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不能撤退的战斗

iverry6000 收藏 5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size][/URL]   日军驻山西第一司令官莜冢义男中将听到这个消息时正身穿一身和服,坐在榻榻米前玩着从中国流传到日本去的茶道,莜冢义男先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随后暴怒的将眼前放着功夫茶的茶几一脚踢飞,茶具散落在地面。战斗力在日军排名第一的“关东军”被满建制地消灭,而且是死在一群叫花子的手中,让他难以接受。莜冢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日军驻山西第一司令官莜冢义男中将听到这个消息时正身穿一身和服,坐在榻榻米前玩着从中国流传到日本去的茶道,莜冢义男先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随后暴怒的将眼前放着功夫茶的茶几一脚踢飞,茶具散落在地面。战斗力在日军排名第一的“关东军”被满建制地消灭,而且是死在一群叫花子的手中,让他难以接受。莜冢义男发誓要让中国军队十倍百倍的偿还这笔血债,开始布置对山西境内中国军队的军事扫荡。


八路军总部得知这个消息后,彭德怀副总司令员任命赵天霸为营长,委任书下来的时候还夹着一张纸条:给你一个营,多打点漂亮仗。你小子的胆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什么事都敢干啊,好好练兵,估计鬼子的报复很快就会到了。


二战区长官阎锡山送来嘉奖令,另带大洋2000,机枪20挺,子弹5000发。


356团团长李哲强派人送来子弹5000发,令有书信一封:赵天霸兄,你部以一连之力全歼关东军及平安县日寇百余人,战斗力之强悍在二战区传为佳话。古人语“血勇之人怒而面赤,脉勇之人怒而面青,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贵部实属神勇之人,兄弟的钦佩万分。


“打人一拳,要防人一脚”赵天霸这个21世纪的人对此深有体会,在补充的兵源到来后,赵天霸抓紧时间训练这群不是新兵的新兵。刺杀,射击,空手格斗一切为了日后反扫荡做准备。


赵天霸看着眼前新来的两个连长,一个是高高大大,身材健壮;一个是中等身高,身体有些偏瘦。高大的叫刘涛,偏瘦的叫武跃。


赵天霸对两人说道:“到了我这里,你们就不一定还是连长了,在我这有本事的人当官,没本事的人当兵。你们要想守住你们现在的职位,就得凭借真本事打败向你们挑战的对手。”


刘涛与武跃两个人听完赵天霸的话后,两人都是一脸的兴奋,摩拳擦掌的说到:“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都有那些人,营长你就叫他们出来吧,我们兄弟接下了。”


赵天霸来到两人身边,照准两人的肩膀一人砸了一拳说道:“真对老子脾气,我就喜欢这样的兵。等一会我集合全营的士兵,看看有人挑战没有。”


“营长,我们两个的连队都是没人稀罕的连队,手底下的兵和我们一样经常因为打架犯纪律。后来是旅长让我们来独立营的,临走的时候还交待说‘到了赵天霸那里,你们就自由了,在他那你想和谁打架,每天都能打’。”刘涛说道。


“你们两个给我听清楚了,我这的纪律就是‘作风不能有问题,还有一定得听老子的指挥。’你们两个只要不犯我刚才说过的毛病,在我的独立营就是好战士。”赵天霸听两人说完后,给两人打个预防针,作风问题赵天霸倒是不担心,毕竟军队上有军队上的条例,赵天霸就怕两人不听指挥,影响了军事行动。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们都不犯,营长你就放心吧。”两人保证道。


“这就好,跟我出去,接受你们的挑战吧。”赵天霸带着刘涛,武跃两人来到训练场上,对士兵下达以武夺职位的指示。


一番挑战后,刘涛与武跃两人鼻青脸肿的战胜了二排长刘剑和三排长王军的挑战,保住了连长的位置。最后赵天霸独立营下辖的三个连的连长分别是沈泉,刘涛,武跃,其余的职位由他们这几个连长自行安排。


训练紧张有序的进行着。一个半月以后,秋天到了,日军驻山西第一军司令官莜冢义男,下达了扫荡的命令,大批的鬼子、伪军从各个县城以及据点里面出来,开始对中国军队盘踞的山区发动了攻击,整个山西打成了一团。由于赵天霸之前有全歼了关东军的战绩,赵天霸所在的地区受到了鬼子的重点照顾。


日军突然进行的扫荡打破了山区原有的生活规律,老百姓在一阵阵的哭喊声中向山中转移。赵天霸驻地附近4个村子的百姓也草草的收割了庄稼,拖家带口的向深山里走去。


赵天霸看着村里的老老少少,步履蹒跚的在眼前消失,听着不远处响起的枪声,连忙下令坚壁清野,不给鬼子留下一草一木一粒粮食。


赵天霸回到指挥所,看着脚下放着的32挺轻机枪,2挺重机枪,4门迫击炮和5个掷弹筒,然后看向枪声大作的村口,赵天霸弯腰端起一挺歪把子对着身边的战士说道:“都端着机枪跟老子出去干小鬼子去。娘的,只要老子还有一口气,就不能让鬼子追上撤退的老百姓。把迫击炮和掷弹筒留给二连。”说完后,赵天霸率先出了指挥所,后面跟着端着机枪的众人向正在阻击敌人的一连阵地跑去。


被日本陆军称为“炮战专家”的木村一郎指挥着两个联队的日军正在对村口一连的阵地发动猛攻,迫击炮在精通炮战的木村一郎手中发挥了百分制二百的威力,炸的一连阵地上一阵尘土飞扬,随后木村一郎拉出腰间的军刀,指向一连的阵地,日本的两个步兵大队向一连阵地冲了过来。


赵天霸带着营里所有的重火力终于在一连将要顶不住的时候赶到,所有的机枪同时向日军喷射着火舌,黄色的潮水被一连这块巨堤挡了回去。


木村一郎在进攻部队退下来后,又一次组织了炮击,被笼罩在炮火硝烟中的一连阵地若隐若现,日军的士兵像黄色的潮水一样,一次次狠狠的向一连阵地这块巨石拍去,又不得不一次次退了下来,每次退下来都留下一地的陈尸和濒临死亡的伤员。木村一郎看着眼前的阵地暗暗惊讶,就几十米的距离竟然有一道由机枪,步枪,手榴弹组成的火力网,没有任何人能冲进这道火力网之中。


“司令官阁下,我想我遇到了惹您生气的那支支那军队了,地点在高村,我请求空中支援,我要撕碎了这群支那猪。”木村一郎向莜冢义男中将发报说到。


“这狗日的指挥官是谁,妈的,要不是我身后就是老百姓,老子说什么也不和这群狗日的死磕。沈泉,你也帮我记得点这个鬼子的样貌,以后有机会抓到这狗娘养的,非拔了他皮。”赵天霸甩掉头上的尘土,狠狠的吸了几口和着炮火硝烟味道的空气,一把将还在土堆中的沈泉拉出来说道。


“营长,这狗日的够邪乎的啊,每次炮弹打完,我都得从土里爬出来一次,我们阵地前的掩体都快被小鬼子炸平了。”沈泉“呸呸”地吐出嘴里的尘土,对赵天霸说道。


“赵宏,去看看村民转移到哪了,这样抗下去,老子的本钱就要打光了。让2连长刘涛在村子的东头埋满地雷,再修筑一条防御工事。通知3连长武跃尽快将乡亲们转移到安全地方,然后就地修筑工事。准备节节抗击,真希望晚上快点到来。”赵天霸对侦查员赵宏说完后,抬头看了看挂在天空正中央的太阳。


木村一郎重新安排了炮兵火力,用电台和空军指挥所协商好了空炮配合,随着远方天空中飞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木村一郎下达了炮击的命令。


新一轮的轰炸和炮击开始了,整个一连阵地仿佛在炮火中被撕碎了一样,硝烟渐渐散去,一连的阵地上没有丝毫动静。木村一郎看着眼前的阵地,再一次向步兵联队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山炮玩意,飞机都叫来了。真他妈的是趁人病要人命啊。都给老子起来,鬼子的步兵又上来了。给老子狠狠的打这群狗娘养的。”赵天霸被几个战士从土坑中挖了出来,看到鬼子步兵又上来了,连忙下令。


“营长,没人了,就剩下我们这17个人了。”沈泉哭着对赵天霸说道。


“哭个屁,10个人打鬼子,分出7个人给我往外刨人,救出一个的算一个。”赵天霸对身边的人喊道。


“每人两把机枪,不要点射,使劲给老子突突这群狗日的,多打死一个算一个。反正也是过了这会没下会了。”赵天霸对周围喊着。


所有的士兵都红着双眼,盯着扑向阵地的鬼子,咬着牙关,不出一点声响。随着赵天霸手中重机枪的响起,一连阵地仿佛在瞬间复活了一样,强横的火力再一次倾泻到日军的身上,黄色的潮水又退了下去。


赵天霸在鬼子还没有再次发动攻击之前,集合了一下部队数着人数,发现又有21个人从土堆中被挖了出来。赵天霸看着眼前的这些战士说道:“兄弟们,赶快给机枪装满子弹。我们多顶一段时间,老乡们就可以多一份安全。”


“营长,早知道咱们也把迫击炮带出来了,和鬼子对的炸,那玩意可比机枪打的远多了。”身边一个跟着赵天霸从指挥部赶来的士兵说到。


“你个小鬼,知道什么,我们都拿来了,后面的部队用什么东西打鬼子,你要知道,他们的身后就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了。”沈泉替赵天霸教训着说话的士兵。


“营长,二连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可以撤退了。”赵宏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赵天霸这时觉得这嘶哑的声音,比什么天籁之音都好听。


“把能带走的都带走,不能带走的给老子炸了,准备撤退到二连阵地。”赵天霸一边不停的往身上装着手榴弹和机枪弹夹一边下着命令。


赵天霸指挥着部队又一次将日军的进攻打退后,在日军重整队伍还没有发动攻击的时候撤出了一连的阵地,向二连的阵地转移。

当赵天霸带着人从一连阵地上撤下来的时候,包括赵天霸在内所有的人都流下了眼泪,最早跟随赵天霸的独立连老兵只剩下不到15人,这其中还包括刘正光在那时的新兵,一连的军事主官除了连长沈泉外全部壮烈牺牲。


“娘的,狗日的小鬼子们,你们给老子听清楚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老子的命硬的很,只要老子还活着,独立营永远都存在。”赵天霸看着被销毁的武器,对着木村一郎的方向吼叫着。


二连长刘涛焦急的望向村口西头,村子东头连绵不断的炮弹爆炸声、天上日军轰炸机的轰鸣声音一直牵动着他的心,直到赵天霸等人出现他眼前的时候,一颗心才放了下来。二连长刘涛隔着向他所在阵地跑来的10多个土人,使劲的向后面看去,整个村间的小路上再也没有身影出现。


刘涛看着不远处跑来的营长赵天霸等人,每人身上都裹满了枪支,连忙带领着士兵迎了出去。


“营长,我们还不能撤,老乡们都还没有转移到安全地带。我已经派了3个战士跟随转移的老乡,只要老乡们差不多都进入山里,立刻就有消息传回来。”刘涛向赵天霸报告着。


“恩,这些情况我知道了。鬼子马上就会跟上来,准备战斗吧。二连长叫你的人架好掷弹筒和迫击炮,随时听我命令。”赵天霸进入二连阵地后下达了作战命令。


木村一郎这时已经带领着日军穿过一连阵地进入村子,木村一郎看着一间间院门大开的房屋以及院子里面由于紧急撤退而乱七八糟的杂物,向身边的两个联队长下达了追击的命令。一队日军在村间石头铺成的小路上快速而又谨慎的搜索前进,不多时便带回了村口西面有八路军阻击阵地的消息。


木村一郎对身边的两个联队长说道:“看来这个村子的人还没有走远,八路不得不继续阻击我大日本皇军。我一直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八路军会把普通的老百姓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希望这一战能抓个俘虏帮我解开这个疑惑。”说完,木村一郎来到日军先头部队的位置,观察着二连的阵地。


“娘的,给老子炸那个鬼子军官。”赵天霸眼里极好,在木村一郎出现在视线之中的时候就发现了他,随着赵天霸的一声令下,所有的迫击炮和掷弹筒都发出了“通通”的炮弹出膛的声音。


“我操。”赵天霸实在不忍心看这几颗炮弹降落的位置,距离木村一郎最近的一颗尚在他20米开外。赵天霸回头看着迫击炮和掷弹筒周围的战士,发现这些人满脸通红,一个个低着头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赵天霸对他们说道:“没事,第一次打,打成这样就不错了,这次就当练手了。不过你们几个得越打越好,要是一直这样可别怪老子我收拾你们。”


木村一郎刚露出头就听见数发炮弹出膛的破空声,眼睛一闭,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随着几声爆炸声过后,木村一郎发现自己完好无缺,再一看离自己最近的炮弹爆炸的位置还在自己20米外的地方。精通炮兵的木村一郎立刻做出判断,八路军打炮的人是新手,而且是没有人教的第一次打炮的新手。


木村一郎像当时所有的日军军官一样相信转世轮回的说法,认为死亡并不可怕,只要能为天皇效忠,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接受的。于是命令日军对二连的阵地发动进攻,同时指挥己方的炮兵对二连阵地进行炮击。


赵天霸看着已经冲过来的日军,命令一连长沈泉和二连长刘涛两人指挥战斗,他蹲在迫击炮和掷弹筒前,研究着这9个传说中威力客观的武器。


赵天霸对着操作掷弹筒的战士说道:“拿着掷弹筒带上炮弹,自己转悠的打去,摸索其中的规律。另外告诉你们一句话,有炮不放,死了冤枉,现在这个时候不是节省的时候,使劲给老子打,打空炮老子也不会骂你们。”随后拿掷弹筒的战士离开赵天霸的身边,加入到二连的防御阵地。


赵天霸这个21世纪的大学生根据几何平面三角的原理,用拇指代替射击坐标,三点一线测定射击角度,目测了下距离,然后蹲下身子,校对迫击炮的角度。随着赵天霸拿着炮弹的左手一松,迫击炮的炮弹飞出炮膛,准确的落在鬼子部队之中,一声爆炸过后,鬼子部队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无人空间。


“我当有多难呢,你们两个过来,用这个炮打,我去给你们校对下一个。”赵天霸说完后开始对其余的三门迫击炮一一做了调试。


“现在都调试好了,你们要做的就是装弹射击,要是敌人离的远了你们就给支架地下垫石头,等打完仗我在好好的教你们。”赵天霸搬着一门迫击炮带了两颗炮弹在战场上寻找着木村一郎的踪迹。


木村一郎不断的向身边的炮兵下着各种各样的命令,十多挺机枪在木村一郎的指挥下被炸毁。木村一郎听着二连阵地上渐渐奚落的枪声,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不时的和身边的两个日军联队长进行着交谈,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赵天霸看着木村一郎的身影,伸出手臂用拇指测量的距离,校对着迫击炮的角度,然后将手中的炮弹放进炮膛之中,屏息宁气的盯着目标。随着一阵硝烟从地面上升起,刚刚在视线之中的木村一郎以及两个日军联队长的身体在视线中消失,剩下的只有残肢断臂和一片狼藉。


“都给老子冲出去打。”赵天霸向二连阵地的战士们喊道。


“全体都有,上刺刀,给老子冲啊。”一连长沈泉眼尖,看到木村一郎被赵天霸一炮送上了西天,听到赵天霸的命令后立刻端着还在不断向鬼子倾泻着子弹的机枪,跳出战壕,向鬼子发动了反冲锋。


赵天霸看着对面的日军由于木村一郎的突然死亡,想要进攻的部队与想要撤退的部队搅在一起乱成一团,命令阵地里留下的几个炮兵:“炸,给老子狠狠的炸。”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将炮弹放入炮膛,炮弹呼啸的在日军中央爆炸。


二连的战士在沈泉和刘涛的带领下,向日军发动了反冲锋。两人一边跑着一边听着头上由身后阵地发出直奔对面鬼子而去的炮弹声,不约而同的说道:“这仗打的,真他妈的提气。”


被二连阵地发出的炮弹阻隔在靠近二连阵地一面的日军,一见撤退无望。纷纷转过身来,哗啦啦的拉响枪栓,子弹跳出枪膛,吼叫着冲向八路军战士。


以前被赵天霸骂过一次的沈泉,这次没有抽出砍刀,而是端着歪把子向鬼子的人群中疯狂的扫射。这么近的距离,机枪的威力显露无疑,大批的日军在还没有和二连战士交手之前就被打的满身窟窿。


在二连战士和鬼子的残兵搅在一起的时候,差不多是6:1的比例,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就彻底消灭了这一小撮落在最后的日军。


“机枪手突前,其余的人给老子用手榴弹炸。”赵天霸的声音在二连士兵的身后响起。


所有的机枪手都一边前进一边对撤退下去的鬼子射击,后面的战士不断从机枪手的头顶向前方的日军投掷着手榴弹。每当有机枪手中弹倒下,都会有战士捡起机枪顶上去。


赵天霸看着八路军军械所制造出来的手榴弹在空中炸成两半,觉得杀伤力太小。弯腰拔下一个鬼子的衣服,收集着死去的日军身上携带的“香瓜”手雷。


强悍的臂力,充足的手雷,不知疲倦地投掷,赵天霸就像一门可以移动的迫击炮,压制着敌人的反攻。几次日军组织的掩护行动都被赵天霸带领着二连的士兵打的烟消云散。


日军狼狈的退出了村外才扎住阵脚。赵天霸看到对面鬼子已经有所准备,向二连长刘涛说道:“分出一半士兵警戒,其余的人迅速打扫战场,所有的手雷都给老子捡回去。其余的可以稍后再说。狗日的东西还真好用,这手雷一炸最少能分个七八瓣,比咱们总部造的手榴弹威力大多了。”


二连长刘涛不断的将鬼子遗留下来的武器装备运到后方阵地,打扫完战场之后刘涛来到村口找到和鬼子对峙着的赵天霸报告:“营长,我们又发财了。这次除了手雷重机枪,歪把子,还有17门迫击炮。光整箱没开封的炮弹就有3箱,开封的炮弹有96发。”说完后递给赵天霸三把佐官指挥刀。


“这是那三个鬼子军官的指挥刀?”赵天霸一边问着一边接过其中一把,端详起来,赵天霸发现这把刀身上有象征日本皇家的菊花图案。“狗日的身份不一般吗?你们都来看看,这刀身上是日本那个天皇家族的菊花图案。估计我们这次又干死了一个大人物。”


赵天霸说完后,带着部队,交替掩护着退回二连阵地,等待着从山里传来的消息。


“司令官阁下,木村一郎大佐在战斗中效忠天皇了,我们的队伍被八路军打出了高村,迫击炮机枪等重武器有一半落在八路军手中,请求陆军支援,空中支援。”此时日军的最高军官一个大尉向驻山西第一军司令官莜冢义男发电。


“八嘎,该死的支那人。木村君的尸体抢回来没有。”莜冢义男问道。


“司令官阁下,木村大佐的尸体被炸的粉碎,已经无法辨认了。”大尉回电。


“八嘎,武藤君。”莜冢义男在指挥所里向门外喊道。


“中将阁下,有何吩咐。”武藤光一双脚一磕,皮靴与地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木村君在高庄殉国了,高庄的八路还是杀死我关东军的罪魁祸首。我要你带领平安、潞阳的预备队给我血洗高庄,不留活口。”莜冢义男咬牙切齿的说道。


“嗨”在日本军界享有“屠夫”绰号的武藤一光转身离开,集合部队,要血洗高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