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林彪听完赵天霸的话后,跳下大炕,来到赵天霸面前说道:“好样的,有种,是条汉子,是男人就该硬到底,就算刀架脖子上也不能认熊,师长的牌子只能吓唬耗子,可吓不了好汉,认识一下吧,我是林彪,你要是不计较我拳脚不行,咱们就交个朋友。”


赵天霸一惊:林彪啊,未来的副主席,四野的创建者。虽然最后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是也不能一笔就抹去他的成绩。赵天霸急忙说道:“您是林彪,打平型关的林师长?我的乖乖,,我早就听说过您,我赵天霸有眼不识泰山,要不您在打我一顿出出气?咱们扯个平。”


林彪笑道:“盛名之下其实难却,我这不是就败在你的手上了吗?来坐下好好聊聊,你是哪个部队的,咋这么棒的功夫。”


“师长同志:129师386旅独立营营长赵天霸听候您的指示。”赵天霸立正回答。随后赵天霸向林彪说出了自己的经过,从卢沟桥到北平,再到现在。林彪听的唏嘘不已,问赵天霸说道:“你们师长要是不给你团长,我就给你个团长,跟我干去吧。”


赵天霸回答的说道:“一切听从组织安排,到哪都是打鬼子,组织安排我去哪我就去哪。”赵天霸这时已经为自己将来在文革中保护一群老站友打下了基础,使很多为国征战数十年的将军们保全了性命和尊严。


两人聊着聊着,外面的卫兵来通知林彪继续开会,两人才停下了话题,林彪走后赵天霸继续睡觉,赵天霸准备晚上带着“小南”给林彪当一夜的卫兵。


当林彪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房间的时候,夜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林彪将自己的身体扔到床上之后就沉沉的睡去。赵天霸则带着“小南”来到门外,抽着烟,给林彪站起了大岗。


第二天,刘伯承带着赵天霸向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讲述了赵天霸部队的作战方法,得到彭老总:你有多少枪,我就给你多少人的承诺后,赵天霸被升职为团长。


赵天霸回到房间向林彪告辞后,返回驻地,准备迎接新来的士兵。


又过了一天,赵天霸正式当上了满编制的团长,只是带队来的是一个挂着团政委头衔的军官。


赵天霸看着新来的政委,心里一阵别扭:怎么又来了个事爹,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赵天霸打定主意,向新来的政委伸出右手,自我介绍到:“独立团团长赵天霸,以后咋俩是工作搭档,互相帮助吧。”


“政委梁汉,出来乍到,还请南团长多多照顾。”梁汉握住了赵天霸伸出来的手。


两人的话说的是很和气,可是两只手一握在一起就没有分开,两人都用足了劲较量起来。


赵天霸一边握手一边说道:“这个部队可不好带,好多人都让我惯坏了,以后估计够咱俩喝一壶的。”赵天霸一边说着一边又在手上加了一把劲。


梁汉脸色不变的说道:“那要看是谁带了,要是团长觉得有困难,我可以试试。”迎着赵天霸透手而来的力量,梁汉也将一股劲加在手上。


“谢了,自己揍出来的孩子自己养,扔给奶妈不合适。”赵天霸说道。


“大姑娘养孩子没经验,还是给会带孩子的人养好。”梁汉回答。


“会不会带孩子不能光用嘴说,找个时间交流一下就清楚了。”赵天霸松掉了手上的力气。


“随时候教。”梁汉的手一下变的柔若无骨,将赵天霸强大的外力化解的无影无踪。


赵天霸一身铜皮铁骨胜之不武,可是政委梁汉硬是在赵天霸手下坚持了三分多钟,最后还能全身而退,这让赵天霸对这个新来的政委有了一个好印象。


新来的士兵被并入赵天霸的独立团,沈泉、刘涛两人通过比武当上了一营长和二营长的,武跃被赵天霸安排专门教一营的战士训练军犬,虽说没有什么官职在身,可是全力却比沈泉还大,连人带狗手下300多号。三营长被新来的一个营长赵光义得到。


赵天霸除了这3个正规的营以外还增加了一个团属机枪排,蛮横的将大部分机枪收回到自己的手中,赵天霸当时是这么对三个营长说的:“想要机枪?自己整去,老子当营长时的家当给你们分了那么多步枪还有手雷,你们他娘的还不知足,还敢打老子机枪的主意,都给老子滚。”


三个营长从赵天霸的指挥所出来后,急忙跑向部队存放迫击炮和掷弹筒的房屋,去了以后才发现,这里面已经空无一物。叫过一个士兵一问才知道:政委梁汉已经捷足先登,将迫击炮和掷弹筒划为自己的似有财产。


三人去找政委理论,政委梁汉说:“你们团长给你们机枪,我就给你们掷弹筒和迫击炮。他要是不给,你们也别想从我这得到任何东西。”说完后就将三人赶出来,然后锁上大门,找赵天霸喝酒去了。


赵天霸看着这个天天来蹭酒的家伙,大为头疼。不让他喝吧,人家是政委,管的就是生活上的事情,让他喝吧,两人一喝起来就没完,一瓶白酒不够两人一顿喝的。


“娘的,从哪来了你这么个讨债鬼。老子费劲八咧的从县城抢回来点酒,都让你狗日的喝了。本来,老子,一瓶酒能喝一天,结果你和老子一抢的喝,一顿最少一瓶半。”赵天霸喝完最后一口酒以后向梁汉抱怨的说道。


“你就小气吧,看你这抠门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逃荒过来的呢。你不是还有好几个县城里开的铺子呢吗?你可是地主老财,不分你的分谁的。我这是帮你消费,省的中央再来此三反五反,打击AB团的活动,你受无妄之灾。”梁汉一边说着,一边撇腿下地,抹抹嘴走出赵天霸的指挥所。


“狗日的,每次都是吃完就走。我日,还好他吃完就去训练场。这样到时省了我不少精神。”赵天霸一边说着一边从枕头地下摸出一个纸包,从纸包里拽出两条鸡腿,递给“小南”一根然后说道:“‘小南’快吃,咱们爷俩能吃多少就吃多少,说啥也不便宜梁汉那个外人。”两条鸡腿被一人一狗消灭干净,赵天霸揉着已经鼓鼓的肚子,爬上房顶,晒着深秋的太阳,想着上哪个县城再去敲诈一笔。


房下“小南”的一阵叫声响起,赵天霸已经从这叫声中听出是由外人正向指挥所走来。赵天霸站起身子,隔着墙头向两边的路上看去,发现穿着晋绥军军装的一队士兵,赶着四辆马车向他走来,马车所过之处,出现两道深深的车辙。


“我的乖乖,有好东西。”赵天霸跳下房顶,三两步就冲到门外。李哲强的警卫排排长看到赵天霸后对赵天霸说道:“赵营长,我们李团长特地让我送来步枪100支,子弹2000发,还有一门山炮和50发炮弹。”


“恩,不错。兄弟,回去帮我谢谢你们的李团长,说我改日去他那拜访。另外告诉你,我现在也是-团-长-了。”赵天霸说道。


李哲强的警卫排排长将东西交给赵天霸后,回去复命。赵天霸则坐在山炮炮膛上,对周围的士兵喊道:“叫几个人过来,把这山炮玩意给老子拉到训练场上去。”赵天霸就这样坐在山炮上,呼喊着口号,指挥着战士将山炮拉到了训练场上。


赵天霸远远的看见政委梁汉就喊道:“老梁啊,你看咱们又弄回点什么家伙式。”梁汉回头一看,发现赵天霸正坐在山炮上,指挥着战士将山炮往训练场上拉。


梁汉看着还是崭新的山炮,来到山炮后面,顺着山炮的方向看着,然后指着远处的山顶说道:“老赵,我干肯定山炮在这个位置打出炮弹,落点应该在那个山顶上。”


“你会使唤这玩意?”赵天霸看着梁汉肯定的样子,有点吃惊的问道。


“参加红军以前在北伐军里干过炮兵排长,大话不敢说,只要是炮,我就能使唤个八九不离十。”梁汉说着。


赵天霸看着梁汉摸着山炮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父亲在爱抚自己的孩子一样,在相信了梁汉的话的同时还庆幸自己拣了一个宝贝。赵天霸虽然是21实际的人,可是毕竟那个时候接触不到这些落后的对人员操作要求极高的武器,在知道自己的政委梁汉竟然有驾驭这些在战场上杀伤里最大的山炮的能力后,赵天霸大方的将独立团所有炮火的指挥权交到了政委梁汉的手里。


梁汉听到赵天霸将独立团所有炮火交给他这个消息的时候,眼里迸发出激动的神采。


赵天霸看着梁汉现在的样子,连忙说出准备去周围县城里杀点汉奸特务顺便打打秋风的打算。梁汉还沉静在自己的炮兵梦中,根本就没听进去赵天霸说什么就点头同意了。


赵天霸赶紧带着几个士兵,换上了一身商人的行头,向最近的平安县走去。在平安县赵天霸将遇见他这一生最喜爱的士兵,并带着这个士兵吃了在这个年代的第一顿“霸王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