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六章 武汉会战中的川军 一,杨森二十军守卫安庆(四)

何允中 收藏 0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徐州会战期间,长江南岸的日军也乘我军在北岸空虚,派出一部在五月初占领了安徽巢湖边上的巢县(现巢湖市)和真冲、和县、含山等地,并向无为、庐江等地推进,对二十军驻守的安庆形成威胁。 杨森派副军长夏炯带了一部电台来到无为县监视敌人。此时的无为县政府已迁出了城,城里只有一些自卫队,防守力量十分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徐州会战期间,长江南岸的日军也乘我军在北岸空虚,派出一部在五月初占领了安徽巢湖边上的巢县(现巢湖市)和真冲、和县、含山等地,并向无为、庐江等地推进,对二十军驻守的安庆形成威胁。

杨森派副军长夏炯带了一部电台来到无为县监视敌人。此时的无为县政府已迁出了城,城里只有一些自卫队,防守力量十分薄弱。夏炯手上也只有保卫电台的少许队伍,还不得不抽些人出来对应地方上的突发事件,人数少的时候,无为城内只剩下一个班,形势非常危急。

正在这个时候,长江对岸的唐式遵派来的两个旅在旅长梁泽民和徐元勋的率领下渡过长江,赶到夏炯那里报到增援。看见来了救兵,夏炯高兴异常,拉着首先赶到的梁泽民旅长的手不断说:“来得正好,来得正好。我这里已经是光杆司令了。”紧接着,又指着地图给梁旅长介绍情况:“日寇一支军队由和县、含山两地于昨日下午向巢县攻击前进。该地无我军驻守,只有地方自卫队,战斗力差,无法坚持,天黑时巢县为日本人占领。我这里的指挥部里只有一排人保护电台,极盼部队到达。”说完,又指着地图上连接着巢湖和长江的运漕河说:

“现在,运漕河也只有无为县自卫队看守,没有什么战斗力。敌人今天一定要占领运漕河,使长江南岸的芜湖和巢湖的水上交通畅通,以便夹攻合肥。”说到这里,夏炯问:“你们来的时候沿途遭遇到敌人没有?”

梁旅长回答:“我们是夜间运动,没有遭遇敌人。”

夏炯说:“好!趁敌人没有发觉,你部赶快到运漕河去。一定要构筑坚固工事坚守,否则的话,无为县就无险可守了。敌人的军舰已接近大通,很快就要沿河直上了。”

梁旅接受任务,马不停蹄地向目的地赶去。当先头部队赶到运漕河边一个叫运漕的小镇南岸时,看见已经有几十个鬼子从运漕河北岸渡过河来,正在河边打桩搭桥。我先头部队八七六团第一营营长郭维藩看见敌人也是立脚未稳,立即率部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一顿手榴弹后,挺起刺刀就在喊杀声中冲过去。正在架桥的敌人受到攻击,立即甩掉手中的工具,慌忙操起武器迎战。对岸的鬼子也立即用轻重机枪扫射,可是我冲锋的部队已和敌人扭在一起,对岸的火力发挥不了威力。我后方的部队听见前面的枪声和爆炸声,已经跑步前进,纷纷赶到。我军士兵越战越猛,河边的鬼子支持不住,除了被打死的以外,余下的不顾一切跳河逃命。经过短时间的战斗,将渡过河来的敌人全部肃清。

运漕河南岸是一片开阔地,地势开阔无法掩蔽。对岸敌人见自己人完全被歼,乃不顾一切向南岸扫射和开炮轰击,我暴露在开阔地中作战的官兵不断受到伤亡,营长郭维藩被弹片击中负伤。战斗坚持到晚上,我两个团调整防线,连夜全力收集材料构筑工事,准备来日再同鬼子交战。

第二天一早,随着天空中一阵翁翁的马达声,日军三架轰炸机飞临我方上空,以燃烧弹等猛烈轰炸南岸房屋和无为县城。轰炸机过后,又有敌机来我阵地上空盘旋和俯冲投弹和扫射。此时,漕河对岸的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乘装有掩护材料的运兵船在多处强渡。一时间枪炮声大作,我方阵地烟雾不断腾起,爆炸声震耳欲聋。头天夜里赶筑出来的工事大大地发挥了作用,官兵们互相鼓励:“用鲜血换来的阵地,决不能抛弃!”人人都准备好手榴弹,旋开盖子。一俟敌船靠近时,大量的手榴弹如一群一群的黑乌鸦一样直扑向敌船,一些船被炸翻,一些鬼子被炸得就像一节节木头一样翻落到河里。狂妄的敌人没有料到我军在一夜间突然在河对岸钻出来那那样多的部队,完全被打得晕头转向,上了岸的也支持不住,纷纷向下游和北岸逃窜。逃跑的敌人又被我机枪火杀伤,结果全线溃败,剩下的退回北岸,龟缩不动。


此后一段时间,敌机经常三五架、七八架,盘旋于无为县以及附近的运漕河、大通、青阳等地,恣意轰炸,每天炸弹声,枪炮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无为县城所有的房屋被炸光、烧光,几乎夷为平地。

我一线官兵每天都要遭受敌人轰炸,每天都要修补工事。此时雨季来临,河水暴涨,河防上的工事或被淹没,或被透湿。官兵们在雨水中活动,坐在湿土上休息。一到夜里蚊子成群,围着人叫声震耳,就像一架架轰炸机“嗡”的一声对着面门直扑过来。官兵都说:“夜晚的轰炸和白天的轰炸一样可恶。”这夜晚的“轰炸”给我官兵带来的麻烦不少,不少人都得了疟疾和湿气。每个连每天都有几个人躺倒,连二营营长张弼臣也病倒被送到后方治疗。


同时,日军加紧了对武汉方面的空中轰炸。从南京等地起飞的飞机,沿江上行,安庆是必经之地。因此,安庆也成了日机“顺带”轰炸的目标。在安庆东面至菱湖之间,有一个小型机场,至日机占领南京后已经不能使用,但日军担心这里成为我国空军的前进机场,轰炸安庆时总把这里作为目标,有时返航的飞机还剩余有炸弹的,也把它丢到这里来。这样,安庆东郊总是爆炸声不断,不得安宁。

杨森想教训教训日本人,新组建了防空力量,布置在机场周围。可是日本飞机总是飞得很高,新成立的防空部队技术不精,弹药有限,试了几次,都没有结果。于是,杨森找幕僚们想办法,还是参谋长鲜光俊办法多,想出来一个点子。杨森一听,桌子一拍:“此计大妙!就这么干,参谋长,这事就由你负责!”

过了两天,日机轰炸武汉路过安庆。透过云层,发现安庆机场竟有几架涂着青天白日图徵的飞机停在地面上,透过伪装,若隐若现。日机继续西飞,但其中一架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折回身子飞回南京去了。守在机场附近掩蔽部里的鲜光俊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心中大喜,传令防空兵作好准备。

过了一会,空袭警报响起,三架日机向飞场猛扑过来。对准机场上的几架飞机不停地俯冲轰炸和扫射。这几架飞机被炸得肢离破碎,机身里的木头块块满天飞,很快燃起大火。当日本飞机向下俯冲时,飞机高度降底,一进入我防空火力的有效射程时,早有准备的一三三师三九九旅高射机枪一齐开火,一顿猛烈的对空火力在敌机上开花。一架飞机当即中弹起火,来不及拉起机头,就坠毁在机场附近地面。现场辩认结果:这架飞机是日空军木梗津航空兵团的战斗机。

这就是鲜光俊出的点子。几架飞机全是木头做的,按照图纸,刷上油漆,从空中看来就像真的一样,还故弄玄虚假以伪装,以引诱日机降底高度,日本人果然上当!

一三三师击落日本飞机!安庆市民欢喜若狂,奔走相告,敌机刚飞走,人们便扶老携幼往机场跑,要亲眼看看日本飞机的下场。杨森立即传令阻止人们向机场靠近,可是哪里阻止得了?一时在机场围观的不下万人。正在人们指手划脚、议论纷纷的时候,第二批敌机又飞临上空,随着警报声响起,人群四散奔逃。来不及逃走的有二三十人在日机的轰炸和扫射下倒在血泊中。

如果没有这后面的结局,杨森这一招将是一出十分精采的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