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十七(1)

走过冰山 收藏 11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7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77/[/size][/URL] 高一的下学期开学了,叶晗却还没有上学的状态。 每到开学季节,三中有个规定,要对学生进行一次摸底考试。在这个规定之后,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则——摸底考试的成绩决定学生的座次排名。即使你是巨人,会变成大树一样遮荫,挡住别人的视线。但只要你成绩好,前三排的位置随你选。 这样的潜规则,三中的学生都知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77/


高一的下学期开学了,叶晗却还没有进入上学的状态。

每到开学季节,三中有个规定,要对学生进行一次摸底考试。在这个规定之后,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则——摸底考试的成绩决定学生的座次排名。即使你是巨人,会变成大树一样遮荫,挡住别人的视线。只要你成绩好,前三排的位置随你选。

这样的潜规则,三中的学生都知道,所以都铆足了劲要去争取前三排的宝座。

叶晗并不喜欢这样的潜规则,但他也不能脱俗,考试他必须要考,还要考出一个合适的分数。

那个时候的考试试卷,怎么说呢?油墨印刷,字迹不清,常常考到一半,老师会走进来,告诉学生,“噢,那个.......”下面的话就是叫你改动某处的错误。

考了五门课之后,叶晗不侍候了,罢考了!

即使是在白卷英雄的年代,三中都没有出现罢考的现象,叶晗破了例。枪打出头鸟,很自然地,他出现在了校长的办公室。

校长扶了扶眼镜后,非常和蔼地开了口,“呃,那个小同学,能说说你为什么罢考吗?”

“呃,校长,老师该授业解惑为己任,您说对吗?”叶晗却反问校长。

“对,对!小同学,你说得很对!”校长没有意识到什么出声附和叶晗的话,但他一想不对,“哎,小同学,我问的是你为什么罢考!”

“出试卷的时候,不纠正错误,到了考试的时候,才来纠正错误,这不是折腾人吗!搞那么多的花样,这也叫授业解惑?”叶晗把自己的理由说了,表现出他很占理。

“等等!就为了这个理由,你就可以罢考?”校长一脸不解。

“没错!要是在战场上,这样是瞎指挥,是要死人的!在战场上,是不允许犯一点错误的。对这样的错误,我有理由不执行。因此,我也有理由罢考!”叶晗是一脸认真,看不到一点他是在胡搅蛮缠的意思。

校长有些生气了,这是什么逻辑,老师出试题,手刻蜡版够辛苦了,这叶晗不知道尊重老师的劳动,还用八杆子打不着的理由来推脱自己的错误,这是什么态度,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本想让叶晗认个错,就放过他了,现在不但不认错,还无理搅三分,太可气了!

越想越冒火的校长,忍不住拍了桌子,失态地骂道,“你真不是个东西!”

叶晗一点都不虚校长,马上就顶了回去,“我本来就不是个东西,我是个人!”

“你......你!”校长一脸铁青,感觉到心绞痛又犯了,这让他情不自禁地去捂胸口。

叶晗没有想到自己顶嘴也顶出毛病了,他又闯祸了,连忙跑上前,帮着校长找那个小药盒,叶晗是这里的常客,知道校长一犯心绞痛,肯定会马上那个心速宁的小药盒。

找了校长的抽屉,没有看到那个小药盒,却看到校长指了指胸口的衣包。叶晗赶紧帮校长摸出了小药盒,拿出一粒药片,放在校长的嘴里。只见校长翻着白眼,硬咽了下去。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校长苍白的脸才有了一丝血色。

校长对叶晗挥了挥手,“你走吧!”

他怕了叶晗了,这小子是他命里的克星,见叶晗一次,他准犯一次心绞痛。

一得到校长的开恩,叶晗哪里还敢多做停留,一溜烟地跑出了办公室。

叶晗一走,校长才擦了擦刚才疼痛导致的冷汗,这个学生怎么这么难教育啊?校长大感头疼,从这一刻起,他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心,从此以后再与叶晗沾边的事,他都不管了,眼不见心不烦,他还想多活几年,到时候好抱孙子呢。


叶晗没有马上回到教室,而是去了学校的操场。

他心情很不好,本来他很占理的事,却变成无理了,还差点因此事让校长歇过气去。他需要冷静一下自己的头脑,但越想越心烦。

在很久之后,他才站起身,冲着天空吼了一声,“日!”

吼声很大,传到了正在上体育课的班级学生的耳朵里,也传到了正巧过路的人耳朵里。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看了他一眼后,就各自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吼过之后,叶晗决定逃课了,逃课对他来说,并不新鲜。

翻墙出了学校后,他决定去找吴正宁,只要刑警大队不出外勤时,都在队里的训练场里练习格斗技术。很不巧,吴正宁出外勤去了,其他刑警他又不认识,这让他本来想找人对练抒发胸中郁闷的想法落空了。

本想回家,到兵工厂去找民兵们,跟他们在一起训练,打打靶什么的。但一想到叶季礼,他又止住了脚步。

看来无处可去了,他选择了在街头闲逛。一种挫折感,涌上了他的心头。他现在开始怀念在军区的生活了,那里的生活苦是苦了点,但不会像回到山城这么无聊。那里有王蕾,有潘大伟,有潘婷婷,还有外公。

这是他回到山城后,第一次想起他的外公。

对廖荣铠,叶晗始终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态,又敬又怕。

敬的是廖荣铠的讲道理,怕的是廖荣铠的正气。在廖荣铠的面前,叶晗始终不能像在叶季礼面前那样,可以胡天胡地,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只要不太出格,叶季礼从来不会管叶晗。廖荣铠则不同,只要稍微发现苗头不对,就会劈头盖脸地处罚上来了。

叶晗甚至还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假如是廖荣铠知道他今天把校长差点气死过去,廖荣铠会怎么惩罚他呢?但他想了半天,他才发现,他不是廖荣铠,他猜不透廖荣铠会怎么对付他。

想过之后,他忍不住暗骂自己,“怎么那么犯贱啊!在军区受的磨难还不够吗?”

“那个小同志,小心过马路!”一个戴红袖箍的老头拉了叶晗一把。

叶晗这才回过神来,他在走神时,不知不觉就要横穿马路了。他感激地冲戴红袖箍的老头一笑,然后就要径直过马路。

“哎!小同志,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戴红袖箍的老头拦住了叶晗。

叶晗警惕顿生,这是要干嘛!偷小孩的!但马上他就被自己这个奇怪的想法逗笑了,他都几岁了,还会被别人偷。他的个头都已经181cm了,就是白送给人家当儿子,人家都不会要了。

“老爷子,你眼花了吧?我没在什么地方见过你!”说完他越过红袖箍老头,就要继续向前走。

“我想起来了,春节的时候,你和吴正宁打过一场编外的比赛!”红袖箍老头终于想起来了。

听到红袖箍老头这么说,叶晗停住了脚,“那又怎样?”

说完,他就开始打量起面前的红袖箍老头来,瘦瘦干干的一个人,浑身也没有几两肉,看起来就像一块没有了肉的排骨,整个一个随风倒。这样的人也会对散打感兴趣,胡扯吧!他可记得当时去看比赛和参加比赛的,都是山城武术界的名人。

看红袖箍老头,像树皮一样的一张脸,饱经风霜的神情,让他想起了那辛苦在地里劳动的农民伯伯。

“你是散打场里扫地的?”叶晗试探性地问。

“咳!什么眼神呢,我是山城市武协的主席。”红袖箍老头颇有几分得意地说。

海水不可以斗量,人不可以貌相。这话叶晗的散打教练告诉过他,但他听到红袖箍老头说自己是武协主席,让他感觉自己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这让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老爷子,你开什么玩笑!你要山城市武协主席,我就是市武协主席的师傅。”

口气狂得可以!

红袖箍老头并不介意叶晗的态度,拦住叶晗的右手,翻腕就扣向叶晗手腕处的内关穴。

“这是偷袭!”叶晗大叫一声后,右手腕就被红袖箍老头扣住了,半边手使不上力气来。他突然左手一拳攻向红袖箍老头的面门,却打在了红袖箍老头的左手掌上,瞬间他的力气就消失于无形,好像打在一团棉花上。

“呵呵!你是师傅,还是我是师傅?”红袖箍老头有些嘲弄地看着叶晗。

“你是师傅!”叶晗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精神,立刻服了软。

红袖箍老头立刻就松开了叶晗被制住的双手,刚一松手,他就面临叶晗的左右拳合击的攻势。他却是一笑,侧身就让过,右腿膝盖一弯,顶在叶晗屁股上的环跳穴上,叶晗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乖娃儿,我还没有叫你跪拜师礼哦!”红袖箍老头一脸笑意,很有几分得意。

叶晗心里暗暗叫糟!遇到了真神了,看来散打教练说得没错,民间身怀绝技的高人,还真不少。但他就纳闷了,他没怎么招惹这个老头,为什么跟他过不去呀!想起上次出言不逊,他不都道歉了吗?

“好了!起来吧,你这个娃儿从此以后就是我的关门弟子了。”红袖箍老头看到周围看热闹的人,要开始围上来了,立刻拉着叶晗的胳膊,让他起身。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徒弟了?”叶晗刚站起身,还是摸不着头脑了,怎么今天净遇到一些怪头怪脑的事情哦!

“你这个娃儿才不晓得好歹哟,别人求我都还求不赢,你倒还拽得二五八百的。给你的师傅说,就说我乔隐山收你为关门弟子了。晚上,叫他带你来递换门贴!我住的地方,你的师傅肯定知道!”红袖箍拉叶晗胳膊的手,使了点劲。

叶晗疼得叫了一声,“哎哟!”

“你等着,小爷今天回去找我的师傅来教训你!”叶晗无端被人收拾了一顿,心里很不服气,加上下午在校长那里搞得很不开心。心道,“要是等会把散打教练叫上,一定要叫这个无故寻衅找事的老头好看。”

刚一脱身,他就向市体校跑了过去,他要去找他的师傅。


等他把事情经过对师傅一说,却被散打教练训了一鼻子的灰,“胡闹!谁叫你用学到的功夫去打人的?你知道乔隐山是谁?我的师傅!你小子欺师灭祖的事都敢干,我真瞎了眼了。”

叶晗满以为师散打教练帮他出头,却落了这么一个结果。但他的脑子转得快,叫了他的师傅一声,“师兄!”

“你......”叶晗的散打教练还没有回过神来,但马上一笑,“想当我的师弟,没门!”

但散打教练马上想起,叶晗这不是还在上学吗,怎么跑街上去玩了,不对!

“你今天又逃课了吧!说说吧,又闯什么祸了?”

“没!没有哈!”叶晗不敢用正眼去看散打教练,这事要给叶季礼知道,他又惨了。

“哼!在我的面前,你还敢说谎!”散打教练有些不满。

“师兄,我错了嘛!走嘛!我们去看师傅他老人家。”说着叶晗就去拖散打教练的手。

散打教练对叶晗无可奈何,他是真喜欢叶晗,是一块好苗子,既然有这么好的机遇,也就不妨碍他吧。叹了口气后,他带着叶晗就出了市体校,去叶晗说的那个地方找乔隐山。

叶晗不知道,他的这个机遇,将会影响他的一生。


见到了乔隐山,散打教练立刻就要按师门的规矩给师傅行了一个礼,却给乔隐山拉住了,叶晗也学着散打教练的动作,要行礼,却没有人拉住他。等他在大街上行完三叩九拜之礼后,他这个拜师就算成了。但也引来很多人围观,大家都以为卖打药的在耍戏法了,开心地围上来看热闹,还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

“滚一边去,看个锤子看!吃多了胀饱了,撑得心慌,给老子跳嘉陵江去!”给周围的人吵了头昏脑涨的叶晗,没有好气地起身就开始轰看热闹的人。完全忘记了他正在拜师,师傅都还没有叫他起身。

“简直是个活宝!你在哪里发现这娃儿的?”乔隐山问散打教练。

散打教练不知道该是哭还是笑,当下把怎么收叶晗的事说了。

乔隐山只是点头,却是不说话。等散打教练说完,他对散打教练偏了一下头,让散打教练站在他身后,他才开口,“叶晗,你过来!”

叶晗轰走了看热闹的人后,才转过身走到乔隐山的面前,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师傅!”

“等等!我还没有开口答应收你的,若要拜在我门下,你要依我三条,算是约法三章!”

“师傅,你说嘛!哪三条,只要不太难办,我办不到,就算了哈!”有了跟廖荣铠的生活经历,叶晗凡事都多了个心眼,办不到的事,他绝不满口应承。

“你这个小娃儿,我都还没有说的,你就忙着讲条件,既然没有诚意,你就继续当我的徒孙吧!”乔隐山有些生气了,学武之人是要聪明才行,但不要把这种聪明用在和人讨价还价上吧?

“师傅说,师傅说!”刚刚能和散打教练同辈的叶晗,怎会愿意又变成了散打教练的徒弟。他根本就不知道武术界的规矩,若跟了第一个师傅,就只能从第一个师傅到底,除非第一个师傅主动放弃,让其他师傅来带徒弟,这是要换门贴的。他只知道好玩,突然升格了一下辈分,换了其他人肯定高兴,但在武术界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好在经历过了文革,人们也不讲究那么繁文缛节,乔隐山让叶晗叫散打教练来换门贴只是口头上说一声就是了,并不是要那么隆重的仪式。

“第一条,不得用你的功夫,持强凌弱,更不得与社会为敌!这你可办得到?”乔隐山说了他的第一个条件。

“这没有问题,我本来就是好人,好人自然不会欺负好人,要是碰到坏人,我打得他满地找牙!”叶晗满口应承,不过他嘴里的坏人,是他的定义了,在这里,他自然不会跟乔隐山说的。

叶晗答应得太快了,让乔隐山有些不放心,“你可想好了!”

“嗯!我想好了!”叶晗很肯定地回答。

“第二条,当有外辱入侵时,国家需要用你一身本事的时候,万不得推辞!这你可办得到?”

“那还用说,现在如果国家要我去打小霸,我肯定打得他龟儿连姓什么都不知道了!”第二条很遂叶晗的意,可以说是正中下怀!

乔隐山一脸疑问地看向散打教练,散打教练向乔隐山肯定地点了点头,“他家是军人世家,要他上阵杀敌,绝不会皱什么眉头。”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好,第三条,就不用说了,就这两条吧!现在过来见过你的师兄!”乔隐山端出了师傅的架子。

“师傅,不!师兄,受小弟一拜!”叶晗学着侠义小说中的抱拳礼对着散打教练行礼。

“滚你的蛋!耍这些繁文缛节干什么?”散打教练有些没有好气,徒弟突然变成了师弟,怎么都不会有好气的。

拜了师傅,就要请师傅吃拜师宴,叶晗可没什么钱,所以他把主意打在了散打教练的身上,“师兄,我饿了!请我和师傅吃火锅。”

散打教练一脸错愕,有这样的人吗?拜师宴还让他这个师兄出钱操办,如果不是师傅在这里,他真想让叶晗尝尝什么是分筋错骨手的滋味,让他知道什么是前师傅,后师兄的利害。敢算计到他的头上来了。

不过当着师傅的面,他不原意这么去做,掏出钱包一看,他有些心疼,这个月的私房钱又泡汤了。

乔隐山知道散打教练的难处,“晚饭到我家去吃火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