼岛上的宝藏吗?我相信你这一次肯定能寻找到宝藏。”

龙老大的一番话不但打消了几个人内心的恐惧,同时让大家都兴奋起来,想到巨大的海岛宝藏,没有人不为之心动。

东方焜知道龙老大的一番苦心,他感激地说:“谢谢龙大叔,有您的这一番话我更有信心了。”说完他看着阿强和大虎兄弟说:“今天晚上咱们四个人轮流警戒,每人两个钟头,龙大叔和海霞回舱睡觉,你们看怎么样?”

看到三个人都爽快地点头同意,东方焜又接着说:“二虎值第一班,我第二个,阿强第三个,大虎最后一个。”说着话东方焜把自己手腕上的表摘下来递给二虎,“谁值班就拿着表,到时间把后面的一个叫起来。”

二虎接过手表,右手拍了拍挎在胸前的冲锋枪,满不在乎地说:“你们都回舱睡觉吧,我还真盼着有人上来,也好让它开开荤。”

“二虎哥,我看你是不打两枪就憋得难受……”海霞边开着玩笑边挽着父亲的胳膊朝后面的船舱里走去。东方焜他们也跟在父子俩后面回船舱睡觉。

一个晚上都在平静中渡过,大虎起来值班的时候已经接近黎明,这个时候海水已经开始逐渐退潮。

大海总是在傍晚的时候上潮,海面会逐渐上升两米高。退潮的时候海面又会落下去两米高,这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漂浮在海面上察觉不到就被托起来,或是落下去。

因为大虎是最后一个值班,他醒来后穿过敞开着的舱门刚好可以望到星空,看看天上的星星大虎就知道快到时间了,他不等阿强来叫自己就起来走出船舱。

大虎刚走到甲板上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对劲,常年累月生活海上,他对船的状态非常敏感,所以在甲板上一站不用看他就能感觉到渔船在飘动。他急忙趴到船帮上朝海面望去,渔船果然随退潮的海水缓缓离开了岸边,黑暗中鬼岛已经看不清楚了。

大虎急忙朝船头方向走去,他现在担心的是值班的阿强出事。

阿强背靠着桅杆坐在甲板上,听到脚步声侧脸见是大虎走过来,他笑着说:“没到时间呢,还有半个多小时你怎么自己起来了?”

见阿强没事大虎就放心了,于是故意问他,“你什么也没有感觉到吗?”

“感觉到什么?怎么了?”阿强有些莫名其妙地反问。

“哈哈……你站起来朝四周看看就知道,再过一会儿说不准我们就回到青岛了。”看着阿强糊里糊涂的表情大虎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强慌忙站起来朝两边望了一下,随即惊呼起来,“啊呀……怎么会这样?船怎么会漂到海上来了?我什么也没有听到,也没感觉到船动啊!”他一边大声地说,一边着急地沿着船舷来回走动,显得手足无措的样子。

东方焜见阿强焦急不安的神态赶紧安慰他,“别担心,只要船没事就好办,先去船舱把大伙都叫起来。”

听大虎这么说,阿强急忙跑到船舱口把大家都喊起来,实话说阿强心里感到挺愧疚,自己值班的时候船漂到海上来了还不知道。

等龙老大和东方焜他们都来到前甲板时,大虎已经把栓船的缆绳从海里拖了上来。龙老大拿起缆绳的一头看了一眼,然后又递给东方焜察看。

只见缆绳的断裂处非常整齐,很显然是被利刃割断的。栓船的缆绳有四五公分粗,是用结实的粗麻线编制而成,使用前还要经过蓖蔴油的浸泡,非常的硬实,一般的刀具很难一下子将它割断。

看着缆绳的断裂处,东方焜不由自主地想起鬼岛上那具尸体的脖颈,同样也是被利刃斩断,这两者之间会有联系吗?如果是同一个人所为,那这个人又会是什么样的人?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东方焜的脑海,日本武士,难道会是她的人?东方焜想到了小山石丽,因为日本武士携带的战刀可以轻易地斩断这根缆绳没问题。而且小山石丽的目标也是鬼岛上的宝藏,很可能是她已经带人捷足先登上了鬼岛。

想到这里东方焜对大家说:“这件事有可能是日本人干的,从时间上推断小山石丽应该上岛了,后面大家都要小心,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们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少爷是说那个日本骚娘们把我们的船弄走得?”阿强生气地问。

“极有可能,不过我现在还只是猜测。”

说话间天已经发亮,东边的海平面上已经有一丝光亮透露出来,东方焜转身对龙老大说:“我们先把船驶回去吧。”

“是不是还在原来的那个地方靠岸?”龙老大问。

“嗯,咱们昨晚卸下的一些东西还在那里,靠岸后看看还有没有。”

“好,大虎准备升帆。”龙老大说完转身朝船楼走去。

大虎兄弟和海霞姑娘都忙碌起来,阿强也跟在他们后面帮把手。东方焜则走到关押汉德尔上校的舱口边,他弯腰把舱盖打开,一股腥臭味顿时从船舱里冒出来。

看到舱盖被打开,底下的三个人以为又来给他们送吃的了,都站了起来,汉德尔仰脸向上看,发现是东方焜一个人在向下望着自己。

东方焜蹲在舱口边,望着下面的人说:“上校,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现在口渴的要命,你能不能先给我们些水喝再提问题,根据《日内瓦公约》你们也应保证战俘的待遇,更何况我们还不是……”汉德尔还没说完就被东方焜打断了他连篇累牍的废话。

“好了,我给你水喝。”东方焜回头大声对阿强说:“阿强,拎桶水来。”

不一会儿阿强提着半桶过来,里面还有个水瓢。东方焜用绳子栓在水桶的木柄上,送到船舱下面。

汉德尔一口气喝了个饱,然后抹了一把嘴,仰起脸说:“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你知不知道在轮船上偷你的航海日志的那个女人的底细?”

汉德尔想了一下,没有直接地回答,而是反问东方焜,“东方先生不是跟她认识吗?”

东方焜笑了一下,“实话讲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汉德尔流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阁下既然不认识又怎么能三翻五次地冒生命危险救她?我真的不能理解。”

“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别,如果你能理解了我们之间就没有区别了,上校先生还是回答我的问题。”

“我只知道她身后有一个势力强大的组织,其它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上校也不知道她是那个国家的人?”

汉德尔摇摇头,用很坚决的口气说:“不知道,我真的不清楚她是哪个国家的人。”

东方焜见汉德尔的神情不象在撒谎,于是对他说:“这个女人来自日本,而且是辛木家族派出来的,当然她的目的跟你完全一致,都是想得到鬼岛宝藏中的那只具有神秘力量的‘命运之箭’……”

汉德尔睁大眼睛惊讶地盯着东方焜,听他说完后忍不住问:“东方先生既然不认识她又怎么会了解的如此详细?”

“是她亲口告诉我的。”东方焜毫不在意地说,“现在上校应该猜到在海上攻击你的那艘汽艇是什么人了吧。”

“难怪我当时就感觉那艘汽艇象日本人的。”

“那艘汽艇攻击了你们后,你是否追踪过它?”东方焜接着问。

“没有,那艘的速度比我们要快很多,而且它的火力也很强……”说到这里汉德尔恍然大悟,他明白了东方焜的意思,马上问:“你的意思是日本人已经上岛,而且我的人也是被他们所杀?”

“我只是有这方面的猜想,令我不解的是昨天在靠岸前,我们曾绕鬼岛航行了一周,并没有发现汽艇的影子,什么也没有看到。”东方焜如实地说。

听东方焜说到这里,汉德尔的脸上流露出恐惧之色,他心有余悸地说:“鬼岛难道真的象传说的那样,靠近它的人都要厄运降临。”

“上校怎么也相信起这些谣传?”

“所有的谣传都不会是凭空产出,都有一定的事实来源,我想鬼岛也许真的藏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上校担心地说。

东方焜微微一笑,“不过这些秘密好象跟上校先生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说完东方焜起身离开舱口。

“东方先生,东方先生,请等等……”见东方焜要离开,汉德尔大声呼喊他。

东方焜因为有自己的事情,懒得理这个高傲的家伙,径直走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