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挤兑刘正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赵天霸带着一排长沈泉边走边看着崭新的武器,一路上兴高采烈的回到指挥所。回到指挥所赵天霸看到他安排的辅导新兵进行刺杀训练的老兵一个个都在指挥所的大院里站着军姿。赵天霸不由的问道:“你们不给老子带新兵,在这杵着干什么?去,都给老子训新兵去。”


“连长,新来的政委说那样训练,士兵会在训练中受伤。已经停止了那种训练方式,我们这些人因为在训练中打骂新兵,政委让我们在指挥部等他回来。”一个训练新兵的老兵说道。


“他知道个屁,都跟我走,去训练场,娘的,独立连还是老子说了算。”说完后赵天霸带着所有的士兵向训练场走去。


“好,就这样练,很好,不错,叫声很洪亮,很有军人味儿。”刘正光一边看着新兵训练一边说道。


“去,你们都给老子上去,和这群新兵蛋子拼刺刀,娘的,老子让他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人。”赵天霸来到训练场后立刻对身后的战士说道。


随着赵天霸一声令下,老兵们如狼似虎的冲进了训练场,和新兵展开了刺杀格斗。


“你们这群新兵蛋子都给老子听清楚了,今天你们要是能把这些老兵都打倒,我每人给你们发一把新枪,看见没,崭新的枪。你们要是打不倒这些人数不到你们三分之一的老兵,就一天没饭吃。”赵天霸指着老兵放在地面上的从李哲强那刚拿回来的武器说道。


“南连长,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样练习会让士兵受伤的。”刘正光听到赵天霸的喊话连忙隔着人群对赵天霸喊道。


“你知道个屁,练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你个文人掺和军事干什么?沈泉,中午的粮食都喂狗肚子里了?给老子用劲打。”赵天霸一边看着训练场一边对正在政委刘正光身边的沈泉喊道。


一排长沈泉此时正在政委刘正光身边和几个新兵格斗,看着身边的政委让他放不开手脚对新兵进攻,在听到赵天霸的话后,沈泉抛开所有顾虑大吼一声,向身边的4个新兵发动了攻击。训练场上的老兵一看赵天霸这么不给新政委面子,也就不再对新兵手下留情,尤其是刚才被刘正光训斥了的老兵一个个看着新兵都和见了小鬼子一样,恨不得一下就解决了对方。


这时一阵哭声在训练场上响起,一个新兵看着沈泉打倒4个新兵向他冲过来,被吓的哭出声来。“娘的,哭个屁,男人流血不流泪知道不。”沈泉来到新兵身边,照着新兵脸上就是一耳光。沈泉刚打完,四下里又有几个新兵哭出声来,还有不少新兵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政委,这就是你训练出来的兵?在战场上掉眼泪的兵?”赵天霸看着政委刘正光说道。


“你们都给老子听清楚了,你们一天的饭没有。你们应该庆幸现在站在你们对面的不是日本鬼子,而是你们的战友,他们在听到你们哭声后不会杀了你们,你们面前如果是日本鬼子你们别说是哭,就是跪地求饶也难逃一死。我现在给你们立条规矩,在我的独立连里面,刺刀训练就是真人格斗,不管谁来说什么,刺刀训练也不能更改。你们应该知道训练你们的这些老兵都是我从咱们副总司令身边带出来的,副总司令看到我这么训练他们也没有让他们回复以前的训练方式,所以今后不管是谁说什么,刺刀训练只能是我教你们的样子,都记住没有。”赵天霸对着下面的士兵大声的问道。


“记住了。”所有的士兵统一回答着赵天霸的问话。


“一排长,带着你的战士,拿上武器跟我回指挥所。你们这些练新兵的,给老子狠狠的练,告诉你们,你们现在往死里训练他们是为了他们以后在和小鬼子拼刺刀的时候可以活下来。所以不用顾忌受伤,放开手脚,准备开始训练吧。”赵天霸黑着脸对着训练新兵的老兵说道,说完后转身向自己的指挥所走去。


指导员刘正光本来还想对这样的刺杀训练再说些什么,一听彭老总都知道这件事也就憋住没有再说。刘正光看着眼前的时候又恢复到真人刺杀格斗,自己也觉得很没面子,于是也离开训练场,返回指挥所。刘正光一边走着一边思考该如何把在训练场上丢掉的面子从赵天霸身上找回来。


刘正光走进指挥所,撩开门帘进入到赵天霸的房间,一股辛辣的酒精味道漂移在空气之中,刘正光向炕头看去,发现赵天霸此时正盼着腿坐在炕头上,就着一把葵花子独自喝着小酒。


赵天霸看到刘正光来到自己的房间,对着刘正光说道:“指导员啊,来坐下喝点。”随后拿起酒瓶给刘正光倒了半碗。


“我不会喝酒。”刘正光对赵天霸说道。


“不会喝酒来我独立连干什么来了?”赵天霸头也没抬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问道刘正光。


“我是来独立连打鬼子来的,又不是来陪你喝酒的。”刘正光听到赵天霸的不喝酒就不能来独立连的歪理当时就反驳到。


“拿什么打鬼子,不是我瞧不起你这个知识分子,你根本就不是呆在一线部队的了。知识分子应该有文化吧,可你呢,连最起码‘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都不明白,现在都到什么时候了,还迂腐的让士兵对着空气练刺杀。”赵天霸嘿嘿冷笑的对刘正光说道。


“那我也比你这个带头不遵守纪律的连长强,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右手拿烟,左手端酒,嘴里嚼着瓜子,风纪扣也不系,张嘴就日爹操娘的,连长就该以身作则为下面的士兵做个表率。”刘正光和赵天霸吵了起来。


“呵,看来你多少还有点脾气,老子就这德行了,你能把老子我怎么着。不骂人能带好兵吗?”赵天霸说道。


“怎么带不好。不骂人照样能带好兵。”刘正光说道。


“来吧和你做个试验,那你给外面的一排长下个命令,你看看是他们是什么状态。”赵天霸对刘正光说道。


“一排长。”刘正光向屋外喊道。


“到。”一排长沈泉紧跑几步来到刘正光前面。


“一排长,请你组织你的部队进行五公里拉练。”刘正光对一排长沈泉说道。


“是。”沈泉怎么听指导员刘正光下的这个软绵绵的命令都感觉指导员在求他们办事,完全没有一点长官的威严。沈泉听完后一声不响的带着队伍跑出指挥部。


“南连长,怎么样。一排长是不是严格的执行了我的命令。”刘正光对赵天霸说道。


“炊事班,集合。”赵天霸来到门口,并排和刘正光站在一起下着命令。


炊事班的人马纷纷出现在赵天霸面前,整理好队伍后等待赵天霸的下一个命令。


“张二蛋,带着你的人给老子跑个五公里,跑的慢了老子踹死你狗日的。”随着赵天霸的话声落定,整个炊事班迅速跑出指挥所,指挥所外面还传来炊事班长张二蛋的喝骂声:“都给老子跑快点,连长要是收拾老子,老子挨玩整就收拾你们这群狗日的。快快,再快点。”


“刘指导员,听见没,从两个排出去队伍的脚步声你还判断不出来那个队伍先完成这五公里的拉练吗?百无一用是书生,古人诚不欺我。”说完后,赵天霸转身回去继续喝酒,留下指导员刘正光站在指挥部门口等待着结果。


刘正光站在指挥部的门口等待着结果,果然如同赵天霸所说,炊事班的人率先跑完五公里拉练,一排长沈泉在炊事班回到连部五分钟以后才出现在刘正光的视线之中。


刘正光转身回到赵天霸的屋子里面,刚撩开门帘就听赵天霸说道:“指导员,结果出来了,你有什么想法啊?我这个人是个直肠子,你别嫌我的话难听,你是文的不行,武的遭殃。你适合去总后文工团里面任职,你根本就不是带兵的料。在战场上如果让你指挥战斗不知道多少士兵得枉死在你错误的指挥下。”说完赵天霸也不理站在门口的刘正光,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刘正光独自出了指挥所,在小路上走着,想着为什么自己和生细气的下达命令的效果比不上赵天霸骂骂咧咧的下达命令的效果。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刘正光依然是毫无头绪,只好返回指挥所休息。


第二天刘正光起床的时候,发现赵天霸已经集合起了队伍。赵天霸看到刘正光后对他说道:“我要带士兵出去拉练,连部的事情就由你负责了。”随后赵天霸带人离去消失在刘正光的眼中。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月,刘正光终于无法忍受赵天霸对他的漠视,离开独立连回到了旅部,在陈赓面前告了赵天霸一状后,要求离开独立连,到其他部队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