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枪 正文 第021章:能走多远(下)

何楚舞 收藏 12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9/[/size][/URL] 营房里早已乱成了一团,陶野被吉娜叫走后库尼开了句玩笑,他说“看看,。中国硬汉有艳遇了。” “放屁!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似的?”欧阳铎跳起来,冲到库尼面前把他揪了起来。 “干什么?”库尼大喊,他平时和欧阳铎说话不多,因为他总觉得欧阳铎身上杀气太重。 “干什么!我揍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欧阳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9/


营房里早已乱成了一团,陶野被吉娜叫走后库尼开了句玩笑,他说“看看,。中国硬汉有艳遇了。”

“放屁!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似的?”欧阳铎跳起来,冲到库尼面前把他揪了起来。

“干什么?”库尼大喊,他平时和欧阳铎说话不多,因为他总觉得欧阳铎身上杀气太重。

“干什么!我揍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欧阳铎的眼眶似乎都快瞪裂了“在城堡大厅里要不是倔驴,你他妈早被人打死了,他救了你的命,你还恩将仇报!”

库尼也急了,一边和欧阳铎用力撕扯,一边大喊“就是因为他救了我的命,我才建议他退出,他不是当佣兵的料,为什么你还要强迫他?你不是他的朋友!”

“我不是他的朋友?”欧阳铎咬牙切齿地说:“我们在一个军营了生活了快十年了,出生入死几十次!”

“你自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

欧阳铎气得脸色红紫,一拳打在库尼腹部,趁他吃痛弯腰,接连在他背后来了两个肘击,之后扛起他摔在床上。

“哗啦啦!”两张行军床被丢出去的库尼撞倒,别看库尼在行动中还算威猛,但在擒拿,近身搏击上和其他人差远了。

“FUCK!你敢打我!”库尼插着嘴角的血想要冲过去,菲尔德连忙上前拦住了两个人。

“砰!”铁皮门被一脚踢开,威廉黑着脸走了进去“每人两千个俯卧撑,后面训练加倍。”

欧阳铎和库尼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瞪着牛眼对视。

“还要我再说一遍吗?”威廉低吼。

营房里安静了,只剩下欧阳铎和库尼上下起伏的喘气声。

威廉走到陶野的床前,看到整理好的简单行囊,他沉着声音低头对库尼说:“我提醒你们,陶野一走黑桃小组很可能解散,你们都得失业!”

陶野走进营房时,里面乱成了一片,几张床七扭八歪地倒在地上,被子散落在地,一个枕头上清晰地印着硕大的鞋印,威廉脖子上青筋迸起,一言不发,菲尔德站在一边,库尼和欧阳铎牛一样地做着俯卧撑。

“怎么?不过了?”陶野似乎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拿起扫把要收拾房间。

欧阳铎低头做着俯卧撑,嘴里大喊:“倔驴,黑桃小组没有孬种,你现在离开就是逃兵!”

“别听他的,你干不了佣兵,继续下去会毁了你的人生,你一辈子都会充满罪恶感。”库尼马上反击。

威廉抬起右脚踏在库尼的脊梁上“加一千俯卧撑!”

这时吉娜从外面走了进去,看到乱哄哄的营房怔了下,事情远比她想像的要严重。

“倔驴,合同的事情你考虑过没有?”吉娜掐着腰,斜视着陶野,失败的心理治疗让她的语气变得非常生硬。

“合同?”陶野想起将来可能会有无辜的儿童和女人死在自己手里,恨不得马上离开基地,完全忘记了他和法国外籍军团的合同。

军有军规,佣兵属于半军事职业,当军规无法约束佣兵时合同是雇佣方最大的砝码。

“黑桃小组每个成员都有一份合同,白纸黑字写着佣兵在执行任务时致伤或牺牲,军团将给予丰厚的补偿,如果佣兵具有可以执行任务的身体条件而拒绝参加行动,主动要求提前退出,那么他将支付军团80万美元的违约金。”

“你有钱吗?哈哈,穷光蛋。”欧阳铎忽然笑了,动作也更快了。

陶野愣了,觉得自己像是被老板蒙骗的劳工。

威廉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黑桃小组具有商业性质,吉娜是在商言商,其实你根本不用在意那些条款,我保证在将来的任务中不会让你射杀目标以外的人,怎么样,成交吗?”

“我不会再上当了。”陶野推开了威廉的手,他现在终于明白人们为什么用‘拿钱办事’来形容佣兵了,那意味着除了钱,道德,良心,道义统统都会成为蹩脚的词汇,只出现在字典里。威廉当初在中国遇到他的时候,告诉他加入佣兵可以实现他的梦想,可是现在他却逼迫他向没有反抗力的孩子开枪。

“那违约金怎么办?”吉娜咄咄逼人。

额头已经渗出汗珠的库尼忽然抬头喊了一声“我有五十万美元!”

“加五千!”威廉脚下用力,库尼趴在地上,咧嘴叫痛。

“色棍,你们才认识几天啊,你泡妞的时候也会这么大方吗?”吉娜对库尼的表现有些惊讶,随即认为他这是在和欧阳铎较劲,随口说说,她对陶野说:“就算色棍替你支付五十万,那还差三十万呢。”

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菲尔德走上前“我出三十万。”

几个人脸色同时一变,威廉眉头紧皱,作为教官,组员,他已经对小组失去了控制力,每个成员都在各自为政。

失去团结的战斗部队形同流寇,看到这样的场面,威廉的心里充满了失败的羞辱。

“我操!”欧阳铎从地上跳了起来,脸色铁青地朝菲尔德冲了过去“你们都想撵他走是吗?你们到底什么居心。”

欧阳铎冲到菲尔德面前的刹那,菲尔德抬起了右手,锋利的飞镖夹在食指和中指间寒光闪闪“你最好对我客气点,不然我割掉你的舌头!”

“鹰,放下武器,那是对付敌人的东西!”吉娜怒斥。

菲尔德冷笑着放下了手臂,他疑惑地看着威廉和吉娜说:“事实就摆在眼前,倔驴是优秀的战士,训练中,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但他不是可以塑造的新兵蛋子,他的人生观已经定型,再强迫他做佣兵就等于把他推向死亡,即便他能侥幸闯过合约规定的五年,他剩余的生命中恐怕只剩下忏悔和痛苦了。”

“鹰,我他妈赞美你!”库尼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威廉死死地踩着他,根本不让他起身。

陶野有些犹豫了,他选择了佣兵这个职业,可是现在却要相处时间不长的人帮他垫付高额违约金,80万美元啊,无论从事什么职业,他一辈子都不可能还清。

陶野的目光在菲尔德和库尼两人之间移动,他们是生活里彬彬有礼,战场上冷酷无情的顶级佣兵,现在他们用自己的高尚的品格证明了人们对他们的非议。

钱对军人来讲,永远都不是最重要的。

感动在陶野的血管里激流冲撞,和离开部队时泪流满面的痛哭不同,他现在同样面临着离别,有些陌生的感动却让他阵阵心痛,如同千万根钢针刺进心窝,不停搅动。

“倔驴,听我一句劝吧。”欧阳铎换了一种腔调“你倔,你耿直,这没错,在部队的时候惹了事,大队长给扛,大队长扛不了,军长给你扛,那是天经地义的,哪个军官不护犊子,现在不同了,加入佣兵是你自己的选择,为什么让别人帮你承担责任呢?80万美元,你知道咱们大队一年的生活补贴才多少吗?”

就像迷途的羔羊,在深夜被猎人追到了悬崖边,陶野左右为难,但内心痛苦的挣扎还是让他肯定地说:“我要离开!”

“好!”库尼躺在地上哈哈大笑“倔驴,我佩服你!偶像啊!”

“好吧,你走。”欧阳铎仍然没有放弃,气急败坏地挥舞着双臂说:“我问你,你能走多远?离开了部队,现在用佣兵也不干了,你到社会上能干什么?你告诉我。”

陶野眼睛一黯,他想起了在社会度日如年的那段经历,想起了穿着保安服的大海,他哭了整整一夜,但是清晨醒来还是要为千八百块钱奔波。

“随便干点什么吧,开个杂货店什么的。”陶野感到了心虚,现在就算开杂货店他也没有本钱。

“哈哈,开杂货店,你他妈不嫌丢人啊?”欧阳铎把自己的脸拍的啪啪作响,像是用力扇陶野的嘴巴“老虎团的精英,黑桃小组成员,你他妈就回去开杂货店?你的军人荣誉感呢?你的铁骨铮铮呢?好汉,别逗了!”

陶野身体猛地晃了一下,脚步后挪,欧阳铎所说确实可怕,但让他继续留在这里更加可怕,他无法面对残酷的枪声。

“离开,离开,离开......”陶野喃喃自语,声音悲凉。

“不许走!”欧阳铎在咆哮。

“你们不能强迫他!”菲尔德瞪大了眼睛,再次举起了手臂。

“反了!都他妈反了!”威廉从腰间抽出指纹手枪,咔地一声上膛,对着屋顶“砰,砰,砰!”三枪。

威廉终于控制了局面,欧阳铎趴在地上继续做俯卧撑,菲尔德收起了飞刀,冰冷的月光顺着铁皮屋顶上三个弹孔倾泻而下。

“佣兵的军营也是军营!”威廉环视众人:“今晚我的命令是,闭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