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你投降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赵天霸带着刘涛和警卫员李伟来到旅部,看着旅长陈赓的一张黑脸,赵天霸两腿夹紧,站着军姿。


“谁给你的权利杀害俘虏?你知不知道杀害俘虏的后果,从抗战开始到现在,我们一共抓了不到40个俘虏,你倒好,一句话,就让100多个人头落地。总部对这件事很重视,命令直接下达到我这里,要求你们这两个去总部接受惩罚。同志哥,要冷静啊。”旅长陈赓先是对两人大发一通脾气,然后对两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赵天霸这一仗确实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在人数一比六的情况下成功突围,然后利用地形做出反击,在增援部队到来后成功歼灭两个联队的日军,这成绩在当时的八路军的团级部队里还是绝无仅有的。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因为时候赵天霸的不要俘虏化为灰烬,八路军总部对赵天霸的这样明目张胆的犯错误也是异常震怒,鉴于赵天霸的战功决定安排赵天霸在总部设立的日军战俘策反部门当差,好好的学习一下该如何对待战俘。


赵天霸到达总部后,先是被彭老总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然后被扔到关押日军战俘的策反营地,赵天霸看着营地中为日军战俘服务的一群八路军战士用热脸去贴鬼子的冷屁股,双拳忍不住就又握了起来,看看身边送自己来的彭老总的警卫员,只能压下心中脾气。


彭老总的警卫员将赵天霸带到策反营地的办公室后,对这里的临时负责人说了彭老总的最新命令——赵天霸为策反营的营长。警卫员说完后,转身返回八路军总部,向老总交差汇报。


赵天霸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着身后的刘涛与李伟说道:“娘的,杀鬼子的阎罗王变成照顾鬼子的小保姆,这算什么事。既来之,则安之,你们两个给我去打听一下哪个鬼子闹的最凶,老子不打人,照样能从小鬼子身上拔下三层皮来。”


刘涛和李伟出去对营中的日军俘虏进行了一次摸底盘查,回来向赵天霸报告道:“团长,这里的鬼子闹事的人没有最凶只有更凶,一个个都像极了地主老财,好像我们的战士欠他几十年租子一样。”


“狗日的,到了老子手里我看他们怎么样凶下去,你们两个带上个翻译出去随便找个闹的比较凶的鬼子,然后找个安静的地方,给我不停的和他说话,多余的话不用说,就一句‘你投降吧’。记住语气一定要诚恳,每人问3个小时,两人轮班问,到了晚上我去替你们的班。娘的,老子要让他个狗日的知道一下什么叫做精神疲劳审讯方式。”赵天霸想起自己在前世曾经十分人道的将一个身体和精神都十分健康的对手进行了连续7天的审问,最后将对方审问成精神病患者的经历。赵天霸准备在这个策反营里对这里的日军战俘进行疲劳轰炸。


傍晚十分,李伟两眼打着瞌睡出现在赵天霸面前,不断的向赵天霸吐着苦水:“团长,这事真不是人干的活,那个狗日的小鬼子现在已经学会‘你投降吧’这句中国话了,而且发音也越来越标准,我为了方便后面刘涛的工作,顺便还交了小鬼子这句话的答案‘我投降’和‘我不投降’两句话。这一下午的谈话,我好几次差点睡过去,不过谈话的效果还是比较明显,这个小鬼子已经开始用头撞桌面了。根据你的指示——要人道的问话,我让人把桌面铺满了厚厚的棉花套子,别说那么短的距离,就是从房顶上把他扔下来,掉在那层棉花套子上也不会出现受伤的情况。”李伟一边说着一边用半个葫芦做成的水瓢盛了满满半瓢水,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去吃点东西,然后去睡觉吧。”赵天霸敲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头对李伟说道。


李伟转身离开赵天霸的办公室,去了策反营的厨房,草草的吃了点东西,一头砸在枕头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夜12点,赵天霸来到审讯室,推开门后,看着刘涛那张已经被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的问话内容郁闷到极致的如同猪肝一样的脸,听着刘涛用那犹如狼外婆忽悠小红帽的语调说出的“你投降吧”的话语。赵天霸来到刘涛身边,拍拍刘涛的肩膀,然后示意让他去休息。


刘涛整个人好像出了牢笼的野兽一样,走出屋子之后,在夜色里发出了一声将近延续了一分钟的吼声,然后饭也没吃的回到住处,将整个身子藏在被子下面,时间不大就发出了鼾声。


赵天霸坐在日军战俘的对面,看着这个眼睛里已经出现血丝,整个人似乎快要到达崩溃边缘的鬼子正用一双充满恐惧的目光注视的赵天霸。赵天霸若无其事的坐在他对面,点燃一根烟后,对这个战俘说道:“你投降吧。”


“啊,求求你,杀了我吧,让我去死。”日军战俘向赵天霸哀求着。


赵天霸自顾自的抽着烟,双方陷入了沉寂,整个问话室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渐渐的日军战俘发现赵天霸并不像前面的两个人一样,喋喋不休的不停的问他,他整个人的神经慢慢的放松下来,睡意爬上了眼角,就在他将要睡着还没睡着的时间,赵天霸的问话在他耳边响起。


“你投降吧。”赵天霸走到日军战俘的身边,将嘴贴到日军战俘的耳边轻柔的对他说着。


“啊......”问话室里的日军战俘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狠狠的撞向铺满棉花的桌面,这是他今天第36次撞击桌面,尽管他知道撞到上面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是心里面那种被极度压抑的情绪让他下意识做出这种貌似没有自残效果的行为。


赵天霸又坐到他的对面,然后将一杯水递给日军战俘,日军战俘发泄似的将水倒进口中,一边狠狠的用牙来回咀嚼一边咽进喉咙。日军战俘喝完水后,两人再度陷入了沉默。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日军战俘的眼睛的形状由瞪得圆圆的变成一道小缝。


“你投降吧。”赵天霸的温柔的声音在日军战俘的耳中爆炸,日军战俘整个人像在熟睡中突然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两只眼睛了布满了血丝,怒视着赵天霸,嘴里骂骂咧咧的问候着赵天霸的亲人。


赵天霸看着鬼子只能靠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怒火,全不介意的对着他一笑,然后自顾自的抽起烟来。


在赵天霸第十次向日军战俘说道“你投降吧”的时候,这个鬼子哭了,两只眼里里的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几分钟后,鬼子可能是哭累了,呼吸声变的粗重起来。


“你投降吧”赵天霸的话语又一次将他从睡梦中叫醒。日军战俘已经彻底没有力气,两只死鱼一样的眼睛,目光涣散的看着赵天霸。


赵天霸说完后一声不吭的沾着杯里的水在桌面上随手画着,日军战俘发出了熟睡的鼾声。


“喝那么多水,我就不信憋不醒你。半睡半醒的时候最折磨人的意志。”赵天霸小声的嘀咕着,生怕打扰了对面鬼子的美梦。


大概20分钟后,坐在赵天霸对面的鬼子被小腹中的尿意憋醒,赵天霸将他带到门外,鬼子便迫不及待的解开武装带,放起水来。赵天霸看着连尿尿都紧闭双眼的鬼子,在他的耳边说道:“你投降吧。只要你投降,我就让你睡觉。”


日军战俘听到赵天霸的话后,连忙狠狠的摇着头,拼命的吹着深秋中的冷风,想在冷风中吹散身体里的睡意。


“吹吧,吹吧,只要已进入到温暖的屋子里,不管你在外面有多么精神,用不了几分钟你照样会困的睁不开眼,而且会比刚才来的更猛烈。”赵天霸一边想着,一边帮身边的战俘解开上衣的扣子,好让他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回到屋子里面,两人又重新坐好。五分钟过去了,日军战俘在外面积攒起来的耐力和已经被驱赶出去的困意再次回到身上,而且这次的强度远远超过刚才。


“你投降吧。”“你投降吧”“你投降吧”赵天霸的说话声总是在日军战俘快要睡着的时间响起。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日军战俘跪在赵天霸脚下,用哀求的语调对赵天霸说道:“长官,我投降了,求你让我睡会吧。”


“对不起,我听不懂你说的日语?”赵天霸将日军战俘扶起来,让他坐好后,继续用“你投降吧”四个字轰炸着鬼子的神经。日军战俘一次次用他能发出的最标准的发音对赵天霸说道“我投降了”,都被赵天霸直接无视。


整个问话一共持续了两天,一个死硬的日本侵略军在赵天霸,刘涛和李伟的连番教育下,彻底大彻大悟,在策反营里开始他人生观的改造,所有的脏活累活抢着干,见到八路军战士就好像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的恭敬。尽管他受尽了同他在一起的日军的指责和鄙视,他仍然坚持着他的信念——这辈子都不再与那三个只会说四个字的人单独谈话。


时间过去的很快,在赵天霸接手战俘营以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所有的日军战俘不管是新来的还是以前就在的都统统的向八路军投降,彻底摈弃了他们的天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