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三十八 独撑大局 三十八 独撑大局

叶风沙粒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size][/URL] 38. 自从玉卿走后,星萍独撑大局,感觉压力越来越大,新任县长洪保仁隔三差五的来学校检查,原来编排的剧目都说有不良影响被严令禁演,并且不断煽动那些封建守旧势力来学校捣乱破坏。 一天,星萍像往常一样大清早摇响起床铃,带着学生做早操,迎着晓风晨雾举行朝会,唱着老师们谱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


38.

自从玉卿走后,星萍独撑大局,感觉压力越来越大,新任县长洪保仁隔三差五的来学校检查,原来编排的剧目都说有不良影响被严令禁演,并且不断煽动那些封建守旧势力来学校捣乱破坏。

一天,星萍像往常一样大清早摇响起床铃,带着学生做早操,迎着晓风晨雾举行朝会,唱着老师们谱写的《校歌》。这时,一群留着长辫子老人,裹着小脚的老太太拄着拐杖拥到了学堂门口,大声囔囔着叫自己的孙女儿回家去。

学校以上课时间为由拒绝他们进去,他们就蛮横的冲进学堂。那些老人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推倒课桌椅,砸烂黑板,打碎门窗,把整个学堂搅得一塌糊涂。有的女孩子甚至被强行拉回家。

星萍出面阻止时,他们就把她推搡到地上,还有个老太太举起拐杖准备砸下去,这时只听得有人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人群都立刻安静了下来,回过头一看,只见在人群外站着一个大男孩,一下子,那些封建老顽固被他的气势吓住了,咕嘟着一下子散开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他赶紧走过去把她从地上扶起来,一看她的左手刚才倒地时被擦伤了,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条丝绸手帕替她包扎起来,星萍看着熟悉的手帕,上面绣着花鸟图,这不是自己丢失的那条手帕吗?怎么到他手里去了,她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徐家二少爷,她终于记起来了,可能是那天在大堤上掉下的。

“谢谢你。”星萍把手抽回来,她可不想和徐家有什么瓜葛,而且内心一直因为芳萍的事对徐家的人耿耿于怀。

“你叫我孝仁好了,能否告诉我你的芳名?”徐孝仁没在意她的冷淡。

“韩星萍。”

“韩星萍?!我大嫂也叫韩星萍的!怎么这么巧?”

其实他对那天她慌张跑到徐家救援的事还一知半解的,更不知道她和他四弟、大嫂之间的关系了,当初四弟临走去北京时就特别交代他有时间去女子学堂关照星萍,他老是问为什么,可四弟就是不肯说,但他知道的却是四弟是为柳家小姐的事而出走的。但那些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她真有点一见针情的味道,无奈她对自己很是冷淡,其实拿他徐家二少爷的身份,多少名媛爱慕都来不及呢,可她连正眼也不瞧他一下,而他偏偏喜欢上了她这种高贵的冷漠散发的无穷魅力,根本无法让他抗拒。

“下午还要上课吧,看这里乱成这样,我来帮你收拾一下,你去叫学生一起来帮忙,好吗?”他看着她征求她的意见,只见她点了一下头就去组织学生了,他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

于是徐孝仁就在学堂里帮星萍整理教室,一点少爷的架子也没有,星萍觉得他和徐东升有点相似之处了。想到这里,星萍有点举目无亲的感伤了,父亲下落不明、母亲病逝、表姐投河、泽年当兵至今杳无音信,生死不明、四少爷也随玉卿去了北京,一连串的事面对她,真让她措手不及。想到这里不免垂下了眼泪,徐孝仁看到她伤感的样子,真想问她,却又无从问起,只觉得她把自己隐藏的很深很深,无法去探询她的内心世界。

不知什么原因,自从那次封建旧势力闹事之后,学堂平静了有一周时间,学堂又进入了正规,让星萍稍稍感到一丝欣喜。

上午,星萍去查出勤状况,发现有个叫青草的女生三天没到了,也没有请假,她不知道学生出什么状况了,就问旁边的同学,只说是她家里出事了,来不了了。

于是,星萍利用休息时间找到那个学生家里,那个女生一看到星萍就哭了起来,学生的母亲赶紧热情的招呼星萍:“先生来了,青草,还不快去倒茶?”

青草应声就进屋去了,星萍看着面前这个妇人,不足三十的样子,头发乱蓬蓬的顺着瘦削的双颊垂了下来,背上一个孩子可能睡着了,她的说话声很是轻柔,生怕吵醒了孩子,在她的旁边还跟着两个一高一矮的孩子,都不到六岁,青草排行第三,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凄苦的女人,星萍欲言又止。

“我知道先生来家的原因,哎,可青草真的无法再去学堂了。”妇人无可奈何的说。

“你能说说吧,我们一起来想办法度过难关。”

“这是前几天的事,都是为了这些孩子啊,他爹在兴泰织布厂做事,看孩子实在没衣服穿了,就在厂里想拿点废弃的布头回来,给孩子缝几件衣裳,不料被工头发现,现在被他们以偷窃的罪名关进了监狱,要三十块大洋才能赎出来,否则要关三到五年,你看我们这家底能拿得出这么多钱来赎人吗?”妇人说完终于“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时青草把一杯茶送到星萍面前:“先生,请喝茶。”

星萍接过茶,摸着青草的头,轻轻的说:“别急,先生会给你们想办法的,相信我。”

“真的吗?”妇人不相信的看着星萍,见到星萍郑重的点了点头,她知道她的丈夫有希望了。

青草把星萍送到大路上,含着眼泪说:“先生,我真想再到学堂去,我舍不下老师们。”

“放心吧,你一定能回来的!”

星萍心事沉沉的回到家,那一晚她辗转反侧的睡不着,眼睛里老是出现李泽年的影子,她想尽力摆脱这个影子可怎么也办不到,她好矛盾,希望明天快点来,又怕天亮,她就这样想着想着朦朦胧胧睡下去了。

第二天吃过早餐,星萍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到了学堂门口向她走来,她静静的立在那,一套开襟纯白短袖衫,白色百褶短裙,脚穿一双绣着兰草花的浅蓝布鞋,远远望去,就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徐孝仁失神的望着他,她对他问好:“这么早来了?”

“恩,今天看上气色很好!”

“不是,昨天为一个学生的事情伤脑筋呢。”

“什么事,我能帮你吗?”

星萍看了一眼徐孝仁,欲言又止,她真的不想向他开口,可一想到青草那可怜的眼神,她就下定了决心,不管以后是什么了。

“我的那学生的父亲在你们工厂犯事了,现在关押在大牢里,全家人就指望着他活命,现在成了这个样子,那女生也只好退学了。”

“哦,我听说过了,说是偷了工厂的棉布。”

“你能不能帮忙通融一下?”星萍不想和他辩论事实的真相,带着乞求的语气对他说。

“我们是朋友,只要能帮你,我都会尽力而为的。”徐孝仁知道她不会为自己求他的,但不管如何,她还是向他开口了。

“那我替那家子谢谢你了。”星萍笑着说。

她知道她和他之间是“朋友”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