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危机顿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赵天霸先跟着李伟进了李伟的小屋,端了盆水,洗掉了身上的血迹,然后和李伟一起将屋里的家具、被褥以及粮食送到卖烟小男孩的家中。李伟看着躺在铺着茅草的床板上的妇女,善心大发,将身上所有的钱一股脑的掏了出来放在床头。


两人将东西放下后,离开了这个昏暗的小屋,来到街面上。赵天霸看看头顶上的日头,对李伟说道:“还有钱没,肚子饿了。”


“你们出来不带钱吗?我的钱都留给那个女人了。”


“老子身上还有几张边区票,在根据地能当钱用,在这估计没人要。”


“那咋办?这一上午,打打杀杀的,肚子早就开始叫了。别说你这么大的一个官没办法管饭啊。”李伟斜着眼睛看着赵天霸,一脸你如果管不起我中午饭,我就鄙视你的样子。


“操,老子啥事没干过,走去最好的酒楼,老子请你吃顿大餐。”赵天霸对李伟说道。


“成,也不用去最好的了,前面那家就不错,咱就去那家吧。”李伟说完就带头向不远处的“共荣”饭店走去。


“我操,还共荣饭店,一看着名字就知道又是个把鬼子当爹的人开的,娘的,这种人不吃白不吃,吃了也不能算犯纪律,咱这叫曲线抗日。”赵天霸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想着。


赵天霸进入“共荣”饭店,大马金刀地一把抓住从眼前路过的店小二说道:“小二,给大爷安排个清净店的雅间,好酒好菜只管上。”


小二觉得自己的身子一轻,迈出去的腿在空中向前蹬了一步后反而落在刚才位置的后面,仗着东家有些势力的小二就准备爆发。等店小二看清把抓回来的这个人时,一张驴脸瞬间变的春暖花开:“爷,您里面请,我这还得给厨房送菜单,我招呼另外的人来接待两位。”店小二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瞄着赵天霸鼓鼓的腰间,然后叫过跑堂的伙计将赵天霸李伟二人带到楼上雅间坐了下来。


赵天霸带着李伟坐在雅间时间不大,饭菜走马灯似的摆满一桌,两人谁也不客气,低着头扫荡着桌上的鸡鸭鱼肉,直到两人酒足饭饱,才开始了谈话。


“你小子就不知道让着老子点?就知道埋头猛吃,看你的吃相,满嘴的油花子,竟给老子丢人。”赵天霸将后背挺的笔直,后仰在椅子的靠背上对李伟说道。


“你比我也强不到哪去,两条鸡腿我一口没吃到,两条鸭腿,我就抢了一条,上了两瓶汾酒,结果酒刚上来就被你抢走了,要不是我趁你两手都抓着鸡腿的时候倒了几杯,估计在酒喝完以前你是不会想起我来的。”李伟一边用手揉着肚子,两眼还不停的扫视着桌面上没有吃完的饭菜。


赵天霸舒舒服服的打了两个饱嗝,拿过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开始消化肚子里的食物。赵天霸一边喝着茶一边询问着李伟的身世,通过了解赵天霸才知道,李伟的祖辈是山东泰安人,在山东人纷纷离开家乡闯关东的时候,李伟的老爹带着他来到了山西。李伟从小学习家传武艺练就了一身好功夫,前些日子李伟的老爹因为看不惯鬼子对一个中国妇女施暴,而愤然出手,以一敌七,杀死三个鬼子之后被汉奸用枪打死。在李伟赶到现场的时候,鬼子和汉奸已经不见踪迹,留在现场的只有他老爹的那具被鬼子用刺刀扎的浑身上下都是窟窿的尸体。从那天开始李伟就开始了疯狂的报复,直到被赵天霸遇见。


“老子英雄儿好汉,古人说的真是没错。”赵天霸看着刚刚有些激动但是现在已经冷静下来的李伟说道。


“团长,吃饱没,咱们赶紧的回部队,您给我发上几把枪,让我也好好练练。”李伟催促着赵天霸尽快起身。


“你小子,行,反正已经吃饱喝足了,把这瓶没开口的酒给老子提上,咱们这就出发。”赵天霸说完站起身来,带头向饭店的门外走去。


“两位大爷吃好了。您一共是2个大洋。”小二伸手向赵天霸要饭前。


“滚,老子吃饭还没有给钱的习惯,你看他值多少钱?哪去顶账吧。”赵天霸从腰里拔出驳壳枪拍在桌子上,整个饭店的人被赵天霸的喊声吸引,看到拍在桌子上的手枪后又不约而同的地低下头自顾自的吃起来。


饭店老板连忙来到赵天霸身边对赵天霸说道:“这位大爷,您的饭菜我们赠送,不收您一文钱。大日本帝国万岁,大东亚共荣万岁。”说完后,将赵天霸两人请出饭店。


赵天霸吃了个酒足饭饱,再加上这里是闹市区,听完掌柜的话,就坡下驴,狠狠的瞪了一眼店小二丢下身后被他吃的肉痛的饭店掌柜,带着李伟扬长而去。


赵天霸回到高庄的时候,其余的战士已经安全的回来。赵天霸叫人给李伟找了一套军装,自己一人回到自己的屋里。赵天霸进入屋子一看,政委梁汉正黑着脸坐在他的床头。


梁汉看到赵天霸走进来,对赵天霸说道:“团长,这是最后一次。你应该知道一个指挥员是不允许擅自离开他的岗位的。而你竟然耍小聪明趁我将注意力放在山炮上的时候,提出要求擅自离开。你要是出点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像旅长和师长交代。”


赵天霸嘿嘿的笑着,向梁汉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然后拿出汾酒摆在桌上给梁汉倒了一碗,说着他在城里拣了个好兵,已经带着这个兵吃了一顿霸王餐的事情。


梁汉看着赵天霸眉飞色舞的样子,听着赵天霸吐沫乱飞的讲述,将盛酒的碗狠狠的放在桌子上,对赵天霸说道:“团长,你这还是个正规军的表现吗?你的表现连游击队都不如,简直就是土匪,抢来的酒我不喝。”


赵天霸听到梁汉的话,觉得刺耳的厉害,两眼一瞪:“娘的,老子好心好意的拿回酒让你喝,你还给脸不要脸了,要不是老子看你多少有点真本事,老子早把你踢出独立团了。狗日的好心当作驴肝肺,不喝拉倒。”赵天霸一口干了自己碗里的酒,伸手就向梁汉的酒碗拿去。


“放下,你害老子担心了一天,哪能这么便宜你个狗日的,给老子满上,不喝白不喝。我看出来了,我跟你在一起,用不了多长时间也得变的无组织,无纪律。”梁汉对赵天霸骂道。


“这就对了吗,都是革命同志,有什么不能商量呢。再说,老子我抢的又不是老百姓的,你听听那家饭店起的名字‘共荣’,共荣个屁,老子让他和小鬼共穷。”赵天霸给自己倒满酒又帮政委梁汉倒满。


赵天霸一天酒没少喝,在政委梁汉的喋喋不休的劝告中,沉沉睡去。梁汉一看赵天霸竟然把自己的劝告当成了摇篮曲,摇着头,走出赵天霸的房间。


第二天赵天霸和梁汉打完招呼后,带着李伟,开始亲自教李伟枪法。赵天霸对李伟说道:“神枪手有两种,一种是通过苦练,用眼睛瞄准,三点一线,大拇指与食指合力击发,规规矩矩,一点马虎不得,这种方式能打的很准,缺点是无法迅速捕捉攻击目标,必须要构成瞄准线后才能射击,这叫靶场上的神枪手,实战中就不行了。”说着赵天霸一弯腰向前窜了出去,迅速从腰间摸出手枪,打开机头,对着远处的几个靶子扣动了扳机,几声枪响过后,靶子在地面的影子中间出现了一缕阳光。赵天霸接着说道:“另外一种神枪手是凭着感觉打,不下死力气练,什么枪口挂转,空枪瞄准,没用。你要是个笨蛋,怎么练都不行,要是天分好,再加上大量的实战,在实战中用子弹喂出那种打枪的感觉来,就能做到眼到手就到,抬枪就有,枪枪咬肉,这种神枪手才是战争中最需要的人才。”


赵天霸一边向李伟讲述着,一边不停的变换各种姿势,赵天霸在打完手枪的子弹后,换上一把机枪,单发、连发、点射,看的李伟眼花缭乱。


李伟此时对赵天霸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只机枪在赵天霸手中指哪打哪,弹无虚发。李伟心里暗暗想到,团长还真有两下子,看来给团长当警卫员咱们还真没屈才。


赵天霸在陪李伟训练枪法的时候,日军驻陕西第一军的莜冢义男正看着手中关于这次秋后围剿日军军官的阵亡表:41个佐官在这次扫荡中战死,其中只有两个大佐,而这两个大佐都死在赵天霸的手里。


莜冢义男向身边的情报部门负责人说道:“去给我好好的查下这个叫‘赵天霸’的八路军军官,尽快向我报告。另外向外颁布对他的悬赏,价格定在100000大洋。”情报部门负责人离开后,莜冢义男伸手拿起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道:“山本君,将你的部队直接运动到平安县城外高庄。在等到后续的援军后在下月初一的晚上对高庄的八路军进行偷袭,务必全歼这支八路军部队。”


“小泉君,带领你的部队向平安县高庄移动,配合山本君进攻高庄的八路,这次行动由山本指挥。”莜冢义男说完后,放下电话,站起身来到军事地图前,看着地图上平安县城旁边的一个叫做高庄的地名。


刀出鞘,枪上膛,血光之灾即将降临这个平静的小山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