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小南”归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接下来的几天日军几次进入大山寻找躲进山里的部队和老百姓,都被赵天霸带着战士们用“游击战术”打的心惊胆颤,不得不丢下一地的尸体退出大山,向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农舍房屋继续发泄着怒火。


渐渐的日军开始撤出高庄,面对来无影去无踪的游击战,日军的指挥官选择了黯然离去,到另外的战场发泄。


赵天霸安排在山口的哨兵,连续十多天都一成不变的回报“安全”,让赵天霸有了充足的时间训练“小南”。


刚开始赵天霸与“小南”接触,不管赵天霸使用什么方法,小南看向赵天霸的眼神除了戒备就是警告。“我操,老子都把你认成干儿子了,你还这么不近人情。”赵天霸不由的心里撮火,也不理四脚使劲蹬地的小南,一股劲的拉着绳索,直到小南的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咳嗽声才松了下来。


“娘的,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不想跟老子混,老子就不强留你了。”赵天霸看着眼前的小南,因为刚才自己拉绳索的力气太大,眼角出现了泪水,心中不由得一阵心疼。


“滚吧。”赵天霸解开了小南脖子上的项圈,无力的坐在山边的石头上,看着远去的“小南”的身影。“我算是彻底体会到为什么母乳喂养好了,娘的,母乳喂养孩子和娘亲近啊。”赵天霸自言自语着。


“不想了,回去睡觉去。”小南的身影消失在赵天霸的视线之中,赵天霸觉得突然间干什么都没劲,于是站起身来,连裤子上的土都懒的拍打,有气无力的向临时驻地走去。


走着走着,赵天霸突然听见一片嗡嗡的马蜂扇动翅膀发出的声音,一群马蜂整攻击着因为衔咬蜂窝的小南。


“我操,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日了,老子的儿子。”赵天霸快速向马蜂群跑去,一边跑一边脱下上衣。赵天霸来到小南附近挥舞着上衣驱散面前的马蜂,然后用上衣将小南裹在里面压在身下,代替小南成为马蜂攻击的目标。


赵天霸身上不知道被马蜂蛰了多少下,只觉得浑身肿胀,到处都疼痛难忍,渐渐赵天霸晕了过去。


当赵天霸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被设为临时指挥所的山洞里,身边还躺着奄奄一息的“小南”。一个村民老大爷,正不断的把一些草根捣碎,抹在他的身上。


“营长,你可醒来了。你都晕了两天了,你怎么惹上杀人蜂了呢。还好你醒过来了。”赵天霸使劲转动脖子,向说话的人看去。发现沈泉、刘涛还有武跃他手下的三个连长都在。赵天霸吃力的张开嘴说道:“小南怎么样了,没有什么危险吧。”


武跃听赵天霸说完后回答:“身上的伤不少,不过也已经稳定下来了。中间醒了两次,吃点东西又睡过去了。”


“那就好,那我也再睡会儿,我现在看你们都是一个人三个影。”赵天霸说完后沉沉的睡去。


等赵天霸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除了感觉身体没有力气外,已经可以自由行动。赵天霸看着身边还在熟睡中的“小南”,用手温柔的抚摸着“小南”的头顶。过了一段时间,赵天霸感觉肚子饿了,翻身下地到外面去找食物。


赵天霸吃饱回到山洞的时候发现“小南”已经睁开眼睛,看向他的目光不再有警惕和威胁,而是一种感谢。赵天霸的心里一阵激动,来到“小南”身边一边梳理着小南的毛皮,一边喋喋不休的和“小南”说着他也不知道“小南”听懂听不懂的话。


“小南”伸出舌头舔着赵天霸的手心,虽然身体还没有恢复,但是小南仍然用尽力气用头蹭着赵天霸手臂。


“乖儿子,你等会,老子我给你拿东西吃。”赵天霸忘了自己的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猛地站起身向洞外跑去,脚下一软,爬在地上。赵天霸嘿嘿笑着爬了起来,一边用最快的速度走出山洞,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


“二连长,把我刚才没吃了的小米粥给老子都端来。我儿子‘小南’醒了,老子要亲手喂它吃饭。”刘涛大老远就听到赵天霸的喊声,赶紧把赵天霸刚才剩下的小半盆小米粥端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空碗。


“呵呵,二连长,是不是你已经占了个碗了,你咋这有经验呢?”赵天霸打趣的说道。


“革命尚未成功,不过我的那个儿子已经快认我了。”刘涛脸上挂着笑容回答着。


“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有点爱心泛滥,是不是有点过份了啊。”赵天霸问着刘涛。


“不过份,男人爱狗,那是因为忠诚,古人说的好,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狗比那些汉奸,卖国贼可强多了。”刘涛把从武跃那听过的话对赵天霸说了一遍。


“有道理,不和你扯了,我去喂狗去。”赵天霸接过刘涛手中的东西,转身回到临时指挥所。


“‘小南’先吃这个,赶明天老子给你上山打野味去。”赵天霸一边说着,一边将小米粥倒在空碗里,放在“小南”面前。看着“小南”的舌头不停的在碗里卷出米粥,赵天霸有种当上父亲的感觉。


赵天霸看着盆子里的小米粥被“小南”一口口吃的干干净净,摸了摸“小南”的脑瓜,把挂在“小南”嘴唇上的米粒用手指取下,然后叫指挥所外面的战士将饭盆送去炊事班,当然,给“小南”准备的碗被他留了下来。


又过去了3天,赵天霸已经完全恢复,“小南”病怏怏的脸色也变的精神起来。这天赵天霸起床后,拍拍身边“小南”的脑袋说道:“早起的鸟有食吃,老子今天给你去打点野味,天天吃青菜,今天改改伙食。”说完后赵天霸走出山洞,带着几个战士提着步枪,向大山深处走去。


中午时分,赵天霸和几个战士都手提肩扛的回到驻地,一边走着赵天霸一边喊道:“叫炊事班的出来,今天加餐吃肉。老子今天运气好,掏了个狼窝,还打了几只野鸡野兔。”


炊事班长张二蛋连忙跑了出来,接过赵天霸手里的野味。“二蛋,赶紧的给我收拾只野兔,我带点骨头回去喂狗。”


赵天霸回到指挥所的时候,手掌提着一根线绳,绳子上绑着还挂着肉条的骨头。赵天霸对着“小南”招招手,“小南”摇晃着尾巴来到赵天霸身边用大头不停的蹭着赵天霸的裤腿。


赵天霸蹲下身子,解开线绳,看着“小南”用两只前爪按住骨头吃了起来。


“小南”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整天围着赵天霸的身前身后不停的转着,赵天霸发现“小南”竟然能够发现地雷,几次带着“小南”靠近三连存放地雷的山洞,“小南”都咬着赵天霸的裤腿,将赵天霸向后拽,在赵天霸停下身后,开始对着山洞狂吠。赵天霸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总是有意无意的在这里转悠,每次“小南”对赵天霸发出警告后,赵天霸都会大方给“小南”送上奖励的骨头。


“小南”和赵天霸生活了一段时间,不知是不是受到了赵天霸的影响,小南在对待其他的军犬的时候,总是高昂着头,只要发现有不服气的存在上去就是一爪子,再不服就开咬,几只狗都被他咬得遍体鳞伤,俨然一幅狗中老大的样子。


秋后扫荡终于结束,赵天霸带着队伍护送着乡亲们回到了高庄。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赵天霸组织士兵和高庄的老乡们一起重新盖着房子。


这天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几个士兵来到赵天霸的指挥所,向赵天霸说道:“营长,我们的狗都不见了。村子里已经都找了好几次,我们想出村去找找。”


“老子我现在也正着急呢,我的‘小南’也不见了。娘的,一起去。”赵天霸说完后,提着驳壳枪,带着几个人来到村外。赵天霸刚走出村外发现远处隐隐约约有几个一动不动的人影,赵天霸向人影走去。


“小南”听到赵天霸的脚步,向着赵天霸的方向叫了几声。赵天霸听到后快速的跑了过去。


“赵兄啊,你的狗够执着的,都在这盯了我3个小时了。”赵天霸一听说话人的声音就猜到了来人是356团的李哲强,连忙叫过“小南”迎了上去,走近一看,发现李哲强和他的两个手下,手臂都有被狗咬过的痕迹,赵天霸连忙向李哲强道歉说道:“李兄啊,这些畜生不懂事,你们的伤不重吧。”一边说着一边让人把这群狗带回驻地。


“赵兄,兄弟对你真是佩服万分,每次见到你总能给我带来惊喜。”李哲强想到这几只让他尝尽苦头的军犬,摇头苦笑的说道。


“李兄,这都怪兄弟我训练的时候没注意,这些狗都是只认衣服不认人,只要不是穿八路军军装的它们都咬,还好李兄你穿的不是鬼子和伪军的衣服。”赵天霸说着。


“赵兄,这里面难道还有区别吗?”李哲强追问着。


“那是自然了,我们训练狗的时候都把稻草人的身上套上鬼子和伪军的军装,在稻草人脖子的位置挂着肉。你想想,这家伙一口下去,什么人都活不下来。”赵天霸对李哲强说道。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向赵天霸的指挥所走去,赵天霸与李哲强要联合行动杀汉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