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8日,“老挝副主席来参观大营小康村、美国国防副部长前来考察大营小康村费用支出。”10月20日,在宜良县汤池镇三营村的村委办公室里,两份村委会在1998年接待老挝、美国两国政要的报销凭证格外醒目,其中接待老挝国家副主席产生的费用为1530元,而接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仅为225元。


现任三营村村委会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大营村民小组组长的王光荣说,当年两位政要的确来过大营村考察,其中老挝国家副主席是由他自己办的招待,但没用村小组财政一分钱。


私人办招待,村财政报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随后记者调查发现,从1994年到2007年底,该村村财政支出50%以上的凭据都是凭白条报帐。当地村民反映,大营村10多年来从没开过村民会议,村官对村财政收支任意处置,包括上述两张报账单据夹在一大堆白条里,既没盖财务专用章也没具体审批人的审核批准,并不符合报账程序。而这两张单据不过是所有不合理支出费用的冰山一角,这些年来由于村务管理混乱,造成村财政资金流失严重,目前大营村已欠银行数百万元贷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怪象一:


儿子领钱父亲签字


225元招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


大营村民小组隶属三营村委会。


10月20日,在三营村村委办公地点,一间大办公室里4张茶几上面摆满了档案袋,由大营村七八个村民组成的核算清查小组,正在核算1991年1月1日到2008年9月以来村财务的收支凭证。用于报账支出的凭据中不乏手写白条和收据,金额大到六七万元的工程预付款,小到两三百元的餐费支出。其中有两份报销凭证的理由堪称“空前绝后”:一份是1998年3月28日接待老挝国家副主席1530元的三张报销单据,另一份是1998年11月2日招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225元的费用单据。


“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按县委办周副主任安排考察大营小康村支出费用。”在这张消费时间为1998年11月2日的餐饮发票的备注栏里,写着上述报账理由,报账时间为同年11月13日,金额为225元。除电话地址栏有“施从菊”、备注栏有“夏以明、王光明”等3人的签名外,没有同意报销等审批字样。发票为一家餐饮企业提供,但没有加盖财务专用章。


而在同年3月28日接待老挝副主席参观大营小康村的3张报销凭据上,分别包含烟、矿泉水、水果、及招待县领导早晚餐费,总共1530元,同样没有审批同意报销的字样和财务报销专用章。


大营村村民夏秉权说,村委会上面还有多级政府,不管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和老挝国家副主席是否到过大营村考察,都不可能由村委会直接办招待;即使真招待也不会就这么点钱,连个正规发票都没有。对于这样的报账理由,他表示怀疑。


今年2月才上任的大营村小组长王光荣介绍,老挝国家副主席和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当年的确来过大营村考察,1998年3月他还在家招待过老挝副主席。他回忆当年曾购买了2000多元的鲜花、水果布置接待地点,并在餐厅里宴请当地领导花了1600多元,全是自己掏的腰包,没有向村里的财政要过一分钱。至于村委会的财政支出上也出现了这项报销凭证,他觉得纳闷。


大营村1992年到2003年9月的招待费明细开支表显示,1992年,全村招待费用为8946.06元;1993年招待费开始逐步上升,当年为44320.70元,1994年为33698.60元,1995年达60917.75元。“虽然清查核实工作还没统计出具体金额,但肯以肯定的是,前任村官对村务管理是混乱的。”核算清查小组成员施崇明说,由于上任村官对各项财政支出并没有公示,也没严格执行财务报账制度,甚至出现儿子领钱父亲签字的行为。现在光白条就有数千张,占整个支出凭证的50%以上。


怪象二:


干部独断专横


小康村竟欠银行数百万贷款


大营村村民施崇明回忆,上世纪90年代以前,每家每户还有几分土地。忙时种庄稼,闲时外出打工补贴家用,大家的日子过得很红火。1992年,当地政府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村小组的集体土地以股份的形式加入各种旅游项目的开发建设,到年底分红时也有可观收入(每人约有1000元)。但好景不长,到2000年8月底,每年按时发放的红利迟迟未见到手;次年春节时,村里突然说账上已没钱,只有向银行贷款才能发放土地分红。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现在。


“最可怕就是村里的收支报表从来就没公开过,遇到兴建商品房等重大事情,也没开过村民大会投票决定,全都由村干部独断专横。”核算清查小组负责人赵洪说,1994年起,村里的基础设施建设就以村委会的名义承包给建筑老板,所有项目都是先预支货款,但到现在都没有办理结算。14年来共涉及了8个建筑承包老板,多领了150万元的工程预付款,而村里的基础设施集体资金竟高达300多万元。


“现在大部分土地都被征用做旅游开发,如果按现行土地转让标准,存到银行的款项也够我们吃50年了。”施崇明说,对于村里集体资金的去向,其实早在2000年发不出红利时,就有传言说村小组已差银行280万元贷款。如今,随着账务清查核实小组工作不断取得进展,村里多年来存封的村务档案逐步大白于天下,村民才知道村里确已欠银行数百万元贷款。


账务清查核实小组对大营村18年财务收支凭证的核查,到现在已耗时2个多月。赵洪说,大营村东山头一小区和二小区的预付款金额为195万多元,定额认定造价却只有185万多元,其间有10多万元的差距;而在实际总造价中,两个小区提供的资料显示,加上附属工程,还有近40万元资金下落不明。实际上,这项工程中有50多万元已从上任村官手里流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怪象三:


当事人认定报账理由天经地义


获刑村官照常履职4年


“白条报账只是村务管理混乱的一个表象,更可笑的是村官被法院判刑后还在继任行政职务,并参与了今年的镇长票选。”今年68岁的化大妈说。


2004年,三营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大营村民小组组长王光明,三营村委会治保主任、七孔坡村民小组组长张家荣,三营村党总支委员、村委委员、出纳员施庆朝等3人,将村委会下属一村民小组的70万元集体资金用于银行质押。经当地检察机关调查落实后,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经审理,分别判处3人有期徒刑3年,缓期执行。


然而,去年12月16日法院判决生效后,3人仍在行使着他们的党内和行政职务。王光明甚至还在去年12月参加了镇上的换届选举大会,为该镇选举镇长、副镇长等领导投票。直到今年1月底,王光明才交出村委会的公章,办理移交手续。


根据招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报销单据上的签名,记者找到了夏以明。“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现在有病在身,10年前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不方便接受采访。”夏以明说,他从1993年起任大营村支书,干了7年,2000年5月中旬生病后就停管村务,对于村财务运行情况也不清楚。


不过夏以明回忆,1998年正值阳宗海旅游开发的红火时期,大营村紧临阳宗海并因此成为远近闻名的小康村。“有人来参观,瓜果香烟要备些,矿泉水也要买点。”对于报销理由,夏以明表示并没有虚构,虽然村委会并没有直接招待这两位政要,但组织人员负责安保,维护道路交通,都会产生支出,这些费用纳入村财政支出也是正常的。


夏以明否认了白条的说法。他说,1996年起,上级规定村财政收支由农经站统一管理,白条报账的可能性很小,即使有也要看具体是什么事情。但当记者再次询问他在任期间白条报账要如何处理时,他又说那是10年前的事情,现在已想不起来,具体要找当时的村小组长王光明。


不巧的是,王光明家大门紧闭,而手机也一直处于呼转状态。“车都不在家,估计家里没人。这几个月,因为村民正在清查账务,这些以前的村官都很反感。”一位熟悉王光明的村民介绍,王任村小组长兼支书时,外地上门来谈投资、开发、承包工程的人天天都有,家里非常热闹。今年1月王卸职后,白天就很少看到他在大营村出现。“因为他在禾羊村承包了一个采石场,忙着打理生意,早出晚归。”


“对于以后的财务制度,任何一笔报账凭证,经手人须经村小组长、小组财务会计、出纳、村委会主任等7人签字批准才可报销,并定期举行村民大会,公开财政收支。”王光荣表示,他今年2月接手大营村公章的同时,还接到上任村官在银行贷款315万元的欠账单。“由于历史遗留问题严重,已阻碍了大营村的健康发展。等核算小组完成全部工作后,村小组将通过法律手段追回所有问题款项,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