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打师长还是打团长对我来说一样

iverry6000 收藏 2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URL]  赵天霸回到驻地后,盘着腿坐在炕上,一边喝着酒一边将烧鸡的骨肉扔给旁边的“小南”,然后看着身边用桌布裹回来的铺了一炕的银票,大洋和各种首饰。“警卫员,去把一连长和二连长给老子叫来。”赵天霸冲着外屋喊着。   时间不大,沈泉和刘涛跑步来到赵天霸的指挥所。赵天霸倒满两碗酒后递给两人说道:“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赵天霸回到驻地后,盘着腿坐在炕上,一边喝着酒一边将烧鸡的骨肉扔给旁边的“小南”,然后看着身边用桌布裹回来的铺了一炕的银票,大洋和各种首饰。“警卫员,去把一连长和二连长给老子叫来。”赵天霸冲着外屋喊着。


时间不大,沈泉和刘涛跑步来到赵天霸的指挥所。赵天霸倒满两碗酒后递给两人说道:“我估计你们也睡不着,把你们叫过来一边喝酒一边商量点事。”


两人一抬头喝光了碗里的酒后,盘着腿坐在炕上:“啥事,营长你说。”


“你们说老子掏钱,让师里在咱们周围的几个县城里面开几个饭店,烧锅房之类的好不好。你们想啊,咱们出钱,师里面只要安排点人手就行,到时候收集情报的人从那些地方回来,怎么着还不得给咱们捎带的拿过来点东西吗?咱们爷们的烟酒、烧鸡都出来了。”赵天霸一边喝着酒,一边慢慢的说着。


“你是营长你说了算,别说让师里面派人管理了,就是营长你自己派人管理,我们都没意见。”两人想都没想就对赵天霸说道。


“滚,都给老子混,娘的,刚才老子的酒都喂狗肚子里了。就是‘小南’吃了我给的东西还会摇个尾巴呢,你们两个连狗都不如。”赵天霸一把抄过摆在桌上的酒瓶子,放在自己的眼前,对两人骂着。


“营长,你不厚道啊,说是给兄弟们分着喝的酒都让你给保管了,我们来了你这,你还不让喝口。”和赵天霸相处了一段时间的沈泉与刘涛深知赵天霸的脾气,只要不再战场上,赵天霸还是很好相处的。


“狗日的,老子是营长,有这个权利,有本事你混个团长当当,到时候老子的酒谁保管还不时你说了算。”赵天霸说道。日后赵天霸的话真还应验了,不过那时已经是建国后,将官授衔的时候,沈泉授中将军衔,赵天霸是少将军衔,两人见面的时候,依然是沈泉给赵天霸敬礼,赵天霸一副受之无愧的样子。


“营长,你这是说的哪的话,我觉得吧,师长那里应该没啥问题,只要你营长亲自出马,顺便给师长送点礼物,这事肯定没问题。”沈泉抬起屁股,一边说着一边从赵天霸的手里拿过酒瓶,给自己和刘涛满上以后,将空瓶子又放回桌上。


赵天霸看看桌上的空酒瓶,拍拍“小南”的脑袋,指指放在墙角的汾酒,“小南”乖巧的叼了一瓶。


“老子天亮就去旅部,带上几瓶酒,看能再要个团长不。咱们的装备现在可以装备多少士兵了。”赵天霸吃了颗花生米问道两人。


“这次咱们的收获不小,算上咱们原有的,现在轻机枪61挺,迫击炮8门,掷弹筒14个,重机枪5挺,步枪816条,装备一个团问题不大。估计晋绥军李哲强那这次多少还得表示表示吧。”刘涛分析到。


“行,天亮我就去旅部,然后去师部。争取把这次围剿中一些建制被打乱的连队合并了他。”赵天霸与两人一边喝着一边勾画着独立营的未来。


天色大亮,赵天霸骑上马身上带着3把缴获来的佐官刀,马背上一左一右挂了4瓶汾酒和用来包裹银票的桌布,后面跟着“小南”向旅部走去。


赵天霸到达旅部的时候,旅长陈赓正在电话里向师长汇报部队在这次围剿中的损失情况。赵天霸在旁边听着旅长的谈话,猜测着电话内容,最后在旅长陈赓放下电话前,赵天霸得出“部队在这次围剿中损失比较严重,根据对敌斗争的需要,总部决定扩编部队”的结论。


赵天霸连忙向旅长说出自己想当团长的意思,旅长陈赓在向师长汇报了以后将电话交给赵天霸。赵天霸接过电话,听电话那头的师长刘伯承说道:“赵天霸,你的独立营在这次围剿中的损失大吗?”


“百分之五十左右,因为掩护老乡撤退,寸土必争,只能和鬼子硬碰硬的死磕。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乎是零伤亡。”赵天霸如实的回答着。


“哦?那你现在的武器弹药是否充足?”电话那头的师长刘伯承继续问道。


“充足,绝对充足,像什么老套筒、汉阳造在我那都是平时训练枪法用的。打仗的时候清一色的步枪加机枪。”赵天霸说道。


“让你们旅长带着你到师部来,仔细给我说说情况,总部正在总结这次围剿的战争经验和教训。”说完后,刘伯承那边挂了电话,赵天霸跟着旅长陈赓骑着马向师部奔去。


旅长陈赓一路上听着赵天霸的汇报,包括怎么在潞阳杀汉奸,抢银票,也乐的开怀大笑。陈赓进入师部,一下马就向师部里面喊着:“师长啊,赵天霸这小子给您送礼来了,这家伙可捞了不少油水啊,光银票就有两万多大洋。”进入师指挥所以后,陈赓将赵天霸带来的东西一股脑的放在指挥部的桌子上。


刘伯承看着这些东西,听着赵天霸的汇报,最后说道:“赵天霸,给你个副团长干干,过段时间再给你转正的,现在我军缺少军事干部,正职肯定跑不了。”


“报告师长,副的我不干,我还回去当我的营长去,您要是看的起我,就给我个正的。再说了,就算是当营长,只要我的部队稍微一扩编,我自然就成了团长了,那个团长的虚名,有没有都不算什么。”赵天霸说道。


刘伯承听赵天霸说完后说道:“你小子,典型的个人英雄主义,要放在和平年代估计你连30岁都到不了就得被咔嚓了。”


赵天霸听着刘伯承的无心之谈,想到自己以前的经历,由衷的佩服师长看人的眼光,那真是太准了。


赵天霸摸摸身边的“小南”,对师长说出自己准备出钱让党组织在周围的几个县城内安排地下党的想法。师长刘伯承想了想后指着赵天霸说道:“你小子,那来的这么多花样,行,这个事我答应了,你想要的好处自然少不了。陈赓,你们两个跟我去总部,有了好酒咱们也得请老总尝尝。顺便说说你们对这次围剿的看法。”


赵天霸又跟随着刘伯承来到八路军总部,到总部的时候,发现总部首长正在开会,赵天霸这个职位还没有资格进去旁听,于是被安排到总部旁边的一间宿舍中休息。一夜未睡的赵天霸头一挨到枕头就进入梦乡,“小南”像往常一样趴在赵天霸的身边闭上眼睛。


沉睡中的赵天霸感觉自己的身体总是隔不了多长时间就被人踹一脚,赵天霸心里这个来气啊:“睡会觉也他妈的这么不消停,哪个狗日的踹老子呢。”赵天霸翻身坐了起来,张嘴就骂。


踹他的人听赵天霸这么一骂立刻穿鞋下地,指着赵天霸说道:“你个小兔崽子,睡觉还打呼噜,诚心不让老子休息好是不是,娘的,信不信老子揍你。”


林彪一路上赶到总部,连休息都没有休息便开始开会,好不容易中午吃完饭有点休息的时间,身边还睡了一个呼噜想打雷的家伙。林彪一听赵天霸嘴里骂骂咧咧的脏话,跳下大炕就要和赵天霸动手。


“狗日的,你骂谁呢。欠揍是不是。”赵天霸鞋也不穿直接来到林彪身前,用手抓住林彪的衣领。


林彪一看赵天霸的样子,直接给气乐了,娘的,老子起码也是八路军三个师里的一个师长,平时只有老子揍别人的份,今从哪跑出来了愣头青。林彪平心静气的向赵天霸说道:“好啊,你胆子不小,敢和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不?”


赵天霸轻蔑的看了看林彪说道:“爱谁谁,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今天我也照样揍你。”说着还使劲揪着林彪的衣领晃悠了几下。


林彪真火了,娘的,老子咱们说也是从黄埔出来的,能让你这么个小辈欺负了吗?林彪知道近身格斗拳脚都使不上,而膝盖和臂肘才是最凌厉的进攻武器。妈的,得教训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让他明白明白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林彪抓住赵天霸揪他衣领的手腕,使用“别肘擒拿”的路数,想一举制住赵天霸。但是赵天霸一个“脱腕”动作紧接着又使用了一个“缠腕”,反而抓住了林彪的手腕。高手过招,胜负只在刹那之间。随着赵天霸抓驻林彪的手腕后,赵天霸向左侧踏出一步,然后右脚跟进停在林彪脚前,右手使劲一带,林彪的身体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十人并排睡的通炕上。


赵天霸身体微微倾斜,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呈丁字步,双手自然下垂呈松弛状态,静静的看着被他扔到床上的林彪,准备随时迎接林彪的报复。


林彪从床上一跃而起,大叫道:“他妈的,好身手,快讲讲,你小子从哪学来的功夫,是哪个门派的?”


正准备继续打架的赵天霸愣了,这个人怎么变的这么快,打架就打架,怎么问起哪个门派来了。


这是门外的连长跑了进来,看着床上的林彪和床下的赵天霸,向林彪敬礼后说道:“师长同志,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总后招待所的所长李毅,请师长指示。”


林彪挥挥手说道:“没事,我想和这个营长好好谈谈。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李毅同志,你也回去吧。”


李毅出去以后,林彪板着脸对赵天霸说道:“营长同志,你应该知道一个营长打了一个师长会有什么后果吧。”


赵天霸微微一笑说道:“在我看来,打个团长和打个师长都是一样的。反正要受惩罚,我做事从不后悔,打了就打了,是开出军籍还是怎么着你看着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