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潞阳除奸

iverry6000 收藏 3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URL]  李哲强和赵天霸一前一后进入赵天霸的指挥所,两人坐好后李哲强对赵天霸说道:“赵兄,兄弟我不和你拐弯抹角,有啥就说啥。兄弟的部队里在这次鬼子的扫荡中出了一个汉奸排长,他的上级连长被他杀害,随后他向小鬼子投降。这个混蛋投降以后竟然不顾多年的兄弟情谊,带着鬼子从我们用来快速撤退的安全通道绕过地雷与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李哲强和赵天霸一前一后进入赵天霸的指挥所,两人坐好后李哲强对赵天霸说道:“赵兄,兄弟我不和你拐弯抹角,有啥就说啥。兄弟的部队里在这次鬼子的扫荡中出了一个汉奸排长,他的上级连长被他杀害,随后他向小鬼子投降。这个混蛋投降以后竟然不顾多年的兄弟情谊,带着鬼子从我们用来快速撤退的安全通道绕过地雷与几条防线进入防卫最空虚的中心地带发动了突然袭击。兄弟我的一个营就回来了3个人。在我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准备反扑夺回阵地的时候,鬼子的增援部队已经到达。一番血战,我只能饮恨撤退。事后得知这个混蛋随着鬼子进入了潞阳城,鬼子给了他一个皇协军营长的职位。”李哲强说到他的部队里出叛徒的时候,满脸的怒气,放在桌面的手紧紧的钻成拳头,手上的青筋根根凸现。


“李兄的意思是,让兄弟我和你进潞阳?”赵天霸听李哲强说完后问道。赵天霸知道李哲强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对于潞阳城内日军和伪军的情况以晋绥军的情报网,应该知道的还是比较详细,所以赵天霸在等李哲强的解释。


“打潞阳是不可能的,这次你我的部队估计损失都比较严重,我的部队缩水四分之三,现在剩下的不过也就是二三百人,估计赵兄的部队比我也好不到哪去。”赵天霸看着李哲强脸上询问的表情,只是默默的点点头,示意实际情况和李哲强的猜想没有多大出入。


“那个叛变的排长手下有一个士兵在今天中午来到我的团部,告诉我当时的情况,以及现在那个混蛋在潞阳城里准备为自己大摆庆功宴的消息。据报告消息的士兵所说,宴会会在明天开始,到时会有不少汉奸走狗赴宴,毕竟他现在是鬼子的红人,溜须拍马的人不少。兄弟我打算请赵兄带几个身手好的兄弟,和我一起进潞阳,干掉这个认贼作父的混蛋。”李哲强说到。


“国出奸臣,家出逆子,不杀不足以告慰死去的友军官兵,兄弟我应下了。”赵天霸生平最恨汉奸,他认为汉奸比鬼子更不是东西,当李哲强说完后就一口答应下来。


“赵兄,既然这样兄弟我就先谢了,事后兄弟我另有报答。明日咱们潞阳城的汇源茶庄见。”李哲强站起身来,作揖告辞。


第二天,赵天霸早早的醒来,看着在土炕另一边的“小南”已经睁开眼睛在看着他。赵天霸习惯性的默默“小南”毛茸茸的大头,然后在“小南”的饭盆里放好了它的午餐。自从赵天霸病好了以后,“小南”只吃赵天霸给他的食物,赵天霸洗完脸带着十来个战士,乔装打扮之后离开了高庄,向潞阳城走去。


到了潞阳城,走在前面的赵天霸,浑身上下一身商人的行头;跟在他后面两个伙计,沈泉、刘涛。再往后是几个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的士兵,推车卖米的,担着担子卖菜的,背着木材卖柴。本来赵天霸不想带沈泉和刘涛过来,只是两人怕赵天霸出事,非要跟着,赵天霸也就答应了下来。在赵天霸的印象里,杀个汉奸那时手到擒来的事也就没有阻拦。


进了潞阳城后,赵天霸带着沈泉和刘涛进入“汇源茶楼”其余的战士分散在四周。李哲强这时已经在茶楼里面等候,看见赵天霸进来,连忙迎了上来。


“南老板,欢迎欢迎。”李哲强双手作揖,然后将赵天霸带进茶楼的后院。赵天霸走进后院一看,发现李哲强这次把他的整个警卫排都带进了潞阳,看场面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李兄啊,看来兄弟的人来少了,不过兄弟我手下的三个连长来了两个,李兄可不要怪兄弟没诚意啊。”赵天霸对李哲强说道。


“赵兄客气了。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快坐下,吃点东西。我手下的情报部门已经确定他晚上大摆宴席。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李哲强在一个圆桌前坐了下来,向赵天霸做出一个请坐的手势。


赵天霸和李哲强一边吃一边说,吃完后赵天霸还睡了一个回笼觉,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进入黄昏,草草的吃完晚饭,带着沈泉、刘涛换上李哲强给准备的便衣队的行头走出“汇源茶楼”的大门。


李哲强手下叛变的排长刚进潞阳城就被封了个皇协军营长,潞阳城的乡贾士绅们开始巴结这个掌握军权的新贵。这个排长几乎没有费力就成了一个铁杆汉奸的上门女婿,所以在他大摆宴席的时候,门口收礼报帖的管家仗着他的实力也是目空一切。


赵天霸等人来到地方,从管家身边走过,没有拜帖,没有礼物。管家一把拉过赵天霸,一边用眼斜瞟着几人,一边慢慢的伸出手索要礼物。


刘涛和沈泉心里一阵紧张,暗自埋怨着营长,路上两人提议买些礼物混进饭店,结果赵天霸说:“老子吃他就是给他面子,还送礼,谁想送谁送。老子只有边区票,就是想买也没人卖给老子。”两人都知道赵天霸有二战区阎长官奖励的2000大洋,不过一看赵天霸这抠门架势,也就没再说话。这时对方索要礼物,让两人有些紧张,手不由的向腰间的驳壳枪摸去。


赵天霸随手打飞管家伸过来的手,然后照着管家脸上就是一巴掌:“娘的,老子来吃就是给他面子。还送礼,送你妈个头。”说完也不理愣在当场的管家,带着人穿过走廊进入大厅。


管家看着赵天霸等人的背影,揉着被赵天霸打的火辣辣的脸庞,准备在宴会之后向他的主子告状。


赵天霸一边走,一边和客厅里的人作揖打着招呼,来到一个还没有坐满人的饭桌前,坐了下来。由于赵天霸之前的嚣张表现,客厅里的人都自然地把赵天霸规划到鬼子面前的红人里面,频频过来打着招呼。


“看见没,你们都学这点。大大方方的进,没人怀疑你。再稍微嚣张点,他们还得过来拍你的马屁。”说完,赵天霸也不理正在频频点头的刘涛和沈泉,拧开桌子上的“汾酒”给自己满了一杯。


“这酒不错,回去的时候多带几瓶,顺便带点下酒菜回去慰劳下其他兄弟。”赵天霸一边吃着一边向身边的两人说道。


“稍微嚣张点吗?明白了”。沈泉和刘涛站起身来,迈着四方步,绕着大厅,把桌子上的“汾酒”见面平分,搜罗了20多瓶,然后走出饭店,交给在外面接应的战士。


来回几趟下来,两人见外面的战士已经再也拿不下才停下身子,回到赵天霸身边。管家看着两人的举动,想着刚才挨的一耳光,也是敢怒不敢言,放任两人自由活动。


“看什么看,操,想拿你也动手,又没人拦你。”赵天霸发现自己对面的人不时用眼睛瞅着自己,将嘴里的鸡骨头向那人吐过去以后,大声的骂道。那人听到赵天霸的喝骂,连忙低下脑袋。


“狗日的东西。再看连你眼睛挖出来。”赵天霸骂完后走到旁边的桌子上,端过两盘花生米,吃了起来。


李哲强这时也带着人散座在客厅之中,看着赵天霸的表现,不由的笑出声来。“吃,都别闲着。要不一会都让他把好的吃完了。”李哲强向身边的警卫排排长说道。


大厅里出现里不和谐的一幕,宴会的主人还没有出现,已经有20多个人不顾形象的埋头大吃起来。


“那个,那个谁,对就是说你。”赵天霸指着对面的人说道。“去给老子,拿几张干净的纸出来,这烧鸡味道不错,给我包两只,一会办完事老子带走,回去当夜宵。”


赵天霸正说着,正主出现了。大厅里一阵“恭喜”“同喜”的声音响起。耳朵比较尖的人如果现在仔细听的话还会听到驳壳枪机头被打开的声音。


“去通知外面的兄弟,开始给狗日的放鞭祝贺一下。”赵天霸说完后刘涛走出饭店,饭店外面的鞭炮声响成一片。正在巡逻的鬼子都知道皇协军有个营长在设宴,也就没有当回事,看都没看一眼就走了过去。


“恭喜发财,年年有余,顺风顺水,马到成功,功成名就,死去活来,尸骨无存。”赵天霸一边说着贺词一边向正主走去。当赵天霸说完的时候,正好走到叛变的排长身边。


赵天霸伸出右手,由左下向右上扇了过去,手背滑过了叛变排长的鼻梁,叛变排长的鼻子一阵发酸,两只眼睛里不可抑制涌出了泪水。


“泪流满面,惨叫连连。”赵天霸的拳脚狠狠的打在对方身体脆弱的关节连接的位置,叛变的排长发出一声声的惨叫。大厅里一下子变得及其安静,所有的人都被这场景惊呆了,其中包括李哲强和他的手下。


“李兄,兄弟我把人给你带来了。现在兄弟我准备再干点别的。人你收好,兄弟我还有点小事得忙。”赵天霸将泪流满面的排长扔到李哲强面前后转身来到客厅中央,踩着凳子站在一张桌子上。


“你们他妈的都给老子听清楚了,想活的人交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然后站到大厅右侧。你们两个把那些看起来不像有钱的人给我料理了。”随着赵天霸的话声落地,刘涛和沈泉照着几个家丁扣动了扳机。客厅里的人纷纷按照赵天霸的要求将东西放在赵天霸脚下,走到赵天霸指定的位置。


赵天霸看着眼前桌子上摆着的银票和首饰,让沈泉收拾好以后,跳下桌子,走到正在折磨叛徒的李哲强身边说道:“李兄啊,兄弟我的事干完了,这些人兄弟我就送给李兄你做礼物了。如果没啥事,我看咱们就该撤了吧。”


李哲强听完赵天霸的话后说道:“我要这群汉奸王八蛋干什么,赵兄帮着一起料理了吧。”随后李哲强将手枪顶进叛徒排长的口中,扣动了扳机。一阵枪声过后,整个大厅里再没有一个活人。


赵天霸和李哲强带着队伍连打出潞阳城,各自返回驻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