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岛夺宝 鬼岛夺宝 (3)

信周 收藏 1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7/[/size][/URL] 东方焜不知道什么时间才睡着,第二天太阳升得很高了他还没醒来,是阿强把他从睡梦中弄醒。 “少爷,快醒醒,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几点了?阿强。”东方焜揉揉还没睁开的眼睛问。 “快九点了,老爷在楼下的书房等你,好象有事情,快点起来吧。” 一听爸爸找自己,东方焜猛然坐起来,急忙对阿强说:“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7/


东方焜不知道什么时间才睡着,第二天太阳升得很高了他还没醒来,是阿强把他从睡梦中弄醒。

“少爷,快醒醒,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几点了?阿强。”东方焜揉揉还没睁开的眼睛问。

“快九点了,老爷在楼下的书房等你,好象有事情,快点起来吧。”

一听爸爸找自己,东方焜猛然坐起来,急忙对阿强说:“快帮我把衣服拿过来。”

东方焜边穿衣服边问阿强,“老爸今天怎么没有去公司?”

“我也不知道,老爷出去了一趟,很快又回来了,这不就让我来叫你。”

俩人急匆匆从二楼下来,阿强没有朝书房那边走,而是要出去的样子,东方焜好奇地问:“你要做什么去?”

“老爷要我去把常师傅找来,你快过去吧。”阿强说着话朝门外走去。

东方焜穿过客厅向东侧的书房走去。这里是东方聪健在家里办公的地方,平时不到公司去的时候就待在这里。

见儿子走进来,东方聪健关心地问:“早上怎么没起来吃早餐?”

“昨晚睡得太晚了,今天早上起不来了。”东方焜不好意思地笑笑说。

“年轻人也要注意身体,不要认为自己身体棒就什么也不顾,早睡早起才能身体好吗。”老爸开口就教育他。

“知道了,比我妈还能唠叨。”东方焜说着话在爸爸对面坐下。

东方聪健把粗大的雪茄放进嘴里轻轻吸了口,然后指了指放在书桌上的一只精致的小皮箱对儿子说:“打开看看。”

东方焜这才注意到爸爸面前的皮箱,他走过去,好奇地打开箱盖,顿时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原来在精制的皮箱内放着两只崭新的真正德国造毛瑟M1932驳壳枪,枪体上还裹着一层薄薄的枪油,旁边还有两个弹匣和两盒子弹。枪身是暗暗的烧蓝色,这种诱人的蓝光让东方焜血液流动也随之而加速起来。

东方焜兴奋把一只枪抓在手里,他在国外并没有使用过这种冲锋手枪,但是对这种毛瑟手枪却非常熟悉,口径7.63毫米,在中国俗称“二十响、快慢机”,他将手翻转九十度做了一个射击动作,只有使用这种手枪才用这种动作。

受后坐力的作用,毛瑟冲锋手枪射击时,枪管有一个向上的跳动,实施连发射击时,除第一发弹外,其余都将越来越高地射到天上,因此中国人使用毛瑟手枪进行连发射击时,将枪身翻转90度,枪身平放,这样连发射击的枪弹,就会借着枪管沿枪身轴线的跳动,很自然地成一个扇面横扫出去。

东方焜把枪拿在手里反复地端详着爱不释手,在他的记忆中这是父亲送给他的最好礼物,开玩笑地对父亲说:“离我的生日还有两个月,您怎么提前给我礼物了?”

东方聪健嘴里叼着粗大的雪茄笑而不答。

看到父亲的表情,东方焜心里自然明白父亲送他枪的意思,高兴地对父亲说:“看来爸爸肯定是同意我去寻找宝藏了。”

看到儿子如此喜爱这两把枪,东方聪健心里也非常高兴,难得儿子有喜欢的东西,他点点头笑着说:“今天上午我刚托朋友给你搞到的,真正的德国造,非常难得。你一定要用它们保护好自己。”

“您就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事。”东方焜若无其事地说,眼睛却仍然看着手里的枪。

“不过你一个人去我是不放心,必须要有人陪你一起去。”

“让阿强陪我去就可以。”东方焜轻松地说。

“我就知道你想让阿强陪你去,光他自己不行,你们俩人我还是不放心。”

东方焜把枪又放回皮箱内,望着父亲问:“那您还让谁跟我一起去?”

“常松林,咱们煤矿的护矿队长,他为人正直而且有一身的武艺,有他跟你一起去我就放心了。”

“我知道了,阿强的师傅对不对?”

“你知道了?这就更好了,常师傅是我到这里后一个老朋友介绍来的,而且朋友暗示我常松林是共产党的人,这也是我很赏识他的一个重要原因......”

东方聪健的话还没讲完就被儿子打断了,“什么!您说这个常松林是共产党?”东方焜惊讶地问。

东方聪健对儿子的表情有些不太理解,于是反问道:“不错,不过我也不能太确定,因为朋友只是暗示他是共产党的人,有什么不好吗?”

“不可以,我不能让他跟我一起去......”东方焜边说边摇头。

“为什么?”东方聪健不解地问。

“因为他是共产党的人。我在美国的时候,报纸上提到共产党时都说他们是一群不可理喻的人,不能让这样的人跟我一起去做这么重要的事情。”东方焜的态度很坚决。

东方聪健想不到儿子会有这种认识,猜想可能是与他在国外看到的媒体宣传有关,对儿子解释说:“我不知道国外是如何报道共产党的,但是我知道中国的老百姓都喜欢他们,而且共产党是最坚定的抗日力量,如果没有他们很难想象日本人会把中国糟蹋成什么了,共产党决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

“爸爸,正因为我不了解共产党,所以才不能让常松林跟我一起去,寻找宝藏这件事的艰巨、危险和重要性您都清楚,我怎么能让自己不了解的人一起去呢?”东方焜固执地说。

父子俩正在争执中,阿强陪着一个人走了进来,东方焜见来人三十出头,中等身材,对襟褂子敞着怀没有系扣,肩膀上斜挎着一只二把盒子,剪着平头,头发都直立着使人看起来很精神。走进来后向爸爸一抱拳,声音宏亮地说:“老板找我。”

东方聪健急忙从书桌后站起来,走到书房中间亲切地对来人说:“常师傅,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说着话对扭头对东方焜说:“这位就是我对你提到的常师傅,快来拜见......”

“犬子东方焜,刚从美国回来,以后还多请常师傅教导。”边说边拉着常松林的手在旁边的两把太师椅上坐下。

“哈哈……客气了,我对东方公子早有耳闻,今日相见真实一表人才。”常松林豪爽地说。

“常师傅好。”东方焜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常松林给他的第一印象还可以,虽然外貌不是很出众,却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感觉。

阿强转身出去,不一会用茶盘端着一个盖碗进来,轻轻放在常松林手边的高腿茶几上,随后退到一旁。

“常师傅,今天找您来是有一事相求,小儿在国外闲来无事,喜欢探寻一些古墓、宝藏什么的。他最近弄到一些资料,三十前德军的一艘军舰在黄海遇险,沉没前在一个海岛上藏匿了一笔宝藏,这不着急着要去寻找。您知道寻宝是很危险的事情,所以想拜托常师傅......”

常松林笑着点点头,“我明白老板的意思了,您想让我替少爷保驾护航?”

“正是这个意思,我知道常师傅在胶东一带有许多朋友,到时候难免要请朋友帮忙。”东方聪健客气地说。

“没问题,很愿意跟随少爷前往。”常松林爽快地说。

没想到东方焜在旁边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这是我爸爸的意思,正因为寻找宝藏是件危险的事情,我才不能让其他人跟我一起去冒险。”

东方焜的话让俩人都一愣,东方聪健感到很尴尬,但当着常松林的面不便发火,只能不好意思地说:“请常师傅不要介意,小儿自幼在国外长大,对我们这里的礼节不了解,请常师傅多包含。”

常松林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哈哈......没什么,我很喜欢少爷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有什么话当面讲出来,比闷在心里强一千倍。”说到这里常松林思考了一下,随后接着说:“不去也没关系,我写两封信让少爷捎带着,在青岛那边有几位好朋友,有事可以去找他们,也许能帮上忙。”

“这样最好,真是太谢谢常师傅,您写好后交给阿强就可以。”东方聪健对常松林的大度深表感激和敬佩。

又聊了几句后常松林就告辞离开了,东方聪健把他送出小楼,重新回到书房后对东方焜说:“你看看人家常师傅的胸襟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被人拒绝了还能替你着想主动写信,以后你会逐渐了解共产党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东方焜没有说话,他承认常师傅是个好人,但是一下子让他改变对共产党的看法还有些困难,毕竟在他的意识中接受的反面宣传很多,很难消除这些观点。

这时阿强送走常松林后又回来了,他兴奋地问东方焜,“少爷,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抓紧时间准备一下,下午我们就去青岛。”东方焜因为心里还惦记着从德国人手里救岩丽的事情,所以急于赶去青岛。

东方聪健急忙对阿强说:“你先去常师傅那里拿上信,同时向他打听一下他的哪些朋友都是做什么的,如果你们真的遇到事也好去找他们。”

“好,过会我就去师傅那里取。”

东方聪健又叮嘱儿子,“我在青岛的两家银行里都存着钱,如果需要就取,一定要注意安全。”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您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东方焜不奈烦地说,他现在还难以理解做父母的心。

东方焜提着父亲送给他的两只毛瑟手枪从书房出来,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整理携带的物品,刚走到一楼的客厅,忽然看见妈妈坐在那里,眼睛紧盯自己,禁不住心里一怔,心说不好,妈妈肯定是知道要去寻找宝藏的事了。

“妈妈,您坐在这里干吗?”东方焜立刻满脸堆笑朝妈妈走过去。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妈妈一脸的严肃,不过话里却掩盖不住慈爱,本想说得严厉些,可口气仍然是柔软得。

“嘿嘿……,是老爸送给我的小礼物。”

“你少跟我在这里嘻嘻哈哈,你们爷俩的事甭想瞒过我去。”

“您都知道了?老妈,您不会阻止儿子精忠报国吧,小时侯您可是常给儿子讲岳母刺字的故事。”东方焜边说边坐在母亲身边,抓起母亲的手,撒骄地把自己的脸贴在母亲手背上。

“哎。”母亲轻轻叹了一口气,用手温柔地抚摸着儿子的脸庞,疼爱地说:“焜儿,妈妈不是不让你去,可你回到家才几天时间,能不能多待几天,陪陪妈妈。”

“妈妈,我知道,可这件事真的非常紧急,我必须在明天早上前赶到青岛,否则就来不及了……”说着话东方焜忽然看到妈妈的眼泪悄悄地滴了下来,他急忙掏出手帕轻轻地给妈妈擦了擦眼泪,强装笑脸,“我很快就回来,最多十天半个月,回来后一定陪妈妈待上两年,绝对不出家门了,您看可以了吗?”

母亲被东方焜的话有逗乐了,“你少给我耍贫嘴,你能老老实实陪妈妈一天,我就知足了。”说着话妈妈从手腕上摘下一串佛珠,亲手给东方焜戴到手腕上,然后叮嘱说:“这里妈妈在佛祖面前求来的,它会抱你平安得。”

“谢谢妈妈,我该去准备东西了。”

“办完事情就赶快回家,别让妈妈担心。”

“知道了妈妈。”

东方焜说完赶紧起身回楼上整理东西,随后与阿强赶往青岛,开始了惊险的寻宝之旅。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