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冷兵器时代的千古绝唱

吕伟明 收藏 0 2813
导读:[size=16][center]冷兵器时代的千古绝唱 文/吕伟明[/center] 若将几千年的历史慢慢细数下来,我们会发现有许多轨迹是无可挽回的: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似乎成为定律,而当忠良屈死,株连九族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且不说民间广为传颂的杨家将、岳家军,单是一个袁督师便足以让后人发思古之幽情。历史规律异常残酷,千年皇城内外血流成河,一将功成万骨枯。从远古开始,谁拥有暴力武器,谁就拥有统治权。虎符在手,天下尽归掌握。但是,在历史迷雾中最不可捉摸的便是战争结局。天色微明,

冷兵器时代的千古绝唱

文/吕伟明

若将几千年的历史慢慢细数下来,我们会发现有许多轨迹是无可挽回的: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似乎成为定律,而当忠良屈死,株连九族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且不说民间广为传颂的杨家将、岳家军,单是一个袁督师便足以让后人发思古之幽情。历史规律异常残酷,千年皇城内外血流成河,一将功成万骨枯。从远古开始,谁拥有暴力武器,谁就拥有统治权。虎符在手,天下尽归掌握。但是,在历史迷雾中最不可捉摸的便是战争结局。天色微明,决战开始;夕阳西下,帝国已成陈迹。到底是什么决定着历史的走向?是智谋?是民心?还是强悍的武力?

如今,在商业文明中醉生梦死的食客们已经很少再回忆千年以来的历史变迁。无数帝王、英雄、诗人、僧侣、寇盗、商贾无论曾经如何得意忘形或失意沦落,现在都已经化为尘埃;无数霸业和政权无论是否再三在中原的酥胸上争夺,现在都已经埋在黄河淤泥之下。迦太基的妇孺被掳的哭声早已沉入地中海的沟壑,圆明园被焚的火光更不及香炉里一缕碧螺烟雅致,邓世昌临死将爱犬溺死在大海之后,换来的却是子孙后代无情的遗忘。抗日战争结束仅仅半个多世纪,最年轻的一代数典忘祖,盲目崇洋,以至于网站贴出这样的标题:如果回到1937年,你是选择抵抗,还是投降?我们的最新潮一代没有答案,所以卢沟桥的狮子不再咆哮,而是付以惨笑,甚至冷觑。

当代中国尚武精神的流失是民族精神衰亡的先兆。回顾中国历史,汉、唐时期尚武成为风尚,国力鼎盛,至宋代中落,偃武修文,从此接连有蒙古和满清得以摧枯拉朽,入主中原。在冷兵器时代,一个民族的勇悍不仅可以改变版图,也可以改变历史发展的进程。我们可以这么认为:如果没有温泉关的三百勇士,就没有今天的西方文明。可在我们中国历史上有没有这样气吞山河的勇士群体?卫青挟强汉之势名垂百世,李靖借唐军兵威彪炳千秋,再往后的强梁人物却如昙花一现。1230年,蒙古窝阔台汗二年,蒙古铁骑打遍欧亚无敌手之时,金移剌蒲阿部先锋完颜陈和尚以四百骑破蒙古八千人于大昌原,解庆阳之围。其时,离金灭亡仅四年时间,离南宋灭亡则相距四十八年。如果说金国尚有女真的血性,那么南宋在格物致知的理学和穷奢极欲的腐化的滋养下已经无药可救。

那么在中国的冷兵器时代到底有没有气吞山河的勇士集体?有没有在身处险境之时又所向披靡的军队?项羽在巨鹿背水一战所逞不过匹夫之勇,项羽虽然天下无敌,但有勇无谋。史书对这样一个莽夫所着的笔墨委实太多了,若寻找一个勇悍如项羽而战绩尤有过之的勇士,中国几千年来,只有一个寂寂无闻的陈庆之可以相提并论。

对陈庆之此人,我们可以从《梁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六》略知端详。陈庆之出身寒门,幼年即为梁高祖萧衍亲随。“高祖性好棋,每从夜达旦不辍,等辈皆倦寐,惟庆之不寝,闻呼即至,甚见亲赏。”525年,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在彭城请求内附,梁高祖首次起用陈庆之,任命为武威将军,北上接应,与魏军相遇,“庆之进薄其垒,一鼓便溃”。由此崭露头角,一步步成为南北朝时代的第一名将。

普通七年,陈庆之受命出征寿春,北魏豫州刺史李宪筑两城相拒,庆之攻之,李宪力屈遂降。陈庆之赐爵关中侯。大通元年(527年),梁魏争夺涡阳,北魏马步十五万来援,陈庆之率麾下二百骑奔击,“破其前军,魏人震恐。庆之乃与诸将连营而进,据涡阳城,与魏军相持”。自春至冬,数十百战,师老气衰,诸将皆谋退缩。魏军作十三城,成犄角之势,庆之率军衔枚夜出,一连攻陷四城,涡阳城主王纬乞降。所余九城,在陈庆之猛烈攻势之下崩溃,斩获无数,涡水咽流。梁高祖大为赞叹,亲赐手诏云:“本非将种,又非豪家,觖望风云,以至于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终。开硃门而待宾,扬声名于竹帛,岂非大丈夫哉!”

528年,北魏内乱,北海湾元颢投奔梁朝,高祖以陈庆之为假节、飚勇将军,命其率军七千送元颢北上洛阳。梁高祖本想敷衍一下元颢,江南与洛阳之间隔着无数兵家必争之地,孤军北上无疑痴人说梦,可是谁都未曾料到这个安排却使陈庆之开创了盖世奇勋。元颢于涣水边迫不及待地即位称帝,任命陈庆之为镇北将军、护军、前军大都督。睢阳城下,魏将丘大千率众七万,分筑九城相拒陈庆之。“庆之攻之,自旦至申,陷其三垒,大千乃降。”北魏七万军队在陈庆之七千人的虎狼之师面前转瞬间全军覆没。随后,陈庆之浮水筑垒,攻陷考城,生擒北魏济阴王元晖业。继续挥师北上,一路望旗归款。元颢进庆之卫将军、徐州刺史、武都公。

此时,魏军精锐据守荥阳,兵精城险,陈庆之未能攻拔。魏将元天穆大军复至,众援军前后而来,旗鼓相望,断梁军退路。陈庆之孤军困于荥阳城下,士卒惊惧。庆之发布动员令:“吾至此以来,屠城略地,实为不少;君等杀人父兄,略人子女,又为无算。天穆之众,并是仇雠。我等才有七千,虏众三十余万,今日之事,义不图存。吾以虏骑不可争力平原,及未尽至前,须平其城垒,诸君无假狐疑,自贻屠脍。”七千孤军身陷三十万铁骑重围之中,与当年项羽破釜沉舟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陈庆之一鼓登城,麾下壮士遂克荥阳。俄而魏军结阵而围,陈庆之率骑三千背城逆战,竟然大破魏军,三十万魏军精锐作鸟兽散,魏将鲁安于阵前乞降,元天穆仅以单骑逃生。继而陈庆之进据洛阳,元颢封陈庆之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增邑万户。魏主元子攸出奔并州。洛阳童谣云:“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时陈庆之麾下皆着白袍,自挥师北上至洛阳为止,历十四旬,平三十二城,四十七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无前。

元颢既已得志,便荒于酒色,不复视事,又因陈庆之功高震主,心生疑忌。其时北魏一代枭雄尔朱荣挟魏主元子攸率军南下,号称百万,直指洛阳,元颢属下诸城皆叛。陈庆之北渡黄河守北中郎城,七千孤军,去国千里,与百万敌军“三日中十有一战,伤杀甚重”。《梁书》的寥寥数语不能尽述北中郎城之战的酷烈程度,千余年后却仍然能够听到千军万马的呼喝声。虽然没有更详细的记载,但这场实力悬殊的战争竟然使尔朱荣萌生退军之意,陈庆之白袍军的战斗力可见一斑。从此尔朱荣不与陈庆之军正面接触,暗制木筏,渡河攻击洛阳,元颢被擒,洛阳陷落。陈庆之率军撤退,“值嵩高山水洪溢,军人死散。”陈庆之逃归建康,以功除右卫将军,封永兴县侯。此后,陈庆之专事北方防务,使北魏元气大伤。539年,陈庆之病逝,谥号武侯。

读史至此,在热血沸腾之余,难免心生惆怅。在冷兵器时代,有梦回吹角连营的刀光剑影,有赤兔和乌骓的争锋,也有百步穿杨的绝技,这些今人只有在睡梦中品味。毫无疑问,无论电视剧将战地奇观刻画得多么腻味,都无法掩盖观众对历史的神往。当代中国的霓虹灯和夜生活能够消磨掉朝霞的壮美,也能让一代青年忘却理想和历史,当青年人在恣意的唐突中寻找温存的时候,从遥远的史册里渐行渐远的是一曲千古绝唱:金戈铁马,战旗飘扬,杀伐阵阵,地动山摇,那些从征战中凝聚起来的意志和信念,是我们民族精神的骨骼。当骨骼不复存在,中国人便再也挺不起脊梁。如果有人说冷兵器时代太过血腥,现在的和平时期应该培养纯洁的灵魂。可是灵魂在哪儿?谁也没见过。

2008年11月14日1点3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