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百战雄狮 正文 006 杀猪是有讲究的

wh1978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size][/URL] “班长,敌人退了!” 我追着一个敌人的背影一枪解决后回到:“看见了,叫小兔崽子们停火!赶紧回洞。” “班长说了,小兔崽子停火回洞!……哎,疼啊!”那小子刚喊完这一嗓子就挨了左右各一重拳。 我前脚进洞,敌人的炮火就上来了。这次比上次猛多了,有一发刚好落到防炮洞的顶上,炸得尘土直落。有一根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7/


“班长,敌人退了!”

我追着一个敌人的背影一枪解决后回到:“看见了,叫小兔崽子们停火!赶紧回洞。”

“班长说了,小兔崽子停火回洞!……哎,疼啊!”那小子刚喊完这一嗓子就挨了左右各一重拳。

我前脚进洞,敌人的炮火就上来了。这次比上次猛多了,有一发刚好落到防炮洞的顶上,炸得尘土直落。有一根支柱都被震倒了。

“干,这根柱子谁架的。一炮就倒了,想要兄弟们的命啊?我知道是谁就让他出去挨炮”我对着倒塌的柱子吼道。

正兴奋的聊着自己干掉几个的士兵一齐看向了我。

“哥,这根柱子是……你架的!”家泉憋得脖子都红了,才冒出一最后三个字。

…………

看着与士兵笑做一团的家泉,我专制的命令到:“伍家泉下士,你负责把柱子支起来,并检查一下所有支柱是不是都支稳了。

我见炮火小了不少,就钻出了防炮洞。一是躲避属下的目光,二是查看敌情;不过,这也让士兵们都知道了我的口头蝉让人挨炮不是戏言。一个让狠得自己都不放过的人,会只是开玩笑吗?

“哥,不把机枪搬出来吗?”

“现在用不上,我可不想暴露我们最后的火力。要是敌人太密集的话就多撸几个快火,再不行就甩手榴弹。有一班和三班的机枪架着,我们就不要浪费了。”本来一个连才三挺机枪,我们班的机枪是攻下镇南口兵站后缴获的,由于568团位置特殊,缴获的大量武器弹药有一半配给568团,568团现在一线的部队每班一挺机枪,团预备队在三线阵地猫着,也是一班一挺。

“班长的机枪要留着下崽吗?”

“除了机枪掩体修好时拿出来摆了下位置,就一直藏着。要是给我们班一门炮,我怀疑班长可会把它抱在怀里睡觉。”

“别他妈的扯淡!都给我盯好罗,敌人上来了。……好家伙,人还真不少,我估计这帮混蛋能回去一半就不错了!”我说这些废话是为了让士兵知道,我和他们在一起。这样有助于稳定大家的情绪,发挥其正常水准。

交火后,我就和敌人的军官士官叫上了劲。打死两个军官,干掉四个可能是士官的人后,我又瞄上了一个拿手枪的军官。

“怎么样?”有人在我耳边问到

“滚一边去!老子忙”说着我就对那军官扣动了扳机。

眼见那军官象破麻袋一样倒下后,我愉快的回望了一眼被我吼的人。才看到手持仿汤姆森冲锋枪的王少尉,我还没开口。他就表扬道:“不错,打得很有章法!看来二班,我是该放心了,”

说着打了个走了的手势,就向三班的位置潜去。就在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时。阵地上传来有人负伤的呼喊。

“班长,猴子负伤了……”

“鬼叫什么!叫医务兵,找两个人把他抬回洞里去!”

打退了四次敌人冲锋,伤亡终于出现了。由于刚才那个兵的一嗓子,兄弟们愉快的战斗情绪出现了波动。射击时那种打靶似的悠闲不见了,各别胆小的肌肉和神经都绷紧了,整体射击精度有所下降。

战场上的紧张情绪有一半是自己人的伤亡引起的;紧张会带来更大的伤亡。我拿起枪在战壕里游走起来,一会在这个边上放一枪,一会在那个边上骂几句;总之就是要让士兵知道自己并不孤立。

这样效果是有,但也不是很大。谁都怕死,也只有靠他们自己的意志挺过这一关,习惯周围的人突然死亡和负伤。

其实,我也害怕。就在我刚趴到一个士兵身边想安慰几句时,子弹就打在了面前的土里,再高点我就彻底报销了。心里在感谢满天神佛,可嘴上还要讥笑敌人枪法太烂。

“班长,小六死了……子弹从左眼打进去的。”

“妈的!知道了,除非你自己死了,再大喊大叫老子蹦了你!”这波敌人还没打下去就报丧你看我火不火。刚才做绣的一番成果一下就被这小子毁了。

“准备手榴弹!……投弹!快投弹!”我大声命令到

敌人的第五次冲锋被打退了。这次我们班可谓损失过半;重伤一个,轻伤四个,战死两人。最后被打死的是投弹时,身体太过突出。好在四个轻伤都只是擦破点皮,包一下就行了。

“一班这次阵亡两人,伤三人。累计损失:阵亡六人,重伤两人,全班剩下的都带伤。”一班班副汇报损失时说道

“二班这次阵亡两人,伤五人。累计损失:阵亡两人,重伤一人,轻伤四人。”听了一班的伤亡我吸了口冷气。

“三班这次阵亡一人,伤七人。累计损失:阵亡五人,重伤四人,剩下的人人带伤。”三班长头缠绷带汇报道。

王排长感觉这次损失很大,就顺便摸个底。37个人的一个排几仗下来,就阵亡11人重伤了7个,剩下的还大部分带伤。王排长知道再不补充,再打一两仗他的排就该除名了。

其实,一三班损失这么大,主要就是那两挺机枪闹的。可以说这两挺机枪,吸引了我们排正面的全部敌军精确火力。敌人要进攻,不压制你的火力是不可能的,敌人枪法好的经验足的都躲在有利位置对你的机枪和周围目标照顾,伤亡不大才怪。

看着打电话要援兵的排长,越来越觉得我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坚守阵地,又不是要全歼山下之敌。一三班打得是猛,可惜战果远不如我们班。为了躲避两个班的凶猛火力,敌人都无意中挤进了我们的射界,一枪穿两个那很平常,一枪穿三个也不希奇,一枪穿四个也发生过。要不是出现了恐慌,凭八粒快的射速和地势,敌人根本就靠不上来。

-----------------------------------------------------------

全团一线部队的损失都很大,敌人先期到达的两个团由于分兵进攻,基本上被打得失去了战斗力。在敌人向后续部队移交防务时我们的援兵也到了,各班不仅得到了补充还获得了加强。

“哥,你看谁来了?……”受了点皮肉小伤就一直哼哼叽叽的家泉兴奋的招呼我道。

“铁牛,你小子!……大家都来了?欢迎……快、快都进来。”正在洞里擦枪的我抬头见到被留在团部的兄弟,鱼贯的钻进洞来别提多高兴了。

“头!”

“好”

“老大”

“好”

“中士”

“好”

…………

“看,我哥现在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一傻B!除了会说“好”就什么也不会了”家泉这小子打趣我到

我还没反映过来,先进来的铁牛就向家泉肩头拍去。然后就听见家泉一声“哎呀”,原来他披着军服,铁牛没看到他肩上的伤。

“哈!哈!哈!你小子乐极生悲了吧?!……兄弟们都快进来坐!……家泉把你私藏的那些罐头都拿出来,别以为我不知到,你小子把几罐埋在一二线阵地之间那小树桩下面了。”我高兴的把兄弟出卖了。

“这次来了几个?”

“三连补充的都是自己兄弟,到一排的有二十七个。”

“余成龙和老彭都是三连出去的,你们不来才怪呢!”我笑说到。

“这一补充,我们班现在就有十五个人了。可惜我们班才进了六个兄弟。”家泉有点惋惜

家泉带铁牛挖出了私人珍藏后,顺便叫来在别班的兄弟,搞起了重逢聚餐。

“不错嘛!你这里比我的连部还热闹……”原来是连长在排长的陪同下过来了。

“立——正!”

“欢迎连长和排长出席我们的重逢聚餐。”说完,站得别纽的兄弟们立刻配合的鼓掌表示欢迎。

“坐下!”

“这防炮洞矮了,站着别纽都坐下吧!”连长秦政军和言悦色道。

见大家有些拘谨,便转身对我道:“今天,我过来是宣布一项任命。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长纸,对着纸读道:任命,三连一排二班中士班长伍家明,为该排上士副排长。连长:秦政军,公元122年2月24日。”

刚接过连长的任命书,王排长就站出来为我解释这项任命,原来的排副是一班长可惜阵亡了,鉴于我所在二班战损最小战果最大,所以向连里推荐由我接任。现在是战时我还兼任二班长,排长官一般随一班行动,有机会时还是要和现在一班班长掉过来的。

两位军官一走,兄弟们就立刻向我道喜;打打闹闹了一个小时,到最后直到我拿出副排长的威严才把他们赶回各自的班。

——————————————————————————————

“班长,不,副排长!敌人换防早结束了,今晚会再进攻吗?”一个班上的老兵问到。

“很有可能,晚上三人一班岗,一小时一轮换,新老搭配要合理……我去找排长”说着我就去一班找排长商量。

当晚的岗哨安排很快就确定好了,又对夜间火力的组织提了一些想法,并找一三班的班长做了详细的交代。王排长对我的谨慎很是满意,还说:“有些事你拿主意就行,让你当排副就是为我分担工作,放开手脚干我们是军人不是官僚”。

对于夜晚敌人的进攻,从师到团到营连都做了充份的准备,大量的照明弹都在各团营迫击炮周围放好了。五门在兵站库房缴获的大口径火炮也在傍晚架设好完成,由于师里面把这五门炮当宝贝,特意精心选择构筑阵地,所以傍晚才投入使用。

一三班的机枪被用军用背包垒成的小碉堡严密的保护起来了。三个班的阵地前我们把吃剩的铁罐头壳仍得到处都是。

四点刚过,阵地外面就传来轻微的响动,不过并没引起哨兵的重视。我查哨时发现一个老兵在打瞌睡,就准备去叫醒他,还没走两步,就听到了阵地外的令我不安的声音;观察了几秒钟后,我感觉阵地外面有人,就凭着感觉对阵地外开了一枪。结果,传来一阵空罐头盒滚落的声音,就在我想喊“敌袭时”一三班的土碉堡开火了。十秒钟内,全师的一线阵地都响器起了枪声。

照明弹划破夜空,两个土碉堡都找到了大片大片的目标。各班到位后立刻按照计划利用火力将敌人往二班射控区赶,这些敌人是新来的,但交接时也知道一三班有机枪火力,所以,他们向二班射控区集中得很迅速。

我一看敌人秘密麻麻的向我阵地挤来,我知道机会来了。立即闪进昨晚上七点多才建好的简易地堡,一脚踢开撅着屁股趴在机枪上,等待开火命令的家泉。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自己过起了手隐。不过,这开活也是有学问的,不是盲目的扫射,而是在打死敌人的同时与左右两挺机枪配合形成一个紧密的火网。由于阵地上有十几支快枪,我不用担心敌人会冲上来。

随着“哒哒哒——哒哒哒哒”机枪射击声;敌人发现,进攻是死,后退也是死,向左向右都是死。三挺机枪的密切配合,将阵地前的敌人圈了起来,一点点的消耗掉。

向我一排地段攻来的敌人,一个连几乎都报销在了三挺机枪和四十多支步枪的联合围剿之下。要知道,在阵地防御中不拼刺刀就歼灭建制单位是很难的。一般攻击不利的情况下敌人有主动撤退和溃退的条件与空间。

到天亮的时候,我们发现阵地前躺满了尸体。一个排二十四米的防御正面,前二十开外一百二十内,几乎见不到空地,正对二班的地上尸体足足有三层,象一条隆起的山脉,昨天一下午加今天一早,敌人在一排的阵地上至少丢下了近三个连的尸体。

看着天鹰王国士兵那白得恶心的皮肤和金毛的卷发,我涌起了一股强列的自豪感。想想我那世界里国人追捧白种人的恶心样,我觉得今天是扬眉吐气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