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百里奔袭

iverry6000 收藏 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URL]   赵天霸带着战士们来到山寨里面,土匪们还在睡梦中,随着新一团战士的身影消失在一座座房屋又从房屋中出现,沉睡中的土匪都没有什么痛苦的被送上了西天,天亮的时候赵天霸已经坐在山寨的聚义厅里面清点着战利品。   赵天霸在这个聚义厅里对新一团的基层干部说道:“这里的地势大家都看到了,典型的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赵天霸带着战士们来到山寨里面,土匪们还在睡梦中,随着新一团战士的身影消失在一座座房屋又从房屋中出现,沉睡中的土匪都没有什么痛苦的被送上了西天,天亮的时候赵天霸已经坐在山寨的聚义厅里面清点着战利品。


赵天霸在这个聚义厅里对新一团的基层干部说道:“这里的地势大家都看到了,典型的易守难攻,所以我打算把这里作为我们最后的根据地,除了一部分武器装备和过冬的物资,其余的东西还存放在这里,我会留下一个连的士兵在这驻守,一来保护存放在这里的物资,二来就地消灭前来的土匪。刘涛你暂时负责一下这里的事情,那条近五百米狭窄的山路最少要安排三道哨卡,其余的人跟我回团部。”


赵天霸带着部队回到了二道梁子,连续的几场胜利,整个部队都洋溢着欢乐,前些日子笼罩着部队头上的悲观情绪一扫而空,不管是干部还是士兵都变的充满了干劲。赵天霸再次集合了队伍:“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老子我的队伍有一个宗旨,那就是‘吃啥不吃亏’,所以老子准备带着你们从小鬼子的身上讨点利息回来。侦察排,去前面打探一下鬼子部队的动静,其余的人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安排人手制造蓑衣,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老子要带你们进行一次远距离的奔袭。”


整个新一团像一台上满发条的机器,在赵天霸的带动下快速的运转着,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所剩的只是派出去的侦查员准确的情报。


赵天霸为这次远距离地出击做了周密的准备工作,每个战士都配备了一件蓑衣,一个斗笠,斗笠里面塞满了布条,加强了对寒冷和风雪的抵抗。再加上日记纯熟的对滑雪板的操作,可以是新一团的战士在10分钟内对3公里外的敌人发动突然袭击。


夜晚降临,晚饭后所有的战士都和衣而卧,身边摆着自己的武器。赵天霸估摸着侦查员外出的时间,猜测着侦查员发现目标与团部的距离,计算着应该在部队出发前带多少食物。


侦查员终于在第二天的傍晚回到了团部,向赵天霸汇报说:“团长,日军有一个联队在距离我们60里以外李大人庄驻扎,正在向附近的水泉城撤退。其余的地方没有发现日军活动的迹象。”说完后侦查员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休息,留下赵天霸在煤油灯下思考着。


“60里的距离,来回120里,战士在有滑雪板的情况下大概3个小时后可以到达目的地,如果选择在凌晨5点这个人最容易发困的时间发动突然袭击,那么就需要在深夜1点半出发,留出半个小时的时间处理鬼子的哨兵。虽然人数上面比较吃亏,但是从机动性以及出其不意的攻击上来看,这次行动还是可以实施的。”赵天霸在脑子里面设想了战斗的最佳方案,对日军进行突然袭击,在日军将部队组织起来之前利用滑雪板迅速撤退,然后依仗滑雪板在雪地上可以快速移动的优势,在广阔的空间不断的骚扰敌人。


赵天霸想完后,走出屋子,对团部执勤的士兵说道:“去将部队连级以上的指挥官都给我叫来,我要布置作战任务。”


时间不大,新一团所有的连级以上的干部都来到赵天霸的指挥部,赵天霸指着作战地图上李大人庄坐在的位置开始布置偷袭日军的作战任务。赵天霸对着围在团部平铺着军事地图的干部们说道:“这次战斗的简单来说就几句话:一,战斗开始的时候要出其不意的进攻;二,敌人将军队组织起来之前要快速的退出战斗;三,敌人撤退以后要快速的追上去不停的骚扰敌人;四,在局部兵力占优势的时候,就地消灭所有敌人然后快速脱离战场;五,绝不恋战,占便宜就撤;六,做好持久战斗的准备,敌人走到哪我们就追到哪,只要敌人不进城,我们就要和他们纠缠到底。谁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如果没有的话就去组织部队,凌晨1点半出发。”


所有参加战斗的指挥员在听完赵天霸的命令之后回到自己的部队,开始做战前的最后一次准备工作。


时间慢慢的流失,凌晨一点二十五分所有的新一团战士都在月光下静静的站立着,等待团长赵天霸的出现。


赵天霸身穿蓑衣头戴斗笠,背后背着一把马刀,手里提着滑雪板来到战士面前,“现在是新一团向鬼子复仇的最好机会,今天我们的目标是整整一个联队的日军,对于我们这个人数只有一个营却顶着一个团称号的部队来说,敌人是我们的三倍,你们怕不怕。”赵天霸对着战士们高声喝问着。


“不怕,我们要给死去的战友报仇。”三百多个热血男儿一起发出的吼声在夜空中传出深远,似乎要让整个世界都听到他们的怒吼。


“战斗前告诉你们我曾经的经历,我曾经带领我最早的一个连的部队和鬼子的关东军进行过刺刀战,结果是所有的日军都死在我和我战士的刺刀下。我说这个的意思是告诉你们,鬼子也是人,也是两个肩膀上抗一个脑袋的娘生爹养的,他们并不可怕,只要你们能按照我事先做好的战斗安排行动,胜利就是我们的,也只能是我们的,出发。”赵天霸一声令下,月光下三百多个黑影踩着滑雪板顶着天空中飘落的鹅毛大雪渐渐远离了二道梁子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对人数是他们三倍的日军发动了进攻。


两个半小时之后,赵天霸在距离李大人庄还有2里距离的位置上停了下来,对身后战士说道:“现在开始伪装,相互之间在蓑衣上铺满地上的白雪,十分钟后发出,尽不要露出蓑衣的颜色。”说完后赵天霸叫过身边的李伟互相用地面上白皑皑的雪覆盖在蓑衣上,几分钟过去后,整个新一团的士兵已经和天地融为一体,变成这白色世界中的一部分。


部队慢慢接近了李大人庄,经过仔细搜索发现了两明两暗四个哨兵,赵天霸看看手腕上的手表,时针已经渐渐指向五点的位置。赵天霸一挥手,八个侦察排的战士分为四批向四个放哨的日军潜伏过去,时间不大,四个位置纷纷打出暗语,赵天霸带领着部队进入到李大人庄内部。


部队听着从民房中传出来的日军的鼾声,偷袭行动正式开始。战士们手中紧攥着的锋利的刀反射着月光,轻轻的解下脚下的滑雪板,分出十个十人小组摸进房间,无声无息的将熟睡中的日军送上了西天,最后拿着日军靠放在墙壁上的武器返回屋外。


赵天霸看着进入屋子里面的战士都安然退了出来,悬着的心放进肚子,带头向前面的目标前进。一声开门声突然响起,接岗的日军和赵天霸面对面撞在一起,赵天霸急忙伸出右手捂住日军的嘴,然后左手伸到日军的脑后,双手一用力,扭断了接岗哨兵的脖子。


“怎么了?武田君,出了什么事?”屋子里面响起了另外一个接岗日军的声音,随着这个日军在屋子里面大声的问话,屋子里面还传出一阵杂乱的起床的声音。


“准备战斗。”赵天霸左手从腰间抽出手枪,右手将背后背着的马刀向外拽了拽。几个日军下地的声音响起,日军那特有军靴的声音清楚的告诉赵天霸这次出来的人至少在三人以上。赵天霸示意李伟和新一团的一个士兵分别藏身在大门两边,然后提起了已经被赵天霸扭断脖子的日军的尸体面向大门的挡在身前,空出来的右手摸向插着匕首的裤腿。


“武田君,你在干什么?怎么刚才不回答我的话。”两个鬼子端着枪,警惕的打开大门,看到对面站着的战友,放松了警惕,将枪栓拄到地面上说道。


李伟和那个躲在大门一旁的战士,捂住了两个日军的嘴,将一直紧攥在手中的匕首划过了两人的喉咙,然后将两人的尸体向大门两侧拉去,赵天霸从已经死去的武田身后闪出,手中的飞刀直奔另外一个出来看情况的鬼子射去。


由于最后的鬼子站的位置是屋子的门前,距离大门比较远,在赵天霸的匕首扎进他喉咙的那一瞬间,这个鬼子下意识的扣响了手中的扳机,沉静的夜里清脆的枪声惊醒了所有在梦中的日军。


“给老子杀。”赵天霸冲进院内,一脚将横在屋门前的尸体踢进屋内,随着尸体同时进去的还有两颗冒着烟的手雷。两声巨大的手雷爆炸的声音,揭开了双方交火的序幕。


周围纷纷传来大门被一脚踹开的声音,然后是杂乱的枪声和手榴弹手雷爆炸的声音,少半个李大人庄陷入一片火海。两分钟过去了,赵天霸听着渐渐迫近的日军军靴踏在雪地上的声音,下令部队撤退。整个新一团的士兵脚踩滑雪板,双手频频将手中的滑雪杖扎进地面,如风般的撤出了李大人庄,身后留下了咆哮的日军和日军无奈的枪声。

赵天霸带领着新一团的战士快速的撤出村外,脱离了战斗,将村里的日军远远的甩在身后。当部队到达安全位置后,赵天霸回头看去,一队日军正从村口追来,下了一夜的大雪将本已有半尺深度的积雪又加深了一截,日军在漫过高腰军靴的雪地里艰难的行走着,速度可想而知是慢的可怜。


赵天霸停下身子,告诉身边的传令兵:“通知各连,暂时不要对这股日军发动攻击,放他们再前进50米,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敌人。”传令兵下去传达赵天霸最新的命令,赵天霸继续看着这股负责追击的日军。


追击的日军在离开村子不到二十米的时候,村口的火光下出现一个日军军官的身影,对着这支已经追出村口的日军部队喊了几句,这支部队停止了前进,戒备着返回村内。


“追上去,干掉这股鬼子。”赵天霸看到煮熟的鸭子要飞,下达了追击的命令,新一团的战士一手端着枪,另外一只手拄着滑雪杖在两腿之间的雪地上猛点几下,向后撤的日军追去,新一团战士与这队日军的距离越来越近。


日军断后的士兵发现了正快速向他们冲来的新一团士兵,扣动了手中“三八大盖”的扳机,日军枪声刚刚消散,新一团战士的枪声紧跟着就响了起来,如果说日军的枪声是二踢脚,那么新一团战士的枪声就是大年三十放的5000响的鞭炮。在连绵不断的枪声中,距离村口这不到20米的距离成了一道死亡空间,日军惨叫着倒在雪地上一动不动。


村口激烈的枪战,惊动了村内更多的日军。日军的增援部队快速的到达了村口,看着将要被打残的这支日军小队,日军的增援部队迅速做出反应,所有的武器同时向新一团战士所在的方向倾斜着弹药。


赵天霸看到进攻受到了日军的火力压制,不得不再次将部队后撤了近百米的距离,和对面的日军僵持着,赵天霸看着村口紧张戒备的日军,命令大部队继续后撤,只留下十几名神枪手游弋村口伺机歼敌。


村里的公鸡打响了预示白天将要到来的啼叫,和往常一样,狂暴的西北风开始肆虐在黎明之前的夜空,雪花伴随着好似刀子一样的大风打在所有人的脸上,刮得每个人的脸上都生疼。


天地之间出现了一道由狂风和大雪组成的大幕,能见度不足20米,赵天霸突然发现自己周围士兵们身穿的蓑衣在这雪幕中有比较明显的差异:年头较老的颜色比较暗淡的在20米内基本上已经看不见了,而那些最近才用茅草编制的蓑衣却仍然十分明显。赵天霸叫过一个身穿新蓑衣的士兵,测试着新蓑衣在这风雪交加的夜空中能见的最远的距离——25米。


“我命令,所有穿新蓑衣的战士都将蓑衣脱掉,穿布军装参加战斗。”说完后,赵天霸带头脱下了自己身上那件新做的蓑衣,穿着蓝色的八路军军装踩着滑雪板向村口划去。


赵天霸带领着部队再次接近李大人庄的村口,日军的身上的那身土黄色的军装在雪夜里是那么的明显,所有的战士都在距离日军20米外的地方端枪瞄准着,对面的日军却丝毫没有发现危险已经降临到他们头上。


土黄色的军装在这片暴风雪肆虐的夜幕里虽然能带给日军温暖,同样也告诉了新一团战士日军所在的准确位置,平时任何场合下的战斗这五米的距离可能都不算什么,可是在此时此刻,五米的能见度已经决定了这场战斗的结果。


整整两分钟的默认目标的准备时间,驻守在村口的八十多名日军分别被两到三名八路军战士的准心精准地瞄到了头部,从第一枪响起到最后一枪结束,不到二十秒的时间,驻守村口的日军纷纷栽倒在地,再没有一个活人。


赵天霸快速的下达着命令:“一营长,带一个排的战士进村负责阻击敌人;另外再派一个排的人火速打扫现场,将战利品运送到放置蓑衣的地方;其余的人原地埋伏,准备消灭敌人的后续部队。”一营长带人进入村内设置了一道阻击线,其余的战士快速的将地面上的日军身上所有能用的东西统统拿光,一切都井然有序迅速的被完成,从枪响到安全撤退一共用去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日军部队赶到现场的时候,看着已经被拔下棉衣的战友的尸体,愤怒地纷纷冲出了村口,立刻遭到了埋伏在雪地里面新一团战士的伏击,丢下满地的尸体再次退回到村内。


赵天霸看着狼狈撤退进村子的日军下达了追击的命令:“一营长,带着人给老子追上去打。不要在乎弹药,能见度这么低,等你瞄准敌人的时候他们已经跑远了,现在只要估计着大方向正确,就给老子开枪。进入村子后,找黑暗的地方就地埋伏,只要发现敌人就开枪,趁着天没亮鬼子的衣服显眼,多杀几个。”


“是,保证完成任务。”一营长说完带着部队,对着撤退的日军一阵掩杀,一直杀到对面的日军也开始学着他们的方法,对着村间的小路一通乱打才找地方藏了起来。


一山不容二虎,日军不允许八路军在他们驻扎的村子内存在,日军的指挥官连夜先后发动了四次清剿,都因为他们服装在雪夜里比较显眼而被新一团的战士打退,面对在房顶和地面配合的新一团战士的攻击,日军的指挥官下达了炮火掩护,点燃所有八路军占领区域房屋的命令。一时间,日军前赴后继自杀式的冲向新一团占领的民房,在爆炸声中终于点燃了所有靠近八路军方向的房屋,雪花在大火中融化落在被点燃的房屋上发出滋滋的声音,村间的道路被火光照的亮如白昼,赵天霸看着眼前的一片火光,自己的优势已经消失,只能无奈地率领着部队退出村外。


新一团和日军就这么一直僵持着,直到天色放亮。在这期间,赵天霸统计了一下缴获的武器,通过缴获武器的数量,得出经过这一夜的战斗消灭了将近500日军的结论。赵天霸看见天色已经放亮,能见度已经大大提高,穿不穿蓑衣都会被日军远距离发现,就带着部队取回蓑衣,中途还就着地面上的冰雪吃下了出发前准备的已经被冻得很瓷实的窝头。


“报告团长,日军已经集合了队伍向水泉县城撤退。”侦查员向赵天霸报告着最新的敌情。


“以排为单位,追上去,拖住他,决不能放这群狗日的出了这片山区。”赵天霸一声令下,新一团的战士踩着滑雪板,扇子面一样的在雪地上铺开,躲避着天空中飞来的迫击炮弹,向日军追去。


滑雪板在雪地上显示出出色的机动性,新一团战士时而出现在日军前方,时而绕到日军的两侧,时而聚拢部队出现在日军的后面,每次出现都是打完就走。


日军的指挥官完全被这种骚扰战打的郁闷到了极点,每次集合好增援部队赶到交战位置,却发现八路军已经远去,视线中只剩下了一排穿着蓑衣的身影;集合起队伍返回头想与这支八路军进行主力决战,谁知人家根本不理你那一套,出现在你们前的仅仅是几十人的小股部队,用枪打是打不到,用炮炸是目标太分散,把所有炮弹都打完也不一定能炸伤一个更不用说炸死了。不到十里路的距离,连死带伤已经减员将近三分之一,日军指挥官打开军事地图,计算着部队现在的位置与水泉县城之间的距离。日军的指挥官在地图上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在他们回水泉的路上有一道山谷,通过这道山谷回水泉县城是最短的路径,其余的路程最少都要比这条路多出五十里。想着后面阴魂不散的八路军,日军指挥官决定将部队一分为二,派出部队中最精锐的中队抢占这道山谷,在山口处设下掩体据守待援。


日军的大部队重新返回头做出一副主力决战的姿态,掩护抢占山谷的中队。新一团的战士看到眼前的日军又一次停下脚步转身向他们冲来,纷纷后退与日军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一营长,你带一个排的战士从远处绕到鬼子后面袭扰鬼子的后队,其余的人原地与鬼子周旋,今天就是脱也要把这群狗日的拖死在这茫茫大山里面。”赵天霸向一营长说道。


一营长带着部队从远处向日军的身后绕去,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一营长带出去的一个士兵来到赵天霸面前说道:“报告团长,我们在向日军后方运动的过程中发现一串新鲜的脚印,脚印的方向是水泉县城。一营长根据脚印判断,这队日军人数大约是一个连左右的人数,一营长已经带队追了下去。”


赵天霸猛的一拍脑门说道:“我说这次小鬼子怎么不像前两次那样,只要我们一后退,就转身接着向水泉走,原来这里面有猫腻,既然你用这么大的本钱掩护那个连队,我就更不能让你得逞了。传我命令,一连、二连立刻支援一营长,一定要消灭掉鬼子那支单独行动的部队。”


日军的联队指挥官看着呼啸着从远处向他们身后疾驰而去的八路军士兵,知道他的计划已经败露,在祈祷占领山谷那个中队可以率先到达之外,只能无奈地向部队下达了快速增援山谷日军的命令。

一营长带领着那一个排的战士在日军负责占领山口的中队身后不断骚扰,陆续有十几个日军被他们打死打伤。日军的中队长像他们的联队长一样,拿眼前这股在雪地上移动速度快,打完就跑的八路军没有一点办法,上级的命令要执行,受伤的伤员要治疗,不得已,日军的中队长分出一个小队的人手专门负责警戒在身后不断骚扰他们的八路军部队。


零散的枪声在茫茫大山中不时响起,一营长始终尾随着这支取向不明的日军中队,山口渐渐接近,日军的行军速度再次加快。


“我日,鬼子要占领山口。”一营长看着不远处那两座银装素裹,高耸入云的大山,顿时明白了日军的意图——占领险恶地形,利用地形摆脱新一团这种牛皮糖式的战斗方式。“都别打了,快速占领远处的山口,一定要在鬼子之前到达并守住那里。”


一营长带着那一个排的战士与日军开始赛跑,日军的子弹不时划破长空从他们的身边飞过,他们终于在日军之前到达了山口,到达山口的时候队伍里已经出现了伤亡的情况。


山谷入口处是一片空旷的土地,日军的那个中队在八路军战士刚刚到达山口之后就压了上来。这是一场鱼死网破的战斗,防守方的八路军战士誓死守在山口,不放日军通过,进攻方的日军为了彻底摆脱整整与他们纠缠了几个小时的这支打完就跑的八路军,为了能活着进入水泉县城,双方在山谷入口处进行了激烈的战斗。


长时间持续不断的枪声,让已经郁闷了很长时间的日军出了一口恶气,尽管并没有消灭几个敌人,但是相比较昨天晚上到之前那段时间只能挨打却打不了人的情况现在这种硬碰硬的打法才是他们最喜欢的战斗方式。


这个中队的日军就像是红着双眼的野牛,嗷嗷大叫着向新一团的战士冲来,前面的日军倒下,后面的日军立刻补上继续进攻。地面上厚厚的积雪影响了日军的移动速度,成为新一团战士的活靶子。新一团战士死守在山谷入口,日军的迫击炮和掷弹筒发挥了威力,双方的战斗人数在迅速下降。


一营长看着刚刚被打下去,正在酝酿新的攻势的日军,清点了一下部队的伤亡情况,在不到二十分钟内,他带来的这个排的战士只剩下了8名。一营长焦急的向日军的身后看着,希望自己派出去向团长报告情况的士兵可以带来支援的部队。


时间过的那么的慢却又那么的快,增援的部队还没有出现,日军新一轮的攻击已经开始。在迫击炮与掷弹筒的火力压制下,日军的部队倾巢出动向山谷入口冲来。


在日军的枪林弹雨下,一营长带着仅有的八名战士向日军发动了最后的进攻,战士们平静地端起刺刀与日军战在一处,没有撤退,没有呐喊,伴随着接连不断的几声手雷爆炸的声音,战士们完成了他们最后的使命——与侵略者同归于尽在阵地上,每个战士在临死之前都带走了他们四倍以上人数的日军。


日军的中队长看着眼前的景象,自己一个中队的人数现在竟然在战斗结束后只剩下了一个小队还有作战能力的士兵,想着八路军那在雪地上可以飞快移动的滑雪板,他连忙开始设置防御工事。


毫无意外的八路军战士最先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攻击和防御的双方出现了转换,6:1的兵力优势,超强的移动能力,成为日军中队长的梦魇,在所有士兵都被八陆军消灭之后,已经受伤的日军中队长掏出手枪,对着自己的头颅扣动了扳机。


一营长带领的那一个排的战士已全部牺牲的代价为八路军增援的部队赢取了时间,彻底截断了这支日军企图撤回水泉县城的归路。当日军增援的大部队赶到山谷入口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被八路军包围在中央,雪地里的长途跋涉,再加上一路上八路军不停的骚扰,日军上至联队长下至普通士兵都生出了穷途末路的感觉。


赵天霸来到山谷入口,看着已经被战士们收集起来的一营长等人的尸体,大声地对战士们说道:“一营长是个爷们,就算死也死在了阵地上,没有后退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样让我们的兄弟白白的死在鬼子的手里吗?”


“给一营长保守,杀光小鬼子。”战士们手中的刺刀明晃晃反射着太阳照在上面的日光,锋利的刀锋直指日军集结的位置,所有的战士都红着双眼等待赵天霸的命令。铺天盖地的杀气在战场上蔓延着,双方的军队都在等待着最后决战时刻的到来。


“我命令,一连从左面进攻,二连从右面进攻,其余的人和我守在山口。战术不变,运动战中消灭对面的小鬼子。”赵天霸一声令下,一连和二连的战士向日军的两侧运动,双方在冰天雪地中开始了比拼战斗意志的消耗战。


日军的指挥官看着队伍中的伤员,将部队摆出一个圆形的防守阵型,伤员被集中安置在队伍的中央,整个部队像一直缩起头来的刺猬,一点点的向山口移动着。


“我让你顾得了头顾不上腚,顾得了地面顾不了天空。迫击炮给老子炸,照准鬼子人堆里炸。”迫击炮弹,怒吼着冲出炮膛,在日军的队伍中爆炸,日军一阵骚乱,为了躲避天空总降落的迫击炮弹,日军的士兵开始四散奔逃,圆形的防守阵型被冲散,脚下厚厚的积雪严重限制了日军的移动,很多日军在躲避炮弹的时候摔倒在雪地上,“刺猬”露出了没有任何防护的肚皮,负责两侧攻击的一连和二连趁机对日军发动了进攻。


新一团的士兵就像是正在雪地上的捕猎的狼群,激进耐心的寻找着时机,随时都会给坐在猎物一方的日军以致命一击。赵天霸就是这群正在狩猎的狼群中的头狼,用他的声音和手势,指挥着新一团战士们的前进与后退。


这场猎人与猎物的战斗中,双方都显得十分谨慎,任何一个失误都会导致角色的互换。日军的指挥官甚至摆出了一个小队日军做为诱饵,想让一连和二连这两颗尖锐的狼牙集中在一起,以优势的火力尽可能消灭多一些有生力量。


赵天霸作为这个狼群的头狼,及时的发现了日军的企图,“不要管敌人的小部队,只要敌人的主力死光了,一两支小股的鬼子掀不起大浪来。”战场是出现了一道奇异的情景,两个部队各打个的,赵天霸派出去的一连和二连不管山口阵地的情况专心骚扰日军的大部队,日军排出来的小队一心一意的向山谷入口的八路军坚守的占地发动了进攻。双方谁的指挥官沉不住气,顶不住压力就会导致整个战争天平的倾斜。


跟随赵天霸防守山谷入口的新一团战士看着人数是自己三倍的正在向山谷接近的日军有些失措,因为这里有他们的团长,对团长生命安全的担心让他们停下了本来瞄准日军大部队的炮口。“发什么呆,给老子炸,等这小队鬼子兵到100米之内的时候再理会他们。”赵天霸对着身边的几个操作迫击炮的士兵吼道。


狼群里每次捕猎的时候总有吸引对方主意的个体,这次吸引对方注意力的任务落在赵天霸的头上。多年来的战斗经验让赵天霸的心理素质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一百五十米之外鬼子射来的子弹,似乎是由塑料制成没有任何杀伤力的东西,赵天霸直接将其无视。


日军越来越接近赵天霸所在的山口,赵天霸看着已经进入百米距离的日军小队,下令开始阻击,赵天霸手里端着“捷克式”,又开始了他那神枪手教学式的射击,赵天霸不停变换着射击方式,单发,连发,点射,令人眼花缭乱地交替使用,百米距离之内,日军纷纷被击倒在地。一梭子子弹打完之后,至少有十个日军被赵天霸放倒。


赵天霸身边的战士佩服的五体投地,一梭子子弹放倒十多个鬼子,乖乖,真是神了,难怪刚才对眼前的鬼子于视无睹,原来是真有本事。不过说回来,没有本事能当团长吗?


日军的小队仍在前进,位于这个突击小队身后的日军联队长看见先头部队已经接近山谷入口,下了一个直接导致他们全灭的命令。“所有人立刻向山谷前进,占领山谷入口。”


本已无心再战的日军得到这个命令后,争先恐后的向山谷跑去,所有人心里都明白,只有进入山谷,在那片狭小的空间里,八路军的活动才会受到限制,他们面对的攻击才会只来自一个方向,他们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对生的渴望是日军在向山谷前进的过程中警戒低的可怕,游弋在日军周围的一连和二连抓住了机会,全力向日军发动了攻击,不再是骚扰,不再是打完就撤,完全是致对方于死地的狮子搏兔样的打法。


日军的联队长发现势头不对的再想从新将部队组织起来的时候,一颗子弹命中他的头部,子弹穿过了他脑袋,在他的脑袋前后开了两个窟窿。日军联队长的尸体栽倒在地,日军的部队开始大溃败,所有的人都唯恐被身后的八路军追到,纷纷扔到身上所有的重物,空手向山谷跑去。


从赵天霸带队来到李大人庄开始日军一直被赵天霸牵着鼻子打,在日军联队长死后,所有还活着的日军心里再也没有打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信念,唯一的想法就是想逃出眼前这群中国魔鬼的手心。


战斗打到这种程度,胜负已经没有任何悬念,赵天霸根本没有给日军投降的机会,新一团所有士兵的枪膛里不停的向外发射着子弹。单方面的屠杀进行了两分钟,二十分钟后,赵天霸带领着新一团的士兵撤出战场,向团部所在的二道梁子前进。


赵天霸带领新一团在这次战斗中来回奔袭了进150里耗时14个小时,创造了当时奔袭距离最远的记录,赵天霸的名字在二战区开始广泛流传,导致赵天霸部队所在的地盘中所有的土匪纷纷搬家。老百姓说赵天霸是“一个好汉护三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