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山顶上的树木在秋风中发出唰唰的响声,显的整个山谷一片寂静。武藤一光骑着高头大马带着身后的部队走在山间的小路上。一路走来,“黑虎”始终没有出现在他眼前,凭借以往的经验,武藤一光认为“黑虎”带着其他的军犬仍然在追击着八路军撤退的队伍,眼前的山谷依然是十分安全的。武藤一光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的“黑虎”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已经战场起义,投降八路了。


赵天霸看着坐在马背上的武藤一光,罗圈腿夹在马的腹部,马鞍上挂着一条精致的用来拴狗的项圈,项圈的一头有一根垂向地面的牛皮带。在他身后跟着一队鬼子,这群鬼子明显和其他的日军不同,手里统一的握着拴狗的项圈,腰间配着“王八盒子”。这群鬼子身后出现的才是赵天霸印象中的日军,肩扛“三八大盖”。


“看见没,走在最前面的人都是养狗的主人,一会等这群人靠近了直接用手雷给老子炸,老子要让他们彻底的尸骨无存。娘的,敢抢老子看上的狗,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赵天霸小声的下达了命令。


武藤一光骑在马背上悠闲的看着山间的景色,山顶上的树叶已经有些泛黄,山脚下还长着绿油油的青草,这些景致在日本国内是看不到的。武藤一光从帝国的陆军学院毕业后来到中国,刚踏上这块陌生的土地,便由衷的佩服天皇陛下以及作战参谋部里阁老们入侵中国的决定。在这块土地上,武藤一光有着太多太多美妙的回忆:他的部队从来不收留战俘,就连慰安妇在他的部队里也是有进无回。一次次的杀戮,一次次看着那些手无寸铁的人在哀号中死去,让他心里充满了快感。武藤一光期待着这种快感的再次来临,他有种预感,这次他会有非常丰厚的收获。


“营长,你看看我们能不能抓活的,然后我们在那群狗的面前宣判这群鬼子的死刑,是不是我们的儿子以后会死心塌地的孝敬咱们。”刘涛在赵天霸身边说道。


“白痴啊,你看看这鬼子的身后。都好几百米了还没看到头呢,抓活的?估计被抓活的很有可能。”赵天霸看着刘涛说道。


赵天霸看着快要走进伏击位置的武藤一光,从腰间摸出手雷,拉着拉环。“告诉战士们,每人一颗扔完就撤。”赵天霸看到武藤一光和他身后的的鬼子,位置相对比较集中说道。


命令很快传达下去,所有的人手里拿的不是手雷就是集束手榴弹,都摆出了投掷的姿势。


赵天霸一声大喊:“投掷,炸死下面的小鬼子。”山坡上的150多名独立营战士同时将手中的手雷与手榴弹向山道上行走的武藤一光扔去。武藤一光带着自己的军犬小队没想到会遭到八路军战士的袭击,看着从天而降的手雷毫无办法。30多人的上空这片狭小的空间里汇集了150多人投掷的手雷与手榴弹,有心算无心,集中优势火力的打击,手雷与手榴弹在武藤一光的身边以及头顶上方爆炸,没有安全死角,无处躲藏,转瞬之间武藤一光和他的军犬小队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了硝烟弥漫,再也没有站着的活人。


赵天霸的手雷一出手,赵天霸就下达了新的命令:“撤。”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穿过山坡上的树林,向山顶跑去。“这就是游击战啊,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虽然说现在毛主席还在总结游击战的经验,不过我已经是过来人了,对游击战还是比较了解的,游击战着第一桶金肯定是跑不出我的手心了,后面就是升官,升官,再升官。”赵天霸在心里美滋滋的想着。


赵天霸带领着独立营的战士在树林中穿梭,下面的日军已经从剧烈的爆炸声中反应过来,一排排的子弹向赵天霸等人所在的密林倾泻着,打得树里里面草木翻飞,不过在这么多天然的掩体面前,很明显日军的攻击是属于雷声大,雨点小的类型,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


赵天霸带着手下的士兵撤退的安全的地方,来到刘涛身边对刘涛说道:“二连长,你带上50个人领着后面的鬼子在山里转圈,有机会就给他一下子。记住,打完就跑。”本来赵天霸想说“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可是一想起来这是伟大领袖总结的经验,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赵天霸对二连长刘涛仔细交代了应该注意的地方后,带着大部队离开山谷。赵天霸一路上心里想的都是他的“小南”,嘴里不停的催促着队伍加快速度。不知不觉中,带着队伍在大山里面进行了一个10多里的拉练。


赵天霸炸死武藤一光后,日军队伍的情绪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那些两次经历最高战场指挥员死亡的日军充满了悲观情绪,希望可以撤出这片陌生的地形;而武藤一光带来的支援部队则要进山继续搜索,为武藤一光报仇。最后跟随武藤一光来的一个大佐再向莜冢义男发报后,按照莜冢义男的指示“不死不休,彻底消灭眼前的共匪”集合了队伍,继续向山里前进。


所有的日军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暗骂着眼前的环境,到处都是山,到处都是树木和杂草,本来一字长蛇阵型的日军现在改成平行推进的扇面阵型,大量的日军爬上了山坡、山顶都在仔细搜索着慢慢前进。


刘涛看着眼前的日军心里一阵大乐,对着身边的战士说道:“看见没,鬼子被咱们打怕了,分散兵力进行大范围的搜索。去找几个枪法好的,送小鬼子几颗花生米吃。”


天空中传来几声清脆的枪响,所有的日军都卧倒在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除了发现三具尸体以外,周围的一切没有任何变化。日军站起身来,搜索的更慢了。


“连长,打死三个。咱们的人地形熟,打完了随便找个小路就能撤退,鬼子根本发现不了。”派出去的士兵想刘涛说道。


“蚂蚱小了也是肉啊,都听老子的命令,五人一组,各自为战,只要小鬼子不撤出这百里大山,就给老子咬住了,盯死了。按营长的要求,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刘涛说完一挥手,带着4个战士,消失在树林之中。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山里的枪声向成一片,往往八路军战士打出一颗子弹,就会有数百发子弹向他打来,而这是八路军战士早已经转移到别的地方了。最后八路军战士的五人小队又分兵一次,刘涛手下的50个士兵最终定型为20个小组,各打个的互相配合,彼此呼应,在茂密的森林里和鬼子不停的周旋。


傍晚来临,在天边出现了大片的乌云,顷刻间就来到了大山的上空,伴随着雷声、闪电,瓢泼的大雨从天而降,日军的队伍中不时有人踩在沾满雨水的草地上摔倒。日军的郁闷的心情受到天气的影响,悲观的情绪进一步扩大。


刘涛这些常年在大山里活动的八路军战士如鱼得水,变得更加肆无忌惮,雨点落在树林里的声音掩护了他们的行动,鬼子的伤亡速度开始加快。


雷阵雨很快就过去了,天色很快黑了下来。一场秋雨一层凉,从山间吹来的夜风穿透了所有人的衣服,人们都开始在夜风中瑟瑟发抖。北方的昼夜温差比较大,再加上刚刚下过的暴雨,让一直生活在城里的日军及其不适应,响亮的喷嚏声不时出现,在空气中传出很远。


一直活动在鬼子周围的八路军战士,听到日军的喷嚏声端起步枪就射击,黑暗之中一道道火光消失在日军的方向,偶尔还能听见日军受伤后的惨叫声。


在日军的士兵中没有人敢点火,没有人敢发出稍微大点的声音。日军成了惊弓之鸟,没刚有枪声响起,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日军的指挥官终于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日军开始在黑暗中向来路撤退。凌乱的脚步声出卖了他们现在惶恐的心情。


刘涛此时牙齿也在不停的打架,他对身边的战士说道:“狗,狗日的,要,要撤了,通知其他人都给老子追上去,接着干他们。感冒估计是肯定了,趁着现在身体还能动,多杀一个算一个。”说完后,刘涛扶着身边的树干,向鬼子的方向潜伏过去。


日军撤退的速度还真的是很快,来时2个多小时的路程不到一个半小时就走完了。日军看着夜色下不远处一座座房屋模糊的影子,在日军指挥官一声类似于发泄似的的吼声中,冲进了村子,片刻这个高村变成一片火海。


刘涛站在山口看着火光中不停晃动的日军身影,狠狠的一拳砸在身边的树上:“狗日的这是要让相亲们无家可归啊。”


“连长,我们和鬼子拼了吧。”身边的战士纷纷咬牙切齿的对刘涛说道。


本来已经怒气冲天的刘涛听完战士的话后,反而冷静下来:“拿什么拼,咱们这点人进去连牙缝都不够给鬼子填的,还是攒着力气等这次扫荡完了给老乡们盖房子吧。撤,回去找营长去。”


一路上,刘涛等人经过的地方,只要发现鬼子的尸体都愤怒的用刺刀补上几刀,当他们出现在赵天霸的面前时,赵天霸看着他们满身的血污,铁青的脸色,着实被这些战士吓了一跳,后来听刘涛说完是因为村子被烧之后才放下心来。


“烧了咱们再建,鬼子被咱们干死那么多人,这是一种无能的报复方式。别往心里去,它们能烧,咱们就能盖。都去喝点姜汤暖暖身子,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日后好继续杀鬼子。”赵天霸对刘涛等人说到,在刘涛带着浑身湿漉漉的战士下去后,赵天霸叫来沈泉,让他组织战士连夜去打扫战场收集鬼子和伪军的军装,留着以后训练军犬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