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尔什维克亵渎上帝的运动

0潮起潮落0 收藏 23 1150
导读: 列宁于1870年4月16日(公历29日)受洗。他的父亲伊利亚·尼古拉耶维奇是一个笃信宗教的人。一个信徒的儿子怎么会突然走上反宗教的道路的呢?克日扎诺夫斯基证明,列宁曾对他讲,他在中学五年级的时候已经坚决与宗教断绝任何联系,将十字架扔进了垃圾堆。是不是他体内外祖父的疯狂基因复苏了?我们不得而知。不管怎样,列宁变成了一个叛教者和旗帜鲜明地反东正教的人。列宁在1905年所写的《社会主义与宗教》一文中,就要求与“宗教的迷雾作斗争”。在“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的口号下,列宁以他天生的狂热灌输给布尔什维克党人仇恨宗

列宁于1870年4月16日(公历29日)受洗。他的父亲伊利亚·尼古拉耶维奇是一个笃信宗教的人。一个信徒的儿子怎么会突然走上反宗教的道路的呢?克日扎诺夫斯基证明,列宁曾对他讲,他在中学五年级的时候已经坚决与宗教断绝任何联系,将十字架扔进了垃圾堆。是不是他体内外祖父的疯狂基因复苏了?我们不得而知。不管怎样,列宁变成了一个叛教者和旗帜鲜明地反东正教的人。列宁在1905年所写的《社会主义与宗教》一文中,就要求与“宗教的迷雾作斗争”。在“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的口号下,列宁以他天生的狂热灌输给布尔什维克党人仇恨宗教、尤其是***的情绪。他的矛头直指俄罗斯东正教会和数百万信徒群众。在下述谈话中,他公然表明其立场:“所有关于神的宗教思想、一切与神有关的故弄玄虚都是最卑鄙的东西……最危险的东西;最恶劣的风气。”

“电灯会代替上帝在农民心目中的地位。让农民对着电灯祷告,他们将更深刻地体会到中央政权的力量——它可以取代天堂。”列宁在与米柳京、克拉辛和另外一些布尔什维克党人讨论电气化问题的时候这样说。

善恶不分使得布尔什维克党人在国内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亵渎上帝的行动在国家政策的庇护下大行其道。列宁提出了“将教会与监狱彻底消灭”的口号,采取恐怖手段对付教会。

十月政变后,列宁最早出台的决议中就有针对教会的。决议强调,他认为俄罗斯东正教会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早在1917年10月26日,修道院和教堂就被国家没收。列宁指示“对牧师采取无情的、大规模的恐怖措施”。在他的倡导下,地区主教会议的活动被禁止。

l917年11月扫射克里姆林宫——东正教圣地事件,是布尔什维克分子野蛮的、反宗教的、丧心病狂的行为。从军事角度看,扫射毫无必要,因为占据着克里姆林宫的容克贵族们深夜已经离开了这里。

在国内,对宗教界的审判开展得如火如荼,宗教界不断遭到恐怖迫害。在对付宗教的斗争中,列宁决非孤身作战。参与这场丑恶行动的,还有他的亲密战友斯韦尔德洛夫(罗森菲尔德)、斯大林(朱加什维利)、托洛茨基(布龙施泰因)、季诺维也夫(阿普费力;鲍姆)、加米涅夫(罗森菲尔德)、捷尔任斯基(鲁菲诺夫)、沃洛达尔斯基(科根)、雅罗斯拉夫斯基(古别利曼)等等。

1918年10月13日(公历26日),莫斯科及全俄大牧首吉洪致函人民委员会,阐明东正教会的立场。在信中他特别指出,“……你们已掌握国家政权整整一年……被你们下令残杀的兄弟们的淋漓鲜血在向苍天呼救,促使我们对你们讲出逆耳真言……我们的祖国被侵占、被欺辱、被分割,而你们却将不属于你们的财富作为贡品偷偷运往德国。……你们不抵御外敌、保卫祖国,却又不停地扩充部队。你们要用它来对付谁?你们把整个民族分成敌我阵营,使它陷入前所未有的惨烈的自相残杀。你们公然用恨取代基督的爱,并人为地点燃了阶级仇恨的烈火,烧毁了和平。

“……你们与外敌缔造的耻辱的和平,不是俄罗斯的需求,而是你们阴谋毁灭国内和平的需要。……无辜的主教、神甫、修士和修女遭到酷刑折磨。……但你们却以让俄罗斯民族双手沾满了自己兄弟的鲜血而沾沾自喜……在你们的唆使下,人们的土地、房舍、工厂、牲畜被强占或剥夺,钱物、家具、衣饰被劫掠。……你们用自发横财诱惑愚昧无知的人们,蒙蔽了他们的良知,湮灭了他们的罪恶感。……言论出版自由何在,宗教信仰自由何在?

“……尤其惨痛的是对信仰自由的破坏。……你们把罪恶的魔掌伸向由数代信徒积累起来的教会财产,毫不犹豫地毁灭了死者的意愿。你们以莫须有的罪名关闭了修道院和教堂。你们阻隔了通往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道路——这本是所有教徒的神圣财产。

“……是的,我们正在你们的恐怖统治下煎熬,人们无法摆脱这恐怖统治,上帝在他们心中被冲淡,铭刻下的是野兽的形象……

“现在,我们要劝诫你们这些滥用权力迫害亲朋、残杀无辜者的人……不要搞破坏,而要建立法制秩序,遵循人民的意愿结束内战,给他们应有的休息。否则,因你们而流的血会向你们追讨应有的报应(见《圣福音依路喀所传者》11章5l节),你们将死在自己的剑下(见《圣福音依玛特泰所传者》26章52节)。”

布尔什维克采取了让东正教会群龙无首的方针。大牧首吉洪被宣判为人民的敌人。

根据列宁的指示,成千上万l9l7年以前在俄罗斯各地建立的教堂、古迹被毁。在前俄共中央委员会党史档案馆存有一份1月4日人民委员会通过的特别决议,内容是关于征用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修道院房舍的。在该次会议上还通过了关于没收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教堂财产的决定。列宁投入到“对反动宗教迷信毫不妥协的进攻”中。1913年1月20日(公历2月2日),他签署了《人民委员会关于教会与国家分离及学校与教会分离的法令》。法令强调:“任何教会与宗教团体无权拥有财产。他们不具备法人资格。”此外,在法令中:“宣告俄罗斯现有教会和宗教团体的所有财产为人民所有。”这个决议实际是指示地方机关立即开始抢劫。革命狂热分子捣毁了教堂与修道院,残酷地迫害神职人员。布尔什维克的抢掠行动达到骇人听闻的程度。与抢掠同时进行的,还有对教堂修和道院的野蛮破坏——圣像和教堂器具被烧毁。

1917年,在俄罗斯约有78000所教堂修道院。莫斯科共有568所教堂,42所小礼拜堂。在苏维埃政权时期,绝大多数寺院、教堂和修道院被毁、被关闭或另做它途。

为纪念俄罗斯战胜拿破仑军队而建的、伟大的、独一无二的俄罗斯文化与建筑古迹基督救世主大教堂,被布尔什维克党人彻底毁灭。随后红场上建于1636年的喀山圣母大教堂也遭到破坏……许多教堂被布尔什维克党人改造得乌烟瘴气:作坊、仓库、车库甚至用作马厩、猪圈。

后来,赫鲁晓夫继承了“列宁的事业”。在他的积极参与下,1960-1964年间,全国共关闭了20000所教堂、69所修道院,这些教堂与修道院共有30000名神职人员。勃列日涅夫统治的年代又关闭了8所教堂和18所修道院,其中约有10000名神职人员。

布尔什维克极端分子的亵渎上帝行为更过分,他们甚至在埋葬库利科沃会战的英雄——佩列斯韦特修士和奥斯利亚巴修士——的莫斯科圣母圣诞教堂里,建起了发电机厂压缩机站。

1919年5月30日,列宁在给中央委员会组织局的便函中提到,将信教的共产党员清除出党的重要性。他要求停止出售“含有宗教内容的书籍,把它们当废纸处理。”布尔什维克政府还禁止敲响钟声。

20年代初,在布尔什维克的文件中,出现了更为离奇的反宗教口号:“牧首对于我们来说是树桩,是党用来削出共产主义尖子的工具。”

从1922年初起,对教堂的抢掠发展到新的阶段。列宁的战友托洛茨基,在这场卑鄙无耻的活动中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在援助饥民的幌子下,他提倡出台关于夺取教会财产的法令。《关于清理教会财产的指示》,就是他的妻子,身为人民教育委员会附属部门,博物馆事务与古迹保护部及科技总局局长谢多娃炮制出来的。

隶属于俄共中央委员会的前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所档案馆的“列宁机密处”,共收藏了3724份未公开的文献材料。其中有些文件简直令人瞠目结舌。下面是外贸委员会人民委员克拉辛1922年3月10日给列宁的报告。在报告中,这位布尔什维克人民委员,论证了在境外建立购销联营组织,出售从教会教堂处没收的珍品的必要性。列宁读过报告后做出批示:“……托洛茨基同志,请阅读一下该报告然后交还我。政治局是否需要做出相应指示?(我希望对清理的教堂数量能做出统计)此致!列宁。”

托洛茨基答复道:“……夺取财产将在党大会之前完成。如果在莫斯科进展顺利的话,外省的问题将迎刃而解。同时要为彼得格勒的工作做准备。……到目前为止,主要在进行被取缔的修道院、博物馆、贮藏库等的清理工作。可以说,我们已取得很大的成绩,但工作还远未完成。1922年3月12日。托洛茨基。”

下面这段话,是从列宁1922年3月l9日拟订的一份文件中摘录出的,他对付神职人员和俄罗斯东正教会的恐怖行动之卑鄙残忍由此可见一斑:

“致莫洛托夫同志及政治局各委员。绝密。任何情况下不得复制……,列宁。正是现在也只有现在,当灾区出现人吃人的现象、尸横遍野的时候,我们才能够(因而应该)对教会财产进行无情的清理没收,不要因任何阻力而停顿。……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最坚决、快速地夺取教会财产,用上亿金卢布保障我们的根基。……要成功做到这点,只有现在是最佳时机。因为除了绝望的饥饿,其它任何时刻我们都无法得到广大农民群众的同情或至少是中立。……我们以此理由消灭的反动资产阶级和反动神职人员的人数越多越好。应该趁现在教训这些人,让他们至少在以后几十年里连反抗的念头都不敢有……列宁。”

就这样,布尔什维克党人为制造的饥荒,又被其利用为对东正教会教堂圣殿进?span href="tag.php?name=%D0%CD" class="t_tag">型练耸浇俾蛹八婧蠼佣嵛镌送惩獾淖罴咽被U夥飧盟赖男疟┞冻隽肆心亩衲П局省⑺陨系邸⒍灾鞯慕烫玫目坦浅鸷蕖?br /> 依据列宁的指示,莫斯科斯特拉斯特修道院和基督救世主大教堂中的珍品被抢夺一空。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修道院也遭到抢劫。在女隐修院,强盗们同样满载而归。《彼得格勒真理报》1922年5月5日对该行动作了恬不知耻的报道:“……共夺取了30普特珍宝。最珍贵的是两件镶满钻石的带圣像的金属衣饰。仅一座圣像上就有151颗钻石,其中31颗是大钻……此外,衣饰上还有珍珠串和许多小钻石……另一座圣像上有73颗钻石……有17颗红宝石,28颗绿宝石,22颗珍珠。圣像头上的光轮价值非凡,几乎镶满宝石……从女隐修院夺取的珍宝总价值约上千万。”

对依萨基辅大教堂也采取了类似的行动。该报纸在5月22日对结果再次做出报道:“5月18日对依萨基辅大教堂的财产进行了清理没收。被没收的财产装满了两卡车。……”

在克拉斯诺戈尔斯克政府影像图片文件档案馆,保存着被拍摄下的布尔什维克抢劫行动的电影胶片。俄罗斯所有的教堂和修道院无一幸免于难。

至1922年5月,苏维埃政府在没收教会财产的行动中,夺取的财产达到了天文数字,这些财产百倍于国家年度财政预算。然而,伏尔加河沿岸的居民却在沉重的灾难中相继死去。伏尔加河沿岸遭受旱灾的地区人口共有3200万,其中2000万人在忍饥挨饿。

从教堂和修道院劫掠的珍宝被布尔什维克政府运往国外,据说是为了给灾民购买粮食。事实上,国内就有粮食,只不过也被运出国外了。

然而,仅仅抢劫教堂和修道院,对于这些野兽般的反抗上帝者来说尚且不够。

在1919年1月初国内战争最激烈的时候,列宁指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行动。俄罗斯东正教历史上,首次出现了如此大规模可怕的亵渎上帝的行动——在修道院和教堂公然挖掘圣骨。对信徒感情这样粗暴的凌辱简直前所未有。

1919年1月28日凌晨4点,在沃罗涅日省扎顿斯克市圣母修道院挖掘了圣人吉洪的尸骨匣。2月8日4点15分,在沃罗涅日省米特罗凡修道院,挖掘了圣米特罗凡的尸骨匣。

列宁胆大妄为,竟然将三圣大修道院的创始人、院长,曾在1380年库里科沃战役前夕为顿河王德米特里祝福的圣谢尔盖·拉多涅什斯基(132l-1391)的圣骨挖出。装有谢尔盖神父圣骨的尸骨匣,被布尔什维克党人在1919年4月11日挖掘,曝尸。列宁要求将曝尸过程中拍摄的照片交给他。邦奇·布鲁耶维奇写道:“我亲自向他展示了图片……他深表满意。”

自1919年2月1日至192O年9月28日,共挖掘了63具圣骨。其后的年代,布尔什维克亵渎上帝的活动从未停止过。

1922年日月12日,在彼得格勒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修道院三圣教堂,传奇式的虔诚信徒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公的圣骨匣被挖出。

列宁对审判上层神职人员迫不及待。在他的倡导下,1922年5月政治局通过决议:“指示莫斯科法庭:第一,立即起诉大牧首吉洪。第二,对神父采取极刑。”

莫斯科执行该决议的法庭,在5月8日判处并执行了11名神职人员的死刑。在数千无辜被杀者的名单中,纳杰日金神父、索科洛夫神父、捷烈金神父、季霍米罗夫神父、藻泽尔斯基神父的名字赫然在目。

根据列宁l922年5月4日的指示,大牧首吉洪被追究法律责任。对他所进行的“审讯”与其他神职人员一样:无穷无尽的讯问、威胁、施压、引诱……

目击者这样描述大牧首出狱时候的情形:“数千人挤满了监狱附近的广场。远处停着一辆马车。大批队肃反工作人员在从监狱到马车的路段组成了一道人墙,将人群分成两半。等了很长时间监狱门才打开,大牧首出来了。散乱的灰色长发,乱蓬蓬的胡须,干枯的脸颊,深陷的双眼,光身穿着一件破旧的军大衣,光着脚。激动的人群不约而同俯身跪下。大牧首缓缓走向马车,双手为人群祝福,泪水从他倍受折磨的脸盘流下。这一刻如此震撼人心,以至连押解的鹰犬也在这位受难者面前虔敬地低下了头。

由于在监狱关押期间饱受折磨,大牧首吉洪1925年3月26日不幸逝世。目击者称:“……出席莫斯科及全俄大牧首吉洪葬礼的人,比参加世界无产阶级领袖列宁的葬礼的人还多。不分昼夜地、不间断地有人来和大牧首道别。据说第一天就发出了六万支蜡烛。……道别的队伍排了有一俄里长……”

1917-1922年间在布尔什维克恐怖政策下,许多著名的东正教主教无辜牺牲。

1918年6月15日,托博尔斯克和西伯利亚主教格尔莫根第一个遇害。布尔什维克暴徒将他从船上推下水,活活淹死。

1920年1月25日深夜,布尔什维克党人在基辅佩切尔斯基大修道院残忍地杀害了基辅都主教弗拉基米尔。据目击证人的证词称:“1月23日,布尔什维克控制了大修道院……凶手将都主教领到他的卧室……弗拉基米尔在那儿被拷打、被窒息。

……他们用卡车将弗拉基米尔从修道院运到枪杀地点。……都主教问道:“你们想在这儿枪决我吗?”一个刽子手回答说:“怎么,还要跟你客气吗?”于是,都主教请求让他向上帝祈祷,他得到的回答是,“那就快点”。弗拉基米尔双手高举,大声祷告道:“主啊,请宽恕我有意或无意的罪过,收容我的灵魂。”然后,他双手划十字为刽子手祝福:“愿主宽恕你们”。这时,枪声响起,都主教倒下了,血流满地。刽子手们用刺刀挑起弗拉基米尔。他的脸被刺刀刺得到处是洞。胸口的弹孔汩汩流淌着鲜血。他的肋骨被打烂了几根。胸部两侧被刺刀刺穿和子弹穿过。后脑勺也让刺刀戳烂了。……当安菲尔试图将都主教的尸体搬走时,十来个士兵和工人奔过来,将死者嘲笑漫骂了一番,并不许运走他的尸体:“你们还想埋葬他——把他丢阴沟里去吧。” 最终,当弗拉基米尔的尸体被搬运出来后,闻讯而来的虔诚女信徒放声大哭,祷告并且说道:“受难者,遭折磨者,天国是属于他的。”

此后,全国卷起一股冲突、逮捕和枪杀的血腥浪潮。至1922年中期,与夺取教会财产同时共进行了231场审判,732人受到庭讯,其中许多人被判处枪决。

8月12日,彼得格勒都主教韦尼阿明在彼得格勒被枪决。他临终前夕在法庭做最后陈同时说:“关于自己?关于自己我还有什么可对你们说的?也许只有一点……我不知道,你们最终对我的判决会是怎样——生亦或死,但是,无论你们宣布什么,我仍旧一如既往忠诚于我主,我将双手合十,称,‘上帝啊,一切荣耀归于你……,’”

对都主教韦尼阿明的审判过程使布尔什维克党人吃了一场精神败仗。与都主教同时受审的还有另外三名“死刑犯”:修士大司祭谢尔盖、彼得格勒教区联合会理事会主席诺维茨基教授及律师约拿·科夫沙罗夫。

年纪最大的高级神职人员、圣彼得堡都主教谢拉菲姆(齐恰戈夫),自1921年起长期被关押遭到流放。l937年11月30日,病中的他再次被捕。由于水肿,他无法自己走去,于是肃反工作人员不得不叫了急救马车用担架将他运到塔甘监狱。尽管身体虚弱,都主教在监狱仍表现出极大的精神力量和勇气,在审讯时他没有出卖任何人并坚决否认自己有罪。1937年12月11日,八十一岁高龄的都主教光荣牺牲。没人知道,这位老人是怎样被运到布多瓦处死的。1997年2月23日,在俄罗斯东正教会高级神职人员会议上,都主教谢拉菲姆被荣列圣者。

司祭法捷伊、大主教特韦尔斯科伊,在经受了长时间的折磨侮辱后于1997年12月13日与垃圾一起被活埋。

1937年12月10日,谢尔盖三圣大修道院院长、79岁高龄的修士大司祭克罗尼德(柳比莫夫)遇害。讯问时,饱受折磨、几近失明的修士大司祭毫无畏惧。审讯者要他“坦白交代自己的反革命活动”,克罗尼德回答道:“目前为止,我自认是一个君主主义者,我也是以这种精神教导出来的、以此为真理的、东正教信徒的修士。”当审讯者再三要求他说出其“同谋”时,这位老人拒不回答。这位大修道院的最后一任院长及与他同时受审的十个人被判处极刑,在布多瓦被枪决。

都主教谢拉菲姆(齐恰戈夫)在最后一次被捕前不久说道:“东正教正在经受考验……现在许多人因信仰而受难,然而这未尝不是好事,让我们在痛苦的考验中得到精神的净化。经此之后,因***信仰而受难者的人数,将超过***历史上的任何时候。”

在俄罗斯出现了二十世纪任何地方都不曾有过的善与恶的尖锐对立。1917年10月后的70年,是对宗教信仰史无前例迫害的70年,甚至比***创立初期遭受的迫害更残酷。大批大批的受难者,让俄罗斯东正教在无情的考验面前保持了自己的纯洁与忠贞。对神职人员迫害之残忍难以诉诸笔墨。他们被逮捕,遭受严刑拷打,被溺死、活埋、活活烧死、毒死,甚至被投入粪坑、锯成几段、钉上十字架、剥去手上和脚上内皮……

教会财宝被劫掠时东正教遭受的人员伤亡最惨重。在此期间,共有8100名神职人员和修土被枪决。被捕、流放和枪决的人总计超过20000人。

到1929年,只有以都主教谢尔盖为首的四名高级神职人员是自由身了。

与上帝作对是列宁一生的目标。他将这场斗争一直进行到了临死前的一刻,尽管重病缠身,右手右脚部分瘫痪,口齿不清,他仍于1922日年10月13日发布了中央委员会《关于建立反宗教宣传委员会》的决议。

类似的决议和惩罚措施的目的,对现代人来说一目了然。克尔索恩议员说道:“这些迫害和惩罚是苏维埃政府为有目的地在俄罗斯消灭一切宗教、代之以无神论而采取的行动的一部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