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临危受命

iverry6000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URL]   赵天霸整个无所事事的在策反营里面转来转去,看着眼前的日军战俘都已经彻底投降,觉得日子过的十分没劲,一想到以前日子里隔三差五就能放进嘴里的烧鸡和汾酒,赵天霸的嘴里忍不住就会出现口水。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进山里去找点野味。”赵天霸静极思动,想到这里,赵天霸变带着自己的两个难兄难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赵天霸整个无所事事的在策反营里面转来转去,看着眼前的日军战俘都已经彻底投降,觉得日子过的十分没劲,一想到以前日子里隔三差五就能放进嘴里的烧鸡和汾酒,赵天霸的嘴里忍不住就会出现口水。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进山里去找点野味。”赵天霸静极思动,想到这里,赵天霸变带着自己的两个难兄难弟离开策反营,进入了大山。


一路走来,地面半尺厚的积雪出现了三条不规则的脚印,正午的阳光照射的雪地上别有一番风情。“跑,你个兔崽子倒是接着跑啊。”赵天霸一边得意的哈哈大笑的说着,一边伸手把陷在雪地中已经无力逃跑的野兔的耳朵抓在手里,随着手掌呈刀状砍在野兔的耳朵上,中午的伙食已经解决。


“他们给我一个力量,他们给我一个方向,他们说那就是幸福,我充满希望,飞来飞去,飞来飞去,现实是个笼子,我像一只小鸟。”赵天霸嘴里哼哼的前世曾经听过的摇滚,觉得自己这些日子过的实在憋屈,忍不住在茫茫雪地上发出一声大吼。“娘的,快憋死老子了。”


随着赵天霸的吼声,树上的鸟窝里面扑打着翅膀飞出一群乌鸦,树枝上的雪花从空中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


三人在大山里不停的走着,不停的从大大小小的雪坑里提出野鸡野兔。直到三人的手里再也拿不下任何东西,才意犹未尽的顺着来时的脚印向营地走去。回到营地赵天霸三人将这次收获的野鸡野兔交给身边的士兵,然后回到他的办公室,围着炭炉暖和着有些寒意的身体。


“李伟,去医疗队要点酒精,就当酒喝了,虽然酒精没有酒好喝,不过怎么说喝酒精也好过喝白开水。刘涛你去炊事班,要点辣椒油,大白菜,土豆和豆腐,顺便拿个小锅过来,对了还有咸盐和腌制的酸菜,中午咱们吃顿火锅。”赵天霸一边从炭炉上取下水壶填上新的木炭,一边对两人说道。


时间不大,两人带着东西回到赵天霸的办公室,三人围着火炉,听着屋外的西北风美美的围着火炉涮着肉片与蔬菜。


吃着吃着,门外传来一阵脚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咯吱吱的声音,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推开,屋外寒冷的空气铺面而来。赵天霸正要发火,抬头一看进来的人,到嘴边的脏话又咽了回来。


只见师长刘伯承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因为突然进入温暖的屋子而被屋里的热气蒙上一层白雾,师长刘伯承取下眼镜,用手擦着镜片对赵天霸说道:“呵,小日子过的不错啊,我说怎么你的策反营里到处都飘着肉香,原来在改善伙食。”


赵天霸赶忙站起身来,示意李伟再去拿副碗筷,然后搬来一把椅子放在火炉旁边:“师长,您快请坐,是不是前面发生了战事,我不用再在这里蜗屈的给鬼子做思想工作了。老师长啊,在这呆这一百多天快把我憋死了,整天看着这群小鬼子,打不得也骂不得,您看是不是再给我个营长干干,让我回前面去吧。”


刘伯承抬头喝了一口勾兑了水的酒精,然后吃了一块肉后,对赵天霸说道:“鬼子知道咱们的部队到了冬天棉衣不足,士兵的作战能力下降。莜冢义男针对这点对我们的根据地发动了冬季大扫荡,很多部队在这次扫荡中都损失惨重。党组织现在调你去在这次扫当中损失最大的新一团当团长。新一团在鬼子的冬季大扫荡中存活下来的人数不足十分之三,整个部队都陷入了恐慌,在战士中开始有了一些悲观的情绪。总部要求你下午立刻出发,到了那里要安抚好战士的心理,然后通过一两次战斗彻底改变战士中的悲观情绪。”


赵天霸听完师长刘伯承的话后,立刻两脚一磕,斩钉截铁的说道:“请师长放心,不论什么样的部队到我手上,没有不变的杀气腾腾的。不过我有个要求,给我把我以前的一营长沈泉调过来,老部下我使唤起来顺手。”


“你的老部下现在已经是独立团的团长了,这次反围剿中,你独立团出现了三个新团长,你的政委梁汉,一营长沈泉,三营长赵光义都被升职成为团长,这次反围剿的战斗中,只有你以前的独立团损失最小。真不知道你小子从哪找来那么多的装备,让你的独立团在鬼子的包围圈中,愣是冲开三个大口子,分散突围了。”刘伯承一边吃着菜一边对赵天霸说道。


“那是,说句狂点的话,鬼子随便拉来一个联队和我独立团拼火力,我独立团的火力绝对占优势。想想我当初豁出老脸都不要了,到处连坑带抢的从晋绥军李哲强部以及小鬼子的身上整了那么多装备,还不是为了部队能有个强悍的战斗力,独立团的表现没让我失望。”赵天霸听到自己的老部队在这次反围剿中打出了威风,为自己当初付出的心血感到很值得。


“是啊,梁**赵光义在走马上任之前对你们旅长陈赓都是这么说的,他们都从心眼里感谢你留在独立团的老底子。不说以前了,赵天霸我现在要你一句话,在多长时间内你有把握将军心涣散的新一团给我整顿完毕。”刘伯承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赵天霸说道。


“我手下的兵,一天软,两天硬,三天横,四天楞,五天打架不要命,六天敢跟火车碰。最多一个星期,保证让新一团彻底大变样。”赵天霸想都没想的就对师长刘伯承说道。


“哦?你这么有把握?。。。。。。”刘伯承还想在说点什么的时候。赵天霸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音:“请师长放心。我说出去的话,没有做不到的。”


刘伯承听赵天霸说完后,看着赵天霸满脸自信的样子:“同志哥,一切都看你的了。”


几人心里都装着心事,这顿饭在师长刘伯承到来之后不到二十分钟内便结束了。赵天霸带着刘涛和李伟离开策反营,跟着师长刘伯承来到总部,带着总部的命令向新一团的驻地二道梁子发出。


“团长,你真的有把握在七天的时间内就将一个军心涣散的部队调教成咱们老部队独立团的样子?”刘涛和李伟有些担心的向赵天霸询问着。


“嗯?你们两个不相信老子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说过大话?”赵天霸坐在马背上回头看了两人一眼。“你们两个到了地方以后先给我问问附近哪有土匪,我准备先拿战斗力不堪一击的土匪给新一团的战士提高一下士气,然后看看具体情况,我准备让我的新部队痛痛快快的打个翻身仗。”


赵天霸带着刘涛和李伟两人,快马加鞭地在入夜前赶到了新一团的驻地。来到驻地后,赵天霸远远的看着坐在火堆旁边的哨兵穿着单薄的军装不停的用嘴对着手心哈着气。


“团长,这样的哨兵不是成了敌人的活靶子了吗?这么明显的目标。真不知道他们过去的团长是怎么下的命令。让我过去教训他一顿,让他长长见识。”刘涛对赵天霸说完后,就要上前训斥放哨的哨兵。


“我来吧,新一团现在已经到了破罐子破摔的地步了,如果再刺激他们的话,恐怕会出现逃兵甚至兵变。”赵天霸拦下了刘涛,骑着马带头向哨兵走去。


随着马蹄声渐渐离近,哨兵发现了赵天霸三人:“站,站住。你们是,是什么人。”哨兵端起手中的步枪,向赵天霸三人结结巴巴的问道,话音中还夹杂着上下牙齿互相磕碰的声音。


“我是新来的团长赵天霸,你叫什么名字?”赵天霸说道。


“报告,团,团长,我叫张强,是新一团一营三连二排的战士。”张强尽量将自己已经冻得发抖的身体挺直。


“来穿上我的棉衣,跟我说说,现在的新一团是什么一种情况?”赵天霸脱下自己的棉衣给张强套在身上,刘涛和李伟快速扑灭了身边的火焰,大地重新回到了黑暗。


“李伟,刘涛你们两个今天替新一团的战士站岗,记住,一个明哨一个暗哨,我们在高庄吃过一次大亏,这次一定要长记性。”赵天霸说完后,带着张强向村内走去。一路上战士张强一一回答了赵天霸的问题,赵天霸最后做出了结论:由于整个团平均每个班才有一见棉衣,使很多的战士在深夜站岗的过程中受到了程度不等的冻伤,加上鬼子突然发动的冬季大扫荡,新一团在战斗力最弱的时候被鬼子打了个措手不及,在战斗中战士看到日军的棉衣以及健壮的身体,滋生了恐惧的心理,随后在连续的撤退中,悲观的情绪进一步漫延。


赵天霸想了一下后,决定立刻杀掉自己三人骑来的马匹给战士改善伙食,明天召集部队开始围剿那些被日军在扫荡中估故意留下来的土匪,用土匪的物资补充新一团;随后在适当的时机偷袭一下仍然在扫荡的日军部队。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新一团驻地范围内大大小小的土匪开始了他们的噩梦,不接受投降的新一团团长,更是噩梦中的阎罗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