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生物技术引领新军事革命:这里的战场静悄

铮铮铁血 收藏 2 157

尖端生物技术和传统武器的结合,是未来战争的一大发展趋势。生物科技运用于军事斗争,将在诸多方面催生创新性的突破,乃至彻底颠覆现行战争观念。本文以科幻方式对“制生权”时代的战争进行了描述;随着科学的进步,文中的虚拟场景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逐一实现。


当火箭弹碰上“生物钢”


峡谷中飞快行驶的车队,顷刻间被爆炸的火光与硝烟覆盖,这可能是有史以来单位面积内最密集的火箭弹袭击。


半山腰,“爆炸将军”哈哈大笑。这位能让世界军事强国胆寒的恐怖大亨,善于使用简单的火器制造惊世骇俗的爆炸场景。他坚信,没有谁能够从他设下的陷阱中逃出来。然而,当他在随从们簇拥下来到谷底,眼前却只有几块装甲残片,这些车辆竟然都神奇地跑掉了。


身旁武器专家的一番话,让他感到怅然若失:“我们的火箭弹是打不透这种东西的,这是生物钢——从蜘蛛体内提取合成蛛丝的基因,人工生产蛛丝蛋白并加工而成的生物纤维材料。其强度是普通钢材的5倍,可塑性比普通钢材高30%,抗冲击能量吸收系数是坦克装甲的50倍,堪称世界上最硬、最轻的高性能防护材质。”


“爆炸将军”半信半疑地掂量着一块残片。“好啊,欢迎到我的地盘来做客,让我陪你们好好玩玩!”他愤然说道。


这次,“爆炸将军”劫持了3名C国工程师,想勒索一大笔钱财。没想到,一向低调的C国没给一个子儿,而是派来了一支山地作战特种分队。“爆炸将军”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他始终认为,吃掉这支小部队还是很有把握的。


不久又有报告传来,说那支小分队自行炸毁了车辆,徒步进入山区。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想得到,这伙C国战斗人员即便不在攀爬中累死,也必然渴死、饿死、冻死;现在他们竟然想用两条腿征服大山,实在让人大跌眼镜。“爆炸将军”下令各路人马严防死守,用守株待兔的方法,等待脑子不正常的对手送上门来。


“神兵天降”救走人质


一个月过去了,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的武装分子早已疲惫不堪,而C国特种兵们连一点影子都没有,地毯式搜山,电子、红外、夜视等诸多侦测设备均一无所获。


“爆炸将军”越来越相信自己碰上了难对付的硬角儿,他把人质安排在和老巢相毗邻的、也是防守最严的地方。果然,就在这天夜里,他忽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小型飞机引擎声。空中入侵的方式他早就预料到了,可是,为什么他那足够先进的侦察网竟没有一点察觉呢?


“爆炸将军”并不懂得,那是外壳涂装视黄酸聚合物——西氟碱盐聚乙烯和高效磁化-耗能型吸波材料的轻型飞行器,机身可吸收红外、紫外、雷达等各种波长的电磁辐射,外型采用模拟昆虫甲壳的梯度材料、软体动物蒙皮和翼翅动力学智能设计,足以经受各种侦测、气象条件和一般火力的打击。被解救的3名人质,就像乘坐民航那样御风而去,而数十名负责看守的武装分子早已被非致命生物噪声武器控制着,如发羊癫疯般抽搐翻爬。


具有高精度模拟仿生功能的导航系统,指引着飞行器从山峰间,像蝙蝠般灵巧地穿行。“爆炸将军”努力克制着愤怒与惊疑,无数次的人生经验告诉他,当敌人远去的时候,正是危险来临的时候。在喽罗们还在用杂七杂八的武器漫天扫射时,他悄然退下,调动卫兵车队飞也似地转移。他知道,那些看不见的对手是有能力一起飞走的,之所以只运走人质,只能说明对手还要采取下一个行动——逮住他本人!


恐怖头目被迫认输


“爆炸将军”登上指挥车,足智多谋的武器专家也跟了上来。“往平坦的地方跑,”后者悄声说,“在山地上我们跑不过他们,只有在平地双脚才赛不过轮子。”


车队驶出大本营,武器专家打开便携电脑,显示出一串照片,“这是在山梁上发现的脚印,其步伐至少达到人体最大运动功率的10倍以上,必然借助了强大的外力。”下一张图片是一大片被毁坏的树木,“由此分析,他们具有从植物中提取能量和可食用葡萄糖的能力;而协助他们在崎岖山路上飞奔的,很可能就是由ATP(三磷酸腺苷)提供动力、将生物能转化为机械能的仿肌肉助力装置。”第三张照片是树杈上几根鳞片状的纤维,“这是他们的衣服,是像皮肤那样的、损坏后可自然修复的调温服!”


这就是对手想潜伏多久就潜伏多久的奥秘。目瞪口呆的“爆炸将军”竭尽全力让自己回过神来。他渐渐注意到,自己的车队并非向平坦地区行驶,而是开往附近的山口,那是离他所占据的地盘最近的边界通道。很显然,车队已不由他控制了!


沉默了片刻,“爆炸将军”抬手打开卫星电话,向自己控制的网站发出了一段话:“我向全世界宣布,对劫持C国人质的行为表示最深刻的忏悔,我发誓将永远不会再向C国人士及C国利益进行任何形式的对抗行为!我代表整个组织承认这一极端暴力方式的失败!”


这时,后面几辆车突然提速驶向远方,掀起了经久不散的滚滚烟尘。那些车早已被C国特种兵控制,“爆炸将军”及时发表的“投降”声明,让这些无所不能的对手决定放过他——他不具备被逮捕的价值了。


“爆炸将军”将车在路边停下,抹去满头汗水。“我没有输给哪个战斗人员。他们不是战斗人员,而是搭建新战场的生物科技工程师。和这样的军队对抗,我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